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牧鬼录

更新时间:2020-05-21 00:46:32

牧鬼录 连载中

牧鬼录

来源:落初 作者:罔沉 分类:灵异 主角:老祖宗望风 人气:

完结小说《牧鬼录》是罔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祖宗望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盗墓盗墓,要么轻轻松松的盗,要么不要命不要脸的盗。盗墓千万不要循规蹈矩,也不要胡编乱造,你们以为我有什么新招式?……没有。我们属于摸金校尉还是搬山道人?卸岭力士或者发丘将军?又或者是什么土夫子穿山鬼?都不是。什么寻风觅水分金点穴的,我说懂也懂,毕竟我是真下过墓,这也可以说是打肿脸充胖子,但我还真会一点,毕竟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盗墓贼,跟着高手混日子,入了盗墓这个圈,活不活得下来,这都得看阎王爷给不给面子,墓里躺着的老祖宗给不给脸。这里给大家打个眼儿,盗墓这条河的水十分浑浊,凡是要趟过这趟浑水的,那就得自个儿摸着石头过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黑色身影出现时,我和老舅都被吓得不轻,还以为是撞着鬼了,可想想,这屋子里也没别人,再说是若华带我们上来的,这黑影可能就是小老者了,但又不是很确定。

我轻声问老舅:“这人不会就是小老者吧?”

“我哪知道,这人黑漆麻秋的,看得清楚个鬼,这里也没其他人,应该就是吧。”

难怪行内的人总说这人很古怪,这下总算是见识到了,明明是他同意见我们的,这时候又神出鬼没的吓唬我们,得亏那匕首只是擦着老舅头发过去,要是老舅当时一个不注意抬起头来,那老舅这时候就得嗝屁了。

但一看那把匕首,我就有些疑惑,这匕首和我脖子上吊着的似乎没多大差别,可能除了上面的藏文有些差距之外,其他的也没什么两样,特别是匕形,那简直就是我外公给我这把的加大版,除了大小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和老舅都死死盯着那个黑影,那黑影也慢慢的走了过来,我们一看,这人长个什么模样,大概三十岁左右,说不定更年轻,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按这身份怎么说都有些离谱,要真是小老者的话,这个年纪混到这水平也真是高人了。

他的脸色很苍白,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血色,眼睛周围都有些黑色,但看得出来,那既不是什么烟熏妆,也不是黑眼圈,好像天生就是这样子,而他脖子往下似乎有纹身,也都是些血红色的藏文,我倒是一句也看不懂,不然也不会来这儿找他了。

这人头发比较长,基本上看不见眼睛,但能一眼看出来,这人长相还不错,虽然看上去有些瘦,但看起来很硬朗,一点也不和他那苍白的脸色联系得上。

这人着装全是黑色的,在黑暗中基本发现不了,难怪刚才老舅我俩进来的时候完全没发觉,说不定就是待在哪个角落看着我们,一想到这还真有些后怕,想想总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那感觉还真不舒服。

那人走了过来,将木板里的匕首拔了出来,随后只是从我们面前走了过去,坐在了旁边的一把椅子上,但并没有理会我们,好像没看见我们一样,接着就在那拿着匕首嵌着指甲玩,我当时都愣住了,根本顾不上说话。

老舅见那人装作没看见我们,也只好向他问道:“请问你就是小老者吗?”那人无动于衷,依然嵌着指甲玩,我心想这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拽得不行,可想想这社会风气就这样,也懒得抱怨,毕竟是我们来求人家。

我看老舅有些郁闷,老舅这人在行内也算是有些小名气的,可到了这儿被人当做空气,换做谁都会心里不好受,我也试着去问了那人几句,可都和老舅一个德性,没理会我。

我当时脑子一热,想着要不刺激他一下,这叫我们上来反倒把我们晾在一边,不管他什么身份也有些过分了,我假装对老舅说道:“这人不会是个聋子吧,算了,我们还是另外找人帮忙吧,这聋子也听不见我们说什么啊,走吧,不打扰人家了。”虽然我说这话时外表稳如老狗,但内心实则慌得一匹,手心额头都是汗。要是这人不是个聋子,而且又得罪不得的话,那我和老舅怕是要凉了。

老舅一听,当下也来不及叫我住口,只是一把捂在了我嘴上,看得出来老舅也被我骗到了,赶紧对那人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外甥年轻不懂事,还望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辈子计较。”可那人依然没有反应,只是把玩着匕首。

老舅见了,也不捂着我的嘴了,反而也对我说道:“好像真聋了,还好听不见,不然你小子和我今个都吃不了兜着走,以后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我们走吧,看来这忙他是不帮了。”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一耸肩把我胸口的匕首微微抖了出来,随即又掉了回去,这时那人突然瞟了我一眼,表情开始有些奇怪,但见他依然不吭一声,我和老舅也准备走了。

老舅走在前面,我转过身准备走时,突然这人一下子从我面前闪了过去,我心一揪,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根本没注意什么,这一看,我胸口的小匕首竟已经在这人手上了,但他依然坐在椅子上。

老舅见我没跟上去,才转了回来,也看见那人把我的匕首放在手中,上面还有红绳掉在上面。这人什么时候把我匕首拿过去的我也不知道,但看他另外一只手中的匕首,无疑是在隔断红绳的瞬间拿过去的,他这速度让我有些惊愕,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就是小老者吧?刚才只是假装没听见而已。”

他这时也不装聋子了,而是抬头瞄了我一眼,那眼神像个要夺人命的刺客一样,有一种凌厉在里面,我根本不敢和他对视。短暂的时间过后,他看着我那把小匕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问道:“你这匕首哪来的?”

我也不怕他套话,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就告诉他:“我外公给我的?可你这匕首又是哪来的?”

他嘴角微微扬了一扬,说道:“你外公给你的?你外公是谁,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一听,当下不知道说什么,心想莫非我外公认识这人?可也不知道我外公和他究竟是敌是友,但一想到这东西是外公当做宝贝带在身边的,或许是什么朋友。

只是现在这小匕首送给我了,又听这人说他也有这样的东西,虽然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事情,但毕竟是外公送我的,在我这里就是无价的。

我想了一会儿,回他道:“我外公是周海峰,那你呢?是不是小老者。”

“周海峰!他是你外公?”他显得有些惊讶,但口气却很淡然,定定的看着我,接着也不拐弯抹角了,说道:“我就是小老者,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听他这口气,感情是认识我外公,也难怪我看他手中的匕首和我的这么像,想想这算是捡着了,这忙说不定他会帮,索性说道:“这老人的事情骗你干嘛,那可是祖辈,这么说来,你认识我外公。”

他头一抬,站起了身来,老舅却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站在一旁只管听我们说。他站起来时,我能更清楚的看见他脖子上的纹身,似乎一直延伸到全身,看来他对藏文情有独钟。

他看了我一眼,说道:“认识!难怪你和他感觉有些相同,原来你是他外孙,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弈鸣!”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我还顺便介绍了我老舅周显荣。

“说吧!找我帮什么忙?”他说着时眼神有些奇怪,但看这情况应该是要帮我们了,只是来得有些突然,觉得有些不现实。

他并没有说和我外公怎么认识的,中间又有些什么事,我问他他也不回答,只说是认识,我也没再多问,这人的脾气就这样,问了也白问,属于那种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搭理的那种,但他总算是愿意帮我们忙了。

老舅现在总算是听明白了,高兴的站到我面前,随即就把手往小老者面前一摆,想和他握个手,感情老舅这是要攀关系啊,可尴尬的是,小老者并没有鸟他。

按说小老者要是真和我外公有什么关系的话,没理由对我比对老舅还要客气,老舅又郁闷了,这一下子吃了两次闭门羹,换做我这脸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但老舅脸皮也厚,可能想着这关系是攀不上了,只好拍拍手,尴尬的说道:“这手上灰多,拍一拍舒服。”可小老者依然把他当做空气。

老舅见这钉子是碰不得了,只好走到我身旁,对我耳语道:“这小老者只吃你那一套啊,我还是在这儿站一下得了,懒得插话,你好好跟他谈一谈,可能的话说服他一起支锅,这事基本就成了。”

我点了点头示意老舅,又把那解老头给的墓图摆在了小老者面前,解释道:“就是这墓图,想请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们解读一下上面的藏文。”

小老者有些好奇的将身子够了过来,一看见上面的藏文,突然陷入了沉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