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洛阳春风客

更新时间:2020-05-17 23:05:29

洛阳春风客 连载中

洛阳春风客

来源:落初 作者:周小小少 分类:武侠 主角:卓文君明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洛阳春风客》的小说,是作者周小小少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剑刺入胸膛的那一刻,你想到的是什么?”“江南的梅雨,洛城的春风,山坡草坪上情人的细语,从剑锋中传来的对手的心跳。”他想了想,觉得这答案并不完整,随即又笑了笑,补充道:“还有一家酒馆的美酒。”“就没想过自己会死吗?”他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他披着猩红的长袍,立在风雪中,驻足观望了很久,忽然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道:“死亡与我说的这些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面前的皇都已四分五裂,大火烧遍每一栋房屋,浮图在云端倒塌,两滴泪从他的眼中滑落,化作希望种在大地之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钱一旦大手大脚地花起来,金银便都成了流水。

一大清早,初新就起了床。他只睡了一小会儿,但他却感觉自己充满了活力。

他的兜里揣满了钱。

他先去到城南,找了所有看着顺眼的卖花女,买下了她们所有的花,而且买一赠一。

买一捧鲜花就赠予卖花女多一倍的钱。

卖花女们纷纷向初新抛去媚眼,还有的用拉拽的方式试图将他变成自己新的情人。

虽然很享受这种群芳簇拥的感觉,可初新还是躲开了她们的怀抱,奔赴下一处花钱的地方。

人靠衣装马靠鞍,初新不太习惯人们看他身后别着菜刀的异样眼神,于是他决定给这把普通的钝菜刀配个华贵的刀鞘。

鲁胜班是洛阳城最有名气的木匠。

传说他是战国时公认的能工巧匠鲁班的后代,为了超越他的先祖,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胜班”。

可惜他的天资没有鲁班那么高。他对机关术并不精通,伐木的诀窍也不知晓,木工更是欠些火候。

可他自认为还是掌握了一门超越鲁班的手艺。

他做的木质剑鞘刀鞘不仅轻便耐磨,鞘上面的花纹和用漆的样式也都让人满意。

洛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凡是佩刀剑,刀剑鞘是木制的,那必然是鲁胜班的手笔。

鲁胜班上了年纪,瘦骨嶙峋,还有些驼背,初新把菜刀放在他面前时,他正佝偻着身子对着一块木头发怔。

“您能帮我做个刀鞘吗?”初新毕恭毕敬地问鲁胜班。

鲁胜班是这方面的行家,初新很尊重这样的人,任何一样东西要做到极致都是很难的,需要极高的天赋和不间断的努力。

鲁胜班像是什么也没有听见一般,依然死死地盯着这块木头。

初新顺着鲁胜班的视线看过去,这是一块又短又窄的木头,但终究还是块木头,初新看不出这块木头里有什么玄机。

他不忍打扰这个苍老的匠人,四下寻找,发现了一个方形的木头制成的物件,便一屁股坐了上去。

他很会利用周围环境里有的东西给自己创造便利。巧合的是,这个方形的木头器件正是鲁胜班制作用来坐着休息的。

“这块木头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吗?您已经盯着看了很久了。”

鲁胜班的背越发弯,初新的困意也突然涌了上来,他实在有些等不下去了,好奇地问道。

“别说话,”鲁胜班厉声道,“我要用这块木头做一个剑鞘,不要打断我。”

初新只能继续陪着鲁胜班盯着木头看。

一般的木头做刀鞘剑鞘时,都需要将它从中间锯开,用刨刀挖出合适的凹槽,然后再把锯开的两部分粘合在一起。这一块木头却完全不同,它不够长,无法包裹剑身,宽度也不够,比一般的剑宽还窄上了一分。

这样的木头怎么用作剑鞘?

初新的钱在这里大概是花不出去了,可他听完鲁胜班的话却笑了起来。

不过看到鲁胜班满脸的严肃,他还是立刻闭上了嘴。

鲁胜班的背弓成一个锐角后,他终于摇摇头,像是承认自己被彻底难倒了。随后,他的腰和脖子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折,他的脸朝向了初新。

“做个刀鞘是吗?”

“是。”

“装这把菜刀?”

“是。”

“要怎么样的?”

“贵的,越贵越好。”

鲁胜班的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色,流露得不多不少,刚刚能被初新捕捉到。

初新问道:“前辈似乎对晚辈的话不太满意,是吗?”

鲁胜班答道:“我总觉得,如今的年轻人太自以为是,所以我并非对你不满,而是对你们这些狂妄的年轻人都有些反感。”

初新笑着说道:“前辈问我想要怎样的刀鞘,晚辈想要的便是贵的。”

鲁胜班拍起了桌子,桌上的木屑一惊一乍地跃动着,桌子就好像他的骨架一样,随时有可能颤栗着倒塌。这是个古怪且骄傲的老人,他对自己的手艺很看重,他认为自己的每一个作品都是无价的,给它们定价已经是他对生活最大的让步与妥协。

所以有时候不是顾客挑他们,而是他们在挑顾客。

现在,鲁胜班已经不再将初新视作顾客。

“你走吧,我绝不会给你做什么刀鞘的。”

初新却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指着桌上那块又短又窄的木头问鲁胜班:“前辈,我可以用一下这块木头吗?”

鲁胜班已埋头于其他工作,他显然不想再让初新打扰他:“你拿去吧,这种尺寸的木头,我随时都能做一块新的。”

初新拔出菜刀,小心翼翼地在木头上切了一刀,然后满意地把木头摆回原处。

他诡异的举动还是勾起了鲁胜班的兴趣。

鲁胜班问:“你在干什么?”

初新指了指木头道:“做剑鞘。”

鲁胜班瘦弱的骨架连同他的嘴一起笑得颤抖起来:“剑鞘?你管这个叫做剑鞘?”

“能放剑的木头,为什么不能叫剑鞘?”初新随手取了一柄剑,放在木块的切槽中,然后拿起木块,猛地把木块由横放改成竖直角度,剑居然像被吸住了,牢牢地待在切槽里。

鲁胜班怔住了。过了很久,他才走过来,从初新手中接过木块和剑。

“你用木块把剑夹住了?”

“是,木头大多数都有良好的韧性,把剑取出之后,切槽会变窄,恢复原来的大小。”

鲁胜班点着头,兴奋地举起那块木头问初新:“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初新道:“学习剑法的人都知道,剑法的精髓在于用剑给对手造成威胁,只要能让对手认输屈服的招式,都是剑法。”

鲁胜班想不通剑法与剑鞘的联系,问道:“这和制作剑鞘有什么联系呢?”

初新继续说道:“剑鞘的制作也是一样的,只要能让剑柄保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保证拔剑的速度和稳定性,这样的木头便可称作剑鞘。”

鲁胜班端详着手里的“剑鞘”,有些不解地问:“这样的剑鞘真的能用吗?”

初新却表示了自己的肯定:“这样的剑鞘起码有两个好处。”

“两个好处?”

“是的,第一是拔剑更快,你看,像这样。”初新把木块别在腰的右侧,切槽朝上,夹住剑,剑尖并非指向身后,而是指着脚尖,他的右手握住剑柄,轻轻一抬,剑尖已经指向了鲁胜班的咽喉。

“真是怪异,可的确比从一般剑鞘中拔剑要快得多。”鲁胜班失声赞叹。

“是啊,普通人若是右利手,剑鞘一般挂在腰左,拔剑就需要反手,而且必须等剑身完全露出才能施展招式,自然慢了许多。”

“那这第二个好处又是什么?”

“轻敌。”

“轻敌?”

鲁胜班更想不通了,区区剑鞘,如何能有轻敌的功用?

“如果在此之前,你看见你的对手用这样的剑鞘,用剑尖朝前的怪异姿势佩剑,你会觉得他是个厉害的角色吗?”

鲁胜班承认自己不会。

甚至刚刚他还认为初新是个自作聪明的毛头小子。

现在他已由衷地佩服初新的思考力和对剑的理解。

“看来以后我要制作大半截剑露在外面的剑鞘了。”鲁胜班不无自嘲地说道。

“那倒也不至于。”

“哦?”

“这种佩剑方式虽然有两个好处,却也有两个坏处。”

“坏处?”鲁胜班又一头雾水了。他明白凡事总是有好有坏,但他又实在想不到初新想说的坏处是什么。

他不禁有些感叹,自己实在是老了。

“其一,这种剑鞘很容易让剑割伤自己。”

鲁胜班点点头,这一层很容易想到。

“其二,这么佩剑锋芒太露。”

鲁胜班想,这不是和第一个坏处一模一样嘛。

初新仿佛读懂了鲁胜班的疑惑,解释道:“这个锋芒太露,指的是气势上的。”

“气势上的?”

“对,比武时的气势固然重要,可太过突出时,这种锐气就会反噬自己。”

这正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老人明白得比年轻人深刻,所以鲁胜班很快就理解了。因为执拗古怪的脾气,自视甚高的念头,他不知伤了多少人,也不知被多少人伤过。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这是中庸,也是大道。

初新的菜刀马上会有一个漂亮的刀鞘,鲁胜班制作得很快,却也很用心。他不仅挣到了丰厚的报酬,也收获了有意义的一课。他现在已觉得身边的年轻人都可爱了许多。

夜幕很快降临了,老人正给刀鞘镶着宝石。这些宝石并不是上乘的货色,但到了老人的手中,无论是价值连城,还是一文不名,都能在刀鞘上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他的手依然稳定,双眼明亮。只有他自己知道,仅仅在制作刀剑鞘的时候,他才能恢复部分年轻的活力。

脚步声响起。

鲁胜班没有抬头。他在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分神做其他事情。

“我要的剑鞘,你做成了吗?”脚步停息,话语却响起。

鲁胜班的右眼跳了一下,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只是指了指放在他左侧的木块。木块已经连接了皮制的腰封,可以称作是完整的剑鞘了。

说话的人拿起木块,冷哼一声。

“我以为你这样的庸才,并不能想到这么独特的办法。”

鲁胜班在镶嵌最后一颗宝石,听见这话,停了手上的动作。他僵硬地转过脖子,盯着说话的人。同上次来时一样,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的黑色,脸也隐藏在黑色帽兜下。

他甚至连说话的语调都像是黑色的。

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来时,他没有佩剑,这一次他的腰部右侧却挂了一个奇怪的剑鞘,一柄剑剑尖指向他的脚尖,夹在剑鞘之中。

剑鞘的样子正和初新想象的一模一样。

精于此道的鲁胜班自然首先注意到了黑衣人腰间的剑鞘,他生气地拍着桌子道:“既然你早已想到,何必拿着这块木头来问我?”

黑衣人的腔调变得极其夸张,他在干笑一阵之后,把鲁胜班做的剑鞘扔到了地上。

“我只是想在复仇之前,让你品尝一下羞辱的滋味罢了,可惜你还没有我预想的那么笨。”

“复仇?”鲁胜班的表情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惊讶。

黑衣人把一副剑鞘放在了鲁胜班眼前。

华贵的紫檀木,龙凤的纹理,镶着闪耀的珍宝和玄色的球状石头,中段刻着五个字,“天水第一剑”。

“认得吗?”黑衣人带着讥诮的意味说。

“认得。”鲁胜班的瞳孔在收缩。

“认得就好,那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黑衣人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而鲁胜班却已因为他的存在,连气都透不过来了。

他感觉自己仅存的生命力也在流逝,用很快的速度流逝。

他忽然用恳求的语气说道:“让我把这个刀鞘做完吧。”

黑衣人点点头,鲁胜班就继续镶嵌最后那颗宝石。他的动作没有因为害怕而加快,也没有因逃避而放缓,在制作刀鞘时,他已经不受外物的挂碍。

夜色更深沉。

黑暗是夜的颜色,黑暗也是黑衣人拔剑时的声音。

初新花了一天的钱。

他去城北的酒楼里包了一张桌子请路过的人吃饭,又去城西给一些年幼的孤儿送了几只烧鸡和几壶酒。初新并不赞成孩子饮酒,但也不反对这些小孤儿喝。他觉得酒本来就是给悲伤者解愁用的。

现在,满载着充实与满足,他准备取完刀鞘便回一家酒馆睡觉。

房门大开,可鲁胜班显然不在屋里,屋里没有点灯。老人的视力并不好,到了晚上,除非倒头就睡,否则一定会点一盏油灯。

越老的人便越喜欢光与热。

初新还是走进了屋里,他觉得屋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一进门,初新就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他只能摸着墙壁,搜寻着记忆中屋内摆设的位置,一步三探地来到鲁胜班做刀鞘的那张大桌子前。一伸出手,初新就触碰到了一副刀鞘,可他没有急着走,依然在桌子上摸索着什么。

身后的黑暗中,竟似有股杀意在升腾。

有经验的杀手准备行动时,就会散发出这样的气息。

初新的脊背像贴着一块冰,他两臂的汗毛正一根根竖起,可他并不打算立刻回头。

周身都是黑暗,回头并不能让自己看见敌人。

而且一旦转过身去,衣袂的风声就会掩盖对手的动作。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回过身的一瞬间,对手的剑就会插进自己的心口。

所以他不能回头,连动也不能动。

身后的人已经动了。

初新从没听过这样的拔剑声。

根本没有剑与剑鞘摩擦发出的清脆响动,也没有剑在拔出一刻因抖动而生的龙吟。那声音就像落叶告别枯枝,飞鸿离开雪地。

他是怎么做到的?

初新来不及想这个问题,剑已破空而来。这一剑的速度太难想象了,初新不得不承认,自己从没听见过如此迅疾的出剑声。

这本是任何人都无法躲避的一剑。

可初新只是偏了偏身子,剑就从他胁下擦衣而过。

剑势有了片刻的凝滞,可能对方也想不到这一剑会落空,可他的反应也很快,持剑上挑,试图削下初新的手臂。初新已感受到了剑锋的温度,那种冰冷、无情的温度。

那是死亡的温度。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抬起左臂。靠着这一抬,他也顺势转过身来。转身面对的依然是黑暗,但只有面朝对手,才能有反击的机会。

初新握住了菜刀柄,背靠着桌子,感觉镇定了许多。这之间,他已经吃力地避开了五剑,一旦第六剑刺来,他可能真的无力躲闪了。

第六剑已经刺了过来,初新的菜刀却也已劈砍向出剑的手,这是他思考之后唯一的办法,用左臂去挡剑,用菜刀砍下对方用剑的那只手。

初新的左臂没有中剑,他的菜刀也没有削下任何东西,那柄剑在刺来途中突然又缩了回去,握剑的手也像是凭空消失了,连屋内满溢着的杀气也散得无影无踪。

“你不是鲁老头?”

眼前的黑暗里传来了低沉的嗓音。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初新仍然紧握着菜刀,不敢放松。

“我想杀的并不是你,只是你来得不太凑巧。”低沉的声音又起,但说话人的位置却已改变,似乎与初新拉开了一些距离。

“你要杀鲁老前辈?”

“他欠我的,他欠我已太多。”

这句话在初新听来不像是人类说的,却像是厉鬼。许多时候,人与鬼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人还活着。仇恨能带来死亡,却也能让人活着。初新隐约感觉到,他面对的这个人活下去的动力可能只剩下仇恨。

“你走吧,我不想杀你。”黑暗中的声音又传来了,说话的人也已到了第三个位置。

“是不想杀,还是杀不了?”本已可以走的初新,却明目张胆地挑衅了一句。

“杀不了?”对方突然大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初新嘴上这么问,却也跟着一块儿笑。

“天时地利人和,你一样也不占,我怎么会杀不了你?”

初新却有不同的看法。

“天时地利人和,我全都占尽了,你又怎能杀我?”

两个人刚刚还拼得你死我活的,现在却斗起了嘴。

“你在我要复仇时进门,就已失了天时;你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与我争斗,就已失了地利;你对那鲁老头有所牵挂,不能做到心无旁骛,就已失了人和。你说说看,这岂有不输的道理。”

初新心下一惊,天时、人和两个方面都被他说中了,可又很奇怪,既然自己看不见,对方也应该看不见才是,又何来地利之说?

初新突然记起了元欢。在一家酒馆和他见面那次,也是半点儿光亮也没有,元欢却好像看得清自己脸上的表情。

但元欢的声音并不似这般低沉。

初新的确听说,有一些人的眼睛能在黑暗中看清东西。

莫非这个人就长着一双夜眼?

他没有想下去,只是反驳道:“一个人要杀人的时候,也是那个人最容易被杀的时候,这一点上,你已失了天时。”

无言的黑暗。

初新继续说道:“我背靠着这张大桌子,这桌子上的物件便都是我的武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躲在桌子后面抵挡你的剑,你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你已失了地利。”

依旧黑暗,依旧无言。

初新最后补充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鲁老前辈还在这个屋子里,就在某个角落。你之所以频繁移动自己的位置,既是想找到他的藏身之处,也是怕他从背后偷袭你。如此看来,你连人和也失了。”

过了很久,黑暗中才传来声音:“你是怎么知道他还在这里的?”

初新敲了敲桌子道:“他在桌上刻了四个字,‘我在屋内’。”

“老狐狸越老便越狡猾,我本以为他在做刀鞘,谁知他竟在刻字。”

“任何人在生死危亡的时刻,总是会变得聪明很多的。”

说完这句话,初新顿了顿,用一种奇怪的语调问道:“你的眼睛失明了?”

黑暗里又久久无言。初新知道,他的猜测是对的。

只有瞎子和夜眼才会把这黑暗的房间视作有利的战场,而既然他连桌上刻的字也注意不到,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我本来不会是个瞎子的。”

“本来”这个词语,本来就充满了后悔与无奈。

“你可知道在没瞎之前,他们都管我叫‘天水第一快剑’。”

初新睁大了眼睛,张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与他交手的这个瞎子,竟然是昔日的天水第一剑客向阳子。

向阳子很早就成名了。

他的剑很快,他拔剑的速度更快,许多人和他交手,从未见识到他的剑招,因为当他拔剑时,胜负就已失去了悬念。

他是个顶尖的剑客,也是个多情的剑客。

他喜欢赏花,喜欢喝酒,喜欢美人,喜欢享受。

关于他的传说,从不限于剑。

据说他曾在一个春天千里迢迢赶到江南,不过是想看看最后一片梅花如何落下;他也曾把自己关在家里半年之久,闭门不出,只为研究酒在酿制过程中的细微变化。

他简直是初新这一代的年轻剑客最崇拜的人。

这样一个人,却在名气最盛时销声匿迹。

有人说他厌倦了江湖的纷争,隐居在北方的草原,佳人牧歌相伴;有人说他被一个女子伤透了心,遁入空门,青灯古佛作陪。可初新怎么也想不到,他成了一个充满仇恨的瞎子。

“你一定听过我的名字。”

初新点点头,他一时缓不过来,甚至都忘记向阳子根本看不见他点头的动作。

“如果你变成我这个样子,你的报复或许会恶毒一万倍!”

初新说不出话。不幸并没有降临在他的身上,他没有资格去评判向阳子的对错,也不敢妄言自己会怎么做,可他还是恳请向阳子饶鲁胜班一命。

“你认识他多久?”向阳子问道。

“不到一天。”初新回答。

“那我奉劝你收起你的同情,这种情感迟早会拖累你。”向阳子冷冷地说道。

剑是冷血的,是无情的。剑客一旦有了情感,剑法便会大打折扣。初新的剑术老师不知向他提起过多少次,初新也明白自己的这个弱点,可他总是改不掉。

他总觉得没有人能戒掉情感。

他总觉得能去同情别人的剑客才算是伟大的剑客。

所以他还是执意要阻止向阳子。

“就算你这次阻止了我,你又如何担保他一世平安?”向阳子又用讥诮的语气说道。

“我不知道,可既然我在这里,我便不能任由你杀他。”

“不想让他被杀,你的办法只有一个。”

初新知道那个办法是什么。只要向阳子死了,鲁胜班自然不会有生命危险,可他也不愿意杀人。

向阳子强忍着笑意说:“你这个人实在是滑稽,又不愿意让我杀他,又不愿意杀了我,年轻人的想法总是奇怪一些。”

在初新看来,这一点儿也不滑稽。

人的性命没有一条是滑稽的。

向阳子不笑了,初新听到一种怪异的声音,像是剑回到了剑鞘中,可响动又十分微弱。向阳子的脚步很轻,但初新听得出他走了。初新还是不敢松开握刀的手,他怕自己一旦失去戒备,就会给对手可乘之机。

门外远远传来了向阳子低沉的嗓音。

“你和以前的我很像,正因如此,我送你一句忠告。”

初新想不到向阳子的脚步如此快,他只能在原地静静地听着。

“不要为不值得的人拼命。”

过了很久,鲁胜班颤抖着从大桌子下爬了出来。

他在桌上刻完字,镶嵌好了宝石,就钻到了桌子底,向阳子的剑虽然很快,却被他从容的态度蒙骗了。

向阳子以为,鲁胜班已经不再打算逃避,所以当他想明白自己中了缓兵之计时,鲁胜班早就逃离了他的剑锋。

“初新少侠,多亏了你啊,老夫捡回了一条命。”鲁胜班的声音有些发虚,他显然还是怕得要死。也难怪,只要向阳子没有确认鲁胜班的死,便会一再找上门来。

“前辈不必客气。”

“方才我为了保命,无法开口提醒你,把你也拖入了这险境。”

“前辈此举也实属无奈,不必内疚……”

初新的脊背忽然凉透了。

他发出了自己才能听见的惊呼。

如果刚刚他没有挡住向阳子的攻势,死在了这屋里,鲁胜班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