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这是个假的唐朝

更新时间:2020-06-27 08:56:52

这是个假的唐朝 连载中

这是个假的唐朝

来源:落初 作者:三岁哈 分类:历史 主角:郎君孔 人气:

三岁哈新书《这是个假的唐朝》由三岁哈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郎君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梦到了未来,丈母娘要做皇帝,公主媳妇要和离改嫁,他自个儿——却是妻离子散满门衰败。是不是感觉很熟悉?他还有个被传断袖但没有瘸腿的太子妻兄,打下了半壁江山但没有玄武门之变的皇帝岳父。是不是感觉很懵比?这,是个假的唐朝。噢!对了,他的公主媳妇名讳——李令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按照梦境说起来,苏家便是自己与宁玥公主订婚前,最后一户阿娘提过亲的人家。

如果不想梦境里的事在生命里重演,那么,现今,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早早娶妻,绝了宁玥公主的心思。

倒不是他无情,对梦里那夫妻九载的情谊视若无睹,而是,梦里的他在临死前,想明白了一桩事——

即便没有受谋反牵连,他也会犯上别的什么事,如叛国,如杀人……至于结局,也终归是要妻离子散。

他仍是会与公主和离,仍是会令阿耶阿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仍是,仍是会看着妻子改嫁,看着自己儿子死在自己眼前,却,无能无力……

因为,母后要登那个位置,而宁玥——正是她百年后那个最佳的继承人!

好不容易称帝,若是让宁玥的几个哥哥继位,不就成了左手给右手,变相地令丰朝复辟么?但若是让武氏族人继承大统,莫说朝臣们会否承认,就是母后自个儿心底里也膈应,到底不是亲生的,终究隔了一层。

由此,宁玥就成了她最佳的选择。

宁玥不仅是她的亲生女儿,同时也继承了她女子为帝的志愿,并且,念及宁玥身上流着前朝血脉,臣意、民意和圣意也能达到一个完美平衡。只不过,为了避免事情真成了左手给右手,在宁玥的身上还有一道必不可缺的手续,那就是:改李为武,将宁玥嫁给武氏族人。

这样,继承凤朝的皇太女李令月,她的身份不再是李家女,不再是丰朝的宁玥公主,而是——凤帝的女儿、武氏皇族的媳妇!

母后满足了她的政治意愿与切身需求,凤朝姓武不姓李;朝臣、甚至还有宗室,在几经波折后,也都能捏着鼻子认下。无论如何,凤朝一半还留着李氏的血嘛,臣子算是对得住历代丰帝,宗室也算是对得起李家先祖。

于是,丰朝改凤朝,武氏留、李氏留、朝臣留,独独他孔青珩不能留!

所以毫无意外地,当他被流放岭南半年后,宁玥公主与凤帝的侄儿武攸崇订婚。而在她们大婚的那晚,岭南的他,已病倒在榻多日。

某个视线模糊的瞬间,孔青珩想,那一刻他大概已经死了,不然,又怎会霎时间身处洛阳?

在洛阳清化坊里——

他见着了喜堂内的她嫁衣红胜血;

见着了她与另一个男人喝下合卺酒;

见着了他们的全儿在那一晚突发高烧,仆人却忙于喜事而疏于觉察;

最后,他们的全儿……

活生生地,咽了气……

既是知晓了这样的未来,宁玥,他又如何娶得?

梦里的他已经拿一生成全了她年少错付的情谊,而今,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吧。她做她的武家妇,他当他的孔家郎。孔家不会因他由盛转衰,阿耶阿娘也不会白发送黑发,他自己,也不会经受妻离子丧之痛。

独自一人呆在书房里沉思半响,孔青珩慢慢理清了头绪,受梦境影响的悲切情绪也逐渐消化。

梦里的人,是他,也不是他。至少,眼下,一切都尚未发生,他还只是个少年郎,无需担那中年离散的痛。

也是奇了怪了!

你说李令月怎么偏生就瞧中了他呢!

论文,他不如萧相家的萧承誉;论武,他不如卫国公家的程虎;论才干,他不如梁国公家的谢子骞;论人品,他忠厚不如敏珍郡主家的郑兆年,奸猾不比大理寺卿家的闻人焕……

除却一张好皮囊,他孔青珩什么都没有,怎么,这公主的青睐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也罢,待他回头娶了妻,再替她物色个美男子吧。

嘿,最好还是武家的,省得再祸害旁人。

俊美至极的脸上,渐渐恢复了长安第一美少年的神采,眼波流转,少年郎的风流写意便从他的眉梢处透露出来。

“孔安!”

思绪通透后,孔青珩只觉毛孔皆开浑身舒泰,朝着门外高声唤道。

“郎君。”

恭敬地推开屋门踏入书房,孔安瞧见了斜坐在书案后的自家郎君,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角处的漫不经心一如往常。

“孔安,你说我是不是老了,长安第一美少年的名头该让人了?”

“郎君尚未及冠,正是翩翩少年郎,怎么会老呢?即便及冠,这长安城里,论样貌也无人能及郎君。”

孔安识趣地恭维道,却不知自家郎君的肚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

“既然本郎君风华正茂,那苏家怎么要拒婚呢?”

故作忧伤地叹了口气,孔青珩脸上的笑意愈浓。

“这……”

孔安不敢答话了。

他不能说自家郎君是明知故问,可他也总不能像那两名丫鬟说的一般,是“苏家小娘子瞎了眼”吧,否则,向“瞎了眼的苏家小娘子”提亲的自家郎君……又该有多瞎?

“去,安排几个人到宣平坊看着,苏家小娘子如若出门就跟着,再腾个人回来告诉我。”

没再继续逗趣孔安,孔青珩径直吩咐道。

看见孔安的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孔青珩拨动着桌案上的狼毫笔,哂笑着又道:

“郎君这长安第一美少年的名头,怕是给人忘了,郎君心情好,索性提醒提醒,为他们长长记性。”

“这……喏。”

孔安纠结着眉头应下。

郎君,您这屡屡被拒婚,又不是不明白,压根不关您样貌的事呐!过去,也没见您有什么反应,怎么如今到了苏家这,就想不开了呢?

心中纳着闷,孔安还是老老实实地离开去安排了。

郎君惯来率性而为,比这荒唐多了的举动也不少有,今次心血来潮,左右也就几日的功夫,全当是替郎君舒了堵在心头的那口气罢。

看着孔安告退合上屋门,孔青珩脸上的漫不经心之色渐渐隐去。

明年春正月,宁玥公主就要及笄,到那时,自己再如何不愿,圣人关于驸马人选的考量名单上也会有他的大名,再虑及宁玥一门心思想嫁,这门婚事十有八九还是会落在他的头上。

为今之计,是他必须得在两个月内将婚事敲定,而整个长安城,还有比苏家更合适的人选吗?总不能真让他去张校书家提亲吧,到那时,押赌成真,孔家的脸也就丢尽了。

苏家小娘子好歹是敏珍郡主亲自挑的人,阿娘也是过了眼的,门户虽然不高,可听闻样貌人品俱佳,怎么都比重新找户人家再细细调查了解要好。

只要,这张皮囊还在,他就不信撬不动苏家小娘子的芳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