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披肩龙

更新时间:2020-11-29 09:02:25

披肩龙 已完结

披肩龙

来源:落初 作者:书友请留步 分类:言情 主角:刘强赵诗 人气:

经典小说《披肩龙》由书友请留步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强赵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不小心捡到了校花买了一个可以震动的玩具!怎么办?威胁她跟我?还是拿她一笔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学生走的差不多时,我刚要进去取车回家,却突然看见了缠着绷带的刘强。

之前我一直害怕警察来学校抓我,在门口盯着的时候,只要听到警笛声我的心就咯噔一下。

这下看见刘强活生生的在那没事了,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中奖一般开心,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不过在刘强的身边,我又看见了赵诗。

他们不知道在聊什么,并肩骑着自行车,赵诗被刘强逗着欢快的大笑。

看着那原本属于我的位置,现如今被刘强占据着,我的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

我不明白刘强哪里比我好,赵诗宁愿跟他走得近,也不想和我说一句话。

真不知道刘强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把赵诗迷的死死地。

今天虽然反抗了刘强,让我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可我知道麻烦才刚刚开始,以刘强在学校的地位,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翻篇。

我如果以后不想重复被欺负的生活,只能是咬牙反抗下去,否则我将不会有任何机会改变一切。

刘强跟赵诗走远了,我也到了车库去取自行车,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前进着。

就在我无聊的骑着时,突然一个肥胖的身影从我身边掠过,本来我也没在意,可他回头看到了是我,这才减慢了速度跟我并肩骑。

“卧槽,真是你啊,苏烈,啊不,应该叫烈哥了!”一脸兴奋的胖子两腮通红,一开口唾沫星子都飞溅到我脸上了。

那味道就别提了,我马上就知道这货中午吃的是韭菜盒子。

他叫李虎,跟我是一个班的,家里貌似很有钱,但却也是个老实人,成天被刘强熊钱。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骑着。

李虎吃瘪也不以为然,跟自来熟似得拍了我肩膀一下,将一根烟递给我:“来,烈哥抽根烟。”

我没接,无意间扫了一眼,竟然是中华这种奢侈品。

见我没接,李虎也不尴尬,将烟塞进了油腻的嘴巴里,点燃后吐出一个圈说:“看我这记性,烈哥不会抽烟,我居然给忘了。”

毕竟是男人,我就算不会,被他这么一说后,也难免觉得丢人。

于是我对他伸伸手,李虎会意,重新递给了我一根烟。

在李虎的帮助下,我点燃后吸了一口,瞬间呛的我泪水狂流。

烟这东西,我感觉真不是什么好玩意。

“哈哈,烈哥你慢点,第一口别吸那么大。”李虎见了,连忙教起了我。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说吧,找我啥事?”

“嘿嘿,我是那种人嘛,有事才来找你,没事就不理你。”李虎脸色微红的解释道。

见此我没吭声,直接用力蹬了几下,车子一下将李虎甩到了身后。

李虎望着我的背影,犹豫了片刻再次追上。

“烈哥,我还真就有事,这不听说你把刘强打了,想让你以后在学校罩着我点......你看行不?”李虎的声音很小,就好像再说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样。

我不吃惊他找我是这事,我吃惊的是打刘强的事情,在学校里居然都传开了。

那么刘强的名声肯定会遭受影响,这对他来说比打他更让他难以承受。

本来我就知道刘强不会善罢甘休,但在李虎嘴里得知全校都已经沸沸扬扬后,刘强的报复肯定还要提升几十倍。

“老师说什么没?”这是我最关心的,毕竟我逃了半天的课。

李虎愣了下,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说:“没有,老师根本就没提你,反而把刘强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

知道刘强被李春光训了后,我竟然有种解气的感觉。

在我看来老师之所以会找刘强而不是我,这要对亏刘强平日里的恶行,这让李春光觉得他就是坏学生,那么跟他打架的我,自然就成了受害人。

不得不说打坏学生,推卸责任的手段很容易。

“烈哥,能答应我不?”见我在那发愣不知道想什么,李虎有些忐忑的问道。

见他这么信任我,我有些苦笑的说:“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我也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我说的都是实话,毕竟刘强还是很有实力的,我今天是趁他不备,又是脱单的时候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下次我在打他,刘强肯定就有所防备了,虽然我也吃惊他个人战斗力的垃圾,但不代表他的小弟们都垃圾。

今天跟刘强的战斗,我是完胜的,我分析了下,我打刘强占了被压迫已久还有深深恨意的便宜。

爆发的情况下,让刘强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第一是他也吃惊,第二点就是我确实有打架的底子。

只是之前一直懦弱不敢还手而已,并不是我不会打架。

“烈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在我奇怪的注视下,李虎接着口鼻跑烟的说:“刘强被你打成什么样全校人都看见了,你现在跟我说你自身难保?以前你被欺负我也知道,但你现在反抗了,在学校知道有多少跟我一样被欺负的,就因为你才终于看见了一丝希望。”

希望?李虎的这句话吸引了我。

被欺负的人最希望的,无非就是从此不会被欺负。

看似很简单,但有时候却也跟做梦没什么差别。

坏学生都是一伙的,你找坏学生打坏学生根本就不成立。

找好学生呢,就更别想了,好学生被欺负的程度也不轻。

“弱则独善其身,强则力保天下。”停顿了下,我对他说:“现在我很弱,我只能管我自己,你别怪我。”

李虎愣了愣,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点头说:“我明白了,我等着你变强,然后跟你混!”

看了他几秒,我摇摇头,加速蹬了起来,再次把他甩到了身后。

到了家,我发现赵诗早就回去了,因为她的粉色永久26自行车停在了那。

我心中有些失落,一想到她跟刘强有说有笑的模样,我就胸口堵的慌。

走到了别墅门前时,我止住了脚步,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早晨出门前李梅警告我的话,说如果晚上我不跟她一起回家就要我好看。

就在我不敢进屋时,房门突然打开了,李梅一脸含笑的招呼我说:“傻孩子,都回来了还不进屋,饭菜都好了,快洗手去吧。”

说完话,她还很是好心的接过了我的书包,亲自拉着我进了屋。

对于她突然如此良好的态度,我是一万个不敢相信的。

难道她良心发现了?突然从善了?

洗完手,我坐在了餐桌上,在我身边坐着的赵诗见了,连忙起身坐在了另一个椅子上。

我跟她之间空了一个椅子,这感觉让我很尴尬。

不过人家远离我,冷落我都这么明显了,我如果还黏上去就太不要脸了。

我也有自己的尊严,所以我没有说什么,就跟没感觉到她对我的一切一般,自顾的吃起了碗中的饭。

我的碗里都是李梅事先夹好的菜,韭菜鸡蛋还有辣椒炒肉。

由于两天没吃饭了,所以我这会饿的发昏,捧起饭碗就是一顿狂扫。

扫着扫着,我来不及跑到卫生间,直接一口喷在了饭桌上,被我还没咀嚼碎的饭菜,一时间铺满了桌子。

赵诗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苏烈,你干什么?恶心不恶心啊!”

我无辜的看着她,好想说这不是我的错,那菜都能咸死一头象。

根本就不是吃盐,而是完全掉进了盐水里。

虽然把饭菜都吐了,但是我嘴里现在还是特别苦。

我看向拿着抹布的李梅,心彻底的寒了。

我就说她不会那么好心突然变好,没想到是在饭菜上给我做了文章。

“干什么,啊?你想干什么苏烈,我好心好意给你做饭,你就这么给我吐了?嫌弃我做的没你那死妈好吃是吗,那你去坟地里给她挖出来啊,让她再给你炒菜吃!”

李梅掐着腰,一副泼妇的嘴脸吵闹道。

赵诗见李梅发飙,碗里的饭又吃了几口,这才转身逃似的上楼了。

楼下这会,只剩下我跟李梅。

“别说我妈。”我低沉的警告道。

李梅一愣,随后大手一拍桌子说:“小崽子,你跟谁俩呢?我乐意说谁就说谁,你算哪根葱?别说你妈了,我就连你爸也一起说。”

“我求你,别侮辱我父母了好吗?我可以给你跪下,只要你放过我就行!”我突然起身,用一种恳求的语气对李梅说道。

李梅听完心中没有一丝波澜,依然不依不饶的说:“别,你可别给我跪下,你这杀人犯儿子下的跪,我可受不起啊,折寿哇,哎我说你个龟孙,你安的什么心要给我下跪?”

虽然我妈才死了一年,但我却依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因为她走了后,我再也感受不到怀抱的温暖。

至于杀人犯的父亲,在我一岁的时候他就进了监狱。

我只知道他杀了人,但为什么没判死刑,我却不知道。

现在李梅侮辱我的父母,无疑是想逼我走,逼迫我离开这个家。

别说是我,如果有机会,连赵诗她都想逼走。

这样,整个家产就没人跟她抢了。

赵国田干什么的我不清楚,但李梅总说不一定哪天他就会死,她得事先做好一切打算。

“如果我把你给我假钱的事情告诉赵叔,他会怎么想呢?”我突然冷声说道。

这句话果然吓了李梅一跳,面色一变沉声说:“你说假的就是假的吗?他不信我会信你这个小屁孩?”

“那就等着看吧,看赵叔到底会信谁。”我从兜里拿出了那张一百块的假钱。

李梅见了,连忙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她毕竟是大人,又趁我不备抢的,我根本就没有防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