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风华无双

更新时间:2021-09-14 23:26:34

嫡女风华无双 连载中

嫡女风华无双

来源:落初 作者:w白鹿 分类:言情 主角:苏氏木槿 人气:

《嫡女风华无双》为w白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w白鹿(此文又名桃夭灼其华)绝对的甜文走向,作者玻璃心。软萌萌的小姑娘+家族复杂,腹黑心狠只对女主温柔的苏公子。。文案:曾有人这样记载“苏家独子苏云衡,自小聪慧异于常人,能文会武,手段狠辣。偏生皮相极好,又生于盘根错节、家族庞大的皇商苏氏,不为福则为祸。”后来又有人说“这苏家子才艺惊绝,难得是痴情人,李家小女也是修来的福分。”其实是这样的,盛元十三年平城的桃花开的极盛,赏花之风盛行,李城守的女儿木槿携带仅九岁的桃夭外出赏花,却遭遇人流冲撞。遇到了十三岁的苏云衡,跟着他进了苏家。后来桃夭想这种的就是因,果就是几年后苏云衡用尽心计将她风光抬进苏家,造就一世芳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阿衡,阿衡,

阿衡哥哥,

九岁那年她不小心和一同外出的姐姐被人流冲散,她寻找无果想起了阿娘给她讲过的人贩子的故事,越想越害怕。

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然后瞥到不远处有一颗矮矮的开的茂盛的桃花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的她三两下爬到了桃树上,一直紧紧的攀着树干。

等到心境稍稍平复,她一低头便看见了一个穿着天蓝色衣衫的漂亮的过分的男孩坐在桃树下的石凳上,桃夭撇撇嘴,他身上的花纹比她身上的还要精美。可是他长得很好看,比她哥哥还好看。这么想着便探了身子想看的更清楚些,却不想手没扶紧,就这麽摔了下去,带落了一地的桃花,也惊了石桌上喝茶的小小少年。

也许是被摔傻了,也许是被眼前少年的容貌震到,桃夭没顾摔的快裂成两瓣的屁股,就这麽傻呆呆的看着他。

直到他捏着自己的脸干巴巴的说:“桃树里的小妖精?”

桃夭挣脱挣脱少年的手说:“我叫桃夭,不是妖精?”

“桃妖?”略带疑问的语气。

桃夭突然凶巴巴的说:“我阿爹说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桃夭。”

“嗯,你阿爹给你取这个名字是让你长得好看些吧,虽然”少年打量了一下圆润的桃夭复说:“虽然现在很丑。”

丑?她,阿爹阿娘明明说她可好看了。小姑娘正是爱美的年龄,最讨厌别人说她丑,小小纠结了一番觉得自家人说的话才不会骗她,然后一脸控诉的说了句桃夭不丑,你才丑,末了还咬了一口少年白皙的手指。少年怒急将小丫头提起来带回了苏府。

“他把你带回府之后呢,不会打你吧?”

桃夭看着面前穿着青色云锦的女孩子笑着说:“那到没,”只不过当时自己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环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以为漂亮哥哥是坏人。

面前的少女嘟起粉嫩嫩的嘴唇,颇显孩子气的说:“嗯,到真想看看他到底长得有多好看,人人都说这苏家公子仿若仙人之姿,也不知道是真事呢,还是传的久了变了味。”

桃夭打趣道:“你不怕我哥哥生气?”

女孩听到这俏脸一红,没吭声。

桃夭见门口有人走来,努努嘴说:“瞧,还没在我这待多久就来逮人了。”

林月汐恼怒的推了一下桃夭起身扑到了正走来的男子身上,李若啉扶住女孩的腰,揉揉她的头发,女孩害羞的拽着男子的前襟,唇角却有掩不住的笑意。

桃夭和哥哥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看着他哥哥牵着她未来的嫂子离开了她的院子。

她回京城已有半月有余,姐姐和襄世子前几日已然回来,而玉锦哥哥也从边关传来消息说是首战告捷,暂时并未有什么异动。

而阿衡自前几日送来一封信后便再无消息,阿爹虽未说朝廷有什么变故只是这几日忙的不可开交,因为什么她不清楚,大哥也不肯透露只言半语。

桃夭轻叹一声,她知道的,当今圣上已是暮年,所有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都在等一个契机罢了。

玉溪轻声问道:“小姐,天这么冷回屋坐着吧。”

“好。”

这冬日在坐落于北方的京都来说冷冽的紧,但凡富裕的人早早的窝在了暖呼呼的屋子里,这些世家小姐们闲来无聊总会自己找点乐子,这不在贵女圈里向来活跃的右相家的大小姐诚邀各家淑女来她家的院子里赏一赏雪中红梅,顺带尝尝她家厨子研制的新点心。

桃夭接到帖子的时候正耍赖赖在床上取暖,这院子的下人要么是从小跟着伺候的,要么是看着她长大的,最是受不了她撒娇耍赖,也就由了她去。

桃夭万分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苦着脸坐到梳妆桌上,干什么要下午赏梅啊,再过几个时辰就要吃晚膳睡觉了。

玉溪看着自家小姐的表情偷偷一笑,她家小姐啊才没有外界传的那么淑女大方得体,明明就是小孩子一个。

她换了一身衣服,穿了件粉色的裙子,领口和袖口处绣了精致的花纹,披了件白色的披风,一路兔毛蜿蜒而上到脖颈处翻转出来,贴着脖子处的皮肤,衬的小脸莹莹玉润,显得很是暖和。

等到右相府邸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应邀而来的林月汐,见她穿了件同样厚厚的衣服桃夭顿时笑了,她和她未来的嫂子果然是同路人。

再看看其她淑女们,打扮的光鲜亮人,只是这露着脖子露着胸的让人看着就直打寒颤。这时,林月汐已经上前来站在了她身边,凑近她耳朵说:“我听说今天这右相家的公子要带着朋友来家里小聚,正好和妹妹的小聚会撞在了一天,那群公子哥们起哄不如大家一块赏梅好了。”

“这厢恐怕这些淑女们早早得知了消息,我看这次到有戏可看了。”=

桃夭缩了缩脖子,“闲来无事,看看戏也挺好。”

林月汐甜甜一笑,桃夭看着她的笑容眯起眼睛说:“阿汐笑起来真好看,怪不得我哥哥喜欢你这么多年心心念念要把你娶回家。”

林月汐小脸一红,羞急道:“你家的阿衡哥哥呢?”

桃夭低眉不语,林月汐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说:“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悲观,你哥哥和你阿爹阿娘肯定会为你想办法的,苏云衡手里毕竟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不可能轻易的受到威胁的。”

桃夭握住林月汐的手敛去眸中的思绪,可她就是不想给她的父母兄长添麻烦,阿爹如今位高权重不知有多少人盯着呢,而阿衡...

“谁知道以后如何呢,如今快活才是正道,走,去瞧瞧这赏梅宴,不知有多少有趣的事呢。”桃夭弯起唇角,眼里带着光彩,笑盈盈的看着林月汐说,林月汐松口气弯弯眉眼,随着桃夭的步伐进了这右相的府邸。

一进门便有侍女领着她们去了这右相家的大小姐朱明玉的院子,这朱明玉桃夭也算是熟悉,毕竟这左右相位置敏感,握有不同的大权。也幸好两位并没有像是有些人所希望的那样明争暗斗,也倒是,以阿爹那随和性子数年来树敌颇少。这一点是家中兄妹最为放心的地方,也在这基础上两家孩子也多多少少有些来往。也所幸他们并不难相处,这朱大小姐为人极为正派,虽桃夭与她并未手帕之交,说得上是朋友也不为过。

等所到之地,是一处稍大的亭子,周围围了帘子,挡了些寒风。里面放了烤火的炉子,桌子上摆了些这时令不常见的水果,看起来颇为新鲜。

这时已经有了许多的人,男男女女分坐,桃夭和林月汐与朱明玉打了声招呼便找了个暖和的地坐了下来。

其她女眷素来知道这左相家的小姐冷淡,时常让前来搭话的徒留尴尬,身份却又惹不起,索性装作没看见。而桃夭也图个清静,和林月汐吃吃果子,聊聊天,看看这满园的红梅。

只是这清静功夫没多大会便被人打破,桃夭看着穿着一身红衣的朗俊少年带着几名少年公子迟迟而来,大多是十六七的年纪,在这极寒冷的冬日朝气也不减几分,一下子驱了三分寒意。已在座的少年见这正主来了,连连起身寒暄打闹,郎朗笑声听来让少女们羞了脸。

打头的红衣少年率先坐在了包上厚垫的的石凳上,拿起桌上的葡萄拧了一颗扔进了嘴里,这是右相家的二公子朱瑄。

朱瑄笑着对自家妹子说:“小玉玉,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乐子让大家玩玩。”

朱明玉揽了揽外面的披风,撇了撇嘴说:“没有,我们姑娘家在一起也就聊聊女红、吃食、穿着打扮之类,哥哥你偏要凑我们的场子,无趣也是你找的。”

旁边的一个穿着青翠衣饰的少女歪歪头笑着说:“阿玉姐姐这说的,阿瑄哥哥来皖皖是很欢喜的,本来我们这些女孩子在一起也是无趣极了。”

朱明玉听后轻哼一声,朱瑄对着自称皖皖的女孩笑笑,唇红齿白,让女孩羞了脸。见此,朱明玉瞪了一眼自家乱招惹的哥哥,别过脸去和旁边的女孩说话。这皖皖面露尴尬不语,坐在桃夭右前方的穿着紫色百碟戏图的裙子,头上插了枝富丽的牡丹掐丝簪子的女孩勾唇一笑说:“这是谁家的小姐,主意都打到了人家哥哥身上,表现的这么明显,也不怕讨了嫌。”

在她旁边穿着较素雅的女孩撇了前方一眼说:“武安侯的小女儿。”

紫衣少女嗤笑一声:“哼,原来是她,她姐姐就抢了人家尚书小姐即将议亲的谢家儿郎,这怕不是看上了右相家的公子。”

旁边的少女沉吟道:“听说,上次在宫中参宴回来的途上,她的马车坏了,是乘二公子的车回来的。”听完,紫衣少女眼中的不屑浮上脸面,嗤笑几声不再说话。

桃夭与林月汐面面相窥,林月汐笑呵呵的说:“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桃夭耸耸肩,咬了口苹果,唔,这冬日的苹果就是酸。

还没等这个苹果啃完,便有一个穿粉衣的小丫鬟走到桃夭面前弯腰低头说:“李小姐,我家小姐请你去后花园一聚,说是有要事相商。”桃夭疑惑抬头:“谁?”

“我家小姐自是这家的小姐。”

桃夭朝前看去,见朱明玉还在和旁边的女孩说话,等小丫鬟走后林月汐说:“她有事直接过来不就行了,约你出去是怎么回事。”桃夭摇摇头说:“没事,我记得后花园离这不远,我自己去看看无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