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玄天道主

更新时间:2023-01-22 03:54:23

玄天道主 已完结

玄天道主

来源:落初 作者:泽雷君 分类:武侠 主角:陆白玄天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玄天道主》是泽雷君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白玄天谷,书中主要讲述了:帝昊初年,神秘道人于靺鞨境内森林中抢走一个婴儿。十二年后,天玄道传人下山,立志壮大道统,凭借卓然的天赋与坚毅的道心,于滚滚红尘中开启一段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白静如湖面的明眸盯着那把被击落的长剑,长剑在空中画出一道线,砸在石墩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而后弹到青石砖铺成的地面上,斩断了一颗挣扎着冒出头的青草。

少女紫衣紫裤,脸色苍白,因为灰尘而稍显脏乱的额前快速泌出一层冷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助的看向身旁小道长,娇小的身子一缩,钻到了陆白的身后。

病急乱投医,如今她也只希望这个小道士能够厉害一些,多帮她挡上几刀,好不至于让她死的太惨。

如此想着,心里好生悲哀。早知这样,当日就不该避开莺歌的保护私自偷跑出来。

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打死她也不会随意出府。

“无量天劫,几位道友,不知可否给贫道解释一下,姘头是什么意思?”

观内突然安静,似乎莫名生出好大一股风,吹得六位来客十分凌乱。

少女好看的大眼睛盯着自己脚尖,满脸灰尘掩盖不住那蔓延到耳根的红色,她默默不语。

山南五鬼面面相觑,他们杀人无数,骂人更是无数,临死前发出这样言论的还真没遇到过。

面前小道长紫金簪,紫金绣袍,可谓油光水滑,面如冠玉,皮肤滑嫩得让小姑娘都嫉妒,看起来就带着喷香的味道,吃起来更会不错。

是的,对于这五个鼎鼎大名的恶人来说,他已经是案板上的食物,只不过这个食物有些怪,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小道士,装嫩可是不好的,这样只会让你被吃的快一些。”

山南五鬼各个血腥红眸,说话的这一个犹如怒目金刚,凶神恶煞,咧着大嘴,眼睛微眯散发寒光,语气阴沉。

“唉,老三,人家既然要问,那咱们就做一次善人,也好叫他们死得明白些。”另一个眉如卧蚕的扎髯武士十分豪爽,蒲扇大手一挥,嘿嘿一笑。

“小道士听好了,姘头就是狗男女中的那个男的,哈哈,这下懂了吧!”

“狗男女?”

陆白还是有些迷惑,他歪着头,寻思半天也没搞懂,男女明明是指人类,而狗乃是动物,动物不是应该称呼雌雄才对吗?回想着曾读过的万卷道藏,还真没有关于这个词的描述,一时间不禁为山南五鬼的才识所折服。

小姑娘实在听不下去,不知道这个小道士是真听不懂还是装的,十分尴尬的扯了扯陆白的衣袖。

陆白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情绪有些异常的少女,联想之前山南五鬼说话时的语气表情,若有所思。

想来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你们五个,伤了我养的小草,哪个出来给个说法!”

“啊?”

五个眸子猩红的武士觉得时空有些错乱,这小道士有没有搞错,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是来杀人的吗?

还有,什么叫伤了他养的小草,难道是找茬?对了,这一定是找茬!

可是,怎么会是找茬呢?这小家伙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几个的凶残?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以往出来杀人越货,哪家不是跪地求饶,哭着喊着饶他一命,这次倒好,追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片子满山跑,累得够呛可算把她逼到了绝境,没想到人家纵身一跃,居然撞进了山里。

撞进山里也就罢了,就当是找一个隐蔽的作案地点,也好让他们省下被神武寺和晋国公府追查的麻烦。

可这个冒出来的家伙算怎么回事,是出来逗秀的吗?

少女今天很凌乱,只不过偷偷跑出来玩一玩,没想到遇见五个凶神恶煞的怪蜀黍,想要非礼不说,似乎还变态的想要把她蒸了吃肉,这怎么了得!

想她堂堂二小姐,可不想要这样的死法。不,她根本就不想死。

不甘心,于是奋力抵抗,抵抗不过,赶紧跑,跑着跑着到了绝境,慌张之下摔了个跟头,伸手一扶崖壁,却扑了个空。

当时只想着如何逃命,眼见这莫名之地竟然隐藏着一处道观,不及多想奔了进去,然后就遇见了这个小道士。

月华迷人乱芳心,她自觉见惯了世家子弟,无论风流才子还是当世俊杰,都进不了她的眼,可这一位是怎么回事?

为何生得如此俊俏,还披散着圣洁的光辉?

他是天仙吗?

好吧,无论他是谁,生活在如此怪异之地,肯定不是简单人物,至少也能帮自己挡上那么几刀。

小姑娘承认,其实她就是想临死前拖一个垫背的,谁叫这个家伙生得如此烧包。

便宜你了,能被本小姐黄泉路上走一遭。

可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没看出来如今的情况吗,伤了他养的小草,这叫什么屁事,难道不是命更要紧才对吗?

拜托你赶快出招啊!

小姑娘有些后悔了。

她不是后悔不该拖着如此纯洁的少年道士一起去死,而是后悔和这样的人一起下黄泉,会不会被鬼差当成白痴。

陆白今天很生气,就算他心静如水,可依然很生气,毕竟也只是十二岁而已。

换成任何一个人,心境全部沉浸在美丽的月华之中的时候,都不会希望有人来打扰。

当然,要是打扰的人像身后缠着的这个小姑娘一样,生得如此可爱,倒也还能忍受。

可后来跟进来的这五个算怎么回事,凶神恶煞膀大腰圆,更无法忍受的是,还满眼腥红,说的话虽然没听懂,但似乎很难听。

听这几个家伙的意思,还想把他和这个小姑娘一块蒸着吃。

这怎么可以,所谓众生平等,别说是有灵智的人,就算是小动物他平时都不会伤害。

十多年来,他除了白米饭,只吃过玄天谷里的野果子。

就算是这样,他还时常会给结出果子的那棵大树念经,祈求得到大树的原谅,虽然那株大树至今都未曾原谅过他。

陆白承认他确实说谎了。

石墩旁的那株小草确实不是他养的,他之所以这么说,也确实就是找茬,可这又怎么样呢?

他就是想要找茬。

“小道士,你在山里呆傻了吧?”

山南五鬼中打飞少女长剑的那一个瞪着陆白恶狠狠说道,带着一身煞气上前两步,想要凭借自己的凶恶逼迫这小家伙下跪,哭泣求饶。

陆白如今的表现太过镇静,让他觉得他们山南五鬼像是来搞笑的。

然而,陆白终究让他们失望了。

“你来负责吗?也好,拿出五百两纹银的香火钱,再进去磕两个头,我就放你们走。”

陆白很仁慈,想要给这五个作恶多端的家伙一次弃恶从善的机会。

好吧,陆白在玄天观里的杂记上看到过,世俗间行走,是需要一种叫做纹银的事物来作为交换媒介的。

事实上,虽然他觉得凭本事也能得到纹银,可面前机会难得。

少女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看着陆白的眼神充满了同情,他已经预见到了陆白的下场,应该会被做成肉馅吧。

可怜自己,生得如此娇俏,如今却要一起变成肉馅。

少女越想越觉得委屈,小嘴一撇,乌溜溜大眼睛瞬间浸满水雾。

“大哥,这个还是不要吃了吧?”卧蚕眉的魁梧武士嘴角动了动,看着陆白的目光有些怀疑。

山南五鬼尽皆觉得言之有理,这小子脑子似乎不大正常,不知道吃了之后会不会传染,万一把他们也搞成这样,那以后还怎么作案。

“你们还想在这废话到什么时候?赶快动手!”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魁梧武士眯眼抱着膀子站了好一会儿,陆白一直以为他是瞎子,此时才知道他不是。

武士双目微睁,隐隐有寒光闪过,淡淡看了陆白一眼。

“小道士走好,你受了无妄之灾,做鬼之后把仇记在你身后这丫头身上吧!”

另外四鬼闻言神色凛然,猩红的眸子寒光外溢,各自提着武器缓缓压了上来。

陆白依旧站在原地,仿佛没有感受到压迫而来的危险一般。手臂上搂着自己胳膊的柔软压迫的越加紧实了些,却没有让他心颤。

他注视着眼前所谓的山南五鬼,平静如湖面的眸底微微闪过两道寒光。

少女十分紧张,她知道,这下怕是真的要死了,虽然只是想拉一个垫背的,但她未尝没有抱着少年道士能够打败这些恶人的心思。

只是如今,她眼巴巴看着面前这小道士缓缓闭上了眼睛,柔弱的心“吧嗒”一下凉了半截。

已经等死了吗?

也对,不过是山野里的一个小道士,怎么能够祈求对方能打败成名已久的山南五鬼呢?

就算是府里的护卫,在这个年龄上,怕是也无力以一对五吧。

只是可怜了这道士白白丧了一条命,来世再找我算账吧。

少女如此想着,一直拧起的眉梢缓缓散开,好看的眼睛怒气尽散。

“你们五个,别以为杀了我就会好过,无论是我爹爹还是那些暗地里搞鬼的人都不会让你们活下去的,动手吧!”

话毕,少女缓缓闭上眼睛。她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希望这些人能够有所顾忌。

奈何她的话山南五鬼并不怕,这种危险的活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向来都是先拿钱后干活。这次虽然有些过,但大不了拿钱跑路,去其他州道混,照样顺风顺水。

陆白此时心神早已沉寂,少女的话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感知中天地一片黑暗,所有的东西全部消失,唯独剩下了他们七道身影。

对面缓缓压迫而来的五个魁梧汉子血肉之躯瞬间变得通透,肌肤内部血肉可见,五种颜色各异的能量在山南五鬼的身体内奔走,行及全身,并不如何强大,却很连贯。

凝脉境。五个。

山南五鬼一直盯着陆白,虽然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威胁,然而常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让他们懂得了谨慎的重要Xing。

忽见其闭上眼睛,五人气息微顿,心思各异。

老大暗觉不妙,升起一丝莫名的危机感,却见陆白嘴角微扬,瞳孔猛然收缩,开口暴喝:“动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