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更新时间:2021-03-28 14:53:02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连载中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来源:落初 作者:凤栖梧桐 分类:言情 主角:木槿府 人气:

主角叫木槿府的小说是《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它的作者是凤栖梧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苏木槿是被自己活活坑死的。  她虽出身农门,却才貌双绝,一手银针医术独步天下,一手算盘经商天赋惊人,更背靠皇家这棵大树,成为皇商第一人!  却,为助心爱之人登上首辅之位,丧尽天良,做尽坏事。  谁知,她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他亲手送到唇边一杯毒酒,被毒成哑巴,手筋脚筋悉数挑断。  她被困暗室,筹谋算计多年,终亲手埋葬了他的权贵梦!  大仇得报,她含笑离世,却不想,再睁眼,竟然回到了十一岁。  那一年,虽然蝗虫旱涝天灾不断,家里更是穷的揭不开锅,但至少疼爱她的家人还好好的!父兄还没死,娘亲还没熬瞎双眼,弟弟还没烧坏脑子,小妹自然不会因为无人看顾被人贩子掳走。  前世,她眼瞎心瞎,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疼她护她的家人;  这一世,她为还债而来,必要护他们一生平安喜乐!  ·*·  偏心的爷奶,极品的亲戚,心毒的妹妹,既然你们的花样层出不穷,那就各凭本事,看谁棋高一着!  说她嚣张目无尊长?  呵,你做了长辈该做的事吗!  说她跋扈欺人太甚?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呸!  守家产,护家人!  上斗爷奶伯婶,下扇堂姐弟妹!  笑踩三姑六婆,怒打狼心狗肺!  为家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这么明显的动作,沈氏只要看她一眼就能知道她在心虚,偏偏……

沈氏一听到苏木槿说自己刚才发的毒誓,吓的脸色都白了,整个人扑到苏木槿身边,“槿姐儿,谁让你发的誓?是不是你奶逼着你发的?我去找她算账!这么毒的誓怎么能随便发?”

“娘,番薯不是我偷的,我不怕。”苏木槿忙拉住沈氏,解释道。

沈氏稍缓一口气,脸色却没缓和,“那也不行!以后可不敢随便发毒誓,天塌了有爹娘给你顶着,你什么都不用怕,知道吗?”

苏木槿笑着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垂首握着拳头、看不清表情的苏海棠。

见女儿听进了自己的话,沈氏提到心口的惊恐才算落下去,脸色也慢慢缓和了回来。

只是,等她回头再问苏海棠时。

苏海棠发了狠,红着眼眶冲她吼道,“是苏木槿偷的!就是她偷的!娘和爹再宠她,她也是个小偷,是个贼皮子!”

“苏海棠!谁教你这么说自己亲姐姐的?”沈氏气的一巴掌就打了过去,苏海棠硬挺着没有躲,满眼的仇恨愤怒,看着沈氏,看着沈氏身侧的苏木槿。

“娘打!娘打死我好了!反正娘眼里心里都只有苏木槿,我就是个多余的,打死了就没人说苏木槿是小偷,是贼皮子了!”

“你……”

沈氏气的浑身发抖,举起的手掌顿在半空中,抖的很明显。

苏海棠却突然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哭的撕心裂肺,“为什么三姐说什么娘都信,我说的娘就不信?三姐被奶打又不是我的错,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呜呜……”

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若是往常,她哪里舍得说苏海棠半个字,甚至早为苏海棠出头,与沈氏对着唱反调了。前世就是这样,她自诩聪明,却被苏海棠利用,成了她手里指东不打西的鸡毛掸子,处处与沈氏和苏父作对,将两人气的半死。

而苏海棠永远都是众人眼中最乖巧懂事的。

但奇怪的是,不管她做什么,沈氏与苏父都不会真生她的气,依然把她捧在心尖上宠着疼着。

苏海棠却永远是被指责的那个。

所以,才造就了那个嫉恨她几欲癫狂的苏海棠吗?

苏木槿若有所思的望着苏海棠。

沈氏的眼神却半分都没动摇!就认准是苏海棠坑了苏木槿。自己生养的女儿自己知道,槿姐儿虽然脾气不好,但对苏海棠一直疼爱的紧,如果这事儿不是苏海棠做的,槿姐儿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苏海棠,你说不说实话?!”

苏海棠的身子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仰头看沈氏,“娘,你不相信我?”

沈氏冷着脸看她。

苏海棠咬了咬唇,好一会儿才满脸泪水的去看苏木槿,“三姐……”

苏木槿抿了抿唇,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笑了。

她适才一直不出声,就是想看看苏海棠的反应,她没有让她失望。

她这个妹妹,果然是蕙质兰心,聪明的紧。

明白利弊,懂的该向什么人求情最管用。

可如今的她,毕竟不是前世眼瞎心瞎的她,她任苏海棠哭的鼻涕眼泪一把,依然没有吭声。

苏海棠等了半响,见苏木槿像是铁了心不帮自己说话,不由提高了哭声,哽咽着委屈的告状,“呜呜……三姐,娘骂我……我没有,娘说话好难听……”

苏木槿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在沈氏暴走前拦下沈氏,“娘,妹妹还小,说话不中听什么的,你不要生气,回头我慢慢教她……”

“你教她?你教也得她愿意学!这个混不吝的……”沈氏怕伤了槿姐儿,不敢挣脱她的手,眼神却锋利的瞪向苏海棠。

苏木槿应着苏海棠眸底的阴霾,淡淡一笑,“不怕,教不学……我再替娘打到她学!”

苏海棠瞬间瞪圆了眼睛,像不认识苏木槿似的。

这时,房间内先后急走进来几个人,苏父苏连华紧张的直冲到床边,将苏木槿看了几遍,确认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问沈氏,“老太太又来找事儿了?”

沈氏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奶又想干啥?槿姐儿的伤还没好呢!”盛哥儿又气又急。

业哥儿拉着棉姐儿走到苏木槿床前,“三姐没事,太好了。”

棉姐儿捂着缺了一颗门牙的嘴,奶声奶气道,“我一看到奶骂姐姐,就跑去叫娘了……”

沈氏这才想起,她得了消息就往家跑,竟把小女儿一个人丢在了外面,不由愧疚的看了小女儿一眼。

“三姐,奶没有打到你吧?”看棉姐儿葡萄一样的小眼睛眨巴着,眸光里满满的都是担心,苏木槿只觉心都融化了,笑盈盈的把她拥入怀中,“没有,奶没打到三姐,三姐好好的……”

“嘻嘻……”棉姐儿红了脸往苏木槿怀里钻。

苏连华连声叹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沈氏红了眼别开了头。

盛哥儿与业哥儿脸色都有些愤然。

格格不入的苏海棠忍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嗷呜一声大哭着唤回了众人的瞩目。

苏连华问怎么回事,沈氏将事情说了,苏连华的脸也沉了下来,“棠姐儿,你娘说的可是真的?是你偷了番薯嫁祸给你三姐,你奶才会下那么重的手打你三姐的?”

“我没有!娘偏心,爹偏心!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番薯明明就是三姐让狗蛋偷的,我只是帮她把番薯送去给弼哥哥……”

“你给我住口!他是你哪门子的弼哥哥?给我好好说话!”沈氏怒斥道。

苏海棠的身子僵了一瞬,又呜呜哭了起来,“你们都欺负我……呜呜……三姐,你都不帮我说话……”

苏木槿有些想笑。

她这个妹妹,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给她挖坑啊。

她要是不跳,就是在父母面前不疼爱妹妹;她要是跳了,那等着她的,就是苏海棠的……利用。

苏木槿倒是想知道她跳坑后苏海棠会出什么馊点子,可大家长苏连华不许!

苏连华一把拍在床头破旧的木桌上,木桌哐当哐当的晃了几下,发出刺耳的嘎吱嘎吱声,苏连华的声音才随之响起,“苏海棠!你还敢攀扯你三姐?再不说实话,你给我滚出苏家!”

苏海棠的身子一抖,满目震惊的仰头看着苏连华,“爹……”

她想到爹会生气,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狠的话,赶她出苏家!

“说!”苏连华怒喝。

苏海棠恨的咬着牙,十指揪着衣角,手指因用力疼的指头都白了,才哭着道,“番薯……不是我偷的!”

“你还敢狡辩?”苏连华怒起。

苏海棠忙道,“是狗蛋想吃,我说帮她烤,让他多拿了两个给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