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盛世宠妃:皇上请自重

更新时间:2021-09-07 02:10:54

盛世宠妃:皇上请自重 已完结

盛世宠妃:皇上请自重

来源:落初 作者:空中楼阁 分类:其他 主角:小姐张开 人气:

主角叫小姐张开的小说是《盛世宠妃:皇上请自重》,它的作者是空中楼阁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可即然这般,怎么还要再追随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笑笑,手指扬起,从哀然开始,到那叹情的结尾,尾指欲走还停,轻轻一叹,回味无穷,似是雨滴不舍地从房檐断落一般,带来轻微的响。

可抬头看外面,雨还是如此的滂沱下个没完没了。

弹琴,在于心清,琴随心而走,人随音而行。

“妙极。”他拍掌:“我夏子渊在京城里,倒是从不曾听过如此动情的琴。”

浅浅一笑:“夏公子过奖了。”

“你们倒是挺谈得来的。”蓝衣的男子含笑地说:“爷,这是你从哪里带来的?眼光倒是……嗯,越来越独到了。”

林安嵘一脚踢向他,恶狠狠地说:“什么独到,别污蔑爷的品味。”

我与夏子渊倒是相谈甚欢,谈琴,谈曲子,谈指法,这个看上去蕴藏着无限力量的高大男人,对琴的研究真的很深。

大相朝渊源流长,从前皇上到现在的皇上都对琴都喜欢,以至于在大相朝,琴是很普遍的,而琴师也会很容易找优厚的事做。

我之所以学琴,多少也是冲着这一点来的。

“你懂得的真多。”

“爷有个主意。”林安嵘插进来,指着我的脸:“看一边去,别看着爷。渊,弹首风雅的曲子听。”

“有何不可。”夏子渊笑,想了一会,微眯着眸子十指轻灵地在琴弦上谈着。

这是一把好琴,音色十分干净。他粗大的手,却奇异地能弹出清灵动人的琴音。

“你。”林安嵘勾勾手指,叫过去。

走过去,他邪气地说:“你想不想救你娘了?”

“想。”

“爷改变主意要救你娘了。”他站了起来,嫌恶地看我,还是一手扎掉我绑头发的帕子,有些粗鲁连带我头发扯断几根,痛得我直皱眉头:“你干嘛?”

“有曲子,要有舞才能让爷高兴,你吧,相貌没有,把外衣脱了跳舞,爷就救你娘。”

我气结,他是不是把我当成青楼女子了。

但是,能救我娘啊,不就脱衣吗?把他视为无物便是了。当时想救娘,甚至连卖身的想法都崩出来了。

手指解开衣服,是轻薄的里衣,隐隐可见浅白色的肚兜。

第一次在别的人男人面前宽衣,无奈的羞涩暗暗藏起,他还嘲笑地说:“手脚就是一个俐索啊,跳啊?”

我不会跳舞啊,直呆呆地站着。

他想了想说:“不仅不好看,还很笨,这样吧,既然有雨,有声音,自然有青蛙,你就学青蛙跳吧,跳得越高,爷越高兴,爷高兴了,就救你娘,明白吗?”

咬咬牙,我双手反放后背身着单薄的里衣跳着。

我用力地跳得很高很高,心中有一种委屈,酸涩得想哭出来。

他欣赏着,羞辱地说:“安嵘,这倒也是乐事。”

弹琴的渊,有些叹息地看我一眼,仍是低头弹着。

蓝衣男子轻声地说:“爷,这样不好,她要哭了。”

“我们的安嵘什么时候对女人怜惜起来了?”他挑挑眉好奇地看着。

等等,我放下手,看着那蓝衣男子:“你是林安嵘林神医?”

他淡看我一眼道:“正是。”

背后的他,哈哈大笑。

我气得手指颤抖地指着他:“他是林安嵘,你是谁?”

他扬唇笑:“你说我是谁?我有说我是林安嵘吗?是你这个笨女人,不分清白皂白就叫我,爷都屈身认了,没治你的罪呢?”

我想发疯了,这个男人很好。

把我十多年的好脾气给打下去了:“你没有说你不是。”我气愤地叫着,怒得拳头紧紧地抓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