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绝色女仙不好当

更新时间:2021-01-13 17:08:52

绝色女仙不好当 连载中

绝色女仙不好当

来源:落初 作者:璀然一笑 分类:仙侠 主角:李易李易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色女仙不好当》的小说,是作者璀然一笑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飞云宗掌门碎丹化婴关键时刻,从天而降的美少女李易之让他化婴大计毁为一旦!某女:“这到底是何方妖孽!竟活生生夺了掌门师伯的机缘!”某男:“这妖女来得太蹊跷,为免夜长梦多,让她消失吧!”某兽:“你饿了,我也饿了,不如我吃了你,我们都不饿了。”……当高双商被法术碾成渣,当高颜值成了被害的原罪,和平世界长大的少女又该如何绝地自救和反击?李易之一脸镇静:放心,再大的问题也只是道题,我既叫易之,解题自然是我的拿手好戏。(最短简介:坏人再多,我就是不黑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赤岚带有神兽白虎的血脉,化形比诸多灵兽早不说,进阶也比其它灵兽神速。如今的他境界与掌门一样,已达金丹大圆满,自己这一辈的弟子见了他都得乖乖行礼叫声“赤师叔”。

细思恐极,肖小钥不禁跺了跺脚,放出飞剑急忙踏上,好似这块山花围绕的江南美宅变成了恶魔的凶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一边御剑,一边想自己的心思入神,当她的师尊肖静然从左前方御剑而来,她也没注意到。

“小钥,这么慌慌张张,可是有什么事?”负手御剑空中的肖静然看到自己的徒儿眼看与自己的擦肩而过,也不向自己问好,心里有些不高兴。

肖小钥吓了一跳,她回过神来时脸上已满是悔色,嘴里忙不迭对肖静然道歉:“师尊好,小钥举止不当,小钥错了。小钥昨晚修炼遇到点问题没想透,刚才不知不觉又沉思起来,连您到小钥身边了小钥都没注意到,还请您恕罪。”

听肖小钥如此一说,肖静然板着的脸上神情转柔,徒儿能这般用功她自然欣慰。便不再追究她的不敬,只点点头叮嘱道:“用功也要讲场合,下次注意了。”

“是,师尊,小钥记住了。”肖小钥低着头诚惶诚恐应下。

肖静然又问她:“是什么问题,可需要为师给你解答?”

肖小钥心里已经有了预案,便将前阵子修炼遇到的一个问题说了出来。其实这个问题她自己已经解决,但是此时用来做个幌子倒是不错。

肖静然招手让徒儿与自己并肩缓行,耐心给她解惑,直到徒儿真弄懂了,两人才分道而行。

看着师尊的身影消失,肖小钥长长吐了口气,再不敢造次,摆正身姿不紧不慢飞回了自己的洞府。

“婢子见过主人。”洞门口两侍女毕恭毕敬迎上来对肖小钥行礼。

她挥了挥手,见侍女们低头静悄悄退开,她心里方好受些。

按说,一个筑期修为都没有的弟子是根本没资格独开洞府的,但是身为飞云宗唯一的内门女弟子,又是肖长老的娘家亲戚,她享受到了同水准男修不可能得到的待遇。

对肖小钥来说,获得这些待遇的过程可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容易。

她今年二十四岁,因为自己对容颜的百般爱护,加上定期服食凡人吃不到的护颜丹药或灵草,她看上去不过十六岁的样子。

要知道,十年前的肖小钥,不过是京都一户商贾人家不受人待见的庶女罢了。

有一日她随府中厨娘去集市买菜,有幸目睹一名修士将一个贵族男子随手用飞剑杀死。修士看那贵族男子如看蝼蚁般高高在上的神情给当时十四岁的肖小钥造成无与伦比的震撼。

后来无意中打听到一个消息:自己的嫡女姐姐准备去她当侍郎的舅舅家迎接飞云宗仙长的测试。她不顾一切,想尽办法让姐姐带上了自己,而且让仙人也测试了自己的灵根。

当时的仙人,也就是现在她的师尊因有事先行一步,准备两个月后来接她和同样有三灵根的姐姐。

肖小钥为了以后的路更好走,耐心设局害死了嫡女姐姐。

看到向来高高在上的姐姐临死前只来得及咒骂她一句不得好死便睁眼死去,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意。

哼,这本就是个好人不得好死的世界。

如期来接人的肖静然倒是无所谓,没多问缘由就带走了肖小钥。

以肖小钥后来的猜测,也许是师尊认为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的事,不管姐姐什么原因死了,总归是与大道无缘,也就无须追究什么了。

外人看她获得这个修仙的机遇很容易,当时的过程对于无依无靠的小庶女来说有多惊险只有她自己才清楚,说是用命全力一博形容也不为过,成则活,败则死。不,如果没成,自己活着一定比死还可怕!

好在,凡间生活的一切不堪都已成过去。

进宗门后,她努力修炼,用心与上上下下的内门修士搞好关系,她靠自己赢得了众人的重视,收获了自己想要的很多东西。

她非常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她心里明白,想要保住已拥有的美好,唯有不断前进。以自己三灵根的资质,今生能达筑期上层便已是了不起的成就,若想再更上一层楼必须得有莫大的机缘或助力才行。

自从十四岁那年为自己的命运放手一博后,她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信心。

她早已瞄准一个可以给她莫大助力的对象,就是本门最有权势也最有修炼天赋的男修――――掌门师伯侯东海。

侯东海的实际年际只比肖小钥的师尊肖静然大一岁,是其他三位长老的师弟。他十八岁才被前掌门发现收入宗门,二十三岁就筑基成功,百岁不到成就金丹,如今也不过二百岁出头,如果化婴成功将会有千岁寿元。

如果成了他的女人,凭借他可能给自己的资源和指点,自己将来得修金丹的理想也是可以踮脚够一够的。

就在前天,一切进展都还在她的掌控中,她只要按自己的计划和步骤就会达成所愿。老天却让李易之这个有着绝美容颜的女人出现在侯东海眼前,变数一时不知增加了多少。

她嘴里不说,心里却不得不承认,李易之是个难得的尤物。她肤若凝脂目若秋水,完美的鹅蛋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笑意。说话时很容易让人感觉有一股春风在吹拂脸庞,不说话时又好似中秋夜那高悬的月亮,皎洁而安静地睥睨世人。

虽然世人喜欢月光,肖小玥却觉得这月光刺伤了她的双眼。

一个小小的凡人女子,自己伸个手指便可碾死,她居然敢在诸位修仙者面前出言不逊,凭什么?!

整个飞云宗就她一名内门女弟子,不管是师尊和诸位师伯,还是上上下下的师兄师弟,谁不宠爱她让着她?现在这个妖女一来,捅下个天大的漏子,师伯却不打杀她,还把她安排在离自己主峰最近的逍遥峰上。

逍遥峰是师伯最宠爱的灵兽赤金兽盘踞的地方,峰上灵气充沛,平日没有师伯或赤金兽的应允,任何人都不得上去打扰。

一向冷情冷性的师伯如此善待这个夺他大机缘的凡人女子,其他人自然会效仿加倍对她好……这凡人女子有什么值得大家如此对待,真的是因为她有了不得的背景?

本来想尽快灭掉她,掐熄所有可能的波折,谁知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局面就完全偏向李易之那边了。

说不准自己再进一步,真可能是在为自己寻一条死路。

还好,没到无可救药的时候。

“既然是变数就要被处理,且先弄清她的真实背景,方法也要隐秘才好。”肖小钥抿紧了薄唇,眸光变得冰冷。

逍遥峰,赤府。

刚才一口气雄纠纠走进正院的李易之出了一身冷汗,她感觉自己的内衣背部已被汗水透湿,有点凉飕飕的感觉。

站立在正院小花园中间,她凝神往外面的天空眺去,在确定肖小钥空中御剑的身影完全消失,才慢慢舒了一口气。

“总算暂时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唬住了。”她心悸犹存下意识握了握拳,

刚才若不是她反应快,自己这条小命真的就要折在肖小钥这女人手里了。

想起门还没关好,她捂着生痛的胸口转身又想往外跑,本想跑快点,可惜全身没有一处不痛,她只能慢慢走过去。这次终于顺利将大门关好了。

重新坐回荷池石桌前,她给自己续了一杯茶喝了。

院子里一片静谧,阳光照在花园的花草树木上显得格外明亮。

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本应是她与家人或同学朋友在一起快乐度过的一个普通的日了,如今却只能在梦里与他们重逢了。

茶水已经冷了,进喉咽水胸口痛得难受。她直想大哭一场,但想到哭起来胸口一定更痛,只得忍住了心里的愤懑,将注意力转到刚才与段子彦的交锋上。

提壶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握在手里,她在家里时习惯一边沉思一边手里握杯奶茶或牛奶喝,此间没有这些东西,就用清茶水代替了,至于是冷是热倒无所谓。

与段之彦相处的过程中,李易之看出他对待自己的态度颇为克制和谨慎。

他有意无意说出的那些话,都是在试着打探自己的背景来历。

这说明自己的致命危机并未解除,就如一柄煞剑正高悬头顶,一旦确实她的无害,煞剑立即就会落下收割她的头颅。

她清晨醒来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在脑海里将昨晚想得快要成形的自救计划定下。

第一步,她得想办法尽快见到侯东海,请求加入飞云宗,并拜到他门下。

因为她牢牢记住了赤岚昨天无意中说到她李易之是天灵根的那番话。

以赤岚谈到天灵根时脸上自然呈现的惊叹之色,她确定天灵根应该在修士中比较罕见。如果没有自己无意中导致侯东海化婴失败这件事,侯东海一定乐意自己门派能收到前程不可限量的天灵根弟子。

自己以此为契机,再对侯东海做出一番自己对飞云宗必有后报的姿态。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放松侯东海对自己可能有的忌惮之心,二是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个合适的身份立足。

当然,坏处也是致命的。

一旦虚张声势默认自己来自上界的谎言被识破,不说侯东海没必要留自己这个仇人在眼前看着心烦,估计肖小钥也会毫不留情在她没修炼有成前摁死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