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混在明朝

更新时间:2021-06-06 11:55:35

混在明朝 连载中

混在明朝

来源:落初 作者:红色四月 分类:历史 主角:王锐苏庆德 人气:

主角叫王锐苏庆德的小说是《混在明朝》,它的作者是红色四月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锐说:“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  书友群:20992939,欢迎铁杆书友和VIP朋友加入讨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猥琐文士名叫许士贵,江西安吉人士。当初来到京师也是为了参加会试,结果却屡试不中。失意之下他感到无颜回乡,索Xing就在京师住了下来,一边在棋社与人斗棋为乐,一边继续做着登龙门的努力。

他的棋学自于叔父,叔父的名气不大,却是师承于万历年间新安派的国手苏之轼。虽说许士贵只学到了一点皮毛,但棋力比之等闲之辈已是不俗,一来二去在附近的一些棋社倒颇混出了些名声。只是他为人一向尖酸刻薄,除了在棋盘上毫不留情之外,还喜欢以言语羞辱对手,所以十分令人讨厌。有许多人正是因此而不服气纷纷提出挑战,结果往往是负多胜少,白白受辱和输了银子不说,还更添了许士贵的狂傲之气。

今日他在棋社里看到那美女假扮的公子,不由得被这比女人还女人的“男色”所倾倒,当下里就以言语Tiao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地幻想着能讨些便宜。

那美女扮成男装偷跑出来就是为了多长见识,到棋社里来也纯是因为好奇,原本并未打算与人真个对弈。但许士贵的Tiao逗令她怒不可遏,忍不住与他赌斗一局,还以为凭自己的棋艺定可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猥琐男一番。

却不料这个许士贵的棋还真有两下子,那美女的棋力和实战经验都要比他逊了一筹。再加上许士贵一意要显摆一下,所以一上来就使出了浑身的本领,想要完胜这个绝色的“公子”,以便获得其“芳心”。

那美女眼看着就不敌,不由得又羞又恼。她倒不心疼那一两银子的彩金,而是感到竟然输在这样一个猥琐男的手下实在是让人恶心。可就在眼瞅着局面将要无可挽回时,王锐却横空出世杀了出来,暗中帮她赢下了这盘棋,她心中的高兴和感激自是可想而知。

但对于许士贵而言,那又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他眼看着就能成功,却不成想被人横插一手坏了好事。输点银子倒是小事,关键是让他在那绝色“公子”和众人眼前丢尽了面子。

这让许士贵怒发如狂,他只认为是自己的大意才招致了败局,根本没有细想到底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忍不住就开口挑战,一心想要立刻挽回颜面。

王锐正想亲自见识一下古代棋手的棋力究竟如何,闻言可谓是正中下怀,当下上前两步抱拳还礼笑道:“在下王锐,于棋道也只是略通一二而已,高手二字是绝不敢当!但许兄既有意指教,小弟甘愿奉陪便是!”

许士贵抬头向天,神态颇为倨傲。他手中轻摇折扇,用两个鼻孔“看”着王锐狂妄地哼道:“许某从不白与人对弈,你我二人就以十两纹银作为赢家的彩金!不知王公子可有这个胆量么?”

王锐闻言微微一愣,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难色。他倒是一点不介意许士贵送白花花的银子给自己,只不过眼下自己囊中羞涩,总共也就剩下了一两多碎银子,又到哪里去变出十两银子的赌金?

许士贵见状自然猜到了大概,嘿嘿冷笑着道:“如此穷酸竟然也敢跑到这里来撒野?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算了,今天本大爷就破次例,你身上有多少银子都拿出来,我们就以这个数目作为彩金也罢!”

王锐原先也只是觉得这许士贵只不过是面目猥琐令人讨厌而已,此刻见他出言狂妄刻薄,忍不住心生怒气,心说你这个家伙既然不知好歹,那我就让你知道一下厉害。本少爷现在正为银子而发愁,你既非要主动送上门来,我又岂有拒绝之理?

他正要开口答应,却不料那美女忽然在一旁插口道:“慢着,十两就十两,这彩金我来替王公子出!”

说着,她从衣袖内掏出一锭雪白的大银啪地放在了桌上。十两银子在当时可不是个小数目,她这样毫不犹豫地就拿出来去帮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也算是个疯狂的举动了,顿时引起了围观众人的纷纷议论,场中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在场的人几乎都讨厌那许士贵,眼见他刚才吃了个哑巴亏,心里十分解气,此时都恨不能王锐再狠狠地挫一下他的狂妄之气才好。

王锐知道她这是在投桃报李,当下也不客气,朝她施礼微笑道:“多谢公子的好意,不过公子的如此厚意在下实不敢当!”

那美女还礼笑道:“适才若非王公子那番画论的提醒,在下恐怕早就输了,这区区的十两银子就权当是感谢吧!况且小弟对王兄的棋艺很有信心,谅来王兄也不会输在小弟手下败将的手中!”

她说的乃是发自肺腑的大实话,刚才本已经一败涂地的棋竟然会奇迹般地反败为胜,实在是令她对王锐的棋艺佩服之极。眼看许士贵仍是这般狂妄,还要为难她的“恩人”,那美女自是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帮忙。

王锐闻言没再推辞,哈哈一笑说道:“承蒙公子的夸奖,在下愧不敢当。既是如此,锐必竭尽全力,不会令公子失望便是!”

他二人在这里一唱一和,却把一旁许士贵的鼻子都险些气歪,心说我待会就让你们这对狗男男知道厉害!他黑着脸说道:“既然有人愿意双手送上白花花的银子,许某也无不受之理!王公子,我们这就可以开始了吧?”

王锐暗暗一笑,心想你这家伙反倒抢去了我的台词。好,那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给谁送银子吧!

想到这里,他淡淡一笑道:“许兄请!”

二人不再多言各自坐下,经过猜先,王锐猜到了白棋先行。

古代围棋实行的是还棋头的规则,每多出一块棋就还对方一子,先行者并无帖子的负担,这让王锐感到了心中更加笃定。

他适才已经看过了许世贵的棋,知道其水平比起自己来恐怕要差上了一大截,因此一开局也采用了古人的下法,一上来就与对方绞杀在一起,迅速将棋局导入到混乱复杂的局面中。

很快棋局就进入了中盘,许世贵越下就越感到了有些不对劲,只感到局面的复杂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棋力控制范围,局势应该如何发展根本无法看清,他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不知该怎么下才好的无力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结果如何自是可想而知。不过王锐有意没有大胜,而只是控制着小胜即可。

当数完子时,许世贵再一次面如土色地怔怔盯着棋盘说不出话来,实是难以置信自己已然竭尽全力却仍然输在了这个Ru臭未干的年轻小子手中。

王锐长吁了口气,笑吟吟地将许世贵的那锭银子拿过来说道:“许兄承让了!小弟胜的实在是侥幸,侥幸之极!哈哈……”

他嘴里虽然说着侥幸,但语气中充满了调侃的意味,显然是言不由衷。

那美女的眼中也露出欣喜的神色,深深地看了王锐一眼抱拳说道:“王兄的棋艺果然高明之极,小弟佩服!”

王锐哈哈一笑道:“公子过奖了,许兄的棋也是深不可测,在下适才胜的亦只是侥幸而已!”

许世贵闻言真恨不得一头就磕死在棋盘之上,心说你这小子刚胜了一局就这般狂妄。刚才那盘棋的局面复杂之极,你最后也不过是运气好才小胜了而已,若是再来一局,我未必就会再输!

看到王锐得意洋洋地做起身欲走状,许世贵急忙喊住冷笑道:“王公子既知是胜得侥幸,可有胆量再下一局么?嘿嘿,我们将彩金提高到20两如何?如果阁下无胆,许某也绝不强求!”

围观的众人闻言顿时爆发出轰然的惊叹声,20两彩金的赌棋大多数人还从未见过,不由得纷纷感叹今天到棋社来实在是不虚此行。

王锐看了那美女一眼,见她的目光中满含着鼓励的神色,当下精神一振,淡淡一笑说道:“许兄既有此雅兴,在下奉陪就是!”

许世贵见他答应下来不由得大喜,心里憋足了劲想要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将适才的损失连本带利地一举捞回来……

常言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现在许世贵已开始越来越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同时心里感到无比的郁闷与迷茫。

他这一局猜到了白棋先行,一上来就稳稳守住了两个角地,然后才借先手之利对黑棋发起了攻击。

这一回许世贵吸取了教训,不敢再用过分强硬的招法,行棋中规中矩,牢牢掌握着先手,意欲等积累了不可动摇的优势后再向对手发动致命的一击。

可让他郁闷的是王锐从一开始就主动挑衅,黑棋的攻击虽看上去并不凌厉,但却东边一拳西边一脚的处处袭扰纠缠住白棋。

许世贵被撩拨得勃然火起,自是立即发起了反击。可是短短几十手过去后,他就惊奇地发现局面又成了让其云山雾罩的复杂乱战之势……

最后的结局不说也知道,在一通乱战之中许世贵最终迷失了方向,一不小心之下再一次被对手“幸运”地抓住了一记漏招而逆转,最后一数子竟然只输了3个子而已!

看着王锐洋洋得意地将自己的银子收起来,许世贵被气的险些一口血就喷在棋盘之上。

旁观的众人见王锐这两盘棋王锐赢得惊险之极,在大感解气的同时不由得感慨他的好运,纷纷发出赞叹之声。那些以前曾经受过许世贵气的人更是大声叫好,把一间本该静谧幽雅的棋社搅得如同菜市场一般。

许世贵此刻已经输红了眼,根本没去想对手的棋力很可能是远在自己之上的问题,只认为王锐不过是运气太好,这两盘棋输的实在是冤枉无比。只要他再加大彩金,就一定能连本带利地全捞回来!

就这样,他疯了一样的又将彩金提高到了40两一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