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主角帅爷蓝廷)大结局完结版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主角帅爷蓝廷)大结局完结版

时间:2023-01-25 05:14:02编辑:清野 作者:彭城子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山如画之长歌行》的小说,是作者彭城子弟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齐天骑着莫二哥的坐骑,狂奔到家时,母亲和一个绿衣少女,正在门口翘首以待。那少女双十年华,五官精致,满面风尘,急奔上前,道:“来的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第八十三回 悠悠岁月为情困,衮衮光阴行路难 免费试读

齐天骑着莫二哥的坐骑,狂奔到家时,母亲和一个绿衣少女,正在门口翘首以待。那少女双十年华,五官精致,满面风尘,急奔上前,道:“来的可是齐公子?”

齐天见她面生,点头道:“在下齐天。姑娘您是?”李凤霞说道:“这位王玉姑娘,来自琅琊射日山庄,说有关倾城姑娘的紧要消息找你。”

王玉长吁口气,裣衽一礼,道:“王玉见过公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笺,递给齐天,道:“这是小姐给公子的手信。”

齐天急忙拆开,只见上面寥寥写着:“没良心的,你再不来,我就要嫁人了。”他虽没见过倾城的字迹,可听写信的语气,几乎确认怀疑。

王玉在一旁道:“公子在宣城和我家小姐分离后,小姐四下找人打听公子的足迹……”

齐天心想那时自已被黑白无常误伤,带往塞外求医,倾城在中原转悠,自是打听不到自己的消息,只听王玉道:“后来在中州的时侯,小姐被庄主派出的人找到,带回琅琊。”

齐天暗想以倾城的性子,她要不愿的事,那是谁也勉强不得,所谓的带回,怕是失手被擒,强行带回,只听王玉接着说道:“小姐回家之后,和庄主提到你的事,庄主大怒之下,将小姐囚禁起来,不许任何人接近。”

齐天道:“天下竟有这般的父亲。”王玉泫然道:“小姐的脾气,那是吃软不吃硬,这一关就是两年。”

李凤霞虽对未来亲家的行为,不便置评,待听竟将自己儿媳关了两年,忍不住怒道:“孩子有违父母的心愿,责打都能理解,可将自己女儿禁闭两年,那可太过分了。”

齐天又是愤怒,又是怜惜,心想这两年幽禁的日子,该得如何孤寂难挨?王玉道:“庄主见小姐不肯回心转意,如是变本加厉,开始限量供给饮食。”

齐天急道:“那是多少份量?”王玉凄然摇了摇头:“多少都不重要了,因为小姐一点都没吃。”

李凤霞听王玉讲叙,对这未曾谋面的儿媳,顿时好感倍增,单凭人家为了自己儿子宁死不从,那便胜过一切,她心疼不已,连连说道:“岂有此理,天下竟有这般狠心的父亲。”

王玉道:“庄主虽然狠心,终究是小姐的父亲,见小姐宁死不肯和齐公子断绝往来,最终还是妥协了。”

齐天又是感动,又是怜惜,听到这里,提着的心稍微落实下来,只见王玉又道:“不过却提出一个条件。”他赶紧问道:“是什么条件?”

王玉道:“庄主的条件是广发英雄帖,在今年中秋举行比武招亲,说齐公子要是心里有小姐,听到消息自会前往,如果齐公子那天没到,说明心里已经没了小姐,届时便得依着约定,嫁给比武胜出者。小姐被放出来后,怕庄主故意不给齐公子派帖,又或者齐公子人在江湖,没有收到消息,连夜派我赶来京城报讯。小玉临行时,小姐交待口讯说,假若齐公子没在京城,便让我转告代王府的人,就说小姐她生是齐公子的人,死也是齐公子的鬼,让齐公子念着在世的恩情,往后每年清明,不要忘了到宣城‘落花山庄’后面的寒潭,去看望一下她和师公的亡灵。”

王玉吁了口气道:“天幸公子恰好回京,要不到了那天,小姐只怕……”她说到“只怕”时,假想齐公子不在京城,又没听到消息,依着小姐的性子,多半不会委身他人,苟活于世。她心中后怕,哇的一声,痛哭出来。

李凤霞拥着王玉道:“姑娘不哭,这不老天见怜,刚好让天儿回京,收到了消息,现在离中秋……”她猛地想到,今天已是八月十三,离中秋不足两天,长安到琅琊,两千余里,两天如何到得?

齐天见母亲脸身惨白,冷汗涔涔,问道:“娘,你怎么了?”李凤霞急道:“娘没事,今天已经八月十三了。”

齐天省及王玉所说,面如土色,急忙道:“娘,孩儿这就起程。”王玉忙道:“小玉此行,骑着小姐带回山庄的‘忽驳雷’,那马极是神速,就栓在院里,公子骑着前去,定然来的及。”

齐天心急如焚,说了声好,冲进院里,东墙的槐树下,栓着一匹驳马。那匹驳马似也认出他来,不待齐天近前,后退两步,蹬足往前一冲,挣脱彊绳,奔到齐天面前,侧头用颈摩擦着他胳膊,后蹄乱跳,嘴里长嘶不止,显得极是欢愉。

齐天摸着驳马鬃毛道:“马儿,你还认得我了。”那马跳的更快,嘶的更急。齐天飞身上马,道:“倾城姑娘有难,我们得赶紧回到你此行的来处营救。”那马似是听得懂他话,撒开四蹄,奔了出去。

李凤霞见状,急声喊道:“天儿,你可一定要把娘的好媳妇带回京来。”那马奔驰极速,她话还没说完,早已跑的没了踪影。

都说老马识途,“忽驳雷”世所罕见,更是灵异,不用齐天策鞭,驮着他沿着大道,一路奔腾跃纵,竟是如履平地。不一会儿到了春明门,守卫别说盘查,就是吆喝都来不及发出,早已出城去的远了

驳马出得京城,奔驰更快,傍晚时分,竟已到了潼关。潼关作为京城东面的屏障,功能齐备。齐天走的仓促,身无分文,只得到驿站打尖。他这次进宫,携带令牌在身,亮将出来,驿史急报上去,驿丞着急忙慌的出来,毕恭毕敬的将他迎了进去。

过了一会,连潼关守将镇军大将军秦否也赶了过来。秦否身为从二品武将,手握兵权,就是王公到此,是否出门相迎,也得瞧他心情,更别说是一个候爷,让他赶来看望。

齐天也知自己身份不足为凭,人家是念着代王的恩情而来。他祖父生前统领天下兵马,大唐现今过半的武将,要么是其旧部,得过提携;要么乃旧部门生,关系匪浅。

齐天不敢托大,连忙起身,躬身道:“齐天有急事前往琅琊,没到将军府拜望秦将军,已然失礼,敢劳将军亲自前来!”

秦否握住他手,显得甚是亲热,笑着道:“得知小候爷来到潼关,秦否要是摆着臭架子假装不知,让彭帅晓得,可少不得一顿骂。”

驿丞躬身道:“秦将军大驾光临,待下官让厨房加几个菜。”秦否摆手道:“等下添个酒盅,我陪小候爷喝上几杯就行。”

驿丞待要下去安排晚宴。齐天叫住道:“本候还要赶路,驿丞大人让人随便炒几个菜便好。另外我那匹坐骑……”驿丞笑道:“候爷放心,下官自会差人备上上好的草料。”

齐天道:“本候那匹坐骑,吃的倒不讲究,可得顿顿有酒,相烦驿丞大人,给它饱饮几斤,本候急事在身,全赖它抖擞精神。”

驿丞暗暗奇怪,却不敢问,人家如此嘱付,别说是喂酒,就是要喂奶,那也得想法满足。他怕喂少了酒,候爷不满,喂多醉倒,又让候爷不快,老稳的道:“下官即刻去办,只是不知份量多少,还请候爷明示?”

齐天迟疑道:“本候也是首次骑着出行,驿丞大人看着让它满足就行。”驿丞告退下去。

秦否道:“小候爷好不容易来到潼关,少也得住上两天,让秦否尽尽地主之谊。”齐天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改日有空,定来叨扰将军。”

秦否不便多说。一会酒菜上来,陪着齐天边喝边聊。齐天用完晚膳,神色忸怩,道:“在下离京仓促,没有携带盘缠,还请将军支借一二。”

他在京时锦衣玉食,踏入江湖之后,手头常常拮据,吃喝便没了那么多讲究。此去琅琊短短两天的行程,没钱还好解决,可师公那匹驳马,非酒不喝,像潼关这样的要塞,还有驿站打尖,可一般的小地方,朝庭并未设驿。

齐天要倚仗驳马的脚力,若不让它食足饮好,路上耽误行程,那可大事不妙,向人借钱虽难为情,比起倾城的性命,却是小事一桩。

秦否将身上碎银全掏了出来,大约二十来两,道:“候爷要不够用,待我回府去取。”驿丞也一边道:“下官房里也有些许余银,候爷稍候。”

齐天道:“谢谢将军和驿丞大人,够了够了,齐天要事在身,暂先告辞了。”秦否道:“候爷有事,秦否不便多留,只是黑夜赶路,诸多不便。”

驿丞跟着道:“秦将军说的在理,候爷不如暂歇一晚,等天亮再走,再大的事,量来一个晚上也耽误不了。”

齐天道:“多谢两位好意,实在事情紧急。”秦否道:“那祝候爷一路顺风,不过齐鲁之地,自古响马为盛,候爷还得多加小心。”

齐天点头道:“在下知会。”拱了拱手,不待两人再留,径自出门,骑着驳马出关而去。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作者:彭城子弟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