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庶女才是狠绝色

更新时间:2021-06-09 11:16:47

庶女才是狠绝色 连载中

庶女才是狠绝色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七月舞 分类:玄幻 主角:青曼侍卫 人气:

完结小说《庶女才是狠绝色》是七月舞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曼侍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满腔柔情痴恋一人,却容颜尽毁一剑穿心,谋逆大罪加身,亲儿惨死眼前。重生一世,她心坚如冰,情难再起,却被前世枉死的他一次次舍命相救,热血柔情,当冰封的心再起波澜,命运却开起了玩笑。她的出身竟成了他至尊之路最大的阻碍……这一生,她终将重蹈覆辙吗?他吻着她的泪眼,“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既然如此,那么与天争、与人斗,又何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沐青曼手握成拳,浑然不觉那耳坠尖部已经将手心扎破,溢出几分鲜红,一双桃花秀眼满含恨意投向荷花池对面的静雅宫方向。

耳边似是响起临死前沐水莹的得意耳语。

“好妹妹,在你成婚之前,我早已经是陛下的人了。”

辜彦清,沐水莹,我沐青曼回来了……

此生结局如何,你我三人,且斗且看。

碧阙,瑶绢见沐青曼立在荷花池畔看着静雅宫的方向,只道是小姐是为了九皇子未曾出现伤心,但如今入秋的天气,沐青曼一身的水在此处风吹得久了,怕是要染上风寒,到时候已然可以想象到太皇太后得着急成个什么样子。

“小姐,别看了,咱们先回殿梳洗一番换身干爽的衣服吧。”

碧阙上前一步,扶住沐青曼的肩膀低声温柔劝道。

瑶绢遥望辜风傲的视线收了回来,也连忙来到沐青曼身边,看着沐青曼望向静雅宫的神情,满是气恼。

“有什么好看的,长得像个女子似的,也就小姐你拿着当个宝,咱回殿去,不说别的就光是这见死不救一件事,告诉老祖宗也能让九皇子好看。”

沐青曼眸色微垂,嘴角隐有几分愧疚之意。

多少年不曾听到瑶绢这般义正言辞的吵吵闹闹了,遥想当年,这丫头可真是到最后也反对自己与辜彦清成亲的,整日在自己耳边说辜彦清长得女气的很,没有男子气度,以后肯定也不是个能容天下的胸襟。

想起那时自己满心满眼只有那一人,哪儿能容瑶绢这般肆意诋毁,一来二去的,倒是生疏了这自小长大的姐妹情分。

沐青曼如此想着,还未开口,碧阙倒是先一步斜了瑶绢一眼,低声呵斥。

“九殿下再不济也是陛下的皇子,相貌如何,哪儿就轮到咱们做奴才的私自议论了?在静雅宫门前也敢满口胡言,不怕传到内廷司去撕了你的嘴。”

碧阙处事向来周全,又是在宫中多呆了几年,这一番急言令色下来,倒也是当真震得瑶绢不敢多说什么。

沐青曼看着两人这番,心中温暖,瑶绢直率,碧阙周到,这两人在自己身边本该是铜墙铁壁,如今看来,当年倒真是自己被情爱冲昏了头,甘心丢盔卸甲,任人作践。

“好啦,既然我也没事儿就别多生事端了,的确是该快些回去,今个落水的事儿若是让祖奶奶知道了,怕是又要担心了。”

沐青曼垂眸浅笑,对着二人轻言细语。

碧阙瑶绢闻言,立刻护着沐青曼往那永寿宫内走去,哪儿想,宫中的消息走的比风快,这边儿三人刚到了琼兰殿殿前,就见太皇太后已经等在了屋里。

沐青曼一入殿门看到雪莺姑姑等在门口,便知道怕是太皇太后到了,连忙加快了几步,迈入屋内。

殿间熏香袭人,余烟袅袅,太皇太后端坐在堂间主位,一身的珍贵藏蓝色锦缎绣大喜团绸衣,一头银丝白发细致精巧的盘起,以发饰固定,手中握着御赐的紫金龙头仗,遥眉杏眼,满面慈祥。

沐青曼再见太皇太后,内心百感交集,这可是自始至终都疼着自己宠着自己护着自己的老祖宗呀。

沐青曼泪痕难抑,快步行至太皇太后面前,屈膝跪地狠狠磕了一个头。

“青曼不孝,让祖奶奶担心了。”

泪珠落地,砸出几点水晕,满含泪沐青曼两世的衷情,两世的愧疚,以及两世的感激。

上一世糊涂一生,到最后都没能伺候太皇太后安享天年,便是太皇太后去了,她都不知情,这如何对得起太皇太后多年来的爱重,疼惜。

太皇太后本身是因着沐青曼又不听她的话偷跑出去要去静雅宫见辜彦清心中气愤打算兴师问罪,这会儿看了沐青曼这浑身滴水的狼狈模样,哪里还有半点的责备之心。

太皇太后急的起身,连带着周围的一众嬷嬷,姑姑都围了上来搀扶,雪莺姑姑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多年,这会儿自然知道太皇太后这是着急着沐青曼的状况。

雪莺姑姑行到沐青曼身边,将其扶起,往太皇太后跟前送了送,正让太皇太后抱了个满怀。

“我的曼丫头这是怎么了?怎么弄得浑身都湿透了?九小子欺负你了是不是?”

太皇太后抱着沐青曼,抬手给沐青曼把脸上的泪痕水痕轻轻拭去,眼眶登时红了一圈儿,心疼万分。

沐青曼素来知道太皇太后心疼自己,这时候可不敢让老祖宗太过着急,连忙握着太皇太后的手。

“祖奶奶不必忧心,青曼不过是一时不查跌落荷花池,就是身上弄湿了些,没什么磕碰,您这般着急,倒是让青曼更是无地自容了。”

太皇太后闻言更是吃惊,一双杏眼瞪大了许多,连眼角的皱纹都撑开了几丝。

“荷花池?掉进池子里,哎呦,我的曼丫头可不会水呀,肯定是吓坏了。”

沐青曼破涕为笑,这老祖宗还是老样子,把所有人都看成个孩子,自己也像是个孩子似的。

“祖奶奶,青曼已经没事儿了。”

这时候的太皇太后怕是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倒不如撒娇来的迅速。

果然太皇太后上下看了看沐青曼的状况,才点点沐青曼的鼻尖。

“你可真是吓死祖奶奶了,瑶绢呀,青曼是谁救上来的,打听清楚,永寿宫给重赏。”

太皇太后握着沐青曼的小手,想起来这赏赐的问题,对着瑶绢笑言。

瑶绢含笑上前一步,常年长在永寿宫里,自然对太皇太后也多了几分亲近,含笑跪地应答。

“回太皇太后,是璟王殿下路过施以援手救了小姐,那等大人物,瑶绢可赏不起呀。”

瑶绢嘟着小嘴,一脸为难的模样,十足的为难娇嗔,看的周围一众嬷嬷都笑出声来。

这个瑶绢,天生就是宫中的开心果。

太皇太后一听来了精神,看着旁边伺候的徐嬷嬷,兴奋确认。

“璟王?风傲大胜还朝了?”

徐嬷嬷来到太皇太后身边,弯腰凑近其耳边,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太皇太后听个分明。

“回老祖宗,璟王殿下正是今日率军还朝,凯旋而归,一早上呀,陛下便率群臣十里外长亭相迎我大沥十万雄师了。”

太皇太后闻言面上喜色分明,似是要笑出一朵花来。

“好好好,我的风傲就是厉害,西戎那些蛮子哪儿是他的对手,只是在外征战了五年,他怎么不想祖奶奶,都不来看我呢。”

太皇太后本是兴高采烈,却未曾想这说着说着竟出了几分委屈,唇角一瘪平添了几分落寞。

瑶绢碧阙对视一眼似是明白为何璟王殿下在宫内也一身软丝银铠了。

怕就是担心咱们老祖宗伤心,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来请安,哪儿想碰上了青曼小姐的事儿,倒也是赶得巧了。

太皇太后自己坐在那儿拉着沐青曼的手生璟王的闷气,倒是看的一旁的众人想笑不敢笑,憋得辛苦。

一个小太监自门口跑进来,对着太皇太后跪地行礼。

“启禀老祖宗,璟王殿下前来请安,正在永寿宫大厅等候。”

这话音一落,太皇太后瞬间喜笑颜开,还哪有刚才那半分气恼模样。

太皇太后拄着龙头杖起身,周围一众嬷嬷姑姑连忙搀扶。

“看吧,我就说风傲和祖奶奶最好了,回来肯定先来看我,走着走着,可别让我的风傲等急了。”

一群宫人簇拥着太皇太后走到门口,太皇太后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看着站在尾端的沐青曼,一双杏眼灵动的转了一下。

“曼丫头快些换身衣服也过来,我们风傲的相貌可是天下无双,比九小子不知好了多少呢。你呀,就是没见过几个俊美的男人。”

太皇太后认真的对着沐青曼吩咐,说完又连忙快速上了鸾仗,往永寿宫正厅前去。

沐青曼见太皇太后那孩子气的模样,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八成是又忘了,辜风傲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明明自己早就见过了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