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种田钱途无量

更新时间:2021-06-24 13:51:46

种田钱途无量 已完结

种田钱途无量

来源:落初 作者:小m饭 分类:言情 主角:纪莫玲玲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m饭原创的言情小说《种田钱途无量》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纪莫玲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赶上穿越了,就不能辜负这个好机会是不?  找个神医认个师、治治病,领着咱的爹娘种田发家致富奔小康。  众美男中,捡个最腹黑的做相公;学府生活有人罩着当真是惬意。  什么?我的亲生父母是鼎鼎有名的富商?  姨娘你也太自觉了吧,就算我不入您的眼,好歹我也是嫡女是不?您这样处处与我做对我也不好让您唱独角戏是不是?  矮油!宅斗手则咱懂的,就让宅斗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  ············  小米新书《半吊儿魔修》正式上传,剧情诙谐轻松的修魔文,希望各位童鞋收藏推荐支持一下,谢谢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王氏停住了准备出门的脚步,和一旁坐着的沈玲,一起看向刚站起来的陆纤纤。

“好的,我知道了。”不同与跟沈王氏与沈玲说话的神情,陆纤纤淡淡的道。接着,轻移莲步来到沈王氏跟前,道:“沈大娘,您就别忙活我的那份了,太爷爷想与我一同用饭,我这也就回去了。”

宛若柔丝扶过的声音,晶莹剔亮的肌肤,那一身的胭脂粉裙装更是把她衬的惹人恋爱。沈王氏顿了一下,还是道了句“好吧”不过嘱付过以后要常来玩之类的话后,才决定不勉强什么了,毕竟是老人让回去的。

沈王氏说要送送陆纤纤,却被陆纤纤硬给拦下了,只说让沈玲送送就好,沈玲乖乖的把纤纤送到了大门口。

两个壮实的男人还在外面候着,出了大门,陆纤纤把沈玲往边上一拉,轻道:“小玲,关于你的病可能有治的事情,先不要跟沈大叔和沈大娘说呢,知道吗?”

“怎么?”沈玲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道。

“你的病能让干爷爷帮你治好,那是最好。若是干爷爷不肯出手的话……我不想给了他们希望后,还可能把那希望给打碎。”

看着陆纤纤有些沉重的表情,沈玲知道,请黄讪神医为自己看病的几率非常的小,小到让人不敢有太大的期望。自己也是一时糊涂,只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就是沈家二老了。可是却没想,沈家二老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们日思夜想的就是让自己能有一个跟同龄人一样健康的身体,能够和她们一样去念学,长大能有一门好亲事。如果告诉他们希望却又将这个希望粉碎的话,相信最难过的还是他们吧。自己竟是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儿,险些就说出来了,要知道,自己现在最不愿意伤害的人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想清楚了这些关系,沈玲颜色一暗,道:“纤纤姐,玲儿知道了,谢谢纤纤姐想的周到。”

看着她刚才还因为那丝希望而明媚异常的大眼,此刻竟是点点的忧伤,陆纤纤心里就说不出的沉重。伸手握了一下矮自己小半头的沈玲的小手,声音温柔却坚定的道:“小玲,你放心吧,纤纤姐一定会帮你争取到治好你的机会的。”

抬头对上陆纤纤明亮的水眸,里面竟是那么的清澈,沈玲呆了呆。

直到陆纤纤带着旁边的两个男子走远,沈玲才从呆愣中醒了过来。脸上有些凉凉的东西,伸手轻触才知道,原来是泪水。是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爱哭了,穿过来的原因?

吃完饭,收拾完。沈王氏就拉着沈玲坐在了一起,把篓子拿了过来,把东西一件件的摆放在了桌子上,眼神温暖。“来,玲儿看看,娘给你选了匹布料,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有些小了,颜色也不新鲜了。怎样样?这个颜色,喜欢吗?”

沈王氏手上,一匹鲜绿色的布料,触感如丝的料子,一片绵延无尽头的草原绿,在沈王氏的手上流转。有新Chun的嫩色,又有青竹的淡雅。沈玲笑道:“娘,这布可真好看,玲儿很是喜欢。”

“恩,你喜欢就好,给你裁制新衣的时候,再绣上几朵小花,想是应该很讨喜。”沈王氏说着,拿着布料在沈玲身上比着,越比越开心,好像这新衣是给自己做的一样。

说到新衣,沈玲看了沈王氏身上,沈王氏不经意的一个动作,把她藏在里面的暗红色衣服上的一个不大明显的补丁露了出来,沈王氏尚沉浸在喜悦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沈玲神色暗了一下,再看沈王氏那张满足的笑脸,心里酸酸的幸福。

打定主意,沈王氏慢慢的把摊开的布匹重新收好,动作小心翼翼的。“娘这次回来的匆忙,若不是央求那个往回赶车的车夫,说是买了就走,现在还拿不上这料子呢。这样一来,本想给你淘些头绳、头饰之类的小物件的,却没了时间,下次娘再去的时候给你买回来吧。”

见沈王氏好好的把布匹收拾起来后,沈玲央求道:“娘,教玲儿学编制好不好?玲儿也要做几个,下次和娘一起去京城卖,到时候玲儿自己选漂亮的头饰,好不好?”

“你啊!”沈王氏看着沈玲一脸撒娇的态度,忍不住轻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把娄子里,自己往回走时,在路上、田里弄得一些新鲜柳枝拿了出来,细心的教起了好学的沈玲。

沈玲学的兴致勃勃,没一会儿还真弄出了个绿蝴蝶的模样。虽然难免粗糙,不过也还尚可。

沈王氏教了不到两个时辰,已经开始打第三个哈欠了。看见沈玲手上的作品,不禁欣慰的笑了笑。“玲儿学的好快,相信加以时日必能超过娘了。”沈王氏的夸赞并没有夸大其词,想她少时在家学习这个手活的时候也是费了将近半月才有的沈玲现在的成果呢,而沈玲仅用了一天多。

“呵呵,谢谢娘亲夸奖。”沈玲略显羞涩的笑笑。哎!自己都活了二十多年的人了,超过一个7岁孩童的聪颖,竟也被夸了夸,心里总觉得虚。

“玲儿累不累?”沈王氏关心的问道。

她这一问沈玲才发现,沈王氏眼中尚含着刚才哈欠留下的水雾。“娘,玲儿还不累。您都累了一上午了,先去歇息一下吧!玲儿累了自然回去睡得。”

“其实娘还没事呢……啊……”一句话还没落声,有一个长长的哈欠。

看她还想坚持什么,沈玲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拉起她的手就往屋里带。“娘,您就去休息会儿吧,有什么事玲儿会叫您的。您若是累坏了身子,谁给我和父亲做饭那!”

连推带拉的,沈玲好不容易才将沈王氏弄到了屋里,为她关上屋门。

“呵,你这丫头。”沈王氏笑说了她一句,不过还是去睡了。毕竟是起了个大早,路上颠簸加上卖物件时的劳累,的确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沈玲这一学就是一下午。快近晚上,沈王氏醒来,做了晚饭。沈老实做活回来,这次明显又晚了一会儿,不过人看着气色还是不错的。

吃完饭,沈玲帮沈老实换了手上裹着的布。和两人说了会儿话,沈老实就禁不住累,先去屋里睡下了。

沈王氏把白天沈玲和自己弄得几个物件泡了药水,凉上。然后就坐在灯台下开始拿出白天买的鲜绿布匹套上绣撑,开始绣了起来。

看着她一针一线走的匀实,沈玲也是来了兴致的猛看。

眼看着马氏的儿媳马上就要临盆了,这几天也是不忘把一些个吃不完的好东西往沈家送。只是待不到片刻便急急忙忙的回去了。像是这几天马氏应该是又喜,又累的了。得空,沈王氏把精心编制的一个贺岁松。基本是以圆木柱为主杆,被枝条层层包裹,顶端散开几根枝条,中间部位则是一个编制精致的桃形。整体高不过膝盖,以编工精致,活灵活现才更觉得珍贵难得。再加上‘香丝’树枝条散发的怡人清香,马氏收了,高兴的连夸沈王氏手巧心细的。

也就是因为编制这个物件费了不少的时间,沈王氏才不得不把去城里的时间给耽搁的长了。因为手头上还没多少成了的物件呢。

沈玲也是耐得住心,整天跟着沈王氏专心的学习编制。因为,关于自己的好朋友,陆纤纤,自己还想送她个精致的呢,但前提是,必须是自己编制的。

转眼,穿越这里已经是第十天了。沈玲似乎渐渐开始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疼爱自己的父亲母亲,关心自己的纤纤姐。好像这才是属于自己的,真真自己生活里不能缺少的人物和场景了。

穿过来的第十一天,半年多不曾露面,说出来却是自己亲戚的人物出现了。

这日午后,沈王氏正在为沈玲试穿着刚做好的新衣。

“恩!合适了合适了。玲儿真是长高了一些呢。按以前的尺寸竟是小了一些,这改了改才算正好。”沈王氏笑容满面的看着穿着一袭鲜绿,绣着百花争**的九分广袖上裳,和同色系腿上以明黄丝线绣的爬了半腿的腾曼花。再配上一双小布鞋。头发用上红头绳扎了两个小辩,顺溜溜的垂在肩上。

沈玲原本仓白的皮肤被衬的出了几分生机,消瘦的脸上一双大眼竟窜动明亮光彩。沈王氏看着看着,竟是想要落泪了。

“娘,您这是怎么了?玲儿变漂亮了,你不开心吗?”沈玲把眼睛睁的天真,童声稚嫩的说道。

“呵呵,傻孩子,看到你变漂亮,娘怎么会不开心呢。可是……”可是你这病把如花似玉的你困在了家里,娘怎么不心疼呢?然而这些话沈王氏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她怕明明是这么开心的时候,却不愿是因为自己说话给破坏了。

玲儿开心的原地转了个圈儿,笑道:“喔,娘是知道已经不能穿玲儿的漂亮衣服了,所以不开心的,对不对?”洋洋得意的表情遮住了沈玲真实的情感。

自己又怎么能不知道母亲心中是什么心思呢?不过,这一切自己还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在最希望的,实实在在的就是,让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开开心心的。

“呵呵。是!是!就是鬼精了。”沈王氏被她这一席话立时给逗笑了。

沈玲吐吐舌,自得的看着合身的新衣,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是好。天知道,这可是人工缝制的古装哦,要是还在21世纪可就有的炫耀了。

两人在屋里试的开心,外面一阵推们声,加上两道悠哉的脚步声传来,惊到了正在嬉笑的两人。沈氏打开屋门向外看去。

“大宝?”打开屋门看见来人,沈王氏并没有迎出去,只是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表情里看不出喜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