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军神传

更新时间:2020-05-21 00:47:21

军神传 连载中

军神传

来源:落初 作者:sogland 分类:历史 主角:索斯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sogland的原创小说《军神传》,主角索斯坦,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让后人都羡慕我们吧,因为我们生在军神的时代。  让后人都同情我们吧,因为我们没有死在军神的时代。  让后人都嫉妒我们吧,因为我们曾和他并肩作战。  让后人都可怜我们吧,因为我们不得不目送他逝去。  **************************  书友群:28248779,挺冷清的,无聊人士可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索德兰斯此次是第二次率军在瓦兰尼亚三角洲上作战了,这是由索伦那和雷蒂尔两河交汇形成的三角地带。而在这片并不大的土地上,有着重要的要塞——伊瓦。在第一次瓦兰尼亚会战中,伊瓦被**西军攻下,如今已经被扩建为可同时驻扎三万人的大型要塞。

玛斯塔尔军十六万人,由费尔朗·达莫阿·迪维尔男爵的第三军团;卢昂图·于比埃尔伯爵的第四军团;巴里·费扎罗男爵的第七军团;以及希格拉妮公主的第十军团。以上各位均参加过上次会战,前两位更是因为在上役中合力围歼了**西第三军团而名噪一时。主帅兰斯伯爵索德五年前也以军团长的身份参战,取得了小小的胜利。

虽然双方上次交战的伤亡人数半斤对八两,但伊瓦的失守造成了五年来玛斯塔尔北境的劣势。由于瓦兰尼亚向南突出,使**西军有了一个绝佳的补给基地。由伊瓦向东向南都是玛斯塔尔的领土,以致玛斯塔尔为防止**西军骚扰,在北境配置了四个军团。而中央军的第十军团的驻地也基本在北方。所以,攻下伊瓦可使玛斯塔尔减少北方部队,腾出手来向西北方向与帕米斯争霸。同样,**西因为伊瓦以北没有象样的要塞,若失去伊瓦,那帕雷洛外围就无险可守了。

第二次瓦兰尼亚会战日后被认为是正面攻防战的典范,即“生命在无聊中丧失”的会战。3月2日下午,双方的斥候第一次接触,无人阵亡。被夏普尔喻为“一个良好的开端”。3月3日,玛斯塔尔第四、第七军团围攻伊瓦。此时镇守伊瓦的第五军团加上原来的要塞驻军共计35000人,主帅是道格拉斯格兰。

3月4日上午,玛斯塔尔第三、第十军团赶到;中午,**西总司令官贝奇元帅率领第一、六、八军团赶到。此时双方兵力为玛斯塔尔军:163000人;**西军:128000人。

下午,伊瓦守军配合援军发动了一次反攻。奥依菲的第一军团从对方第四、七军团营寨的结合处切入,在极短时间内分割两军。维夫利兹指挥第六、八军团合围于比埃尔的军团,同时格兰上将率第五军团突击费扎罗的第七军团。

正当玛斯塔尔军将要溃散前的一小会,希格拉妮让手下的军团进入第四军团的阵地,挽回了战局。索德指挥第三军团与费扎罗配合,差点合围了**西第一军团。经过一小阵厮杀,双方各自收兵,**西军因此占领了一个宽约半法里的阵地。

3月5日,双方相安无事,至多是士兵们隔着栅栏用自己的语言互相谩骂。

3月6日,日后的**西军人都会记得这个日子。玛斯塔尔军向**西军发动了总攻,左翼是于比埃尔,右翼是费扎罗,索得指挥第三军团为中军,希格拉妮则被安排在后卫的位置上作为预备队。**西军则是第八军团在右边,第六军团在左边,第五军团在中路的靠右的位置,其左边是第一军团。总司令官直属骑兵和伊瓦驻军为预备队。

玛斯塔尔军首先以弓箭压制对手,步兵在方阵军的引导下向对方展开攻击。很快双方的阵型便搅和在了一起。叫骂由两种不同的语言组成,混杂在武器的撞击声中。鲜血开始从人堆中溅出,玛斯塔尔人长枪刺倒了不少敌人,但**西人的战斧也造成了许多无头的尸首。双方的阵型像犬牙般交错,嵌得密不可分。

索德兰斯的《回忆录》中这般评述道:“这是我有生以来打得最糟糕的一场仗了。”

但最终玛斯塔尔人没能获得“皮洛士式的胜利”。战局由于夏普尔兰芳特的军团运动而出现了变化。**西第八军团的后卫——23师团离开原来的位置,绕出来包抄于比埃尔的侧后方。于比埃尔虽然察觉到,但无奈正面之敌纠缠得太紧。若玛斯塔尔人未能补救这里,战局恐怕是另一个模样了。但希格拉妮果断地行动使**西人企图破灭,海斯率两个联队正面迎击对方的23师团,利昂则绕出来反而包抄第八军团。

23师团的将官是弗兰克肖,栗色的柔软卷发,普通的兰色眼睛。与索格兰德同届,25岁,当年毕业士官生中的第一名。在用兵上肖还是有一套的,所以海斯和利昂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但只是暂时的。夏普尔的救援晚一步的话,23师团就又要重组一次了。

整个第八军团战线后退,因为要抽调兵力阻止侧面的敌军。于是与第五军团的13师团之间开了一个小缺口。于比埃尔自然发现了这个缺口,击破夏普尔兰芳特的不败神话的机会就在眼前,玛斯塔尔人当然没理由放过。玛斯塔尔第四军团发起突击,**西军的这个“伤口越来越深,但并不扩大。兰芳特父女的联系似乎被切断了。

“于比埃尔的阵型太窄了,”索德喃喃道,“兰芳特到底想干什么?”

他与夏普尔交手过很多次,每次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上次瓦兰尼亚时,对第八军团快到手的胜果却被一个团队的骠骑兵破坏了。要是上次那个青衣骑士还在兰芳特手下,我恐怕会输掉这场会战,索德暗想。

就在这时,于比埃尔的前锋完全冲破了对方的连接防守。但正当玛斯塔尔自认为获胜时,**西军的第二阵扑了上来。原来是维夫利兹贝奇元帅的直属骑兵。玛斯塔尔人前进嘎然而止,而第八军团和13师团开始夹紧突出的第四军团,于比埃尔的阵型受到挤压,开始混乱,自相践踏,伤亡人数直线上升。

玛斯塔尔的第十军团前卫遭到了法军第八军团和伊瓦驻军的夹攻,希格拉妮和利昂的情况不怎么乐观。但在被包围前的一小会,海斯的两万人赶到,这使原为后卫的第十军团完全到了对方的右侧。海斯的运动虽救了希格拉妮,可却让弗兰克肖眼前一片开阔,玛斯塔尔军的后背完全暴露。

索德无奈,中军已无多余兵力,只得让费扎罗抽出一个联队来补防。为此费扎罗与**西军第六军团的对抗中不得由攻势转为守势。辛苦支撑了好一阵的捷别旗特潘多斯,也就是第六军团军团长,好容易松了口气。

肖虽没完成包抄,但至少完成了对于比埃尔的包围。玛斯塔尔人左翼开始崩坏,不断地有人喷溅着鲜血倒下。第四军团的前锋已被杀溃,于比埃尔的本阵也岌岌可危。希格拉铌见状,命令部队集中攻击第八军团本阵和23师团的衔接处。一时间箭如飞蝗,玛斯塔尔枪骑兵横冲直撞。而夏普尔受到如此压迫,不得不再向于比埃尔施压,希格拉妮的行动间接重创了友军。于比埃尔死命抵抗,连其本阵也已投入战斗。

突然间,第八军团本阵与23师团之间断出一个缺口,被半包围的玛斯塔尔人像坏掉的消防栓中的水一般涌了出来。这样一来,希格拉妮的阵型一下子被自己人冲乱。夏普尔下令突击第十军团,这一小会的混乱便使玛斯塔尔人损失惨重。

几分钟后,索德接到报告:“于比埃尔伯爵战死!”本阵的幕僚们几乎同时颤了一下。

索德沉思了一会,对传令官说:“命令各部递次后退,十加路后建立防卫线。”所谓递次后退是指:第一阵后退,由第二阵顶上防御直到第一阵在其后建立防卫线。然后第二阵再后退,第一阵再顶上。依次类推,逐渐撤离战场。

另一方面,玛斯塔尔军的混乱也影响到了**西第八军团的本阵。夏普尔几乎可以辨认出玛斯塔尔骑兵披风的材质了。

“看来玛斯塔尔人的军需要比我们好太多了,我什么时候也搞一件这种披风。”幕僚们不知道,这是这位名将的最后两句玩笑话了。

大约就在玛斯塔尔第一阵开始退却的时候,夏普尔兰芳特被一支流箭击穿了左肺叶。本来这种伤虽很严重,但抢救及时是可以保住Xing命的。希格拉妮的第十军团为掩护主力撤退,正全力攻击第八军团。幕僚们很是一阵慌乱,夏普尔勉强忍住窒息的痛苦以镇定自若的姿态指挥战斗,战况很快得到了缓解。

希格拉妮本来只不过是为了掩护主力,一边进攻一边收拢第四军团的残兵。当主力退到安全距离,而23师团和13师团又调头回援时,希格拉妮也开始率部退出战场。撤军行动在菲尔德斯侯爵和海斯的努力下很成功。

第二次瓦兰尼亚会战的主要战斗基本结束了。

琴娜兰芳特正在打扫战场,进行善后工作。这时,第八军团的一名传令官疾驰而至,“兰芳特小姐,军团长大人受了重伤,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琴娜连指挥权也没移交,丢下自己的军队直奔第八军团本阵。

“父亲!父亲!”琴娜下马后边喊边拨开人群,寻找自己的父亲。很快,在士兵们的帮助下,女儿来到了夏普尔的身边。他的铠甲已被卸下,血已经染红了大半件衣服。

琴娜抓起父亲的手,眼泪不自觉地开始涌出来,“爸爸,怎么会这样的呢?您别动,别出声,军医很快会来的。”她转过去问边上的人:“军医呢?”

“肖大人已经去叫了。”

“傻姑娘,”夏普尔喘着气道,“我的命运由天上的神祗来决定……凡人没法插手。倒是你,快找个婆家吧……第三军团的索格……兰德是你父亲……唯一中意的人选。好机会……可别放过。”随后他笑了笑,“五十岁之前作外公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又笑了笑,喘得更艰难了。

“求求您,别说了,别再出声了,求您了。”琴娜急切地要求道。夏普尔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道格拉斯格兰和贝奇元帅在肖的指引下也来了。

“军医来了,格兰上将和元帅也来了。”肖轻声地对琴娜说道。

“小姐,请您让我检查兰芳特大人。“军医说道。

道格拉斯把琴娜拉到自己身边,这时他和夏普尔的眼神交流了一会。这是长年的默契所形成的独特的信息交流形式。一会儿,伤者满意地转过头去。

军医忙碌了一小会儿,沉重地宣布:“我已经尽力了,但伤势拖得太久了,出血太多。”这是婉转的死亡判决。

琴娜掩住了嘴,扑在父亲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有人围攻军医:“你这庸医,在干什么!”也有人自责:“都是我们太没用了。”道格拉斯和维夫利兹心中都咯噔一下,但他们必须作出表率来安抚士兵的情绪。

夏普尔满嘴血泡,想再嘱咐几句,但无论怎样也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了。他唯一能做的只不过是对女儿的一双泪眼报以他标志Xing的微笑。最后扫了一眼自己的战友后,闭上了疲倦的双眼。

“爸爸!!”大陆公历344年3月6日下午,第三代“**西之刃”之一的名将夏普尔兰芳特辞世,英年四十有六。

道格拉斯把琴娜和死者分开,琴娜倒在他怀中把她少有宣泄的泪水一股脑儿地释放出来。“哭吧,孩子,尽情地哭吧。我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你是夏普尔兰芳特的女儿,哭完了就要站起来啊。”

维夫利兹贝奇元帅默哀完后,当场下了新的临时任命:弗兰克肖暂任第八军团的临时军团长,13师团由格兰上将直接指挥,琴娜暂时停止行使指挥权。应该说是及时而又恰当的。

再说玛斯塔尔军后退10加路后停下休息,索德在检验了于比埃尔的遗体后,迎来了戏格拉妮。公主把夏普尔兰芳特的死讯带给了他。索德心中一阵郁闷涌上心头,不禁地感叹道:“名将兰芳特都会死于一支流箭,人的命运真是只有神祗才能明了啊。”

“伯爵阁下,我想出于对敌将的尊敬,我军还是撤回国内。毕竟,这仗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公主殿下所言极是,我军也损失严重。全军撤退回国。索德接受了提议,下令撤军。

第二次瓦兰尼亚会战结束,**西参战128000人,阵亡13000人;玛斯塔尔军参战164000人,阵亡21000人。双方各有一名军团长阵亡,总的结果是一次不分胜负的战斗。

几乎同时,第三次奥利会战也于3月6日结束,**西军被那维人大了伏击,损失极为惨重。20000士兵,仅有5000人生还。禁卫军指挥官修拉特上将、巴贝尔将官、瓦格斯将官阵亡,另有包括四名警备长在内的十七名校官阵亡。

第四、七军团接应到的只是浑身是伤的欧内斯特绍尔将官及5000名丧家之犬般的骠骑兵。慕撒尔和伯德随即追击,但直到越过北方警戒县10法里也没找到敌人的踪影。

3月14日,各地的**西军团均接到国王的命令:除第二、第八军团留守现驻地,第一军团进驻王都,其余各军团就地解散休整。7月1日,各军团在王都重新集结。对于士兵们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大家回去正好赶上Chun天最忙的时节,今年会有个好收成。

大陆公历344年的3月,对**西的将领们来说简直就是灾难。两名上将、两名将官阵亡,有三万人血染沙场。虽然第三军团在东境再次重创敌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可索格兰德在接到夏普尔兰芳特的死讯后久久无法释怀,他去酒馆的次数比平时多了两倍。

对这位爱开玩笑的上司,不,是前上司,索格兰德有一种对父亲和恩师般的崇敬和感激之情。当年毕业选秀,夏普尔选中弗兰克肖后,出人意料地跳过十八个人,直接挑了第20名的索格兰德琉斯。使之获得校官军阶,并最终成为军团长。

索格兰特去酒馆,拉可秀总如影相随。虽然霍林和斯克萨哈也有时陪他,但只有拉可秀始终坚持默默地看他喝光一整瓶白酒。

由于自己的军团已经放大假,第三军团的军官多数已返乡。索格兰德与负责后勤的提斯把格累斯顿要塞里里外外的军队财产完全交代清楚后才准备离开,这点使汉尼拔尤为感动,日后还特别在给贝奇元帅的信中提及。

索格兰德开始收拾细软,准备返回久别五年的故乡——罗斯卡多。这时,拉可秀敲门进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恩,若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去游览一下罗斯卡多的山林,可以请您为我作向导吗?”

“如果令尊不反对的话,”索格兰德仍在收拾他不多的衣物,“我父母是很好客的,欢迎到寒舍小住几日。”

“那么……我去收拾一下,待会随您一起出发。”拉可秀说完,匆匆地跑开了。

索格兰德打好背包,把些许银币放入口袋,离开了他的宿舍。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