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

更新时间:2020-06-30 08:50:30

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 连载中

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

来源:落初 作者:孙梓唅 分类:言情 主角:郝安童 人气:

经典小说《总裁:亲爱的,我诈尸了》由孙梓唅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郝安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女主角在自己“死”了之后发现自己没死,而是穿越到了一本书里。谁知刚穿过来就发现自己的未婚夫跟自己的妹妹有一腿,没穿越几天又被自己的保镖强睡了。不过她知道,其实她的保镖是个隐形的高富帅,于是就将计就计地抱上了这条大腿。但原设女主就只剩下两年的寿命,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女主不得不走上了逆天改命的道路。谁知刚刚有点成效,上天却又跟她开起了玩笑。男主很霸道,但遇见女主之后就温柔起来,很强大,也很专情,但偏偏男主却是招蜂引蝶的体质,于是女主开始打怪升级。可就在女主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忽然她又开始频繁地被强行抽离回原来的世界!女主女主最终能改变自己的宿命吗?她又能与男主白头偕老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院长没多久就被秦明叫走了,病房里又重新剩下原先的四个人,场面好不尴尬。

白励目送老院长出门以后,目光重新落回到童小枝和郝安的身上,原本已经大好的心情瞬间又变得恶劣了。

“小枝受伤了就好好休息,以后不要再过来医院了。”白励冷声地对着童小枝道。

童小枝听完话,瞬间就红了眼眶,“姨夫,可是姐姐,我想陪姐姐……”

她的声音似乎带着哀求,听着好不可怜。

“哈,真赶巧,进门就听见这种恶心的话。”

这时,门外走进来另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穿着一双小白鞋,头发扎成了个马尾,形象极为青春洋溢。

她经过童小枝的身边时,有几秒钟的驻足,语调极其轻蔑,“你所谓的陪月月就是陪到人家未婚夫的怀里?不是我说你,论演技你可能真得好好进修一下,口口声声的陪姐姐、陪姐姐,眼睛却一直在瞟你未来的姐夫,这位好妹妹,你是过来给大家讲笑话的吗?羞耻二字什么的,估计你也不会写吧?”

女孩子说完,不屑地转回头,仿佛童小枝是什么脏东西、恶心到了她一样,不由地打了个寒颤,然后赶忙躲开她,走向白风月。

郝安见势就要发作,却被童小枝拼命地拦了下来。

这时,女孩子已经来到了白风月床边,见到白励,也没表现出有多礼貌,“叔叔好,您就是月月的爸爸吧,虽然几乎没听月月提起过您,但是一个多月了您终于出现了,我想月月应该很开心,吧?”女孩子欢乐地说完,又加了个吧字,把本来中肯的语气变成了颇为不屑。

“喏,喜欢吗?”女孩子伸出手,笑呵呵地问道白风月。

白风月这才注意到,女孩子手里还拿着一束花。

见她将花插好后,白风月才开口询问道:“你是?”

虽然这女娃自己不认识,但就冲她刚才立场明显地呛人的那几句话,白风月就觉得自己很欣赏她,决定跟她做朋友了。

女孩子听完白风月的问话,瞬间小脸就儿垮下来,懵逼了。

“是这样的,我们家月月,醒来之后失忆了,不如小姑娘你重新介绍一下自己,说不定她哪天就想起来了呢。”虽然女孩子似乎对自己有敌意,但白励依然换上了一副慈祥的面容,给人感觉就是无限包容。

他看得出来,这个语气不善的小姑娘是月月的朋友,而且她看样子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但他依然不畏强权,没有半点儿的巴结和讨好,依旧真心实意的站在月月那边,这样的小姑娘,的确是配得上做月月的朋友的。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父亲做的并不称职,不然也不会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女儿曾经高位截瘫过。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女孩子疑惑地用手在白风月面前晃了晃。

白风月对这位女兄弟很无语,她现在是失忆,不是失明好吗!

见白风月没有反应,女孩子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小脸儿垮的更厉害了,“真失忆了啊?行吧,那我给你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莫重别,你平时都叫我小别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兼闺蜜啊!”说到这,莫重别又叉起了腰,一副霸道的样子,“你忘了谁也不许忘了我,就算你忘了我,你也得第一个想起我来,知道吗!”

看着莫重别的样子,白风月抿嘴笑笑,这女孩子脾气倒是很合自己的胃口嘛!嗯,自己很喜欢她!不过自己嗓子痛,还是少说话吧,点点头得了。

郝安也狐疑地望着白风月,她失忆了?

而他的目光并没有换来白风月的回望,反而倒是激怒了一旁的莫重别!

只听莫重别嗤笑了一声,“怎么,郝大公子今天这么闲,不用陪你的心肝宝贝儿逛街买东西了?昨天我看你们可是战果斐然啊。嗯,郝大公子就是身价厚啊,十几万的包说刷就刷了,怎么,难不成今天你们这是来炫富的?”

话刚说完,便见郝安一脸怒气,“死丫头,你胡说什么!昨天小枝腿受伤了,我一直陪她待在家里根本没出去过!”

“哦,呵呵,原来你俩一直在家里啊~”莫重别把那个“啊”字的声音拉的很长,还配合地用“我懂”的眼神上下地来回打量了打量郝安。

郝安也是说完之后才察觉有什么不妥,但还没等开口就被白励憋了回去,“郝公子也回吧,没什么事的话就不用再来了。”

赤裸裸的逐客令。

其实以白励的水准,完全可以把话说的很漂亮,让所有人都下得来台。但他一看依然靠在郝安怀里的童小枝,再看看自己病床上枯瘦的女儿,他就一点儿说漂亮话的耐心都没有了。不过郝安毕竟还是白风月名义上的未婚夫,他也不好把话说的太难听。

被下了逐客令的郝安冷哼一声,扶着童小枝就要走,但童小枝却轻轻推开了他。只见她弱柳扶风地蹲下了身子,把掉在地上的饭盒捡了起来,然后又向白励深深鞠了个躬,说了句对不起,之后,才自己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郝安自然也是跟着童小枝走了。

“真恶心,也不知道这幅鬼样子装给谁看的,就她腿上那么个小伤口,也值得一瘸一拐的站都站不稳?她以为她伤到的是骨头吗?伪白莲!”莫重别瞅着童小枝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好啦,别气了。”白风月哑着嗓子开口。

“好啦,你别说话了,我听着你说话的声音都心疼。”莫重别轻声说,“那个,月月啊,你是不是也不记得郝安了?就刚才搂着那个伪白莲的那个。”

白风月摇摇头。

介于白风月嗓子的问题,接下来几乎都是莫重别在说,白风月在听,说的无非都是些琐事和关于毕业考试的事情。

白风月此时正在快速地收集信息。她叫白风月,父亲是市长,母亲在加拿大,父女关系和母女关系都极为不好。她的未婚夫也不喜欢她,而是喜欢她表妹童小枝,但她未婚夫的母亲却极为不喜欢童小枝,并扬言童小枝这辈子都不可能进得了郝家的大门。而她自己则个明星,不过现在还没毕业。原本她已经打点过了学校,可以顺顺利利毕业的,但却突然发生了这种情况,于是只能多留一年,明年重修。而门外那个叫何暮朝的,是她的私人保镖,似乎也很得她父亲的看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