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帝宠妃:驭灵女神棍

更新时间:2020-03-27 10:47:24

神帝宠妃:驭灵女神棍 已完结

神帝宠妃:驭灵女神棍

来源:落初 作者:李素尧 分类:言情 主角:安晓兰陈秋翠 人气:

《神帝宠妃:驭灵女神棍》由网络作家李素尧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安晓兰陈秋翠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本应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姑娘,出生在了一个极其平凡的家庭。可是,她却偏偏被妖怪寄了魄。明明早该魂飞魄散的她,却阴差阳错地离开了阴灵充沛的出生地,在阳灵鼎盛的部队里安然长大……然而,寄生在她体内的残魄终究还是醒了过来,扰乱了她原本快要恢复平静的生活!为了摆脱身体里的这个妖精,她被迫走上了修炼之路。现世里:她从学渣到学霸,文武全被她拿下;剖恶人略渣渣,哪里热闹哪里趴;风水算命样样来,赚钱捞金全不落。幽冥间:她抓灵物,偷仙草,媚妖凶兽她都要;渡冤魂抓恶鬼,蛊惑邪术她都效;魑魅魍魉逗着玩儿,牛鬼蛇神拿来嘲。她以为一切都如此顺遂之时,却不知自己正一步一步跌入深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奈,她现在是在是太虚弱,什么力量也没有,什么想法也表达不出。

着急、慌张、无措这些情绪一拥而上,左安居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安晓兰和左泽军很快被哭声惊醒,两人都是一脸莫名其妙,转而甚至还有些惊喜:我的孩子,现在又会哭闹了?!

然后安晓兰快速地开始检查左安哭泣的原因:是不是尿湿了、是不是饿了、是不是冷着了、是不是热了、或者是不是晕车了?……

排查下来,答案是:都不是!

这就让安晓兰在高兴之余略显手足无措了!

因为左安的那个哭声阿,简直是哭天呛地、撕心裂肺,震耳欲聋。

很快,整车人都被她给哭醒了。

安晓兰希望自己的女儿变得正常,可是她不希望她是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变得正常,毕竟车上还有那么多乘客。

于是,安晓兰倾尽手段想要安抚左安!

拍着、哄着、安慰着……

但是却没有一点点效果!

真的是没有一丢丢效果!

左安依然使劲哭着,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带着一种慌张怯懦的调子!

哭了快二十分钟的时候,终于有乘客不耐烦了,开始抱怨:“脑子有泡还是怎么的,这么小的孩子带出来干嘛?让不让人睡觉了?”

“就是!”

“这大半夜的哭!哭!哭!烦不烦人?”

面对抱怨,左泽军和安晓兰也只能连忙道歉。

可是左安也真的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越是安慰,她越是哭地呼天呛地,那张粉嫩的小脸哭得通红,手舞足蹈得,感觉都快哭得窒息了。

抱怨声越发铺天盖地地来了。

“有完没完了?”

“能不能下车?”

“真是烦死人了!”

“带孩子出门也不知道做好准备,怎么当爸***?”

“只会生,不会管是不是?”

原本安静的大巴车里,一下子变得抱怨声四起了。

就在这些不爽的语言攻击里,左安还是持续不断地哭着。

这个时候!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非常用力地朝左安扔出了一个饮料瓶。

还别说,这个人手法还挺准,瓶子直勾勾地奔着左安的头就去了。

幸好左泽军反应快,立马抬手将瓶子拂开,左泽军的火气也在那一刻被点燃:“你干嘛?”

“我干嘛?”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缓缓起身,“让你们滚!吵成这样,你们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因为你一个孩子让我们整车人睡不成?!你还发火,是不是?”

“……”被这么一指责,老实说,左泽军有些泄气了。

毕竟,自己确实不占理。

安晓兰此刻就更是有些着急了。

低头一看,忽然,心脏倏然蹙紧。

她看到了左安眼眸中那浅浅淡淡的金色,虽然浅淡,却在眼眸中来回游走,似乎是想挣脱某种控制一般。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安晓兰的心头萦绕起来。

安晓兰连忙抬头,看向左泽军,着急的说:“老公,咱们下车吧?”

“离驻地还很远,而且,现在是半夜!”左泽军作为军人,经年累月的训练,夜行军几乎可以说是小菜一碟,他主要是担心安晓兰和杉杉。

“我没关系!咱们下吧!”安晓兰很笃定。

“确定?”左泽军再一次确认道。

左安依然撕心裂肺地哭着,虽然眼眸已经恢复了正常,可是安晓兰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坚定地颔首:“嗯!”

看到安晓兰那么认真的眼神,左泽军心下多少感觉到了些许异常,想着车里还有这么多人,便快速地拿好行李,伴随着杉杉不停歇的哭泣声,将安晓兰从上铺扶了下来。

左泽军伸手抱起左安,走到了驾驶位旁:“师傅,麻烦您把车停一停吧,我们下车去。”

这个时候一个老妇人忽然开口道:“这大黑天的又下着雨,还是别下了吧,孩子哭得累了自然也就睡了!”

但是那个三大五粗的客人并不这么想:“哟,老妈妈,您这是一个人代表了全车人是吧?你能保证这个孩子一会儿就不哭了?你不睡,我们还不睡了?”

紧接着,就有人附和了:“就是!您老要当好人,您自己当,要是看不习惯,您可以跟着一起下去!”

“你回了家倒是好享清福的有时间休息,我们这些苦命人到了地方是还要做事的!不让他们下车,我们谁也别想睡了,你那当好人只是动嘴,倒是也是轻巧噢!”

众人忽然将矛头对准了好心的老太太,司机师傅就有些不乐意了:“吵什么吵?孩子哭多正常,大老爷们就不忍一忍?叽叽歪歪的!”

“我叽叽歪歪?”三大五粗的男人眉头紧蹙,手里攥着自己的车票,从自己的床铺上爬了起来,挤上走廊。“我买票坐车,还不能图个清静?”

看着这个男人情绪那么激动,左泽军连忙伸手拦住:“别这样,我们马上下车。”

偏偏这个司机师傅也是一个暴脾气,快速地将车停在路边,从驾驶位钻到了走廊上,“怎么着?想干一架,是不是?我奉陪阿!”

语毕,司机伸手按开了车门。

门一开,外面的风铺面而来,雨丝儿也绵绵密密的吹了进来。

“来啊!下去打!”司机师傅满脸的火气。

因为被挑衅,三大五粗的男人也是忍不住了,推开左泽军就往前走去:“走开!谁怕你!干就干!”

“算了算了算了……”左泽军一个健步闪过,拦在了他们中间,“别介,别介,没必要!”

看到似乎真的是要打起来的模样,车里的人也纷纷开劝了:“好了,好了,别吵!”

说来也奇怪,车一停,左安居然不哭了。

甚至她还开始笑。

最让人无语的是,她不是悄咪咪地笑,而是乐呵呵地笑,那个笑声阿还透着某种得意!在争吵声中显得极其刺耳!

“……”

“……”

“……”

果不其然,左安的笑声让整车的人沉默了。

安晓兰哄了那么久对左安没有丝毫作用,现在车里的人因为她哭闹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她居然停止了哭泣,还开心的笑了!?

安晓兰觉得极其尴尬!同时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车里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刚刚燃起的战火似乎也稍微冷却了下来。

好像再继续吵反而显得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于是,司机师傅默默的转身,钻进了驾驶位,发动了车子,准备继续上路。

得!

刚点着火,车子还没动呢。

左安又哭了!

依然哭天呛地,仿佛刚刚笑的根本不是她!

“……”

“……”

“……”

这就更尴尬了!

而安晓兰眉头也悄然蹙了起来,有些纳闷的看了看此刻在左泽军怀里张牙舞爪的孩子。

“师傅!让我们下车吧!这孩子…说不定会一直闹…”左泽军的声音里也透着些许无奈。“路还远,再折腾下去大家都累!太耽误大家时间!车还要准时进站不是?”

司机师傅摇头:“哭就哭,没什么大不了的,外面下着雨,而且这大半夜的,这悬崖陡坡,把你们一家子放路上,我能安心吗?”

左泽军低头看了一眼哭泣不已的左安,又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安晓兰。

“师傅,你让我们下去吧。我孩子可能是晕车了。我看她哭的也难受。而且,确实吵到大家了,我们心里也确实过意不去!”安晓兰心里觉得很不对劲,她不想左安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什么异常,所以,她想下车的想法越发得坚定了。

“可是……”司机师傅非常犹豫。

而,就在司机犹豫的时候!

忽然间,一阵排山倒海的轰隆声席卷而来。

声音低沉、铺天盖地!

刹那间,地动山摇!

车内所有人都因为这个声音而彻底怔住了!

“什么声音?”车里的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轰隆声依然不断,还伴随着石头滚落匝地的声音!

左泽军连忙警惕地说:“是山体滑坡!”

说完,他抱着左安快速地下了车,安晓兰也紧紧得跟在他身后。

很快,车里的乘客一个接一个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即便是夜晚,即便是在视线很不好的情况下,所有人还是被对面山头发生的景象给震慑住了。

巨石一个接一个地滚落,重重地砸向路面,又继续向山下滚落,轰隆声不断,混杂着树枝断裂的声音、伴随着泥石狂坠,巨尘飞扬!

如果,他们的车再往前开个几分钟的路程。

他们很可能被波及,甚至,可能就掩埋在那些巨石泥土中了!

眼前,巨石轰隆垮塌,脚底能感受到一阵一阵的慑动,因山体滑坡后缘的裂缝急剧扩展,一行人站在这么远的地方,甚至都能感受到从裂缝中冒出的冷风。

面对这么恐怖的景象,一直哭闹不已的左安居然再一次停止了哭闹,乖乖巧巧地呆在左泽军的怀里,露出了快乐地笑声。

“前段时间这里下了几日的暴雨,没想到今天山体滑坡了!”不知道是谁,忽然悄声说了一句:“是这个孩子救了我们!”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倏然集中到了左安的身上。

她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珠,吱吱呀呀地笑着,小脑袋靠着左泽军的胸口,打了个哈欠。

困意,再次袭来。

她的世界似乎又陷入了平静。

安晓兰的眉头,却蹙的越发紧了。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