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小说无弹窗免费试读】主角帅爷蓝廷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小说无弹窗免费试读】主角帅爷蓝廷

时间:2023-01-25 05:14:09编辑:毅然决然 作者:彭城子弟 人气:

主角叫帅爷蓝廷的小说是《江山如画之长歌行》,它的作者是彭城子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明心大师合十道:“今天是射日山庄大喜的日子,大家以和为贵,有什么事容后再说。”三心道人点头道:“明心大师所言极是,三庄九派同气连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第八十七回 万水千山相顾懂,百转千回对视知 免费试读

明心大师合十道:“今天是射日山庄大喜的日子,大家以和为贵,有什么事容后再说。”

三心道人点头道:“明心大师所言极是,三庄九派同气连根,切莫伤了和气。”

归鹏也道:“林掌门为人虽有瑕疵,谅也没胆敢对奇门三庄不敬,个中的误会,想是魔教余孽,分裂咱们的诡计。事后澄清不迟,当务之急,是给我好侄女,挑个如意郎君。”

林木森见归鹏明虽劝和,实行污蔑,他心中着恼,只是来到对方的地盘,不啻人在屋檐下,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倾楠笙瞪了林木森一眼,哼道:“既然明心大师、三心道人和归兄弟说项,倾某暂且买你一个面子。”

林木森听他话中的意思,却是要秋后算账,和奇门三庄相比,崆峒派虽然势劣,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容他退却,冷然道:“林某要有不对地方,自会给倾庄主赔礼道歉。可若无端指控,崆峒派虽小,也不是任人揉捏的。”

倾楠笙冷冷的道:“如此甚好。”向西门子书道:“讨喜和不讨喜的既都到齐了,那便开始吧!”

西门子书点了点头,待众人各自安坐,疾步走到台前,双手向前平压,扬声说道:“承蒙武林中的朋友看的起,应邀参加本庄小姐的比武招亲大会,规矩已在帖上著明,敝人西门子书,忝为射日山庄管事,再将参加的准则,复叙一遍。”

他这一番语,运用内家真家,虽然声传四周,可来者极众,又多桀骜不驯之士,那些人听在耳里,并不如何放在心上,依旧谈笑自若。

这些人中,看热闹的虽然不少,可许多人远道而来,还是或受父命、或受师嘱,参加比武、即或信心未必十足,可能在偌大的武林盛会上出番风头,那怕最终败北,也算扬名立万,大有收获。

待听西门子书说道参加的准则,慢慢安静下来,个别玩世不恭的,便要我行我素,也给左右或威胁或仇视的目光慑住,一齐闭上嘴巴。

西门子书继续道:“逮于山庄人手有限,英雄帖的派送多有不周。本着一视同仁,在场的少年英雄,只要满足三个条件,并不限于收到邀请,一律皆可等上中央的高台,参加比武招亲,技压群雄者,便乃射日山庄的新姑爷。”

那些没有收到请帖的,本来还心上心下,不知自身的条件,是否满足人家的要求,闻言一齐哄声叫好。

西门子书又压了压手,待场中安静下来,接着说道:“条件三者:一得未婚;二来年龄在十八和三十五间;三得赋诗一首。本庄请了琅琊二十四位大儒把审,评分高于八十分者,方可晋级最后的武试。”

场中一个大个子道:“射日山庄是比武招女婿,又不是选状元,写个啥子诗?”那些自知水平有限,或者大字不识的,一起大声附和。

西门子书扬声道:“此乃我们庄主的意思,射日山庄的女婿,若非文武双全,光是一介武夫,将来只恐难以接任射日山庄数百年的家业。”

另一人大声道:“读书识字的事,大可将来学习,射日山庄说一视同仁,又设下门槛,这不明摆着为难我们这些大老粗?”

旁边一人笑道:“阁下大可先回家去,请老先生教个二十年,等二十年后,庄主小姐的千金长大了,举行下届比武招亲,再来参加不迟。”

众人一齐哈哈大笑。又一人道:“西门管家既说一视同仁,可比起那些收到请帖的人,事先早有准备,或者请人代笔,我们这些没帖的可不吃亏?”那些没帖的一听,俱者大声抗议。

西门子书高声道:“射日山庄既然一视同仁,自不会有失公允,本次文试,由大儒现场出题,时限一炷香,过时淘汰出局。”

等西门子书说完,两个少年搀扶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走上方台。倾楠笙一众俱都站起身来。

人群中有人识得,道:“原来是曲阜孔家的孔夫子,那倒绝无事先准备,泄题作弊的可能。”

旁边的听到,一齐安静下来,这些人虽然太多不好读书,可对文圣后人,却也不敢失了礼敬。

远处的听不到,虽不知那老者何人,待见三庄九派的头脑一同站立,定然身份超然,也跟着安静下来。

那孔夫子道:“蒙倾庄主盛情邀请,孔习之勉为其难,实在不胜惶恐。射日山庄长盛不衰,乃不失天时;九仙山兼具奇、秀、险、怪、幽、旷、奥,可为地利;天下才俊共聚一堂,此其人和。本次诗题,也当有物、有景、有情。”

他年老体衰,又不谙武道,中气不足,声音虽然不响,可场中既静,来的又是习武之人,耳力灵聪,倒也远近可闻。

倾楠笙躬身道:“劳烦夫子,请先下去休息。”两个少年复即将孔夫子搀扶下去。场中静得片刻,一个声音问道:“西门管家,题也出了,可没纸笔,怎么写字?”

西门子书微微一笑,指着右边一块峭壁,道:“本庄为了铭记这次盛事,特意削平那处山壁,诸位在上铭诗,无论今日能否得偿所愿,千百年后,也不失一段佳话。”

众人面面相觑。那块峭壁高达六丈,光滑如镜,下面的还好刻字,可上面无处攀缘,非内功深厚、轻功了得难以为之。在场满足比武条件的人数虽众,可单是写诗铭诗,只怕便得淘汰九成。

敢到射日山庄比武招亲,和天下青年才俊一较长短的,就算文才欠缺,可心智无不过人,均知要被别人抢了先机,将诗铭在峭壁下方,在顶上刻字固然艰难,万一连上面的也被占去,无处可铭,就是英雄也没了用武之地,一个个率先冲向石壁。

倾城伸长脖子,睁大双眼,石壁上的铭文越来越多,有些诗作扬葩振藻,有的璧坐玑驰,有的徜徉恣肆,有的词无所假,有的蹙金结绣,引来夸赞连连。

倾城过目便忘,她一颗刚复苏的心,便如被料峭的寒风吹过,复又变得凋敝起来,心中想道:“他身为小候爷,代王底世袭罔替,将来也是王爷,在京城乱花迷人眼,那里还会记得这段露水姻缘。既然你将我忘了,我又何苦逆着爹爹的心意,不如就此嫁人得了?”

倾城想起两人相识的点点滴滴,不禁又想着:“要是人家一直没有忘了我,也在江湖上苦苦找寻,往后得知我嫁人了,那该得如何伤心难过?人家既没忘了我,我又怎能负了人家?我虽没进代王府的门,可已是代王府的人,大不了一死,总是不能污了清白,让他将来被人说三道四。”

倾城一会又想:“江湖凶险,人心更险,依着他那好管闲事的性子,可别是遭了杀身之祸,我就是死,也得找出他埋骨所在,再死在一起,等来生再续前缘。要不几十年后,他也不知投到那里转生,娶妻生子,从此有了牵绊,无论地下人间,以后再见只能陌路。”

倾城想到这里,芳心大痛,不禁泪流满面,只听得先前那大嗓门又在喊道:“大会开始了么?射日山庄的乘龙快婿来了,大伙给个面子,借让条道。”她泪眼朦胧中,依稀只见一个锦衣少年,扛着一匹驳马,旁边跟着一个黑大个,骑着一头毛驴,并肩而来。

倾城急忙拭去眼泪,定睛望去,虽然许久不见,可那人的神情相貌,早已深深刻在她脑中,阖眼便浮了出去,不是齐天是谁?

倾城站起身来,招手道:“没良心的,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正要飞奔过去,却被倾楠笙一把拉住,按在椅子上。她武功不低,就是放在江湖上,也算入得了流,可在倾楠笙手下,就像三岁的婴儿,别说反抗,就连挣扎也动不了一下。

齐天听见喊叫,便似一道惊雷,轰在他脑海,浑身剧震,他循声奔去,前面人影闪动,一个中年男子拦在前面,却是之前问罪黑大个的紫衣人。

西门子书沉声道:“方台之上,乃贵宾席,没有邀请,禁止登台。阁下要是参加比武招亲而来,请先参加文试。”指着右边的石壁道:“在石壁铭诗一首,由大儒作评,得分在八十以上,方有资格晋级武试。阁下要是来瞧热闹,还请自觉到西北两首观看。”

齐天听而不闻,仰头直直望着倾城。倾城也直直的望着他。两人都不说话,时间仿佛才过去了一霎,又仿佛过去了一世。两人同时展颜一笑,他的千山万水,她固然懂得;她的百转千回,他也全部明了。千言万语,说即是说,不说也是说。

齐天点头道:“有劳先生相告。”他放下驳马道:“我这马脱力,还请先生找人,喂些水喝。”

西门子书道:“来者是客,阁下放心,您的坐骑,自会替你看治。”径自回到台上。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作者:彭城子弟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挺不错的一本书,没有许多武侠小说的老剧情,反而是一种新奇的书写风格,更加真切描述出主角的厉害。悬念也多可谓是吊足胃口,我坐等更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