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娘娘,又出人命啦

更新时间:2020-06-21 08:51:46

娘娘,又出人命啦 连载中

娘娘,又出人命啦

来源:粉瓣儿 作者:竹夏 分类:女生 主角:亓北胤孟芙 人气:

火爆新书《娘娘,又出人命啦》是竹夏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亓北胤孟芙,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新世纪的法医,意外到了别的世界,刚落地就被当奸细给抓了。听得关押她的人需要一个仵作,孟芙自告奋勇,查清了真相,还了亓北胤一个清白。她的这番作为让亓北胤对她另眼相看,她神秘的来历也吸引着亓北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孟姑娘,现在凶手的线索都指向京城,我想请孟姑娘与祁公子一起前去京城,帮助查清我大哥遇害一案的真相,不知孟姑娘能否答应?”

秦慕生言辞恳切,目露悲色,话说的极为诚恳。

孟芙听到这话 ,忍不住看了一眼亓北胤,男人的墨眸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

如果她不答应,估计也走不出这个秦家山庄吧?

反正去哪儿都是去,权当去感受一下亓国京城的繁华,也不枉穿越一回。

想到这儿,孟芙大方的点头:“好。”

“多谢孟姑娘。”

秦慕生见她答应,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地,将一枚精巧的红玉玉佩递过来:

“这枚玉佩赠与孟姑娘,姑娘可随身带着,将来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可拿着这枚玉佩去秦家分号求助,自会有人帮助姑娘。”

“三少爷太客气了,我已经收了你们的酬金,这枚玉佩就算了,太贵重了。”

“孟姑娘一定要收下,此去京城前途凶险未可知,拿着它,会对姑娘有所帮助的,你若有什么口信想传给我,也可去告知秦家分号的掌柜。”

秦慕生一脸坚持的将玉佩递在孟芙面前,大有孟芙不收,他就不罢休的意思。

“好,我收下。”孟芙无奈,只能接过来。

心里暗想,留着也好,说不定以后走投无路没钱了,还能去秦家分号当个黑卡刷刷。

在秦慕生热情的招待吃过早膳,孟芙才和亓北胤告辞从秦家山庄出来,没走多久,就见前面候着一队侍卫打扮的男人。

看见俩人过来,那些人立刻翻身下马,恭声道:“爷。”

嚯……

这排场,阔气啊!

还没等孟芙消化,突兀的一声娇音响起,一道火红色的丽影从马车上跳下,直接朝着她身边的男人飞奔而来。

“五哥哥……啊。”

亓北胤侧身,奔过来的丽影顿时扑了个空,顿生一脸失落和委屈:“五哥哥!”

这红衣女子生的很是艳丽,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白皙姣好的鹅蛋脸明艳动人,一颦一笑都灿烂的宛若朝霞,孟芙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昨天和她一起被关在地牢的那个姑娘。

只是,她既然和这个祁公子关系匪浅,又怎么会被关进秦家的地牢?

“孟姑娘,上车吧。”亓北胤没理会她,犹自对身边的孟芙说。

不等孟芙点头,旁边的红衣女子突然挡在她身前,娇呵道:“你姓孟?”

女子娇蛮的目光透着几丝凌厉,撑圆的杏眼不善的瞪着孟芙。

这架势,好像姓孟就是十恶不赦一样。

“我是姓孟,怎么了?”

孟芙声音似笑非笑的,心里却忍不住沉了沉。

之前这个祁公子刨根问底的打听她的身份来历,现在他的小妹妹又这么忌讳她姓孟。

姓孟的,刨他们家祖坟了?

女子的眼神陡然变得凶戾起来,玉手瞬间多了把匕首:“本姑娘最讨厌的就是姓孟的,你既然姓孟,那本姑娘就划花你这张脸!”

她叫嚣着,手上用力。

“宋玉致!”

男人沉怒的声音响起,可孟芙的动作比他更快。

宋玉致只觉手腕倏地一阵剧痛,手里的匕首已经易了主,她还没反应过来,冰冷的匕首直接抵在她的脸上:“巧了,我最讨厌别人讨厌姓孟的,你说我要不要先把你的脸划花了?”

“你放肆!”

宋玉致气坏了,但是手腕被孟芙捏的生疼,刀子又比划在她的脸上,立刻气急败坏的大叫:“五哥哥,她要划花我的脸,你快我帮杀了她!”

亓北胤没动。

他黑沉的双眸危险的眯着,一瞬不瞬的盯着孟芙。

这个女人,还真是时时刻刻让他惊讶。

宋玉致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救自己,气的都要疯了:“五哥哥,你快杀了她,你立刻杀了她!”

她这模样令孟芙嗤笑一声:“宋姑娘,你再动一下,这刀子可就真的划花你的脸了。”

宋玉致身子一僵,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你敢……你敢伤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五哥哥,五哥哥你干什么呀,你快帮我拉开她!”

“孟姑娘,她已经吃到你的教训了,是不是够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犹自响起。

孟芙歪头朝亓北胤看过去:“祁公子,我若是放开她,万一她再叫嚣着划花我的脸怎么办?”

亓北胤扫了一眼宋玉致:“玉致?”

“……”

宋玉致咬咬牙,又是不甘又是愤愤的说:“我不划你的脸。”

“光是不划我的脸可不行,你得承诺不碰我一根头发丝儿,不然你的这张脸就会烂掉。”孟芙闲闲的说。

“……”

这话气得宋玉致发狂,可又不能发作:“我不碰你一根头发丝,否则我的脸就烂……掉。”

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从她牙齿间磨出来的。

“这还差不多。”

孟芙心满意足的松开手,宋玉致当即跳开好几米远,戒备愤恨的瞪着孟芙,那眼神像是恨不得把她吃了。

“孟姑娘,上车吧,别耽误了行程。”

宋玉致一听孟芙要和他们一起走,顿时就想阻止:“不……”

可对上亓北胤冰冷的眸子,嘴里的话瞬间消音了。

孟芙心里有点惋惜,啧啧,这小丫头是不是被自己刚才吓住了,怎么也不闹一闹了,她也不想和他们一起走来着。

宋玉致看孟芙上了马车,银牙咬的紧紧的。

“上车。”

“我不要和她共乘一辆马车。”宋玉致拒绝。

亓北胤目光清冷一片:“那你就自己走回京城。”

“……”

宋玉致又委屈又气,可她也知道五哥哥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只能咬咬牙,心里暗想,反正回京这一路很长,她总能找到机会除掉这个姓孟的女人。

这么想着,宋玉致才顺了气,上了马车。

亓北胤身边的几个随从面面相觑。

刚刚经历了那么一场,如今再把这两个女人放在一个车里,呃……

自家王爷真的不怕路上发生血洗马车这种惨状吗?

奢华的马车虽然宽敞,可两个女人四目相对,没有硝烟的战火似是一触即发。

孟芙看面前的宋玉致乌眼鸡似得瞪着自己,心里只觉好笑,也懒得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计较,便开始闭眼假寐。

江南离京城应该挺远的,没有飞机没有高铁,坐马车……

这真是个不太好的旅游体验。

“谁允许你当着本姑娘的面睡觉的?”

娇呵声响的毫无征兆,外面驾着马车的侍卫都忍不住抖了抖脖子,这就……开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