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我这一生的劫数

更新时间:2021-01-03 07:51:14

我这一生的劫数 连载中

我这一生的劫数

来源:麦子 作者:九夏靡靡 分类:女生 主角:奚昀月常 人气:

火爆新书《我这一生的劫数》是九夏靡靡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奚昀月常,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分妩媚面容,七分妖娆身段。世人都知道她月常如妖一般的妃子祸国惑君。他却指尖轻抬,勾了她精巧下巴,笑言,“祸国么,你还没那个本事,不过你惑君倒是真的。”传言,君心似铁,他将她从高台一脚踹下,摔断了腕骨。传言,她赤脚踏过碎瓷,跪着为他侍酒。可他却转手将她送上皇兄的床榻传言,那女子得了帝王一世荣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场雨接连下了几日,将京都里里外外都润了个透。

无月的夜,街上早就没有了什么人。

谁都知道,这天下不太平,出了个祸国惑君的妖孽。

春晚紫藤开,沿街的青砖墙边悄悄垂了几缕紫藤,借了温凉雨水绽了一串儿紫彤彤的花苞。

青石板的街面上正湿滑,因着一场雨,街上早就没有什么人,只王五深一脚浅一脚,步履匆匆。

无他,只因顺天府大牢新关进来了一个女人,而他今日赶着去当值。

牢里那女人不比一般,是宫里来的。

说月常可能没人知道是谁,若说嫦妃,那便是无人不知了。嫦妃得尽圣宠是路人皆知的事。听闻那说一不二果敢狠戾的王连上朝都要将她抱在膝上。

可,一代帝王,心怀天下的人,怎能让一个女人轻易祸乱了江山。

如今这祸国惑君的东西就被关在顺天府大牢里。

深夜,顺天府大牢,送嫦妃来的魏公公看着跪了一地的狱卒,轻咳一声,随后又压低了嗓音,瞥了一眼落下的明黄帷帐,开始细声细气交代一众。

“好奇害死猫,这关进来的啊,不偏不倚,是个能惑人的妖孽。你们最好都老实点,小心被那东西摄了心神,丢了小命。”

顺天府专门挑了几个人,日夜不休轮番看管那女人,这其中就有王五。

牢外雨声淅沥,几口酒下腹,王五看着那帷帐出神。这女人着实奇怪,自来了便一点声音也没有,一句话也不说。

长夜静谧,甚至连她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王五还记得,那女人被魏公公带到牢里的时候,明黄面纱遮面,身上着长单衣一件,窈窕身躯被一层布料掩着,若隐若现,一副身子甚是惹眼。

又是刚从皇帝龙床上下来的女人,谁都想将她看个清楚,看看这皇帝的女人究竟是何种姿色。

奈何,她一入牢,一副明黄的帷帐便随之落下,将整个牢房连同她一起挡了个严严实实。

王五盯着那抹明黄色,仰头又喝了一口酒,狠狠咽了。粗劣的酒水,辣喉烧心。

空气被雨润的湿黏黏,透着牢里的泥土腥咸。半壶酒在胃里翻滚,怂恿叫嚣着什么。

一个念头于脑中反复盘旋。

那帷帐里的,可是龙床上下来的女人------

这所谓的祸国惑君的妖孽,夜夜娇吟婉转,缠绵在龙榻上。她究竟,又是何形容。

宫里传了话,给这女人送饭送水都要准时。按说今日的饭食已经送完了。这会儿酒壮人胆,王五端了一杯水,什么也没说,试着又从帷幔一角推了进去。

春雨缠绵,王五回头,他来得晚了些,见与他共同当值的几位都已经在另一张桌旁瞌睡。这京都顺天府守卫重重,莫说一个弱女子,便是一只老鼠也跑不出去,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送了一杯水进去后,王五只盯着那帷幔一角看。

他想再看看,看看那女人的手。

这回,王五站在帷幔边儿上,手里还拿了一截枯树枝。

忽而,见明黄色帷幔动了动。从里头果然伸出了一只白嫩嫩的手!

王五趁机用枯树枝将帷幔一角轻轻挑起些许。

这次,他看见了她一截手臂。

白,她可真是白。

一杯水,原封未动又被她推了出来。一杯水,原封未动又被她推了出来。

一时间,王五站在原地还未回神。盯着的帷帐一角早就没了那只手的影子。随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又让他心里一惊。

王五听得清清楚楚,那女人说的是“谢谢。”

声音透过潮润润的空气,竟好听得让人心里发颤。

她吐出的两个字如突然断了线的翠玉珠子,滚在地上,清清亮亮地好听。混在雨声里,甜腻腻,软绵绵。

这是那女人被关进来说的第一句话。

大概是知道他偷偷在不该送水的时候给她送了水,虽然一滴未喝,还是同他道了谢。

里头当真关着一只能摄人心魄的妖孽,看了那女人的手臂还不算,食髓知味,他还想看看那女人的样子。

牙一咬,心道就看一眼,就算死了也认了。

明黄帷幔里,月常如外面大多看着她的人一样,一手在桌上支着脑袋瞌睡。她来的时候的确是只穿了一件单衣,单衣之下,便什么都没有了。

这会儿胳膊往粗糙桌面上一撑,宽大单衣滑落在臂弯上。

她倒是也不冷,也丝毫不介意。不仅如此,单衣不贴身,松松垮垮能灌进风去,她一点儿也觉不到一样,兀自撑着头瞌睡。

这几日一直在下雨,半点月光都不见,她困顿得吃不下饭。这样下去,再不见月光,要不了一日,她就要在这牢里现出原形了。

魏公公说得一点没错,她是妖孽,货真价实的不是人。

熠熠其辉,如月之常。

她本来就是一颗石头,一颗靠吸月光活着的月常石,所以干脆就叫了月常。

忽而觉得帷帐动了动,月常强撑着眼皮回头。

站在外面的王五见了那张惑人的脸,吸了一口凉气。

妖孽,那个女人果真是能摄人心神的妖孽。

人怎么能生成那副样子?

惜花苑的姑娘王五见过不少,做着男人的生意,那些姑娘自然个个将自己养的又白又嫩。

可这女人比她们还白还嫩,说一身肌肤能胜雪一点都不为过。

连唇上都是,白的没什么血色,只剩下浅浅一层粉。

她似乎困极,回头之际,眸子半眯。不知是不是因为许久没见人了,一见了他,那女子似乎有些好奇,双眼稍稍睁开一些,里面盈满了水。天上的月不见了,分明就化在了她眼里。

王五站在帷帐边上,双手冰冷僵硬,掀起的一角也忘了放下。

她很快就对他失了兴趣,轻轻一笑,也不管那牢房外偷窥她的人,又转过头去支着脑袋瞌睡了。

脑袋搭在支起的细白胳膊上,长发铺陈在身后,什么坠饰都没有,如墨如瀑。雪白的单衣,前后领口都开得低,袖子衣摆又宽又松,胳膊一立,便露着小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