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在逃娇妻重生记

更新时间:2021-09-24 18:16:14

在逃娇妻重生记 连载中

在逃娇妻重生记

来源:落初 作者:玉九德 分类:言情 主角:明澄云白 人气:

《在逃娇妻重生记》为玉九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卿之回眸,倾吾一世。当你投入吾怀,管你醉或清醒,都没有理由推开,也不想推开。算了,先睡了再说。他们的第一夜,孕育了一个孩子;他们的第二夜,孕育一场离别。一个无缘来到世上的孩子;一个精心策划处心积虑的离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澄趁门卫大叔晃神儿地时机迈起长腿进去了。然后回头,把车钥匙扔给了门卫叔叔,喊道,“帮忙停一下,谢啦!”

门卫大叔条件反射的伸手接过车钥匙,半晌后,自言自语道,“乔老师的男朋友不是周老师吗?郎才女貌的,没听说换了呀!”不过现在年轻人换对象像换衣服一样,自己老了,看不懂了,也管不了了,于是摇摇头叹息着去把正道上的车给挪走了。

明澄远远的追到乔晚风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男人从公寓大堂里跑出来,迎上乔晚风,一把把她紧紧抱住。

他一下子愣在原地,脸上变化莫测,无比纠结,好想上去把那只手给拿开啊!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出现不合适,于是就静看下文,他自信结果不会让他失望,毕竟能让乔晚风做出到酒吧买醉、还顺便找男人的事情,不会是一般的小事儿。

乔晚风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周良瑜了,偏偏他还跑出来,在他抱住她的那一刻,她的鼻子酸酸的,她不是没爱过这个人,只是现在不想爱他了,她不喜欢背叛,最不喜欢。

她轻且坚定的推开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往公寓里走。

周良瑜心有些沉,今天的乔晚风太不对劲儿了。平常她见到自己不都是大老远都笑着扑上来搂着自己胳膊撒娇吗!今天,是怎么了?

“小乔,你怎么了?不高兴吗?你这一天都到哪里去了?”周良瑜在后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吗?”

乔晚风脚步一顿,微微回头道,“我们分手吧!分手后还可以做朋友这种事我做不出来,也不适合我们,所以,我们以后是陌生人。”

周良瑜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皱眉,把耳朵往前送了送,好像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小乔,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们在一起五年快六年了,就算是吵架冷战得再厉害也没有一方说过分手这种话,他不禁又伸手掏掏自己的耳朵。

“我昨天下午去找你了。”乔晚风微微转身目光淡淡的看着周良瑜,面无表情地说完,便绕过他继续向前走。

昨天下午?

这下周良瑜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而且肯定乔晚风看到了夏雪初,看到了他和夏雪初做的事情。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上前解释。

他刚刚跑到乔晚风的面前想要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跟她说,他最爱的是她,其他的女人只不过是偶尔的排遣而已。

乔晚风却先他一步向后退了几步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不找我?为什么不是我?我跟她比哪一点不好了?”

周良瑜无力的放下自己手,反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我怕吓到你,你,你在我心里太美好了,是不可侵犯亵渎的,对你产生那种想法我都会有罪恶感。可是我,我是男人,我有需要。”

到了今天周良瑜索性说出来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矛盾纠结想法。

“呵呵!”乔晚风笑了,眼里带着泪,“这样啊!所以你就找其他的女人喽!还***找的是她!你走吧!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看着乔晚风的嘴型,明澄乐出了声,后知后觉的发现,赶紧敛神,收起咧的大大的嘴,眼神往周围瞟了瞟,幸好没人。

他嘴角噙笑继续观看。这个一身书卷气的男人就是当年站在乔晚风身边的人,而乔晚风昨天晚上之所以会那样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很好,那么现在开始,他不会在隐藏自己了,等着吧!

“小乔,我们是第一次,是夏雪初,是夏雪初他自己主动缠上来的,我是因为喝多了才没控制住的。”周良瑜辩解道,“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她说,“酒啊!可真是办坏事的好借口,我昨天也去喝了酒,还体验了一下情事的滋味呢!”

乔晚风大声笑着,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够了才斜吊着眼看着他轻轻的说。

周良瑜如遭雷击。

“小乔,你说什么?”自己今天自己是怎么了?耳朵怎么如此不好使。

“你没听错,不用怀疑。”乔晚风说完就走了,虽然周末校园里没什么人,可是她还是不想在这里表演。

周良瑜没有再追上来,他在消化她说的话。

等乔晚风快走到大堂,他才反应过来,“不可能。”周良瑜追上乔晚风红着眼睛说。

听到他的话,乔晚风直接把丝巾给扯下,莹白的脖颈暴露出来,上面有点点的红斑,冲击着周良瑜的眼睛,他的心。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乔晚风语带嘲讽。

周良瑜看着那一颗颗的“草莓”,想动也动不了了,他保护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竟然被不相干的人拿了去,他只知道他好痛苦。

乔晚风就像是没看到他的表情一样径直进了公寓。

而隐藏在夜色中的明澄看着他们之间的动作,静立不动。

回到公寓,乔晚风先去厨房冲了杯水喝,看到橱柜里有一瓶新买的蜂蜜,还有一张便条,她没看,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蹲在厨房的地板上开始哭,越哭越大声,最后哭的累了,便趴在地板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

——————————

听到有人敲门,乔晚风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等了一会儿就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她赶紧起身,,半边的身子又冷又麻。

她家的钥匙只有周良瑜和洛依依有,现在周良瑜肯定不会来,那就是洛依依了,要不然就是小偷,但这就更不可能了。

乔晚风不想让洛依依担心,这段时间,甘煜回来了,洛依依的心情也不好,她不想再给她添事了。

刚刚挣扎着自己起来,洛依依已经把门打开,看到她那个样子,直接把包扔到沙发上跑过来把她扶到沙发上。

“小乔,你怎么回事?你今天哪里去了?刚才在楼下碰到周良瑜,像是没魂儿了一样,只说你回来了。现在你又这样,你们到底怎么了。”

“没事,就是我们分手了吗!”乔晚风坐在那里像是没有生气的娃娃,虚弱自嘲的笑着。

洛依依给她按着手臂。

“分手?你们两个分手,你没开玩笑吧!”洛依依显然不信。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乔晚风依然没有反应。

真不像。

“可是,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你们五年啊!大学里那么多情侣,毕业分了多少,你们都好好的,现在你们这是闹什么啊?你们是不是反应太慢了。”

“没闹,好了,你别问了,我渴了,你去给我倒杯水喝吧!”乔晚风对着洛依依撒娇。

此刻芙蓉面上泪痕犹在,声音嘶哑。

洛依依看着她泪痕犹在的面颊,摇头无奈道,“好,你等一下啊。”说完就跑去厨房冲水了,然后乔晚风就听见她的手机在包里响,拿出来一看备注是“江导”,“依依,你们导演找你。”

那边洛依依冲水的手顿了一下说,“不用管了,让它响着吧!”

乔晚风有些惊讶。但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手机依然在固执的叫喊着。

洛依依给乔晚风冲了蜂蜜水出来,看手机依然在不停地闪着,把水递给乔晚风,深吸一口气,接起来说,“导演,我策划都写好了,你们可以按照它来,要是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就自己改吧,怎么样我都没有意见的,真的没有!”

江导很无奈,他也知道可以这样,可是身边这个大佬不干呢!问他有什么意见,不说,只说要面见策划,现在他看着自己打电话,那一双眼睛盯得人如芒在背,大暑之日也让人如置寒冬风雪之中,于是只得开口,“小洛啊,甘总说有想法要和你面对面说,你现在过来录音棚吧!”

“导演,我都说了他想怎么改都行,不用找我,我现在有事抽不开身。”洛依依此刻心里憋着一口气撒不出来,样子很是隐忍。

“小洛,现在,我不管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这档节目今天晚上是一定要录,你不能让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吧,半个小时内过来。”说完不等洛依依回应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还是那档节目吗?”乔晚风看她挂了电话就问,“他现在回来了,这一关你早晚都要过的。”说完拉着洛依依坐下,“依依,这么多年你都不再找,不还是因为心里还想着他吗?当年你固执的生下甘甜和不苦,承受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语,还搭上了学业,现在他回来了,你为什么不给你们两个一个机会,听听他的解释呢?说不定他真的是有什么苦衷。”

“小乔,你不懂,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等到你好不容易死心准备认命的时候,他出现了,可是这个时候你已经不需要他了呀。”

想起洛依依那段艰难的日子,乔晚风心疼,对这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有一丝埋怨,但,“依依,重要的是你不后悔,你要往前看,难道你打算一直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吗?一个人的一辈子是漫长而孤独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