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座

更新时间:2021-07-27 02:46:39

妃座 已完结

妃座

来源:落初 作者:默雪樱 分类:言情 主角:韩夜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座》的小说,是作者默雪樱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穿越重生在这个朝纲霍乱,江湖不平的时代,被儿时未婚夫谋害,嫁与他人,又被夫君妾害。因一本《实战真经》,再被江湖各方势力抢夺攻击。多次陷入生死边缘,却涅槃重生!她身子羸弱却身存洪荒之力,拥有上古蛊术,无上医术,绝世武功;姿色算不上上佳却引众男儿博爱,被人称第一妃子。被人踩被人害被人折磨,她不怕,待她将那些小人一个个地掐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晓急忙搭上南宫月的左手腕,为南宫月诊起脉来。

过了一会,沐晓放下南宫月的手,转头对身后的汉东渊说道:“二爷,她是因为失血过多,才会导致的晕厥。待会我回去开些补血的药,服下就没事了。”

“那你快去快回。”汉东渊吩咐道。

沐晓挎了药箱子退了下去。

从沐晓口中得知了她的晕厥原因,此刻汉东渊脸上的忧虑这才退下了一些。

看着汉东渊的担忧的眼神,秦千寻问道:“二爷,这是怎么回事?”

“她,也许是南宫家的小姐。”汉东渊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来,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是冒出了不怀好意的涵义。

“既然如此,为何二爷要出手相助?”对于这一点,秦千寻更为不明起来。按理来说,若果她真是被灭门的南宫家的小姐南宫月的话,难道不是应该见死不救的吗?对于外间的事情,他秦千寻,可是个顺风耳,消息灵通得很。虽然时间多是身处在这深山之中,只不过,他要是想获取外间的消息倒是也不难。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打算。”汉东渊说道,“千寻,马上去查,看有没有南宫家小姐画像之类的。还有,这件事情不能假手于他人,你亲自去办。”

“属下这就去办!”秦千寻立马答应了。他现在意识到,也许二爷这么做,是有他的深层含义的。单是查画像这件事情,就交给他来做,便可以知道二爷现在对此事的重视态度了。这么一件小事,其实大可以吩咐其他小兵去做,可是现在二爷居然让他亲自去,只怕是担心若然那姑娘真的是南宫家的小姐的话,二爷是要为此事保密的。

虽然不知道二爷心中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可是作为一名忠诚的属下,秦千寻还是没有任何异议便动身去办。没过多久,秦千寻便带着南宫家小姐的画像回来了。经确认,汉东渊终于知道,她,果然是南宫家南宫诀的唯一的女儿南宫月!

太阳已经下山了,已经喂她喝完了药,估摸着这个时候也应该醒了,可是此刻汉东渊发现她还是这么安静地躺着。看着她那在睡梦中还是紧蹙着的眉头,汉东渊的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伸出手去帮她抚平那紧蹙的眉头。可是伸出的手,就这么停留在虚空中,最后还是缓缓地放了下来。

仇恨,果然是要不得。虽然这仇不是她结下的,可这和她爹爹可是紧密相关得很。

“来人!”汉东渊大声喊道。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外间立刻走入了两名卫兵。“二爷,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的吗?”

“把她抬进大牢。”这一刻,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却是无比的坚决。

“这......”二个士兵听到二爷的命令,顿时面面相窥起来。二爷这是怎么了?亲自背了一个姑娘回来,还让军医给开药,对她那么照顾,现在居然变脸让他们把这娇滴滴的姑娘关到那不是人待的大牢之内?

疑惑啊疑惑,纵然如此,两个兵士还是什么都不敢问,唯有听从汉东渊的命令。

当南宫月睁开双眼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身处在大牢之内。

难道自己已经被昨晚追杀她的人抓住了?南宫月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可是,转而一想,这不可能。因为昨晚的人,可没打算是要留南宫家任何人的活口,要是她真的被他们发现的话,那伙凶徒肯定会直接取了她的Xing命,不可能还花那个心思将她关在大牢之内。

想到这里,南宫月的心,于是也慢慢地淡定了下来。看来,对于某些人来说,或许她还有什么用处,这才会被人关在大牢之内。

不过,在她的印象中,她记得她是跟着胡须男要离家避祸的,而现在为何却是不见他的人影?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

“姑娘,你醒啦!”看到她醒过来,守着大牢的兵士却甚为客气地过来打招呼,并且转头吩咐另外的兵士,“马上去通报二爷,就说她醒了。”

看着那兵士离开去报告那所谓的二爷,南宫月却是更为疑惑。“二爷,是谁?”

“姑娘,我们二爷都亲自把你背到我们军营,还亲自给你喂药,你居然不知道我们二爷是谁么?”守卫顿时讶异起来。

难道是他......?南宫月想起那个被薛大娘唤为东渊的家伙,那个胡须男,难道就是他口中的二爷?既然如此的话,那为何要将她关在大牢内?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你放心吧,我们二爷并不是什么坏人,现在把你关在这里,也许真的是你做错了什么了。待会二爷来了,你就朝二爷服个软,相信二爷会放了你的。”守卫大叔耿耿嘱咐起来。“二爷他啊,也是个直肠子,也没有处过姑娘,更别说怎么和姑娘相处了,他要是得罪了姑娘,姑娘也莫气,多担待一些才是。二爷这么多年来,一个人也不容易......”

那守卫继续絮絮叨叨地不住地说着,也不管南宫月有没有在听,径直说了开去。

听着他的话语,南宫月却是哭笑不得。听这大叔的语气,莫不是误会了什么不成......正这么想着,便听到有人踏步进来的声音。南宫月转头看过去,顿时看到那挺拔的身影。

果然是他!汉东渊!

“为何关我在此处?”南宫月蹙眉问道。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应该回答我,可答应嫁我为妻?”汉东渊挑眉说道。

“你说什么?”南宫月讶异起来。这家伙葫芦里边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嫁我为妻,我便允你出来。”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

南宫月这次算是彻底惊呆了:“你这个疯子......”

“我没疯,脑子清醒得很。”这一刻,从汉东渊口中所说出的话语却是冷冰冰的,不带任何的感情。是的,这就是他做下的决定,只有这么做,才可以继续折磨她,才可以继续消弥他心中对南宫诀的恨。这么多年来,这恨积累得太深,好像此刻才终于找到发泄的点。

“我反对。”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还在病中,也许是被他的话语打击到了,此刻南宫月的脸色一片惨白。“就算天下男人死光,我也不会嫁给你!”

“由不得你。”汉东渊冷冷扔下这句话,便慢慢转过身去,背对着南宫月,“虽然长相很美,可却是少了点柔和之意,罢了,等入了我门,再好好培养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