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南剑啸江湖

更新时间:2020-05-16 18:27:49

南剑啸江湖 连载中

南剑啸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上边人 分类:武侠 主角:傅南剑 人气:

完结小说《南剑啸江湖》是上边人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南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不是刺客,但他为了一顿饭一口酒情愿杀人。有时候人家出价千两,他不为所动;有时候,人家给碗稀饭,他却悍然出剑;也有的时候,人家分文不拿,他又主动出剑!因此人家疑问:“你究竟为何出剑?”他指了指口,又指了指心,什么都没说!可是,人家却感觉到——他说透了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穿过一片密林,走过一块开阔地,前面竟是一道险峻的山谷。进入谷口,边上立着一方碣石,上面用红漆漆着三个镂刻清晰的篆体字“药王谷”。

这里天高地阔,安静异常,似乎人迹罕至,但不时传来一两声知更鸟的怪异叫声;回头四顾,却又不知所踪,仿佛进入了诡异莫测的异界之域!

俩人沿着谷口的碎石小路,深入谷中,也渐渐地感到阴森逼人。将有一射之远,南剑指着前面一片竹林,上方正飘着一缕轻烟,似有人家。因此说:

“想必玉面神医就在前面那片竹林里了!”

俩人沿着羊肠小径,向竹林走去。

竹林里有一幢茅屋,四围圈着篱笆栅栏,里面沿着栅栏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在这Chun日的盛景之中,也有干趁着争奇斗艳的趋势。柴门虚掩着,屋门半开,茅棚顶上的烟囱正袅袅冒着炊烟。

很显然,屋主正在厨房。

于是,南剑抬起了松纹古剑,在缓缓拔出利剑的同时,他与杜梦婷轻声地说: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出来!”

说着,他左手拿鞘,右手执剑,悄无声息地侧着身子,从半开着的大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陈设齐全,迎面正堂上有一张木质长桌,周围摆着几把圈椅;桌面上摆着一套紫砂茶具,其中有四个茶盅还有茶水。证明,此处也才刚刚接待过来客。

在正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个药囊,另外一个木楔子上则搭着一把擦拭干净的药锄;再过去一尺的地方,用一块朱红木板竖着一副对联:

“悬壶济世展平生报复,妙手回Chun播四海良善,”

横匾则是:

“医德服人。”

通往厨房有一道小门,他用剑鞘将门轻轻推开,走了进去。里面光线暗淡,**紧闭着,只有墙壁上开着一个小四方窗孔透进光亮,把里面的光景照得模模糊糊。

开着窗洞的墙壁之下,摆着一口水缸和一担木桶,扁担则挂在墙壁的一个木钩子上;对面的壁下也放着三口小缸,想必那都是储藏米面粮油的所在了。

在紧贴着灶台的边墙上,用泥胎塑着一个炼丹的八卦炉子,正有一个身穿白衣的人,背对着通往堂屋的门口,在八卦炉门口扇风吹火,忙得不亦乐乎。

不等南剑走过去,对方竟先说话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卖了几碗茶啊?”

南剑一愣,不知该如何应答,可对方依然头也不回地接着说:

“我的好老婆,你又怎么了,又在赌谁的气呀!”

这一回,南剑决定不再与他打哑谜了,因此冷冷地说:

“对不起,我不是你老婆!”

对方陡然一惊,手中扇风的鸡毛扇子,也掉在灶门口的灰坑里;他掉转头来,却发现一个身穿紫衣,手中执着一柄明晃晃的利剑的青年汉子站在门口。他目光如电,两颊还隐隐有些胡渣子,神情彪悍,杀气腾腾。

因此,老人惊恐地问:

“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虽然受了惊吓,但鹤发童颜的面貌依然无改;他的神智慢慢镇静下来,自嘲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弹了弹白袍子上的尘屑,笑盈盈地开始期待着对方的回话。

“我是一个杀人的剑客,受了别人的钱,所以才来到你的家中!”

“喔!原来如此。”老者听了不仅不惊慌,反而异常镇静,他说,“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南剑说。

“要我告诉你吗?”

“最好不过了!”

“你到很爽利!”老者嘿嘿一笑说,“言语简洁明了,直截了当!”

“因为,杀手不是来跟你谈天的,他是来杀人的!”南剑依然冷冷地看着他说。

“很好!”对方依然笑盈盈地,并点点头说,“想不到我邱人杰一生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今天竟落得这样的下场!”

“那只能怪你在不当的时机,毒死了一个不该毒死的人!”南剑说。

对方一听,瞪大了眼睛,见南剑举着剑决然走过来;他伸手一挡,断然说:

“少侠且慢!容老夫再问一句话!”

南剑审视了这个老人一阵子,最后,还是停了下来,并且以不容分辩的语气冷冷地说:

“可以,你问吧!”

“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无可奉告。”

“那我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吗?”老人几乎带着愤懑的语气说。

“三月九日早上,苏州城东街,十里铺包子店,毒死青龙帮帮主郑泰伦一命……”

不等他把话说完,老人满面惊讶,仿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失声大叫:

“什么,你说郑泰伦郑帮主他被人毒死了?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见他一反常态的举动,南剑有些疑虑,但也不失警惕,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承认吗?”

老人一听,先是一愣,继而仰天狂笑,就像精神极度受挫,再之后却又泪水满眶,啜泣起来,他说: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的兄弟光明磊落,他怎么会被别人毒死了呢!”

听他这么一说,南剑倒感莫名其妙,却又想到这一定是他拖延时间的鬼把戏了,因此说:

“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杀手的剑从来不吃这一套!”

邱人杰一听,怨愤地瞪了他一眼,厉声喝道:

“可恶的杀手!你真是一个冷血动物,就为了几两臭钱,绝灭人Xing,可恶至极。”

不知为何,南剑听他这么一骂,反而主动跟他说了一句话:

“那我倒要听听,你跟郑泰伦到底是什么交情!”

对方转过脸来,再次打量了这个青年一眼,仿佛从他身上发现了一些什么可贵的东西;于是,他朝对方抱拳一揖,说:

“感谢少侠,听我一言!”

接着他悠悠地说起了往事:

“二十年前,我与青龙帮帮主郑泰伦结拜金兰,情同手足;我们时常往来,关系密切人人皆知,从这一点也可以肯定,少侠不是本地人了!然而,近两年来,我闭门炼丹,谢绝访客,眼看着今天大功告成,正要去与兄弟分享十年成丹的喜悦,却不想竟传来了如此噩耗!”他说着,满面戚容,潸然泪下。

最后,他忽然抬起头来,毅然地望着南剑说:

“少侠,这件事必定有鬼!我不知他们给你多少钱,但是我可以给你一粒无价之宝的‘乾坤大力丸’为酬劳,请你帮我查出谋害我兄弟郑泰伦的真凶。”

“那你得首先证明,你与郑泰伦的关系!”南剑说。

“好!请少侠跟我来。”邱人杰说着,率先走进通往堂屋的门。

南剑也跟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