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风应有语

更新时间:2020-05-20 00:28:43

风应有语 连载中

风应有语

来源:落初 作者:疏桐雨 分类:武侠 主角:萧李 人气:

完结小说《风应有语》是疏桐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很想见着武侠的世界里走出一位黑化的大侠,非是要他逐心快意江湖,仅仅只是想叫尔虞我诈之辈算计落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多时,山隘口已有两个青袍道人踏尘而至,其间所使的上乘轻功步法直教在场之人暗下称绝。来者正是蜀山派掌门慎吾先生和周泊年了,古闻道见二位师兄赶到,便当即拉着萧让上前招呼。

萧让得知来者身份后,亦恭敬拜见这两位剑派前辈。见此情形,正于一旁持刀相向的血衣社弟子却有些不知所措了。一个古闻道已经足够让冷冰头疼,如今再加上他的两个师兄,只怕更不好对付。如此,冷冰便收起蝙蝠刺上前向慎吾先生问道:“蜀山剑派与我血衣社同属蜀地门派,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犯不着就此结怨吧?”

古闻道见这血衣社头领似要服软,便不屑的“哼”了一声。

慎吾先生却支开这位师弟,然后才客气的笑道:“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同在江湖,当要以和为贵。”

古闻道知道掌门师兄就是这样一副弱脾气,便就是再看不下去也只有干瞪眼的份。萧让虽觉得慎吾先生对这批恶徒是恭谦有余,但又想他既做得一派掌门,自不会一味的隐忍示弱,便不动声色的继续旁听下去。

冷冰见慎吾先生似无甚心气的迂腐之人,便收起脸色告示道:“好,古道长若就此而去,我血衣社亦权当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古闻道自是不服气,当即要站出来驳斥与他。周泊年知道这位师弟急公好义,只好拉住他说道:“还是让掌门师兄先来说吧。”

冷冰是血衣社头领,也算得一门之主,自然觉得与蜀山剑派掌门慎吾先生对话才算身份对等。如此,他便又冷冷的看着慎吾先生道:“时传慎吾先生处事慎之又慎,还望能以蜀山派利益为要。”

古闻道一听便心头来气,但慎吾先生却连连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众人见慎吾先生要表态,便都期待着他的意见来。

见师弟平定下来后,慎吾先生这才上前向冷冰恭敬一辑道:“让冷头领见笑了。贫道既然掌教蜀山派,自然要为本门利益考虑。”

此言一出,冷冰及四立的血衣社弟子皆得意而笑。古闻道显是不乐意,只向周泊年忿忿道:“掌门师兄还和这帮贼人讲什么理?”

“慎吾先生既要为自己门派着想,应当不会无缘无故在这出蜀的关口树个死对头吧?”冷冰自得的追问道。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你我两派近邻,大家和平相处才是武林之福。”慎吾先生和气的说道。

可是慎吾先生越是讲的和气,血衣社的人就越觉得这老道好欺负,古闻道见一般的血衣社弟子都敢在掌门面前趾高气扬,便也是气的没话说。萧让虽不认为慎吾先生所说有误,但却也总觉得他堂堂一派掌门似乎太无血气了。

“难得慎吾先生识时务,稍后我解决仇家,希望你们蜀山派不要再来插手。”冷冰果断的说道。

古闻道再忍不住了,便冷笑道:“分明是你血衣社要拦路劫财,怎么变成是报仇了?堂堂一门头领竟然这般猥琐心思,真是可耻可恨。”

古闻道此语一出,冷冰自是怒上心头,一众血衣社弟子亦拔刀相向,若非慎吾先生从中相劝,只怕双方又要大打出手来。

“我最后说一次,只要你们不干涉我杀了这个臭小子,先前种种我也既往不咎。否则你们蜀山派就是我血衣社的死对头。”冷冰愤然道。

古闻道又欲驳斥,却被慎吾先生挡了下来。

“冷头领与萧少侠的恩怨乃你们两派之间的私事,我蜀山派自是不宜参与进来的。”慎吾先生细细说道。

“难得慎吾先生识时务,却不像有些好管闲事之人那么讨厌。”冷冰得意说罢,便就要向萧让动手。

古闻道只气得跺脚,但慎吾先生却忽然喊住了冷冰。

冷冰不知慎吾先生又欲何为,便质问起来。

“我刚好有一事要问萧少侠,少倾即可,问罢你们再私了不迟。”慎吾先生说道。

冷冰只想速速杀了萧让,自是难以从命,但周泊年却上前说道:“冷头领若是连我掌门师兄提的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怕不是要欺我蜀山派吧?”

冷冰不想节外生枝,只得负气道:“老道可莫要出尔反尔。”

“不会,不会。我只问他云台派的一些事情。”慎吾先生急切道。

见众人似乎默认许可,慎吾先生才拉着萧让后退几步说起话来。慎吾先生所问重点无非是云台派是否参加七月初七天下剑盟举办的扩盟大会。萧让虽为云台派大弟子,但对此事他却一无所知。慎吾先生未得准确答复,却频频点头又连连夸赞起李沧浪来,如此却又看的萧让不知所然了。

就在萧让迟疑时候,慎吾先生又忽的感叹了句:“松风过岗,蛟龙潜渊;弄玉吹箫,有凤来仪。”

萧让虽听不懂其中意思,但他又转念一想,这慎吾先生所念不正是他云台剑法中的四种招式吗?只是慎吾先生所说的顺序是全然打乱了的,却是与萧让平日所练大有出入。萧让欲要再问,慎吾先生却拉住他低语一句:“第十招后照此使用。”

血衣社的人见慎吾先生问完,便急要动手。慎吾先生却拦住众人道:“我虽答应不插手你们两派私事,但江湖自有规矩,如果你们是上百人联手围殴于他,不仅血衣社要威名扫地,就连贫道等人也会被武林同道所耻笑。不如这样,冷头领在门派中选出一位得力干将和萧少侠决斗,是生是死全看造化,如何?”

冷冰就算不愿,也没办法,毕竟现场可是有人见证的,如果自己执意以众凌寡,不仅会损了血衣社的名声,还有可能教这帮蜀山派的老道干预进来。冷冰先前与萧让交手过,对于这位云台派大弟子的修为他也算知道了底细,便当即答应道:“我便一人与之决斗,不相关人等切莫进来。”

说罢,冷冰便握着蝙蝠刺急攻而去。萧让的武功本就弱于冷冰,而前番两场打斗又损耗不少,却哪里能够从容应付到十招?古闻道见冷冰出手快如闪电,又见萧让剑法飘零脱节,便忍不住心里捏了把汗。

只三五招后,萧让已然落入下风,再交手数招,萧让已经频陷险境了。古闻道料想萧让不能久支,便默默按住手中长剑。

萧让为了撑住这十招,的确吃了不少苦头,但十招下来后,他却也觉得慎吾先生交待的招式恰好能克制冷冰双刺中的破绽。如此,萧让便剑锋一改,转而按照慎吾先生教授的四句招式口诀施展起来。

冷冰占得上风后自是想速战速决,但萧让剑法一变,手中长剑却兀的凭空朝冷冰腕上划去,直逼得他不得不改刺为架。萧让一式“松风过岗”阻退敌招,下一式“蛟龙潜渊”又接踵而至,却是斜着由下而上直刺对手腋下软肋。

冷冰猝不及防,唯有收招腾空而起,这才叫萧让刺了个空。但萧让见自己剑招果然能克制住冷冰,便又接连将后续招式挥洒出来。冷冰本欲趁避招之机发动反击,但萧让随剑而来的两式“弄玉吹箫”“有凤来仪”正好前后互补的锁住了冷冰的进攻路线,却是叫他攻也不是,守也不成。

萧让见冷冰被自己剑锋困住,当即施展一式“长虹汲水”,遂迫得冷冰几度犯险,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匆匆撤出阵来。

萧让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手中之剑,又再看了看踟蹰不前的冷冰,这才暗叹道:“原来我这云台剑法竟还有此等妙用。”

冷冰自是不甘心,但亲自领教过对手剑招后他又不敢贸然再进。只是冷冰好奇这云台派大弟子前番交手分明是不及自己的,缘何转眼之间就有了如此大的提升?

冷冰于是提着双刺忿忿的盯住慎吾先生骂道:“无耻老道,竟然背后指点。你若要打,自己来便是。”

慎吾先生当即上前解释道:“你们打斗之时,贫道只从旁观看,可是半句没说。”

“哼,定是你前番问他事情时从旁指点,否则他怎么可能胜出?”血衣社中有人指责道。

冷冰亦赞同此种观点,血衣社的人于是悉数围住蜀山派的三位道长,却是要向他们讨个说法。

慎吾先生自是再三辩解,大致是他只问了天下剑盟的事情,绝无指点之事。周泊年见众人不信,便大笑道:“萧少侠所用皆是他云台剑法,并无一招我蜀山派功夫,怎能说是受我掌门师兄指点?何况我掌门师兄与他交谈不过片刻之间,又能指点出什么名堂来?”

冷冰和血衣社弟子无言以对,古闻道见状便得意洋洋的说道:“我看分明是某些人技不如人,又不敢当面承认,才在此找些下台的理由,真是好笑。”

古闻道话中满是鄙夷嘲讽,冷冰等人怎能听得进去?血衣社弟子于是纷纷扬刀攻向慎吾先生等人,萧让不想他们有事,便一个箭步横在冷冰面前道:“你的双刺固然迅猛凌厉,但快则快矣,却并无太多高明变招,多交手几次总能觅出其中破绽。”

冷冰以双刺杀人无数,怎肯被人这般小觑?但不待他发怒,周泊年已经点头称赞道:“萧少侠是云台派大弟子,武功自然是除李掌门外的第一人,你输给他并不算丢人,反倒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就十分的无趣了。”

冷冰本已怒火中烧,又觉得此番颜面无存,便嘶吼着叫门徒杀尽在场之人。血衣社弟子得令旋即如潮水蜂拥而上,山谷间旋即喊杀震天起来。却此时,周泊年长剑一挥一荡,四周合围之人顿觉凉风生面,待定睛一看之时,他们发觉自己所披的红黑长袍皆是从中开裂,却是一个个的露出圆滚的肚皮来。很显然,这是周泊年前番挥剑所致,但如果他劈的再深一些,处于阵中最内圈的十数名血衣社弟子岂不是要血溅当场?

凉风透过长袍裂口侵灌进来,众人觉得又冷又痒,只好悉数捂住长袍,便再也不敢打些主意了。冷冰见属下怯战,旋即骂咧起来。

古闻道于是仗剑上前说道:“我的武功在我师兄弟中最弱,尚能与你百人之众一战,若是我两位师兄果真出手,你不再多叫个三五百人来可是不够看的。我掌门师兄脾气好,不见得就会一直受你之气。”

“冷头领是聪明人,今日之事见好就收吧。”周泊年收起剑说道。

倒是慎吾先生见状连忙出来劝道:“和气为上,和气为上。”

冷冰见识过古闻道和周泊年的厉害,便越发猜不透眼前这位性情柔弱的蜀山掌门了,如此他便也只得忍住心下怒火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之事我姑且记下了。”

说罢,冷冰又率众向萧让而去。萧让只恨这帮人一根筋,便也怒道:“我过道此地,不曾与你有仇,但你们前番拦道劫财在先,聚众困我在后,实是烦人。来吧,萧某杀得你一人是一人,杀得你一双是一双。”

萧让当即长剑出鞘,便欲和血衣社拼个你死我活。这不正合冷冰心意?

慎吾先生叹了一口气,只虚步一抬,他便已绕着冷冰和萧让疾走数圈。在此期间,二人就算再想发招却也动弹不得,就更莫说外围想要插手进来的人群了。

末了,慎吾先生又提起萧让纵身一跃,二人便站在数丈开外的地方了。

“妖道,你究竟对我用了什么邪术?识趣的就立马解开。”动弹不得的冷冰直骂道。

“冷头领莫慌,贫道不过是以《蜀山九灵诀》的玄力点了你几处**,半个时辰即可自行解开,断无任何致命后果。”慎吾先生仍旧不忘仔细交代道。

说罢,慎吾先生便叫萧让速速离去,待见他走远了,这才又回身向立得像根木头似的冷冰躬身作辑一番,最后便和两位师弟一同下山而去。

血衣社弟子见冷冰动弹不得,又不敢去追,只得在场守住冷冰。冷冰气之不过,除了破口大骂外,又唤来一二弟子,却是要他们去搬救兵。

只是这个救兵才一说出来,在场弟子便都个个面露骇色了。原来他要去请的便是八十里外饮血岗的赤目郎君,一个传闻中专门生啖人肉、生饮人血的魔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