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思君终有时

更新时间:2023-01-25 03:45:58

思君终有时 已完结

思君终有时

来源:时阅 作者:小悦儿 分类:其他 主角:秦王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思君终有时》的小说,是作者小悦儿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因为多看了太子两眼,就被后娘、后妹针对了,被迫嫁给了短命王爷。 我本以为婚后我会以泪洗面,没想到是这样的。 “柔儿躲什么,夜还长着呢。” 说好的不举呢,说好的短命的,都是骗人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偌大的丞相府张灯结彩,红绸漫天。

  明天是我和我妹妹的大婚,我俩都是丞相府嫡女,而我,现在却跪在我妹妹的脚边替她洗脚。

  我娘是平妻,她的母亲却是当朝郡主。

  所以她即将嫁给当朝太子,而我却要嫁给秦王。

  秦王本是边关战神,却身受重伤,已经半死不残。

  皇帝便要给他赐婚冲喜,就选中了我这个不受宠的。

  大婚之日,一路敲敲打打进了秦王府。

  我看林若清头上那凤冠就很沉,我一度怀疑安阳郡主偷工减料了。

  不然,怎么看着差不多的凤冠,我戴着却没有什么感觉呢。

  我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犯困。

  头也开始小鸡啄米。

  就在我即将不受控制摔下去的时候,一只手托住了我的脸。

  还好没有口水,不然多丢人啊。

  盖头被掀开了,我看着面前的男人,感觉自己真的要流口水了。

  谁说秦王面目狰狞的,这明明美若天仙好吗。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大红喜服,剑眉鹰目,瑰色的薄唇,刀刻般的五官,和那日见得太子完全不一样。

  太子是儒雅,而他则是冷冽、满身英气,莫名的有些熟悉。

  嗯,不得不承认,还是秦王帅一点,只是他的脸色苍白,带着几分病态,有些孱弱。

  我愣愣的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大红的烛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映在我俩的脸上。

  良久,他笑了。“丞相府嫁过来的莫不是个傻子?”

  我回过神,才发觉自己失态了。

  “秦王殿下。”

  “你叫什么名字?”

  “林思柔。”

  “嗯,歇息吧。”

  他转过身子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我没有动作,秦王回过头来。

  “还有事?”

  我正想着该如何开口,肚子倒率先叫了起来。

  他弯了唇,莫名的有些温柔,“倒是我忘了。”

  随后,便打开门吩咐小厮去准备吃食。

  许是外头起了风,他低下头咳了几声。

  啧啧啧,还真是没有几天活头了。

  太好了,等他死了,这个大房间就都是我的了。

  毕竟我在丞相府的房间,小的可怜。

  他回过头,正好看到我一脸喜色。

  “王妃笑什么?”

  “啊,没有没有。”

  我赶紧收敛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没多久,小厮就将食物送了进来。

  我看着桌子上的吃食,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我在丞相府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经常还得自己种菜做饭吃。

  嗯,还是秦王府好,有吃有喝,还有美男可以观赏。

  我吃着,他看着,倒有些温馨。

  吃完饭收拾好了屋子,他便开始脱衣服。

  我有些忐忑,云姨说那种事好像挺疼的。

  谁知他褪去外衣便直接上了床,我慢吞吞的移了过去,他却只是将我抱在怀里,什么也没做。

  怎么回事,这不科学啊。

  难不成秦王受伤,还伤了根本?

  我不禁有些同情秦王,不行,过几日去问问婉姐姐,她肯定有法子治好他的隐疾。

  到时候,再给他找几个美人,不能让他遗憾离去啊。

  哎呀,我真的太贤惠了。

  次日一早,便要进宫请安。

  秦王是先皇后的儿子,先皇后病逝,皇帝改立贵妃为后,也就是当今太子。

  所以秦王并不受宠,从哪里看出来的呢。

  我和如今贵为太子妃的妹妹一同给皇后请安,一人一只玉镯,可是怎么瞧,她那只成色都比我的好。

  唉,不禁更同情秦王了。

  刚踏出凤仪宫,林若清就叫住了我。

  “姐姐在秦王府过得怎么样啊?”

  我没想搭理她,我还急着去找秦王呢。

  林若清却不肯罢休,“听闻秦王不能人道,我这恰巧有民间寻来的偏方,姐姐可需要?”

  偏方?要不试试?

  我刚想开口,就感觉腰间一紧,随后被带入一个宽大的怀抱,回头才发现秦王和太子殿下已经过来了。

  “王妃昨晚不是还喊腰疼,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我会意,直接靠在他身上,“是啊,妾身腰都酸死了,都怪王爷,这么用力干嘛,一整晚都不让人家睡觉。”

  “为夫的错,那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看来皇兄和王妃感情不错啊。”

  秦王瞥了一眼太子,又看向林若清。

  “太子妃寻这种偏方作何,莫不是太子有什么问题?”

  “噗”,我没忍住笑了一声。

  面前的太子脸都青了,毕竟这宫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宫人啊,刚才的话也全被听了去。

  不出意外,接下来阖宫都会传出来太子不举的消息,想想就搞笑了。

  “王妃累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刚走出两步,我又回过头。

  “对了,妹妹,我恰巧认识几位神医,需要我帮你们联系一下吗?”

  太子的脸更青了,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我。

  就像一条蟒蛇阴冷的目光,我收回原来的话,他一点也不好看。

  什么时候觉得太子好看的呢,还真是不好的回忆。

  我那后娘不管我,我就经常偷溜出去。

  结识了很多乞丐,救下了一个被恶霸调戏的女子。

  我叫她婉姐姐,她是京城最大青楼的花魁,长得特别漂亮。

  那日,她给我画了京城最流行的半月妆,刚回去就遇见了太子。

  我觉得他长得好看,就看了两眼,他也顺便夸了我两句。

  然后,我就被后娘、后妹一起针对了。

  唉,想想就可怜。

  回去的路上,秦王又开始咳嗽了,感觉下一秒就要倒下了,周围的宫人也纷纷侧目,却无一人敢上前关心一句。

  看来他在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我和他一直未曾圆房,但他依旧每晚搂着我入睡。

  梅香、云姨每天都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说我不争气。

  晌午,我正在和盘子里的膏蟹战斗。

  时至中秋,蟹都很肥,是我在丞相府没有吃过的美味。

  正在我准备吃最后一只螃蟹的时候,秦王回来了。

  “咦,你怎么今日回来这么早?”

  “少吃些。”

  我委屈的撇了撇嘴,“哦,那我不吃了。”

  真小气,不就吃了两盘螃蟹吗。

  秦王笑了笑,瞧着我委屈的模样,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

  “宫里今日设宴,听闻江南新进贡了一批螃蟹。”

  “你现在吃饱了,那蟹还吃不吃了?”

  “啊,那我不吃了。”

  我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

  "怎么这般猴急,丞相府可是没你饭吃?"

  我无言,好像真的没有。

  往年中秋,我都是一个人。

  君时砚看着我的神情,倒也没有追问。

  他握住了我的手,“罢了,想吃就吃吧,大不了到时候带个竹筐把螃蟹都装回来。”

  宫宴上,我穿着华贵繁琐的王妃服饰,和秦王坐在一起,对面坐着的就是太子和太子妃。

  听闻太子前几天刚纳了两个妾,此时林若清的神情到没有刚成亲的时候那般嚣张,倒有些颓丧。

  我也没兴趣和她搭话,毕竟盘子里的蟹真的很肥。

  场上载歌载舞,倒是挺热闹的。

  秦王咳了几声,脸色愈发苍白,却还低头帮我一起剥蟹,蟹肉都放进了我的盘子。

  一边剥一边咳,我都感觉他快要把肺咳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王府好像没这么严重,每次入宫,却又好像病入膏肓。

  一舞毕。

  “今日中秋家宴,宫中乐曲无味,不知谁能让朕见识些有趣的东西。”

  林若清站了起来,“儿臣斗胆,想献曲一首。”

  “好,早闻丞相之女惊才艳艳,今日倒是让朕开开眼。”

  “是,只是有曲倒也无趣,不知秦王妃可否舞上一首?”

  “秦王妃,你意下如何?”

  秦王妃,谁这么倒霉啊?

  不对!

  好像是在叫我。

  我抬头,才发现场上的人都在看我,都在准备看好戏。

  唉,谁让我草包之名在外呢。

  “太子妃既有如此雅兴,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柔儿!”

  秦王叫了我一声,眼中有担忧的神色。

  我回他一个微笑,让他安心。

  我换去了繁琐的服饰,穿了一件水红色渐变的舞裙。

  步入大殿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

  有看戏的,有戏谑的,也有担忧的。

  琴声起,舞动。

  足尖轻点,水红色的裙摆翻转,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

  腰肢婉转,水袖起,清颜红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

  琴声落,舞毕。

  场上无一点声音,所有人的眼中都带着惊艳和不可置信。

  林若清本想让我出丑,此时已经惊在了原地。

  婉姐姐本是怡红楼花魁,她教我唱曲,教我跳舞,教我弹琴,今日这舞就是她教我的。

  “儿臣献丑了。”

  “朕只知安阳之女惊才艳艳,,倒不知长女也如此厉害,朕也许多年不曾见过这般惊艳的舞了。来人,赏!”

  “谢父皇。”

  我谢了皇恩,转身退了下去,全然无视了站在那里的林若清,她的眼中是掩不住的嫉恨。

  酒过三巡,皇帝累了,便和皇后提前离开了。

  可以看得出来,皇帝的身子已经越来越不行了。

  我看着君时砚苍白的脸,怕他染了风寒,赶紧扶起他,准备离开。

  “皇兄。这就要走了?”

  太子已经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风大,我这身子有些撑不住了。”

  说完,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色更白了几分。

  “今日中秋佳节,皇兄陪我喝完这杯再走吧。”

  说罢,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来。

  “好吧。”

  刚准备接过来,却又开始咳嗽,挪开手帕时,上面带了血。

  “王爷。”

  我看着他,眼中满是担忧。

  太子见状,微挑了一下眉,将酒杯收了回来。

  “罢了,皇兄身子不好,这酒还是算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我扶着他离开了,内心也是百感交集。

  虽说嫁过来之前我确实想着等他死了我就自由了,占着王府,再养几个面首。。

  但是这么久的相处,我好像并不希望他死了。

  “在想什么?”

  “啊,没,没什么。”

  我回过神,专心扶着他,走下了台阶。

  月亮很圆,月光皎洁,映在我们身上,添了一丝柔和。

  一只大掌握住了我的手。

  “放心吧,我一时半会还不会死。”

  “呸呸呸,王爷别说这些晦气话。”

  他仿佛被我逗笑了,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走了一段路,他带我到了一处荒废的别院。

  杂草丛生,也没有宫人。

  但不难看出,建的还算奢华。

  “这里是我母后的寝宫,今日中秋,我怕她寂寞,就想带你来看一看。”

  我握住他的手,一同走了进去。

  “我母后当年只是小官之女,但却精通舞蹈。一次偶然,父皇看到了她的舞,动了心。他不顾众人反对,娶了她,后立她为后。只是后来他又娶了当今皇后,我记得她走的时候也是中秋,所有人热热闹闹的,就她一个人,躺在那里,离开了。”

  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却听得我心疼。

  可想而知,没有母族,没有恩宠,他们的日子有多难过。

  “夫君,柔儿陪着你,母后会开心的。”

  我看着他,弯了唇。

  “好,我也永远不离开柔儿。”

  月光下,我和他紧紧相拥。

  我抬头望着月亮。

  如果有神明,请保佑君时砚一世平安吧。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马车里,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便掀开帘子看了一眼。

  “柔儿要下去看看吗?”

  我回头看向君时砚,眼中满是期待。

  “走吧。”他牵着我的手直接走了出去。

  外面人很多,街道拥挤。

  君时砚牵住了我的手,十指相扣。

  “王...夫君,我们去猜灯谜吧。”

  不多时,我们便打败了所有对手,赢得花灯。

  “哎呀,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连个灯笼都拿不到。”

  身旁的女子正在埋怨她的相公。

  走在桥上,水中都是莲花灯,君时砚手里拿着花灯,我正在专心吃着糖葫芦。

  “甜吗?”

  “甜啊,你尝尝。”

  我将糖葫芦递到他的嘴边,他没吃,我以为他是嫌弃我吃过了,就准备收回来。

  下一刻,他直接将我拉了过去,瑰色的薄唇贴了上来。

  我瞪大了双眼,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我和他。

  什么感觉呢?

  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很多粉色泡泡,就像当时梅香用皂水吹出来的那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快窒息了,他才放开我。

  “很甜,”

  本来还没什么感觉,此刻却是羞红了脸。我推开他,直接跑了回去。

  中秋过后,天气逐渐凉了。

  君时砚的身体也是时好时坏,上朝的时候还咳血晕了一次,吓得皇上免了他半月的早朝。

  只是昨日皇上下旨,让他前往城外安抚流民,我很生气,明明他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皇上竟然还让他办差。

  晚上睡觉,我一个人看着床顶的纱帘,怎么也睡不着。

  我想,我可能已经习惯和他一起睡了吧。

  唉,习惯真可怕。

  第二日,我无精打采的坐在梳妆镜前,任由梅香替我梳头。

  “王妃,你没睡好吗?”

  “嗯。”

  “可是想王爷想的睡不着了?”

  “你这丫头,瞎说什么呢。”

  我回头拍了她一下。

  “本来就是,王爷在的时候,王妃每天都很精神,怎么王爷一走,王妃就睡不好了?”

  梅香一边躲,一边继续说。

  云姨也走了过来。

  “唉,王妃,这都多久了,你和王爷怎么还是...唉!”

  唉,是我不想吗,是他君时砚压根就不行啊。

  傍晚,我换了一身男装,溜了出去。

  怡红楼内。

  “你这丫头怎么有空来找我啊。”

  只见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子正坐在镜前描眉,一身红色的纱衣衬的她肌肤胜雪,媚而不娇,艳而不妖,正是怡红楼花魁木婉儿。

  “这不是有事相求婉姐姐嘛。”

  “说来听听。”

  “我听闻婉姐姐有一秘方,就是...就是...”

  我有些不太好意思。

  “就是我有一个朋友,想托我问问你,让男人在床上重振雄风的秘方。”

  她转过头看向我,手里的螺子黛也直接扔在了桌子上。

  “秦王不举?”

  “啊,不是不是,我一个朋友让我问的。”

  我连忙否认。

  “哈哈哈,没想到当年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秦王,竟然不举。”

  她一边笑,一边起身去翻找柜子,直接忽略我的话。

  随后,她将一个白色瓷瓶递给我。

  “拿去吧,一次一粒就行,不然你受不住的。”

  我还想挽救一下。

  “真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

  “好,我知道,是你朋友,绝对不是秦王。”

  我:...

  出了怡红楼,天色有些晚了,我就打算从小巷子穿过去。

  巷子里没人,走了一段路我就发现不对劲了。

  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但是我一回头,却没有人。

  我打算加快脚步,赶紧回去。

  下一刻,一只手伸了过来,手帕盖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异香传来,我失去了知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