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浣娘

更新时间:2023-01-25 05:05:19

浣娘 已完结

浣娘

来源:落初 作者:潇厢 分类:言情 主角:候元庆乐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浣娘》的小说,是作者潇厢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被迫自尽却又意外重生,  凭借绝佳手艺赚取银两,  养小弟、斗豪门,  且看幸运复仇女如何心愿得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世骏抬起头,也呆了一下,这四喜怎么就长了一张乌鸦嘴呢?

钟世骏瞪了四喜一眼,往前走了两步挡在了四喜的前面,微微一笑,问道:“方姑娘,你怎么又回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刚刚走远的方浣娘。此刻却只见她皱着眉头,稍稍侧头望了四喜一眼,然后朝着钟世骏福了福身,道:“恩公,我刚刚听这位小哥说的什么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可与小女子有关?”

四喜心里咯噔一声,倒是钟世骏听完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在她听到的只是最后这句话,不打紧。不过,若她真的听去了全部怕是不会再问这样的话了。

想到这里,他低头略整了一下衣衫,这才说道:“方姑娘多心了,四喜他只不过是担心我若是救你不活的话便要吃官司,那样的话,怕是要害得爹娘一辈子伤心难过了呢!”

方浣娘细细一想,觉得确实也可能是这个道理,心下便也释然,面上也轻松了起来。她微微一笑,道:“确实是浣娘多心了,还请恩公见谅!”

“对了,方姑娘,你方才不是走了么,怎么又……”

方浣娘忙说道:“我其实……并不清楚该往哪个方向走……”话未说完,那张清秀的脸上早已飞上红晕两片——一个年方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娇花闺中养的时候,更何况她还是堂堂大小姐,出入皆有车马,况又未曾出过裴县,她又哪里清楚路径呢?

而她平生唯一的一次步行出门,也仅仅是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一间药铺而已,却谁又知道那决定竟让她痛失双亲,而自己也险遭毒手!

钟世骏倒是一愣,继而又哑然失笑!这个方浣娘有些可爱呢!

“那不知方姑娘想去哪里?”

方浣娘摇了摇头道:“钟公子,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哎!刚刚摸了身上,方才发觉自己出门时所带的衣服和银两都没有了,就算是想去苍北寻找弟弟,怕是也不能了!她老祝家世代殷实,以往都是施舍银子给别人,从未想到过有一天需要别人的施舍。而她,虽然落难,却仍是堂堂祝家大小姐的出身,无论如何是做不到如乞丐一般的!

“这……不如……”钟世骏思考着该不该将她收留。

“少、少爷,咱们不能……”早已从地上爬起来的四喜紧张地望着钟世骏,生怕他答应下来。虽然常言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可那都是大英雄豪杰们干的事情,一点都不适合他家公子。

钟世骏一记冷眸使得四喜接下来的话未曾说出口,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若方姑娘不嫌弃的话先到我家暂住一些时日,以后的事情慢慢再说,好吧?”钟世骏觉得今天出来本来就是为了散心解闷,既然自己救下了她,那就好事做到底吧,反正前主常常干这事。再说了,有件事情做总比什么事都不做要强得多,最起码,人在忙的时候通常会不知不觉的忘记烦恼。

“这……”方浣娘有些犹豫,虽然钟公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这么做似乎是有些不妥,只是如果不去的话,她便再难找到第二个可以相信的人了!

那边厢四喜却是在不停地摇着头,他可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公子这么做的。若这位姑娘进了钟府,不管是不是为了救人,怕是挨顿骂是少不了的了,万一老夫人怒了,那后果……呀,不敢想,不敢想呐!

“方姑娘,你打算就这么着一直站着吗?”钟世骏说完,似是有意无意地打量着祝之浣,对方立刻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身上——

湿湿的白色衣衫此时紧紧地贴在身上,虽然身体还未发育成熟,但少女的身姿依然就那么清晰突兀地显了出来,饶是钟世骏这位颇有经验的新新帅哥看过后也不免有些呆愣,更何况那位正主此时双颊早已如熟透的苹果一般无二。

之前满脑子装满了复仇的念头,现如今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情况,如果不去钟府的话,自己又要去到哪里找件干爽的衣服来换呢?

一时间方浣娘的脑袋转的飞快,从此地想到彼时所发生的事情,满腔的怒火激起了她无上的勇气,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怕什么?再丢脸也没有如此这般行走在大街上丢脸,不是吗?

轻咬咬牙,祝之浣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定!冲钟世骏点点头,“钟公子,谢谢你,浣娘听从公子安排!”

钟世骏赞赏地轻点了点头,走到马儿身旁,从马背上的包袱内将自己衣服拿出来递给祝之浣,说道:“先披在身上吧,小心着凉!”其实是想替她遮挡一下,虽说他非古人,但这半年来多多少少耳闻目睹了一些事情,知道女儿家身子金贵得很,轻易不给人看的。

方浣娘一愣,感激地冲钟世骏福了福身,将衣服接了过来披在了身上!

“我扶你上马!”

“这……”

“没关系!”

“……”

完了完了,这回公子回府不关上个半年少说也得三个月!!四喜一肚子哀嚎喊不出,只能憋在肚子里,苦着一张脸,跟在少爷的身后慢香香地走着,心里直盼着马儿走的慢些,再慢些——

远远地,钟世骏头也不回地朗声说道:“四喜,你跟蚂蚁过不去吗?”

“蚂、蚂蚁?”四喜呆愣了一下,低头四下里望着,哪来的蚂蚁?

钟世骏忍着笑回头说道:“你若不是在踩蚂蚁,那为何走的那么慢??”这话一出,惹得马背上的方浣娘也不由得跟着露出了一丝笑容。

慢么?四喜一抬头,这才发觉离少爷有着老大一段距离,脚下忙不迭地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少、少爷,能不能……”

“不能!”

“可是……”

“没有可是!”

“……”

眼看着钟府就在眼前,四喜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少爷进了钟府,除了熟门熟路的往少爷的院子里走,四喜几乎不敢抬头看,生怕见到老爷或者夫人,最好是不要见到老夫人!

一想到老夫人,四喜心里就有些发悚,终于还是忍不住走到钟世骏旁边悄声说道:“少爷,虽说你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可是,万一被老夫人知道了,那可就……”

一提到NaiNai,钟世骏不由得有些头疼,老太太千好万好,就是管他管的太严了,严到他院里的每一个丫环仆人的事都要管,最关键的是自己还不能拒绝她的好意,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说四喜,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钟世骏紧皱着眉,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方浣娘,心里闪过一抹担忧。

“骏儿,听你娘说你不是出去散心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虽然里面夹着慈祥和关心的味道,可却将钟世骏和四喜惊得几乎魂飞魄散!

我的娘!说曹Cao,曹Cao就到!四喜直吓得捂起了嘴巴,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少爷,心里暗暗求饶:少爷,我真不是有意要提老夫人的,少爷,我……哎!难道我真如少爷所说,是那个什么什么嘴吗?

“NaiNai,您老人家怎么在这里呀?”钟世骏也实在是被四喜这张嘴给打败了,怎么就说什么来什么呢?如今院里是暂时进不去了,说不得此时只得随机应变了。

老太太早眼尖地瞧见了自己孙子身后跟着一名女子,而那女子身上还披着小孙子的外衣,虽然有些不高兴,不过,看在这姑娘长的水灵的份上,她就暂时不发火了。

“你不在家,我正好叫他们把你那里好好打扫打扫,怎么?又出去行善了?”老夫人说完,略皱了皱眉头。

“NaiNai,她落水了,我想……”钟世骏急忙解释着。

老夫人摆了摆手止住了钟世骏的话语,不温不火地说道:“救人NaiNai不反对,不过,你知道NaiNai不喜欢什么,不要惹NaiNai生气!”

“NaiNai……”

“好啦,就这么办吧!”老夫人说完,扶着丫环径自离开了!

看来,老夫人是不肯收留方浣娘了,钟世骏和四喜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老太太居然没有发火,看来,今天运气还不错!

“方姑娘,刚刚真是不好意思。走吧,这边请。”钟世骏决定还是先找人为这位姑娘换件衣衫比较好,迟了着凉了那就麻烦了。

方浣娘点点头,随着钟世骏去了他的沁园居。

见钟世骏回来,早有两名女子走出来朝着钟世骏施礼问安,待见到钟世骏身后的方浣娘时,两人忍不住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那喜悦的面容微微变了变。

“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钟世骏有些疑惑地问道,她们可不住在沁园居。

“我们……”秋容与如兰对视一眼,忙说道:“我们见少爷不在,所以想来帮着清儿姑娘打扫一下,少爷,这位是……”

钟世骏不愿多做解释,只是吩咐道:“秋容,你带这位方姑娘去换洗一下!”

“是,少爷!”秋容立即走到方浣娘面前,福了福身,道:“方姑娘,请随我来!”说完转身向一旁的耳房走去,方浣娘朝钟世骏点了点头,跟着秋容去了。

“如兰姑娘,你也先回去吧!”

“是!”如兰乖巧地答应着然后袅袅婷婷地离去了。

“少爷,您快些进房里换件衣裳吧,小心着凉!”四喜在一旁好心地提醒着。

钟世骏不由得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裤腿——已经湿了大半了!哎!穿谁那儿不好,偏偏是这么个弱不禁风的身子,还是男人呢,有时候怕是连女人都不如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若非这人如此的柔弱,他又哪里有机会到这地方来?怕是真的会魂飞魄散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