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帅爷蓝廷章节目录完本在线试读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帅爷蓝廷章节目录完本在线试读

时间:2023-01-25 05:14:01编辑:云淡风清 作者:彭城子弟 人气:

主角是帅爷蓝廷的小说《江山如画之长歌行》此文是彭城子弟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李治中坐起身来,俯身将齐天扶起,见他脸无人色,惊骇万状,失笑道:“傻孩子,这又有什么好惊的。你是朕的外甥,身体里面流着我李家一半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第八十二回 翻云覆雨君王意,颠三倒四风月情 免费试读

李治中坐起身来,俯身将齐天扶起,见他脸无人色,惊骇万状,失笑道:“傻孩子,这又有什么好惊的。你是朕的外甥,身体里面流着我李家一半的血,这天下与其日后被别人夺去,由齐家接管,最少还有一半仍算老李家的。”

李治中沉声又道:“你上次托黄清寄给你母亲的书信,里面提到的事,你母亲和朕说了,朕当事借口兹事体大,你可知道为何?”

齐天摇了摇头。李治中道:“朕记着先帝的遗训,虽然励精图治,可往前羁绊过重,并没施出利国利民的仁政,今垂垂老矣,收买人心的事,不过锦上添花,算来并无多少意义,不如留待你将来雪中送炭。”

齐天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惊骇,哽声道:“皇上隆恩,齐天万死难报,但叫还有一口气在,定自使得大唐江山完整无缺。”

李治中惨笑道:“你当这是白帝城托孤么?可惜你就是孔明,朕也不是刘备,可无孤可托。”

突然门外姜公公大声道:“老奴恭迎皇后娘娘。”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微愠道:“姜公公这是想把本宫耳朵震聋?”

姜公公陪笑道:“借老奴一万个胆也不敢。”那银铃般的声音怒道:“你都敢堵着本宫的驾,还有什么不敢的。”

姜公公不卑不亢的道:“皇上有旨,一切人等免见……”那银铃般的声音一冷道:“你再敢拦着一步,本宫先下旨,砍了你脑袋。”

姜公公淡淡的道:“老宫的命是皇上的,这颗脑袋自不例外,娘娘想要,也不用脏了你的手,吩咐一声,老奴自己提头来见。”

皇后娘娘听他说的恐怖,惊叫一声,叱道:“狗奴才,你想吓死本宫么?”李治中微微皱眉,道:“皇后来了啊。这么早起来,那可难得。”

门外那银铃般的声音道:“梓童这是给皇上报喜来了。”李治中道:“什么喜事,进来再说,外头风大。”姜公公见皇上发话,不敢再行阻挡,只得让在一旁。

一个钿钗襢衣的妇人,莲步款款的走了进来,人还未到,香风习习。她年龄看来不小,可仍然带着一股处子的幽香,身材丰满,一张俏脸仿佛要嫩出水来,走路一摇三摆,风姿万千。所谓人间尤物,大抵如此。正是母仪天下的大唐皇后武如意。

齐天跪下道:“永丰侯齐天见过皇后娘娘。”武如意点头笑道:“几年不见,小侯爷长的这么俊俏了。”

武如意径直走向皇上,嫣然道:“皇上,你道梓童给你道什么喜来了。”似是将齐天忘在一旁,她既不叫平身,齐天便只能跪着。

李治中笑道:“能劳皇后亲自报喜,那定然是天大的喜事。”武如意道:“事关李唐的千秋万世,还真是天大的喜事。”

李治中耸然动容。武如意道:“昨晚宫里闹刺之后,梓童担心皇上安危,本该彻夜难眠。可偏偏睡意昏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李治中问道:“却关何喜?”。武如意道:“梓童梦见一个慈眉善目的白衣女人,抱着一个男婴,走进立政殿,将男婴放在梓童的凤床上,说贫道自南海而来,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李治中道:“你平时喜欢听些神仙异怪的故事,难免梦到那些稀奇古怪的事。那白衣女人没有惊吓到你,倒也算喜事一件。”

武如意道:“梓童等天亮之后,派人请示相爷解惑。太监回报,说相爷说,那慈眉善目的女人自称来自南海,手里抱着男婴,那是南海送子观音,喻示皇上不日有后,这可不是天大的喜事。”

李治中面上露出狂喜之色,语无伦次的道:“果真如此,果是天大的喜事。”唤过姜公公道:“速传朕的口谕,在大慈恩寺中,重塑观世音金身,捐献香资百金。”

姜公公瞟了齐天一眼,见他脸色平静,暗中点了点头,躬身道:“老奴立刻传旨,差人去办。”弯腰告退下去。

齐天道:“皇上要是没事,微臣暂先告退,就不打扰皇上和娘娘说话了。”李治中点头道:“你刚回来,府中事多,朕就不留你了。”

齐天告退下去,走出安仁殿,一阵风迎面吹来,全身一阵凉意。他扰了扰衣襟,走出一程,身后一个清丽的声音,轻唤道:“小候爷这是准备出宫?”

齐天回头望去,却是姜才疾步而来,他点了点头。姜才左右四顾无人,压低声音道:“老奴明早照例会到西市的‘胡姬酒肆’,去喝杯葡萄酒,小候爷要有时间,不妨也去尝尝。”

齐天知姜才早年曾随同先帝和祖父出生入死,和代王府世代交好,颇多关照。想他身为太监头子,宫中的美酒佳肴,只要他开口,御膳房的太监自无推阻,喝杯葡萄美酒,何用劳驾到西市?人家如此说来,想来定有话叙,点头道:“小候知会。”

姜公公道:“两位小公子就在公子庙游玩。老奴有旨在身,先行告退了。”径自而去。

齐天以前时常往来宫中,对宫中的建筑了如之指,当即抄路去到孔子庙。

白延志和刘昭雪见到,左右拉着他手。白延志道:“干爹来的刚好。咱们出去吧。”刘昭雪道:“这里一点也不好玩,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可无聊死了。”

三人沿原路从朱雀门出去。白惊天与王大海候在原地相等,见齐天神情寥落,似有心事。白无常关切的道:“好兄弟你没事吧?”

齐天强打精神道:“谢谢前辈关心,在下没事。难得陪延志和昭雪出来,咱们去逛逛。”

王大海当即驱车,载着四人,依齐天所言,前往西市。一行到得西市,别说白延志和刘昭雪看得傻眼,就是王大海走南闯北,也只嫌一双眼睛不够用。

作为长安最大的坊市之一,人流密集自不待言,而包罗之广,可谓应有尽有,大到衣食住行,小到曲艺杂耍,沿街比比皆是。更有各种长相奇特,身着怪异的人,成群结伙,叽叽喳喳的说着和中原口音截异的话。

白延志和刘昭雪小儿心性,一切充满着新奇,但凡古怪的玩物与诱人的食物,或驻足把玩,或伸鼻长嗅。

白无常因着人流如织,要看紧徒儿,将在开远门打赌赢来的钱,全部委托给王大海,无论是吃的还是玩的,只要两个宝贝徒儿,弄上一弄,或者嗅上一嗅,他便大手一挥,让王大海心买了下来。

五人一路逛下去,白无常花钱如流水,吃的玩的越来越多,到最后王大海那辆足以容纳八人的车厢,堆得快连针都插不下了。

齐天只道终于可以消停,谁知白无常大手又是一挥,吩咐王大海三倍给付,让卖家送到代王府。

从西市到代王府距离不短,像那些人气旺盛的小本买卖,讲究的是一个时效,三倍的价钱虽然不少,比起耗在路上的时间,实在得不偿失。

可老板一听是送到代王,一个个满口应允下来。这些人一个个都鬼精鬼灵,自家的东西能销往代王府,那是无上的荣光,对外一宣传,连代王都在食用,自是绝佳的口碑载道,比起路上耽误的生意损失,可是大赚特赚。

齐天念着白惊天和刘柱中,看孩子高兴,也就由得白无常挥霍无度。五人逛了许久,突然远处无数个声音,此起彼落的喊道:“驸马爷有令,有急事让永丰候速速回府。”

齐天就近望去,只见一个头戴折上巾,身着短胯衫的汉子,骑在一匹黑马上,高声大喊。他识的是代王府的护卫,奔上前去,道:“是莫二哥,府中出了什么事?”

那叫莫二哥的护卫认出齐天,慌忙下马,行礼道:“终于找到小候爷了。驸马爷说倾城姑娘有难,让小候爷速速回府。”

齐天大惊失色,双手左右抓着那人胳膊,急促的道:“你刚说什么?”那莫二哥重复了一遍。

齐天喃喃自语的道:“那是得赶紧回去。”心神恍惚,跌跌撞撞的往人丛挤去。那莫二哥喊道:“候爷骑马快些。”

齐天哦了一声,折回道:“是得骑马快些。”飞身跃上旁边一头骆驼背上。一个胡人操着破锣般的大嗓门,喝道:“小子,这是干嘛,那是我的坐骑。”

齐天连忙跳下,茫然无措。那莫二哥见候爷颠三倒四,不安的道:“候爷还好吧。”齐天道:“好,好。”甩了甩头,稍微宁定心神,翻身跃上那莫二哥的坐骑,拉转马头,双腿用力一夹,那马吃痛,仰头狂嘶,急窜出去。

大街上人流密集,奔驰不便,他归心似箭,一边扬声道:“永丰候借过,还请速速回避。”前面的纷纷让开一条路来。

突然左边一个声音道:“候爷就很了不得么?光天化日的纵马奔驰,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

那人一边说话,闪身近前,一招“海底捞月”,抓住马尾。那马冲速虽劲,却扯不动分毫,反而带着马身人立而起。

齐天左手在鞍上一按,身子平撑而起,双腿快如闪电,连环向后踢去,正中那人双肩,将那人踢出丈远,摔在地上。

齐天落回鞍上,道:“得罪了。”用力一夹,黑马急驰而去,只听背后那人的声音,远远传来:“臭小子,咱们这仇没完。”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作者:彭城子弟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