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太玄之旅

更新时间:2021-01-24 17:35:58

太玄之旅 连载中

太玄之旅

来源:掌中云 作者:圣愚 分类:言情 主角:独孤剑乌鸦 人气:

《太玄之旅》作者:圣愚,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独孤剑乌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现代的社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现实。现代人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各式各样的约束。 在以前某一种时代里,是不会有这种事的。 那是种很痛快的时代,快意恩仇,敢爱敢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用不着老天替你报,你自己就可以报复。 在那种时代中,江湖中有各式各样的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谁付的账?为什麽要替他们付账?他们根本连想都没有想,问也没有问,对他们说来,这些都不重要。 能够白吃白喝,总是件很令人偷快的事。 一个人在很愉快的时候,喝得也总是要比平时多些。可是他们还没有醉。 就在他们快要开始有点醉的时侯,楼下忽然上来了两个女人。两个很好看的女人,打扮得也很好,正是最能让男人动心的那种女人。 快喝醉的时侯,总是最容易动心的时候。 独孤剑和乌鸦已经动了心,正准备想个法子勾引勾引她们。 谁知道她们根本用不着勾引。她们自己就来了。 “我叫小红。 我叫小翠。“ 两个人笑得甜又媚:“我们是特地来伺候两位的。” 独孤剑看着乌鸦,乌鸦看着独孤剑。 死在他们剑下的人,若是看见他们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觉得自己死得很冤枉。 现在他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名满天下,杀手无情的剑客。 小红嫣然道:“两位是想在这里喝酒,还是想到我们那里去都没关系。” 小翠道:“反正两边的账都有人替两位付过了。” 世上虽然有不少好人好事,像这样的好事倒还不多。 乌鸦道:“这是你的运气?还是我的?” 独孤剑道:“当然是我的。” 乌鸦道:“为什麽?”独孤剑道:“据说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总是会转运的。” 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也一样,不管他们走到那里,都有人替他们付账。 是谁付的账?为什麽?他们还是连问都不问,想也不想。 他们睡得很晚,起身也不早。每天只要他们一走出客栈的门,外面就有辆马车在等着,好像生怕他们晚上太累,走不动路。可是今天他们却想下车走走。 今天的天气很好。 乌鸦道“天独山远不远?” 独孤剑道“不太远。” 乌鸦道“像这麽样走,我们希望走远一点,越远越好。” 独孤剑道“我们可以慢慢的走。” 前面有片很大的树林,木叶居然还很苍翠。 独孤剑道“我们到树林里喝点酒好不好?” 乌鸦道“酒呢?” 独孤剑道“你放心,只要我们想喝,自然会有人送酒来的。” 艳阳天。 他们在阳光昭射的道路上走,车马在後面跟着,另一方的道路上,却有辆马车驶过来,驶入了树林後才停下。车上走下来三个大人,一个小孩。 大人们走了进去,一个青衣小帽,长得很清秀的孩子,却走了出来,拿出一根大红色的丝带,在外面的树枝上打了个结。小孩也走入林木深处,独孤剑就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去喝酒的好。” 乌鸦道:“这地方不好?” 独孤剑道:“很好!” 乌鸦道:“既然很好,为什麽要换?” 独孤剑道:“因为这个。” 他指了指树枝上的红丝带。乌鸦道。“这是什麽意思!”独孤剑道:“这意思就是说,这地方暂时已成了禁地,谁都不能再进去。” 乌鸦冷笑,道:“这是那里的规矩?” 独孤剑远没有开口,树林中忽然有琴声传了出来,悠扬悦耳的琴声,充满了幸福愉悦。 乌鸦的手却已握紧。 就在这时,道路上忽然奔来了十一骑快马,马上的骑士一身劲装,剽悍凶猛,每个人背上都有柄大刀,刀上的红绸迎风飞舞。快马一冲入树林,骑士就翻身下马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矫健。 江湖中真正的高手并不多,这十一人看来却都是高手。动作最快的是条独臂大汉,一冲入树林,就厉声大喝,“你们拿命来吧!”树林里的琴声没有停,听来远是那麽悠扬悦耳,令人欢悦。 十一条大汉已冲进去。 乌鸦道:“这些人是不是太行来的?”独孤剑道:“嗯。” 乌鸦道:“太行大刀果然有胆子。” 独孤剑道:“嗯。” 乌鸦道:“你看他们是干什麽来的?” 独孤剑道:“是来送死的!” 一这句话刚说完,树林里就有个人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摔在地上就不动了,连叫都没有叫出来。 这个人正是那最剽悍凶猛的独臂大汉。 悠扬的琴声还没有停。 树林里却不停的有人飞出来,一个接着一个,一共是十一个。 十一个人一飞出来,就摔在地上,连动都不会动了。 他们冲过去时,动作都很快。 他们出来得更快。 乌鸦冷冷道:“他们果然是来送死的。” 独孤剑道:“想来送死的好像还不止他们这几个。” 乌鸦道:“还有我。” 独孤剑道:“现在还轮不到你。” 乌鸦没有问下去。 他已经看见两个人从路上走过来,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大人的年纪并不大,最多也只不过三十岁左右,而且是个女人。看起来很娇弱,很秀气的女人,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悲伤之色。小的比刚才出来结丝带的孩子还要小,一双大眼睛的溜溜的转。无论谁都看得出这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又聪明,又可爱。 可是他要做的事却好像不太聪明。 他们正在往树林里走。 连乌鸦都不忍眼看着他们去送死,已经准备去拦阻他们。 他们也看见了树枝上的红丝带,那翠衫少妇忽然道:“解下来!”孩子就垫起脚去解了下来,却拿出根翠绿的丝带系了上去,也打了个结。 然後两个人就慢慢的走入了树林。 两个人好像都没有看见地上的死尸,也没有看见乌鸦和独孤剑。乌鸦本来准备去拦住他们的,现在不知为了什麽,已改变了主意。独孤剑更连动都没有动。 可是他们眼睛里却都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这时,树林里的琴声突然停顿。 风吹木叶,阳光满地。 琴声停顿後,过了很久很久,树林里都没有声音传出来。 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抚琴的人是谁? 琴声为什麽会忽然停顿? 那少女和童子是不是也会像太行大刀们一样被抛出来? 一这些事无论推都一定很想知道的,乌鸦和独孤剑也不例外。 所以也们还没有走,就连踉在後面的车夫,鄱磴着双眼睛在等着看热闹。 没有热闹看。没有人被抛出来。 他们只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踏在落叶上,走得很轻,很慢。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才把红丝带系上树枝的那个人孩子。两个人慢慢的跟在他身後,一男一女,看来像是对夫妻。他们的年纪都不太大,衣着都很考究,风度都很好。 男的腰悬长剑,看来英俊而潇洒,女的不但美丽,而且温柔。如果他们真的是夫妻,实在是很令人羡慕的一对,只不过现在两个人的脸都有点发白,心里彷佛有点气恼。 他们本来是准备上车的,看了看树林外的乌鸦和独孤剑,又改变了主意。 两个人低声咐了那孩子两句话,孩子就跑过来,用一双大跟睛瞪着他们,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来了很久?” 独孤剑点点头。 孩子道:“刚才的事,你们都看见了?” 乌鸦点点头。 孩子道:“你知道咱们是从那里来的?”独孤剑道:“欧阳山庄。” 孩子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的事看来倒还真不少。”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个孩子,口气神情却都老练得很。 独孤剑道:“你叫什麽名字?” 孩子板着脸,“你不必问我的名字,我也不是跟你们攀交情来的!”乌鸦道:“你是干什麽来的?”孩子道:“我们公子想要问你们借三样东酉,每个人三样!”乌鸦道:“那三样?”孩子道:“一根舌头,两只眼睛。” 独孤剑笑了。 乌鸦居然也笑了。 两个人忽然同时出手,一个人抓臂,一个人抓腿,同时低喝!“飞吧,小子。” 孩子就飞了上去,“呼”的一声;就像是炮弹般直冲上天。 那位公子背负着只手,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但他的妻子却皱了皱眉。 这时侯孩子才落下来。 乌鸦和独孤剑又同时出手,轻轻的将他接住,轻轻的放在地上。孩子已吓得两眼发直,连裤裆都湿了。 独孤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头,道:“没关系,我小时就常常被大人这样抛上去。” 乌鸦道:“这麽样可以练胆子。” 孩子翻了翻白眼,已经准备开溜。 独孤剑道:“你要来拿的东西,没有拿走,回去怎麽交代!”孩子道:“我……”独孤剑道:“我可以教你个法子。” 孩子在听着。 独孤剑道:“你们的公子,是不是欧阳公子?”孩子点头。 孩子不停点头。 独孤剑道:“是不是他要你来拿的?”独孤剑道:“那麽你就可以回去问他,既然是他想要这三样东西,他为什麽不自己来拿?”孩子不点头了,掉头就跑。 欧阳公子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他的妻子却走了过来。她走路的姿态优雅而高贵,声音也很动听,柔声道:“我叫薛可人,站在那边的,就是我丈夫欧阳星。” 独孤剑淡淡道:“原来是欧阳家的少庄主。” 薛可人道:“两位既然听说过他的名字,也该知道他是个什麽样的人?” 独孤剑道:“我不知道。” 薛可人道:“他是个天才,不但文武双全,剑法之高,更少有人能比得上。” 女人们就算佩服自己的丈夫,也很少会在别人面前这麽样称赞自己的丈夫,就算称赞了几句,也难免会有点脸红。她却一点都不脸红,连一点难为情的样子都没有,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对她丈夫的爱慕和尊敬。 独孤剑心里在叹息——能娶到这麽样一个女人,真是好福气。 薛可人又道:“像他这麽样一个人,两位当然是不会跟他动手的!” 独孤剑道:“哦?” 薛可人道:“因为他不但家世显赫,自己又那麽了不起,两位踉他动手,岂非鸡蛋碰石头,所以我劝两位还是……”独孤剑道:“还是乖乖的割下舌头,剜出眼睛来送给他?” 薛可人叹了口气,道:“那样子虽然有点不方便,至少总比送掉性命的好。” 独孤剑又笑了,忽然道:“你这位文武双全的公子爷是不是哑巴?” 薛可人道:“当然不是!” 独孤剑道:“那麽这些话他为什麽不自己来说?” 乌鸦冷冷道:“就算他是个哑巴,屁眼总有的,这些屁他为什麽不自己来放?” 欧阳星的脸色变了。 独孤剑道:“他既然不过来,我们为什麽不能过去?” 乌鸦道:“能!” 独孤剑道:“是你去?还是我去?” 乌鸦道:“你!” 独孤剑道:“据说他的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不但是把好剑,而且是把怪剑。” 乌鸦道:“嗯!” 独孤剑道:“他若死了,他的剑归谁?”乌鸦道:“归你!” 独孤剑道:“你不想要那把剑?” 乌鸦道:“想T,“独孤剑道:“你为什麽不抢着出手?” 乌鸦道:“因为我懒得踉这种兔崽子交手,我一看他就讨厌。” 一句话没说完,跟前人影一闪,欧阳星已到了也面前,铁青着脸,冷冷道:“我要找的却是你!” 乌鸦道:“那就快拔你的剑!” 欧阳星的剑已出鞘。 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 一这的确是把怪剑。 他的手一抖,一把剑就真的好像化成了千百条银蛇,化成了满天星雨。这柄剑竟像是突然碎成了无数片,每一片打的都是要害。 乌鸦的要害。 乌鸦会飞,却已飞不起来,身子一转,一道剑光飞出,护住了身子。 只听“卡”的一响,千百片碎剑忽然又合了起来,刺向他的咽喉。这柄剑上竟装着有种奇巧特别的机簧,可合可分,合起来是一柄剑,分开来时就变成了千百道暗器,用一根银丝联系。当银丝抽紧,机簧发动,又变成一柄剑。 独孤剑在叹气,道:“这一战应该让我来,这柄剑我也想要。” 忽然间,一连串“叮叮”声笞,如密雨敲窗,珠落玉盘。 就在这一刹那间,乌鸦也刺出了七七四十九剑,每一剑都刺在千蛇剑的一片碎剑上。 千蛇剑就软了下来,就像是条银光闪闪的长鞭,乌鸦的剑已卷住鞭梢。欧阳星的脸色变了,身子一转,凌空飞起,鞭梢已随着他身子的转动脱出剑鞘,“卡”的一响,又合成了一柄剑。 独孤剑立即抢着道:“这一战你们就算不分胜负,现在由我来!” 欧阳星冷笑,目光四顾,脸色又变了,变得比刚才还惨。 旭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孩子躺在地上,似已被人点住了穴道,薛可人却已不见了。 欧阳星一脚开他穴道,厉声道:“这是谁下的手?” 孩子脸色发白,道:“是……夫人!” 欧阳星道:“夫人呢?” 孩子道:“夫人已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