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味兽世:兽夫求抱抱!

更新时间:2021-06-09 11:30:06

美味兽世:兽夫求抱抱! 连载中

美味兽世:兽夫求抱抱!

来源:落初 作者:醉脸醺醺 分类:言情 主角:楚挽卿老虎 人气:

《美味兽世:兽夫求抱抱!》为醉脸醺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不甜你拿我脑袋扣篮这是一个讲述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兽世遇见四只兽然后过上蜜里调油的幸福生活的故事。楚挽卿穿越到了外星,这里到处都是可以变成人的野兽,比如她家里的那只会撒娇的老虎、木块脸的蟒蛇、小傲娇的花豹还有大暖男信天翁。都太可爱了吧!一定要抱起来亲!兽世太危险?生活太艰苦?怕什么,万能女主光环在!每天美男环绕,轻松闲适,实在不能太开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嘶嘶——”

密欧正在处理猎物,仿佛听见什么声音,四处观望却没发现什么,森林里杂音多,他只当是树叶被风吹的声音。

楚挽卿正百无聊赖拿着一根棍子戳着火堆,看着密欧处理猎物,其实她倒没那么矫情,一点血气都受不住,但是谁让密欧乐意宠着她呢。

楚挽卿这边还一脸甜蜜,却不想危险已经来临。

蛇兽向来动静小,又因为处理猎物太血腥,密欧一般是跟楚挽卿隔了一段距离才开始处理,血腥之气掩盖了气味,因此他没发现慢慢靠近楚挽卿的斐尔。

密欧低头之际,斐尔从楚挽卿身后伸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半身为蛇形,眨眼间已不见了踪影。

“卿卿!”密欧再次抬头,却发现楚挽卿竟然没了踪影。

“卿卿!你不要吓我!”密欧顿时五雷轰顶,不知所搓。

半晌没有回应,密欧是真的慌了,他从未这么无助过。

顿时化身为兽形,仔细追寻心爱的雌性的去向。

‘卿卿,卿卿。’

密欧闻见楚挽卿的气味和一个流浪蛇族兽人的气味混杂在一起,猩红了眼眶。

密欧一路追寻,却在一条小溪旁断了线索。

“卿卿!”

密欧大吼,林中惊出无数飞鸟,却不见楚挽卿的踪影。

密欧觉得自己疯了,开始在林中漫无目的的寻找起来,不知所去何方,不知今夕何夕。

斐尔这边,穿过森林,游过小溪,停在一个瀑布前,斐尔竟然抱着楚挽卿穿过瀑布,里面却别有洞天。

游走于瀑布后的山洞,尽头竟是柳暗花明,别有一般景致。

又是一段翻山越岭,斐尔的手一直捂着楚挽卿的嘴,直到到了自己的巢穴,相对安全了斐尔才松开手,把楚挽卿扔到一边。

“你是谁!你快送我回去!”楚挽卿是真的慌了,往墙边缩了缩。从眼前这个兽人的下半身推断,这是一条蛇,比她还粗的一条黑蛇。

“来了还想走。”斐尔的语调很平,楚挽卿从其中听出了威胁与嘲笑。

楚挽卿恶狠狠地看向斐尔,却被斐尔古水无波的眸子吓退了眼神。

冷血动物。

楚挽卿来到兽世已经半月,从密欧的只言片语中模糊地知道了兽人雄性是不会伤害雌性的,这是她还能冷静地思考甚至摆出一个恐吓表情的原因。

只是她不可能从密欧口中得知流浪兽的事情。

斐尔大步迈到楚挽卿面前,单手捏起楚挽卿的下巴,伸出蛇信子在楚挽卿脸上扫了扫,楚挽卿虽然极力躲避,但是抵不过斐尔的大力气,还是被舔了个全。

雌性香甜的味道萦绕在敏感的舌尖,婓尔尾巴尖好心情地翘了翘,脸上还是一副冰山的样子。

“离我远点!”楚挽卿怒目圆瞪,吼道。

如果楚挽卿没有想错,斐尔把她偷过来的目的就是交配。

兽世很开放很自由,但也有着最原始的野性,而生殖繁衍就是此时兽人们的存在意义。

直觉告诉她眼前这条蛇并不会向密欧那般宠她疼她爱她来俘虏她的心,而会采取什么粗暴的手段。

楚挽卿脑子里迅速思考如何周旋,赢得时间。

密欧现在一定急疯了,只要给他时间,他会找来的。

“别傻了,那个愚蠢的虎族兽人是不可能找过来的。”斐尔仿佛知道楚挽卿在想什么,平静的语调残酷的打破楚挽卿最后一丝希望。

楚挽卿听了一滞,胸口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我出去捕食,你最好不要想着乱跑,我不要你的命,但外面的野兽会把你啃得连骨头都不剩。”斐尔冷酷的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楚挽卿自然知道如何权衡,但她现在仿佛被抽空一般没有力气做出任何反应。

‘密欧,你在哪里。’从她被抢的地方来这里,路程确实很远,且还经过小溪,楚挽卿不想去相信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是,溪水确能掩盖住气味。

密欧真的找不来了吧。

她现在只剩了绝望,甚至庆幸自己没有因为密欧的粘人就答应与他做结侣的最后一步。现在密欧还是一个单身兽人,他会开始新的生活的。

忘了她也好,不过是区区半月,在他们兽人漫长的生命中不过是一瞬之间而已。

楚挽卿靠着墙壁,一动不动,直到斐尔回来,她还维持着走时的样子。

斐尔见状,仍然没有任何表情。

将脖子还在向外涓涓流血的猎物扔到楚挽卿面前:“吃。”

楚挽卿依然不做反应,斐尔上前,将猎物的脖子对准楚挽卿的嘴巴,想要强硬地把血灌进楚挽卿的嘴中。

“吃。”

楚挽卿这才挣扎,双手紧紧攥住捏着自己下巴的手,但却没有任何作用。腥咸的兽血就这么灌到了楚挽卿的嘴中,出于生理反应,楚挽卿没法下咽,一口气上来,呛住了。

斐尔这才放手,看着不断咳嗽的雌性,皱了皱眉。

“你想让我死吗?”楚挽卿好容易缓过来,狠狠道。

斐尔没有动作,静静等着雌性的下一步反应。

“我不吃生肉,你去生火。”许是使唤密欧惯了,楚挽卿理直气壮地吩咐道。

斐尔观察了两人半月,自然知道楚挽卿吃的都是用火烤过的食物,只是.......

罢了,总不能饿死她。

斐尔没说一句话,看着他的表情,楚挽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惹怒了这条蛇?

楚挽卿正担心,斐尔却转身走了,再回来时,手里抱着一堆木柴,楚挽卿这才舒了一口气。

“你会生火吗?”楚挽卿吊着胆子问。

“会。”观察了半月,傻子都学会了。

楚挽卿见确实是密欧平时取火用的木头,便没多说。

不出意料,斐尔钻出了火苗,但他却滞了一下,才填了些干草与柴,火愈烧愈旺,斐尔愈来愈感觉不适。

蛇喜阴。怕火。

虽然对火的畏惧是所有兽人与生俱来的,但对于蛇族这样的冷血兽人来说,这种恐惧尤甚。

但斐尔掩饰地很好,他平静的样子使如今心神不宁的楚挽卿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斐尔烤的肉,自然没有密欧好吃,但楚挽卿还是不矫情地接了。

她自嘲笑笑,现在心里只想活着,苟且偷生地活着,死亡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

“饱了。”楚挽卿把手里的肉吃了小半,扔到面前,又缩回原来的那个墙边。

没有胃口,也不好吃。若不是生存的愈旺她根本不会动一下。

斐尔的表情似乎有些崩裂。

在他眼里,楚挽卿吃的实在太少,虽然据他的观察,这个雌性吃的确实比一般的雌性少的多,但是也不似今日这般只吃了几口就扔到一边。

是因为自己烤的不好吃吗。雌性真的很娇贵。

斐尔把所有剩下的猎物吞下,包括楚挽卿吃过的那一块。肉还残留着些许温度与小雌性的气味,斐尔不得不承认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一块肉。

斐尔把火堆收拾了,看了缩在墙边的楚挽卿一眼,甩甩蛇尾,又走出了洞穴。

楚挽卿双手插到头发里,她现在脑子里乱得很,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你到这上面来。”斐尔抱回来一堆干草,铺到楚挽卿旁边。

斐尔是蛇,从来都是席地而眠,不存在什么草窝。但是他知道雌性受不了冰冷的地面的。

想起自己冰凉的体温,他总觉得有什么输给了那只虎族兽人。

他见小雌性在那头老虎的皮毛上睡得很舒服的样子。

楚挽卿乖乖的坐上了干草,但依然靠墙坐着。还好是炎炎夏日,冰凉的洞穴墙壁楚挽卿还是可以受得住的。

斐尔见楚挽卿吃了自己的食物,又坐上了自己的干草,这才满意起来,随即他变成全蛇的形态,卷起楚挽卿,把她盘在自己的身体当中,没了动静。

蛇一天要睡很长时间,今日的运动量使他已经很疲惫了。

楚挽卿自知挣扎不过,便随他去了。

如果消除对这条蛇的敌意与恐惧,在大夏天能有这么冰凉的靠枕,实在是一件妙事。

楚挽卿本来以为会一夜无眠,但因白日四处颠簸,又受了惊,她竟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此时洞内静谧非常,林里却是轩然大波。

密欧此时已经红了眼,他已闻不到任何有关楚挽卿的气息,他现在已无知觉,甚至忘却了自己在找寻楚挽卿的目的,只在林子里乱窜着,遇见野兽就撕咬,森林里血流成河,虎啸阵阵却传不到那人的耳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