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贤王

更新时间:2021-09-10 20:04:10

贤王 连载中

贤王

来源:落初 作者:飞翔的浪漫 分类:历史 主角:苟盛颖 人气:

完结小说《贤王》是飞翔的浪漫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苟盛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乌孙美人、大汉公主,王嫱、班恬、赵飞燕、阴丽华,美女如云  陈汤、杜钦、扬雄、刘歆、谷永、杜邺、萧育、淳于长、王莽、刘秀,豪杰辈出  侍曹、县令、金马门待诏、护羌校尉……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斗权臣,比筹谋、驰援西域,决战匈奴,文可治国,武能安邦  大好河山!  千古风骚!  不怕告诉你们:汉元帝刘奭是我姐夫!汉成帝刘骜是我外甥!西汉最长寿的皇后王政君是我亲姐!  西汉,我来了!  我叫苟参,这是我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苟参一路想着就到了侍曹们在衙门内休憩办公的地方,此时屋里只有一个老侍曹,叫郑立,见到了苟参就问:“小侍曹家里事情处理好了。”

苟参就答应着,郑立问:“县尉可曾叫你?”

苟参一听就问“如何?”

苟参以前在县衙里不爱说话,平时大家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有人觉得他老实可欺,自然也有人觉得他淳朴实诚,这个郑立平时对苟参说不上亲热,但是也不疏远。

苟参的母亲去世,郑立还到过家里祭拜的。

郑立却不回答,苟参看看屋里没人,说:“多日没来,未曾亲近,现下老侍曹如无事,赏脸不如去酒肆略坐,前几日家里忙碌,未曾好好招待与你,甚是失礼。”

苟参知道,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总是精于人情世故的,而这个郑立在衙门里倾Yin多年,了解的东西总是比自己多,该攀关系就攀关系,对生存的场所多一点了解,这个是必须的。

郑立就笑,说:“苟哥儿莫要客气,我如今也是在熬日子,过的一天是一天,不怎么管事了。”

“这几日衙门里倒是无事,不过,一向看你为人淳厚,我就多嘴几句。”

“县、郡里的原氏,你可知道?”

“原氏和褚氏同为我们颍川郡两大家族之一,我如何不知。”

苟参听郑立说话,似另有内容,正在想这原氏和褚氏和许县尉叫自己有什么关系,外面来了人,原来是同僚李明俊。

李明俊他看看屋里的苟参和郑立,张口说:“苟参,县令传你到二堂上去,有人将你告了。”

“有人将自己告了?”

苟参觉得自己第一天来县衙,遇到的事情还真是精彩,竟然有人来县衙将自己这个差役给告了。

这算不上是民告官?不过自己这个侍曹好像是没有品级的吧……

李明俊传达完了县令的指示就走了,苟参想不明白,给郑立告了个罪,说回头再请他,说完只有往前面二堂过去。

在西汉,县衙分为大堂和二堂,大堂就是所谓的公堂,都是审理重要重大案件的地方,而二堂一般则处理家庭纠纷、简单的经济案子。

到了二堂,和众衙役们自然都是熟悉的,堂口站了两个苟参更是此时已经熟悉的人,却是早上愤愤从自己家离开的苟盛和苟不离。

此时苟不离还是恨恨的瞪着苟参,而苟盛却面色平常的站在那里,等着县令胡老爷升堂问案。苟参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两个活宝真是阴魂不散,看来,他们是早就想好了,先到自己那里好说,达不到目的后,就用这种官司的方式来逼迫自己,算是刚柔并济。

想想对策,苟参过去和苟盛苟不离打招呼:“两位哥哥,怎么就来到县衙?”

苟不离自然是冷脸相待:“谁是你家哥哥!”

苟盛也叹气说:“四弟,你早上言之凿凿,说我们没有为兄之道,又说我们财迷心窍,我们哪里还敢和你私下的谈。”

“如今也是情非得已,只有公事公办了。”

“公事公办?”苟参听了嘀咕,明明是私事争家产的,和公事能扯上什么关系,不知这二位读过书没有,对公事的概念,能不能诠释的清楚点。

“二哥,三哥,早上弟弟是言语冲撞了,这里给你们赔不是了,我……”

苟参说着,被苟不离给打断了:“休得再花言巧语,现在害怕了!咱们还是公堂之上说个明白吧!”

这时县令胡不为升堂问案,原告苟盛和苟不离以及被告苟参到了大堂,苟盛和苟不离先行跪下,苟参却因为是侍曹而免跪,站在一旁。

胡不为让原告说话,苟盛就说:“启禀县老爷,小人是颍川郡河西县人氏,身边的这个是小人三弟苟不离,今天告颖水县苟参霸占家产,侵香祖业,请大老爷为小的做主。”

胡不为白面少须,四十余岁,听了苟盛的话说:“你们是河西县的,苟参是颖水县的,他怎么就能霸占你的家产,侵香你们的祖业?”

苟盛回答说:“苟参原来是河西县的,当年他母亲李亲怀着他改嫁给了我的父亲苟宾,我父亲几年前去世,苟参的娘就又带着他离开河西,来到了颖水定居。”

“我父亲在时,家里还算是殷实,我父死后,苟参的娘守不住寡,离开我家不说,还将我家积蓄全部拿走,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如今,李亲已经死了,我和三弟找到苟参,让他归还李亲当年从苟家拿走的钱财,苟参却耍无赖,拒不承认此事。”

“因此小民求大老爷慧眼如炬,判令苟参归还李亲夺走的苟家财产,所以,颖水苟参所住房舍,算是我家祖业。”

胡不为听了,问苟参:“他说的,可是事实?”

苟参作礼说:“回县令的话,苟盛所说,有些是真,有些是假,半真半假,掺杂搅浑,需要一一澄清。”

胡不为点头说:“你且讲来。”

苟参称是:“县令,我母亲当年的确嫁到了河西苟家,在我十岁时,我父去世,倍感凄然,然那时苟盛苟不离等几位兄长已经成家立业,已经分开了住,算是分家了。”

“我非继父亲生,与他们不是同父同母的,难免日久生了嫌隙。”

“我母委曲求全,但苟家兄弟变本加厉,万般无奈之下,我母带着我背井离乡,颠仆流离,从河西来到颖水,艰难度日。”

“这些年苟家兄弟与我母子从未来往过,如今,我母刚刚过世,苟盛苟不离更没有前来祭拜,以进做儿子的本分,反而挑起事端,说我母亲贪财龌龊,这岂是忠厚者所为。”

“常言道,家和万事兴,我原想息事宁人,任他们吵闹几句,毕竟他们是我兄长,但是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到大人府衙告我,这真是欲加之罪,红口白牙说瞎话。”

胡不为问:“其他不必说了,本官只问,他们诉你母亲拿走苟家钱财一说,你可承认?”

苟参低头默然,长叹一口气,脸上悲切的说:“回县令,我母子从河西来颖水已经多年,如果我母亲当年从苟家拿走钱财,为何苟盛苟不离早些不来找我母亲索要?如今母亲去世,他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其用心昭然若揭。”

胡不为问苟盛:“你们为何在李亲在世时不来找她索要钱财?如今可是心存侥幸?”

苟盛回答说:“县令啊,不是我们不想要,而是我们这些年根本不知道他们母子去了哪里,无处寻找啊。”

胡不为又问苟参:“你待怎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