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惊鸿赤雪

更新时间:2020-05-19 23:45:07

惊鸿赤雪 已完结

惊鸿赤雪

来源:落初 作者:小妮宝丽 分类:武侠 主角:玄铁玄铁本 人气:

主角是玄铁玄铁本的小说《惊鸿赤雪》此文是小妮宝丽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本是遗世孤立的苍穹孤鹰,原本平静的生活因为一个秘密的浮现的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场场针对于他的阴谋逐渐接踵而至,几度险些丧命,天真的他终于感受到人世间的寒冷。被人冤枉,亲人离世,对手逼迫……这一切将他逐渐锻炼成了这世上最精明之人!一步步问鼎江湖之后,是继续做大义凛然的英雄保护天下人?还是与爱人携手退隐相守一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齐声问道:“少庄主你要去哪里啊?是不是又要去找储姑娘啊?”

钟离佑再次举起折扇轻轻打向他二人头顶:“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了。”说罢,钟离佑便不再理会他二人,乐呵呵的向前面一家名叫“酒香飘”的酒楼走去。

钟离佑刚走到门口,店小二赶忙过来招呼道:“来,客官,您里面请。”随着小二走进了酒楼,但这家酒楼布局与别家大不相同,竟然在正中央摆了一个足足半人高的小戏台。

钟离佑要了一壶碧螺春后便挑选了一处离台子最近的地方坐下。他刚坐下不久,还没来得及喝口茶就听到酒楼外面有打斗声,刀与剑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没多久就听到“砰”的一声,像是有人狠狠摔在地上的声音。

随即便听见有人大声扯着嗓子大声嚷道:“阮志南,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大街上乱逛,撞到了小爷还不赔礼道歉!”

听到此,钟离佑赶忙扭头向外望去,原来刚才打斗的两个人竟然是阮志南和孙书言。

此时,阮志南很是狼狈的躺在地上,用左手肘支撑着勉强抬起上身,右手抚摸着胸口,旁边横着一柄长刀。想来孙书言方才定是踢中了阮志南的胸口才使他倒在地上。

而孙书言则左手掐腰,右手持剑指向倒地的阮志南,威风凛凛的站立在地。

钟离佑自言自语道:“这阮志南不是去蒋家堡找蒋连君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和孙书言打了起来?还被打的这么惨。”

就在他疑惑间,只听见阮志南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孙公子,你说的不对,刚才明明是你撞得我,你怎么说是我撞得你呢?你要我道歉倒是没什么,可是你要讲道理啊!”

孙书言闻此顿生怒意,持剑便刺向阮志南。就在钟离佑想要出手相助之时,忽见青光闪动,一柄宝剑倏地刺落了孙书言手中的剑,将他弹开了一丈之远。

定睛望去,那使剑之人竟然是个年轻姑娘。

待细看之,那姑娘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上身穿一件浅紫色小袄,下身着一件乳白色罗纱裙,脚登一双浅紫色小皮靴。而且模样生的极好,一袭黑色长发披在脑后,头上虽然只简单的佩戴了一些头饰却无法掩盖她的美丽。

阮志南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救他的姑娘。只觉得那紫色的小袄衬得她那天生就盈白如雪的肌肤甚是好看。

这姑娘虽容貌美丽,身材婀娜,但是于孙书言而言,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竟当街驳回了自己的剑,让他深觉没脸,今天要是不给这小丫头片子点颜色瞧瞧,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吗?

于是他捡起剑就向那姑娘冲了过去,就在剑尖离她还有不到一寸的时候,她才不慌不忙的竖剑抵挡,两剑相争发出“嗡”的一声。

那姑娘快步踱至孙书言身后,随后左臂一缩,伸出右掌打在孙书言的后背上,孙书言受掌后向前踉跄了几步。

那姑娘当即伸脚用力一勾孙书言的脚踝,致他站立不稳,直挺挺的摔了下去,不偏不倚,刚好倒在阮志南的身侧。

就在孙书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那姑娘将手中长剑一抖,直向孙书言指去,那剑尖离胸不过数寸,只需轻轻一往前,即可要了孙书言的小命。

这一幕在旁人眼里看上去十分滑稽,酒楼门前的地上并排躺着两个大男人,一个小姑娘站立在他们面前用剑指着其中一个,颇有意思。

但孙书言却用十分恼怒的眼神看向那姑娘,不经意间看到了剑柄上刻得“云”字,忽又惊慌失措的问道:“你可是云家堡的人?”

那姑娘只轻轻“哼”了一声:“我是谁你管不着,但刚才我看的一清二楚确实是你先撞的这位公子!从今往后要是再让本姑娘看到你欺负人,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罢,那姑娘收起宝剑又踹了他一脚:“还不快给我滚!”

孙书言这才从地上爬起,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灰溜溜的跑开了。

而酒楼内的钟离佑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忍不住称赞了一句:“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再看向那姑娘之时,她已经将躺在地上的阮志南扶起。阮志南并无大碍,虽然他被孙书言一脚踢倒在地,但孙书言的功夫也着实好不到哪里去。

那姑娘用关切的眼神打量着阮志南:“这位公子,你不要紧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阮志南看着面前的姑娘,好像失了魂一般,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和他说话。那姑娘又叫了一句公子,阮志南依旧没有回话。

终于,那姑娘也被他看的不自在了,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大声说道:“喂,你没事吧?”

这时阮志南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忙说道:“没事,没事。今日承蒙姑娘相救,在下感激不尽。”

“哦,没事就好,那我走了。”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见这姑娘要走,阮志南慌慌张张的叫道:“姑娘且慢。”

那姑娘回过头笑道:“你不是没事吗?还叫我干什么?”

阮志南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有事……额,不……我……我没事……我、我……有一点小事。”

看他连话都说不利索,姑娘抿嘴笑了笑又转身打算离开,阮志南喊了几声她也没答应。

情急之下,竟然跑过去拉住了人家姑娘的手,那姑娘快速从阮志南手中将自己的手抽离:“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阮志南极其友好的对那姑娘解释道:“姑娘不要误会,在下阮志南,家父是金刀派的掌门阮信。刚才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姑娘,有不当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那姑娘这才从头到尾细细看了他一遍,只见他身着一袭绣金文的窄袖长袍,留着斜刘海,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

只是这男子身形有些销瘦,那身绣着金文的衣袍穿在他身上不免有些略显宽松。但这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俊朗面貌,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都证明这男子定然不似寻常市井之人。

此人虽然一脸呆傻的表情,但这副俊俏的模样加上得体的装束依旧活生生的叫人打心底冒出几许好感来。

那姑娘长长的“哦”了一声才笑道:“原来是金刀派阮掌门之子。”

阮志南欣喜地答道:“正是,正是。”

那姑娘眨巴了两下眼睛,用手抬住下巴围着阮志南绕了一圈:“你们金刀派在武林上也算是颇有声望。那混小子欺负你,你为什么不打他?为什么不生气?”

阮志南却傻傻的摸着自己的头“嘿嘿”笑道:“因为……我……我打不过他……而且,我也不爱生气……气多了也对身体不好。”说罢,竟嘿嘿笑起来。

那姑娘瞬间就被阮志南这副傻里傻气的样子逗乐了。

阮志南见她笑的天真烂漫,笑声清脆悠扬,也跟着憨笑起来。他眼神再次直勾勾的看着那姑娘娇美的脸,一边笑还一边说:“姑娘,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那姑娘看他那副样子,瞬间收起了笑容心里思索着:“这阮志南不仅武功平平,看来还是个缺心眼。别人都那么欺负他了,他还笑得出来。”

就在那姑娘思索之际,阮志南忽而十分有礼的问道:“不知道姑娘芳名?”

那姑娘却撇撇嘴摇着头:“我不想告诉你怎么办?除非你想个办法让我心甘情愿的告诉你。”

“啊……”阮志南尴尬的站在那姑娘对面,一时竟想不出能让她说出自己名字的办法。

而不远处的钟离佑却是颇有深意的露出一个笑容。

那姑娘又仔细看了看他,觉得他虽然傻乎乎的,不过也还蛮可爱的,便不再为难他:“好了,我告诉你吧!我爹娘都叫我梦儿,你也这么叫我吧!”

阮志南赶紧竖起大拇指夸奖道:“梦儿,好名字。”

随后又挠挠头,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不知道梦儿姑娘肚子饿不饿,我……想请梦儿姑娘吃饭……也算是报答姑娘今日的救命之恩。”

望着阮志南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真挚的眼神,那梦儿姑娘便应允下来。

酒楼内的钟离佑将他们的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听那姑娘自称梦儿,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长剑,随即笑道:“阮公子这次运气真是好到不行,看来他定能不负众人所托。”

说话间有人叫了他一声:“少庄主!你怎么也在。”钟离佑只是笑而不答。

喊他那人正是阮志南,跟在他身边的还有刚才那自称梦儿的姑娘。

二人进入酒楼后,就顺势坐在了钟离佑这桌。

阮志南为钟离佑倒了一杯茶水:“谢谢少庄主今日替我解围,少庄主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对了,这位是梦儿姑娘。”

说罢,阮志南又为那姑娘倒了杯茶:“梦儿姑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钟离山庄的少庄主钟离佑。”

钟离佑双手抱拳施礼微微一笑道:“梦儿姑娘,在下有礼了。”

那姑娘听到钟离佑的话,抬头看了他两眼,心里又犯起了小嘀咕:“原来他就是武林人称第一才子的钟离佑,果然一表人才不似那帮庸俗之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