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汉光熹

更新时间:2021-06-07 12:36:18

大汉光熹 已完结

大汉光熹

来源:落初 作者:独看风起 分类:历史 主角:刘晔哈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汉光熹》是独看风起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刘晔哈,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国?偶让他不再出现在历史长河!我以我血重铸大汉雄威!  莫名的来到了东汉末年,莫名的过了十个月野人生活,终于摇身一变成了大汉宗亲,刘家少爷,可是还要穿着孝服守孝三月。  既来之则安之,咱也狗血一次,啥?说偶智力平平,偶要谋士干嘛?至于武力,偶小弟一群,再说,偶也不是一般人,嘿嘿!  开始吧,看偶东征中原、西讨凉州、南攻荆扬、北伐异族,我们的口号是——凡在大汉土地上生活的民族都是汉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下刘晔纳闷不已:“这个葛衣人小胳膊小腿,没有几两肉的样子,只要猛猛追上,他还不吓得两腿发软走不得路,现在听来,怎么像猛猛没有占到便宜的样子?”

想到这刘晔加快速度,又转过一个路口,只见猛猛正和一个十几岁,红脸庞小孩在打斗。那个红脸小男孩使得一柄两米来长的大刀,舞得呼呼生风。三丈开外,站着一位二十几岁的黄脸病汉,其人身高大概有一米九,只是十分瘦弱,身穿青中带白的麻衣,嘴中念念有词,好像在指导少年的招式。

猛猛经过十个月魔鬼训练和刘晔不断的摧残,早已变成熊猫界地高手、高手高高手了,看眼下的情况,猛猛应该是游刃有余。猛猛四下游斗伺机进攻,显然比较悠闲,相对而言,那个位少年状况显得不妙,只是利用长兵器的优势苦苦支撑着。

黄脸大汉见刘晔径直走过来,微微一愣,忙道:“小兄弟小心,快快到俺身边来,俺从未遇到如此凶猛之貘【1】。”

“谢谢兄台提醒,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刘晔学着古人的样子,双手抱拳问道。心里评价道:“此人心肠倒是不错,是个Xing情中人。”

“方才见到这只凶貘在追一个男子,俺师徒二人便迎了上去,咳!咳!咳咳!只是俺病得厉害,只好让小延子先对付着它。”黄脸男子说道。

“兄台若是无病,这只熊猫——这只貘只怕不是你的对手?”刘晔颇为恭敬的问道,想从言语中试探黄脸人的深浅。

“那还用说,去年俺杀了两只,一公一母,只是让那一只觳【2】给逃了。”说完满脸骄傲之色顿现。

“什么是觳?难道?觳比貘还厉害?”刘晔嘴上说着,心里盘算:这个黄脸一定要收服,宰两个貘如此轻松,看来比自己厉害。现在可是汉朝末年,也就是大家说的三国初期,乱世欲来,自己就算没有能力统一天下,最起码也要保存自身,搞一个小军阀玩玩,然后待价而沽,不失一生荣华富贵。我最看不起那种立志平常人,无奈大英雄的桥段,据说乱世人不如狗,不去拼搏一番,怎知结局如何?就是最终失败,也要轰轰烈烈搏上一搏,君看陈胜吴广,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揭竿而起,纵然失败,亦不妨史书留名。如今我还是孤身一人,也该收上几个小弟,书上不是经常说,只要王八之气一放,几句:君看天下大势如何什么的喷将出去,甭管智士猛将马上拜倒。

想到这里就挺胸收腹,浑身一抖王八之气顿放道:“不知君看天下大势如何?”

“兄弟见笑了,觳就是貘的幼崽,如今越来越少了。看兄弟不是猎户,不知道也是正常。兄弟是否生病了?身上为啥发抖?”说着脸上浮现关切之意。

而后憨憨笑道:“天下大势自有天子王臣Cao心,俺只管明天有没有饭吃,肚子不饿就行。”

少年忽然惊叫一声,黄脸汉子脸上笑容一瞬即逝,随即两眉紧锁。原来场中形式发生了变化,少年毕竟年幼力气已竭,招式愈来愈慢,汗水淋漓脚步凌乱。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两方罢斗,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刘晔深怕黄脸男汉子一会来个回光返照,拼了Xing命把猛猛干掉,故意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慢慢说道。

心中则猜测道:“看这家伙一脸病态、满脸消瘦,理想不过是天天有饭吃,要是日子能过的去,谁不在家养病,如今还要拖着病体出来打猎。不过我也总算搞明白,去年见到猛猛时,它为何要攻击我,方才它为什么又会暴怒。识相点,快做偶小弟吧,权当偶为猛猛讨点利息,嘿嘿!王八之气镇不住你,老子也会想办法纠缠你,哼哼!

黄脸男子两眼冒光道:“小兄弟真有办法?”

刘晔神棍一笑,暴喝道:“统统住手!”

红脸少年早就顶不住了,听到之后用长刀护住门户,后跳几步稳住身形,而后疑惑地看着有点不情愿停下来的猛猛。

“在下刘谦,还不知二位壮士尊姓大名,贵府何处?”看见局面得到稳定,刘晔赶忙和他们拉扯关系。

二人答道:“复阳魏雄。”

“魏延!”

三国大将魏延好像就是现代桐柏人【3】,魏延的兵器也是长刀。难道这个少年就是三国有名的反骨仔——魏延魏文长?不过,网上也有人为他平反,说他是个大大的忠臣,只是此人‘傲慢而少理’‘刚而自矜’,得罪的人太多,没人为他说话,最终落下一个反贼下场。刘晔也不信天生就有叛逆之人,司马懿牛吧,要是曹Cao长寿在世他算个球毛。

看情形,魏雄是魏延的老师,可是魏雄的名字却没听说过。看他满脸病容的样子,刘晔猜测,可能是没等到魏延出山,他已经死掉了。汉末的瘟疫、天灾、人祸不断,不知有多少没来得及表现的英雄,稀里糊涂地就埋没在历史长河中。神亭岭独战孙策五十回合的无名小卒就是最好明证。

想到即将收到猛将做小弟,刘晔精神大振,脑细胞空前活跃。

“请问壮士,魏延兄弟父亲在世当家作主时,可不可以说家中财物是魏延家的。”

“这有啥不行的。”魏雄瞪着俩眼,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刘晔。

“尊师如父可有这种说法。”刘晔接着问道。

“有哇!”魏雄莫名地答道。

“那我师傅的东西可否说成我的东西?”刘晔继续引诱道。

“可以。”魏雄顺嘴答道。

“好!”

刘晔不等他醒悟过,来马上接着忽悠道:“按道理讲,杀害两只貘也不是你的错,你错在,你不问问它们是否有人喂养。那两只貘是我师傅玉真子,精心饲养的异兽,二十年来吃的全是仙丹异果,喝的都是琼浆玉液,不知费了多少心血,不知费了多少银钱,马上就要随着他老人家飞升仙界,可是——可是,唉!如今师傅他老人家,只有一个人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仙界的仙宫里,好不孤寂,好不可怜!你说,我能不能代表师傅向你讨个说法。”

缓了一口气,不待魏雄接口,手指猛猛道:“这只貘就是去年跑掉的那只觳!它的父母让你活活砍死,从此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你活生生拆散,于是,这个世界中又多了一个凄苦的孤儿,过着风雨无助举目无亲的日子。孤儿啊,纵使备受冷眼讥笑,也只能默默忍受。它再也享受不了家的温暖,再也没有老爹地呵护,妈***慈爱。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孩子像根草。”

话还没落地,就听到小魏延小声的啜泣,猛猛更绝,雄壮的猛猛头伏于地,双掌擂地做哀伤状,怎么看怎么可笑。

“我靠!今年最佳表演奖的小金人应该颁发给天才猛猛!”刘晔心中暗赞。

魏雄对刘晔的话深信不疑,虽然自己一人可以轻松杀死这只貘,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使貊听话。想要把凶猛的貊当做宠物养,只有学过神仙法术之流才能办到。

别看魏雄憨厚,可是绝对不傻,刘晔还没挑明,已经明白了刘晔的意图。可是他一贫如洗,实在拿不出东西赔偿。近两年,他患上瘟疫,若不是他身体好,早就变成了枯骨,他饭量是平常人的五六倍,后来又加上一个小魏延,日子更加难过,几次希望寄身本地豪强,可是人家一看他只剩下皮包骨头,根本不收。如今,既然遇到冤大头,先混饱肚皮再说。

刘晔还想接着忽悠,却看到魏雄上前一步,躬身一礼道:“刘兄弟,不不,刘仙长,俺真的不知那是仙家养的异兽,俺绝不是想冒犯仙家。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俺魏雄也不是浑人,只是俺身无长物,若仙长不弃,俺愿意为奴为仆。”

突然听到魏雄愿意做小弟,刘晔心中一阵翻腾:太好了,老子终于收到小弟了,老子虽然没有王八之气,多费了半天事,毕竟也搞到手了。

按捺心中喜悦,这厮假装思索一番后道:“看在你一片真心的份上,我若是不收,显得太不近人情。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心中想:“谁让你小子刚才不配合我的王八之气,让我丢了面子,现在还不让你也掉些面子,该!嘿嘿嘿嘿嘿!”

魏雄听到这里,心里猛然哆嗦一下,暗道:“这主够狠心够黑,俺得讨个说法,不然他转头把俺卖成苦力,就凭俺的身子板只怕活不过今年。”

慌忙说道:“主人,俺这饭量大吃得多,你可得让我吃饱。”后面又弱弱地说道:“还有,你可不能把俺卖掉,要是那样你还不如现在把俺杀了。”

刘晔听了之后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心想:“俗话说地好‘打一棍子,给俩甜枣’,‘大棒加胡萝卜’最有效,既然已经打过了,就该给他一点甜头。”

正要开口,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远远传来。

【1】貘:《神异经》中说是熊猫。

【2】觳:《尔雅》中说是貘的幼子。《说文》曰:豰,类犬,腰以上黄,以下黑。

【3】建安年间曹Cao统一北方后改设州郡,复阳改为义阳。

比如:建安前说谯郡曹Cao就不对,建安以前豫州没有谯郡,谯郡是建安后设立的。

比如雍州。《后汉书孝献帝》记载:“兴平元年夏六月丙子,分凉州河西四郡为雍州。”《典略》曰:“建安初,猛仕郡为功曹,是时河西四郡以去凉州治远,隔以河寇,上书求别置州。”

所以本书中建安前出场的人物,贯籍一概按照历史真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