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尽安

更新时间:2020-05-25 23:04:54

尽安 连载中

尽安

来源:落初 作者:蜃质之志 分类:玄幻 主角:西红柿立方体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尽安》是蜃质之志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西红柿立方体,书中主要讲述了:你相信魔法吗?魔法师或许都是平常人,他们可能一起去网吧开黑,也一起讨论升学的问题,甚至在放假最后一天一起补作业。魔法的世界是残酷的,但这对于某个小地方似乎不适用。表面上不适用,但实际上,情况可能比你想的更残酷。别闹了,这是高中日常喜剧。至少现在还是,未来,谁知道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你才知道李泽宇只有在提到特定的某个人的时候才会发飙,而那个人之后很长时间你都不认识。

不过当时你是不知道的,所以跟李泽宇说话的时候经常战战兢兢的,害怕一不小心就踩到那个根本踩不着的雷。再加上李泽宇在跟人聊天的时候是那个给人回话的,不太会主动提出话题,所以如果没有别人在,冷场肯定是常有的事。

好在这一次人还挺多的。

简单认识了一下,象征性地握手。

然后各自找地方坐下了。

陆坤昨晚只是简单给你说了一下魔法师的团体相关的事,更细的内容就没说了。

所以今天这应该算是进一步的答疑。

“话说,咱这儿魔法师很多吗?”你问。

“不少。”张煨说,“不过你平常经常能碰见的也就这些了。”

“咱学校初中那边没有吗?”

“有,”这话是大师说的,语气中莫名透露出一股……不情愿?“有一个,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碰见她。”

“为啥?那人人品不怎么样吗?”

“不,人还是挺好的。”张煨一边笑一边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跟大师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人品会一起降低,我不是说那种人品,是那种人品你懂吧?”

是运气的人品是吧,不过这话真是有歧义,如果按照另一个意思去理解搞不好能引申出什么了不得的内容。

……等等。

“男的女的?”

“女的。”张煨一脸坏笑,旁边大师日常头疼,拧着眉头把脑袋低下了。

从中你的倒是看不出有什么意味深长的意思,这俩人之间的关系应该也没有什么吧。

“总之,”你觉得先把话题从这个让大师尴尬的人身上移开比较好,“虽然我从大师那边大概听了一些你们的事,不过我对你们还是不算特别了解,能不能跟我具体介绍一下?”

诶?你是不是先问一下魔法方面的事情比较好?另外你刚刚直接就管陆坤叫大师了,没问题吧?

想到这些问题有点晚了,不过陆坤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总之问都问出去了,先听听怎么说吧。

“哦这样。”张煨依旧接话接最快,站起来准备在给你好好把这群人给你介绍一下,“先从这边开始介绍吧。”

走到客厅南端,打哈欠的刘旭旁边。原来刘旭坐在那吗?完全没注意到……

不对,你是把刘旭给忽略了。

“这个是刘旭,高一七班的,认知障碍那件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因为那个的原因,平常一般他都是这么个状态,不过关键时刻比如打起来的时候还是可以用另一个技能精神起来的,虽说打完以后会睡死过去。”

“……他,精神能精神多长时间?”你问。

“看他想精神多长时间了,理论上多长时间都行,不过精神了多长时间他之后就会相同时间睡回来。”

那样的话他完全可以在白天该精神的时候精神起来的吧?没必要那样整天趴着荒废学习的吧?

这话要是说出来那就成了说教一样的了,被刚认识的人说教肯定不会觉得舒服,你不打算一上来就破坏人际关系,所以这话就憋在肚子里了。

“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加那么个认知障碍?”这个问题你比较好奇,明明怎么看都是个弊大于利的技能。

“因为实用。”张煨说,“中午的时候虽然跟你说关不上,这好像这是个被动技能,但实际上也可以主动全开的,阴人确实听好用的。”

“他喜欢阴人吗?”

“……不喜欢。”张煨顿了一下,摇摇头说,“他都是狂战士打法。”

那不还是没用吗……

“你就当是玩暗杀信条的非要玩狂战信条那么理解就行了,谁说搞暗杀的冲到人堆里面不能打?”

狂战信条……这梗挺老的了吧。

“然后下一位。”张煨立刻把开始尴尬的话题移开,果然是冷场解决但当。

靠着刘旭的是李泽宇。

“泽宇,高二五班,弓兵,经常出挂比的那个兵种。”

你听着张煨说的这些话你发现张煨似乎是个硬核宅啊,自古弓兵多挂比也好,狂战信条也好至少是混ACG圈的才明白这些梗。

不过你现在的注意力主要在李泽宇背后的袋子上。

黑色的,细长的,束绳收口的尼龙布袋,里面像是装着什么东西,倚着沙发靠背立在李泽宇身旁,立起来的高度离李泽宇肩膀的高度差不了五公分。

“不用看了,里面是弓,”李泽宇先开口了,比较低的声线,至少比张煨要低很多,张煨是声调稍微高一点的那一类人。

李泽宇取过布袋来,打开让你看了看里面的部件。

对现代弓不了解的人看来也不知道啊……不过弓片弓弦之类的还是能看出来的。

“拿着个弓四处转悠太显眼,所以拆开放包里,用的时候再装。”

不会慢吗?

你正这样想的时候,斜对面的周建豪说:“魔法组装,也一两秒的事,不过拆的时间就长了。”

这样啊。

话说周建豪的声调好像也是稍微高一点的,而刘旭的声音似乎是低一些……是不是说话比较少的人声调普遍低?还是说声音低所以说话少?

“然后,建豪,自我介绍一下。”张煨这次直接把介绍扔给人家了,像是只有不爱说话他才代劳介绍。

“行,周建豪,叫建豪就行,高二九班,跟泽宇一样,理科重点班。魔法方面呢,主要擅长治疗,炼金术稍微会点,偏科严重,只有修复这一类的能看。”

很直白地说自己的缺点的人呢。不过……

炼金术?还有这东西?

“然后,大师就用不着了吧,毕竟一个班的,”张煨看了眼大师,大师也默默点了点头,于是他又重新转向了建豪,“建豪你顺便帮我介绍一下,我自己说稍微有点那个什么……”

“哦,行,”建豪立刻答应下来,然后指着张煨跟你说,“你就记得最黑的这个是张煨就行了。”

话音刚落,张煨一拳锤在建豪肩膀上,顺便还问候了建豪的母亲,两次。

一看就是朋友之间看玩笑那种,包括当事人在内的大伙都是笑着的,你自己也不自觉笑了。看样子张煨黑这个是个公用的大众槽点,平常活跃气氛都可以随便调侃的那种。

“那个……张黑,啊不是,张煨……”

你一顺口就说出来了,一下所有人更乐了,只有张煨一个人不笑了,还一脸幽怨地看着你,看来这个无心之过有点过了。

“你怎么不叫他张飞……”大师一边笑一边说。

有这么瘦的张飞吗?

当然这话你也没说出口。

“确实在初中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刘旭突然开口了。

大师立刻想起来了一样,“啊,对,初二吧,那一阵张煨挺胖的来着,确实有人那么叫过,不过那年夏天张煨突然就长个了嘛,然后也瘦下来了。”

张煨以前还胖过……的确他脸盘比较大,可以看出一点他以前可能胖过的痕迹来。

张煨对这方面的回忆似乎是当黑历史一样的,现在你看张煨的整张脸都黑了,虽然原本就挺黑的,不过这次不是那种黑,是气场上的那种黑。

“那个,我刚才是想问,张煨你名字那个‘煨’是哪个‘wei’?”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又笑了,张煨的脸也更黑了。

你不小心踩着什么雷了?

“火字旁的煨,”大师代替张煨说,“一个火字旁一个畏惧的畏。”

煨……做饭的那个煨?

为什么是这个字?一般人起名都不会想到这个字吧?

“张煨,”大师拍了一下刚刚坐到旁边椅子上摆出一个EWA某司令标准姿势的脸黑的张煨,“解释一下为什么是这个字。”

“算命算的。”张煨半低着头没好气道。

……算命?

“算命的那位说我五行缺火,而我爸妈想给我起名叫威……”张煨补充。

“呃……好像火字旁还有一个炜吧?加伟大的伟右边。”你问。

“那个音调不一样。”大师纠正。

好像是……

张煨现在这一脸的黑线告诉你这个玩笑也是朋友之间开的那种,不过不是善意的,哪怕你再不愿意也总会有人特意找那种你不愿意听的跟你开玩笑,而且开玩笑的人一般都不当回事,这个名字的玩笑显然是属于这一种。

大概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吧。

……

呃……

张煨不说话就……冷场了?

“那个……”你感觉还是尽快把话题移开比较好,“所以……现在人差不多我已经认完了,我有件事想了解一下,李泽宁好像是政府登记的魔法师是吧,那其他人……”

……诶?

气氛……好像一下子变得沉重了。

刚刚脸上还有笑意的人突然全都不笑了,一下子都变得异常严肃。

“我没跟他说明白,他这方面还不是很了解。”大师开口给你解围,不过大师看你的表情也显得严肃到让人害怕。

“泽宇确实是政府登记的,这后面的原因,先不和你解释。总之除了泽宇以外的人都没有在政府登记,也没加入组织,但是所有人都肯定跟教会有点关系。”

“……哈?”

这个跟你想的不一样,你根据之前的介绍,还以为联合会那边人会最多。

“实际上之后我也打算带你去教会那边一趟,周末有时间吗?不管你有没有时间都腾出时间来。”

“等,等一下,”你没跟上这有点跳跃的思路,“为什么要把我带到教会去?”

“你不明白,”大师严肃,但却一边叹着气,一边说,“教会的眼睛无处不在,他们有可能看不清,但是不可能看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