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神奇的大冒险

更新时间:2023-01-23 04:28:08

神奇的大冒险 连载中

神奇的大冒险

来源:落初 作者:孤夜无眠 分类:灵异 主角:况暮臣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孤夜无眠的原创小说《神奇的大冒险》,主角况暮臣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少年况暮臣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踏上了冒险之旅,以及和黑暗势力作斗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况暮臣,郑克侠,田野明,三人匆匆忙忙下楼,发现楼上楼下都是警察在那里搜查。

郑克侠道:“喂喂,里里外外都是警察,怎么办?”

田野明道:“我偷了几件警察的制服,我们穿上,就不怕了?”

况暮臣道:“喂喂,你们别这么搞,冒充警察,是会出事的,这里的警察都是专业人士,一眼就能识破的。”

田野明道:“哎呀,那怎么办吗?”

郑克侠灵机一动道:“我又办法……有炸弹。”

郑克侠朝人流喊炸弹,一下子人群就被引爆了,全乱套了,人流都奔这楼下疯狂的挤,况暮臣等趁乱找其他出口了。

有一个楼道十分安静,适合隐蔽,他靠在墙边,把头伸出来,望了望,正好有一个出口没有人,他快步朝着出口走去,不过刚刚走到门口听到了脚步声,他一下子靠在门口。

从楼梯上下来一个人,他正是沈惜君,两人目光正好相接……沈大伟望着况暮臣,发觉这就是那天出现了大墓里的那个人。

“不是冤家不聚头,小盗墓贼,咱们又碰面了,你又撞到我的手上了。”

两人马上打了起来,虽然知道况暮臣可能不是盗墓贼,但是沈大伟还是想试探一下他。

“小子,快交出玉片。”

“什么玉片……那个妇女……是你***玉片啊。”

“不是你拿的,你怎么知道是我***玉片,在我***手里。”

“哎呀,小子,我告诉你,不是我拿的,是一个人拿走的。”

“谁,谁拿走了玉片。”

“是一个带眼镜,在你后面。”

沈大伟一回头,却什么人都没有,再回头,况暮臣开溜了,“小子,算你走运。”

在房间里,沈靖溪整理了金缕衣,交给商秋雨,道:“我们计划成功了,有了你协助,真是轻松,对了,这里每个人都要搜身,怎么拿出去。”

商秋雨昂起头,道:“我想过了,只有一个人不会搜,那就是陶宗泉的小蜜李美玉,不会搜。”

李美玉还在沙发上睡着呢,商秋雨把衣服放进了李美玉的化妆箱里。

在最下面的大厅里,宾客挨个搜身,准备离开,陶宗泉焦急在门口,而陈寒秋则带队在门口搜查。

“我抗议,陈队长,我是市长的秘书,你没权力搜身。”

陈寒秋面无表情,道:“对不起,吴秘书,我们这也是奉命,而且你要知道我是警察。”

“你是警察……算了,你搜吧。”吴秘书只好,让陈寒秋搜身。

“吴秘书,这也是没办法,下次,下次,我给登门赔罪,搜……仔细点。”

“哼……”

李美玉满腹委屈地跑了过来,摇了摇陶宗泉,道:“宗泉,我的金缕衣不见,你要帮我找回来啊。”

陶宗泉安慰自己的宝贝,“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宝贝啊,金缕衣,金缕玉衣肯定给你找回来。”

商秋雨和沈靖溪已经在排队了,商秋雨一个健步上前,道:“美玉小姐,你不要着急,陶老板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

陶宗泉点点头,道:“是的,是的。”

商秋雨转身就要离开,被陈寒秋挡住,道:“商秋雨博士,你也要搜身,对不起,包括你的大箱子。”

李美玉生气道:“宗泉,这是我的化妆箱,你怎么也要搜啊。”

陈寒秋看了看陶宗泉,陶宗泉道:“打开它。”

警察将化妆箱打开了,搜了搜,里面什么都没有,都是一些化妆品,没有其他物品。”

商秋雨倒是诧异,不是放在化妆箱里的吗?

李美玉见状更加生气,道:“你,你连我都不相信了,陶宗泉,哼,我不想理你了,哼。”

李美玉抱着化妆箱离开了,很生气的离开了。

陶宗泉很尴尬地道:“女人都是那样,请你们见谅啊,见谅啊。”

商秋雨和沈靖溪随后就离开了。

商秋雨道:“真奇怪,我不是放在化妆箱的暗格里面的吗。”

沈靖溪得意地上翘嘴唇,道:“陈寒秋,可不是一般的警察,里里外外防备十分森严,根本拿不出去,而且警察都是火眼金睛,暗格什么的瞒不过他,我拿走了,我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商秋雨道:“好,太好了。”

于是他们坐上了保时捷轿车,沈靖溪道:“我哥呢。”

商秋雨道:“还在里面,要不要等等大伟。”

沈靖溪道:“我相信我哥,我们先走吧,不然会引起怀疑的。”

商秋雨道:“嗯……”

发动保时捷的引擎,离开了上海希尔顿大酒店的会场。

至于况暮臣,郑克侠,田野明,三个人,则从另外一个地方,准备开溜。

“没有人,没有人,我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了。”

于是他们大摇大摆地在楼道里走,那里有个后门,正好可以走。

不料从后门进来一个人,也是警察的制服,带着一队警察,拦住了他们。

“我早就知道,有人想从后门逃走,所以陈队长吩咐我,在这里留守,果然抓到了几个宵小之徒,在下司空翼,你们逃不了。”

况暮臣眼尖,认出了他,司空翼,上海少年侦探天才,他怎么会成了警察

“哟,名侦探柯南,怎么成为了警察,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郑克侠道:“你们似乎认识,而且关系不好的样子。”

况暮臣说悄悄话,道:“上学的时候,我们处处争第一,他永远争不过我,无论哪方面,我们是冤家对头,只是我喜欢出去冒险寻宝,所以他才成为上海第一侦探。”

司空翼怒斥,道:“我才第一,你不好胡说了,我的真探事务所,可比你的那个三流事务所,出名。”

“行行,司空大真探,我们的恩怨,以后再说,能不能放我们出去啊。”

司空翼得意地道:“今天……哎呀,妈呀。”

突然来了几个黑枪,除了司空翼,一些保安和警察都倒下了,一个面色严峻的男人,手臂挥着青龙的黑衣男子,拿着枪,迅速击倒了附近的保安和一些警察,司空翼由于躲得快,没死。

况暮臣惊呆了,那个……那个杀手携带刺客同盟的徽章,他也是刺客同盟的吗。刺客同盟,国际著名杀手组织,况暮臣一度被他们绑架,强行训练成刺客,不过幸运的是被人救了出来,脱离了他们,怎么今天又出来了,是想清理门户吗。

况暮臣关心道:“小翼,你没事吧。”

司空翼气喘吁吁道:“别忘了,我的名字是我爸照着漫画人物大空翼取的,我就像大空翼一样,会飞的。”

况暮臣转过身道:“你到底是谁,你也是刺客同盟的吗,想干什么。”

“我,刺客13,刺客9好久不见,不过我是来逼你交出一件东西,那就是沈家的传家之宝,玉片,玉衣。”

郑克侠道:“哇,他在说什么啊。”

“我是刺客9,忘记我吧,再说我真的不知道东西在哪里,你自己找沈老大去要。”

突然几枪射来,刺客13迅速躲开,消失在楼道拐角,救他们的是沈大伟。

“你,沈大伟。”

“没想到别人家也盯上了我们家的东西,况暮臣,你认出我是谁了。”

“大名鼎鼎的沈氏豪门,谁不知道啊,你干什么救我。”

“我并不想救你,不过你不交出那块玉片,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况暮臣无奈道:“沈大少爷,玉片真不在我手上。”

沈大伟道:”你应该清楚我的手段,你的朋友因为你的不诚实,而受到我们的惩罚,我数一二……“

况暮臣紧张得快流汗了,道:”你敢……“

突然陈寒秋带着大队警察赶到,况暮臣灵机一动,道:”陈队长,他杀了你们的警察。“

陈寒秋凌厉的目光瞄准了沈大伟,道:“沈大少爷,就算你爹是著名的老大,黑道老大,也不能欺人太甚,杀我的人。”

沈大伟举起枪,打掉了电灯泡逃走,现场马上陷入了黑暗,况暮臣,郑克侠,田野明,趁机溜之大吉,从后门开溜。

他们三个跑到了马路上,气喘吁吁的。

“你们还好吧。”况暮臣买了瓶矿泉水解渴。

“累啊,今晚真是太刺激了,不行了,我得回田宿睡觉了。”

“我也会去了。”

告别了郑克侠,田野明,况暮臣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快要踏入正门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觉得家里气氛不对,老徐呢?

他转身去了后门,推了一推,检查后门,后门锁着,没有被撬开的痕迹。

钥匙他一个,老徐一个,外人是不可能进来的,除非撬锁。

他放轻脚步声,走到了大厅,大厅没有人,一片寂静。检查了厨房,洗水间和卫生间,储物间,车库,地下室,都没有异样啊。

况暮臣慢慢地走上了二楼,二楼是卧室,书房区域,检查了所有的书房和卧室,到了老徐的卧室,他悄悄地敲门:“老徐睡了吗?”

老徐先是默不作声,几秒后咳嗽了几声,慢慢地道:“我已经睡了,况暮臣怎么了。”

“没有,你继续睡吧。”

况暮臣刚离开了三步,只听见房门里传出拍的一声,是老徐卧室发出的。

况暮臣回过头,道:“老徐,没事吧。”

老徐声音显得不自然,道:“已经睡了。”

况暮臣道:“你刚才和谁说话?”

老徐道:“没……没有啊,我是在说梦话。”

“老徐,快开门,我进去看看。”

过了一分钟,老徐才开门,况暮臣箭步流星地进去了,里面的一个椅子跌倒在地上,其他无任何异状。

况暮臣望去老徐,道:“老徐,你有事情瞒着我?”

老徐慌慌张张道:“没有,没有,暮臣,我怎么会瞒着你。”

老徐的态度让人生疑,可是老徐是看着他和况暮臣长大的,怎么会骗他呢。

老徐十分忸怩,道:“暮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况暮臣道:“真的没有?”

老徐的手在抖道:“没有……没有。”

老徐明显在害怕什么,隐瞒着什么,可是老徐的态度,分明是见过那个人,但是他为什么隐瞒呢,是被威胁了吗。

况暮臣镇静地道:“哦那么我们睡吧。”

况暮臣上了三楼,在三楼看见老徐进了卧室,他才慢慢地躲到楼梯,看动静。

果然,一个鬼头鬼脑的人,从卧室的门出来,看了周围,又回到了卧室,可以听见老徐的话,“快走,快走,放过我吧。”

“你不要出声,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声音低沉,非常小,可是略微可以判断是个女子。

那个人走出了房门,鬼鬼祟祟下了楼梯,朝一楼而去,看其身形,基本可以判断就是女人。

况暮臣不动声色,注视着那个人,出了卧室,下了一楼,看她的方向,是朝着外面而去。

可是那女人没入了黑影中,就消失了。

在黑暗中,没有什么动静,路星辰在黑暗中摸索着。人的感觉感觉很奇怪,明明看不到,去感觉好像有人紧紧靠着后面,但是却看不见任何人。况暮臣马上关了电筒,因为他感觉到大厅中还有那个人的存在。

况暮臣便摸到了一张沙发的靠背,蹲下来,躲到了沙发后面,探出半个头,按亮了小电筒,向外照射。

凭借着电筒的光,照亮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他缓缓移动着电筒,在一张又一张沙发上照射着,一个人也没有,前面的部分都照完了,没看见任何人。

当手电筒,照射到了后面的单人沙发的时候,况暮臣睁大眼睛,呆呆地紧盯着那张单人沙发,一动不动,嘴巴里更是说不出话来。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刹那间,况暮臣差点跌倒了,那个人看起来真的像一个鬼啊。

再仔细看,沙发上的那个人,是一个女子,

整个人,像是笼罩在一重的黑暗之中。而她的面色,也是那样的苍白,以至于令人在向她一望之际,产生了一丝寒意,好像看见了一个女鬼,特别是那漆黑的长发铺满了整个背部。

手电筒一扫过,刹那间,露出了漆黑的长过腰际的长发,露出了一张脸,是张绝美的面容,美得不能再美的女子。

更令人心悸的是那一双眼睛,在手电筒的微光中,少女的眼珠如女鬼,让况暮臣一阵寒颤。

少女抬起头来,面上是没有表情,眼珠子一动不动,在这种环境,那个显得一丝害怕,她低沉地道:“请坐。”

况暮臣坐到了沙发上,道:“你是人还是鬼。”

“你说呢?”

“小姐,你何必装鬼呢,你是人。”

那女子的脸,变幻成了戏谑的表情,道:“你真会多管闲事啊,况暮臣。”

况暮臣突然扔出了手电筒,想试探一下,如果那个人是人的话,应该会有反应。

可是那个女子依旧一动不动的。

况暮臣只感到脊背发凉,道:“你是谁?”

眼前的女子要么是鬼,要么是人,要么有特异功能。

况暮臣正想着,那个女子挪动了一下,他立即道:“你到底是谁,你这样我会吓死我的。”

那女子站了起来,况暮臣心里一动,那颀长的身形,长发过腰,好像一个人。

她伸手在脸上一抹,摘下了一个面皮,露出了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顿时证明了就是她,是易容术吗?

少女道:“我已经一次地警告过你,我也可以取你性命。”

少女虽然是警告,语气比上次温柔缓和。

况暮臣来了兴趣,道“今天在上海希尔顿大酒店,是不是看到了我。”

少女道:“是啊,所以我找到你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