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红白事:丧婚嫁

更新时间:2021-06-07 12:17:08

红白事:丧婚嫁 已完结

红白事:丧婚嫁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下小溪本尊 分类:灵异 主角:白雪梅伏羲 人气:

《红白事:丧婚嫁》由网络作家月下小溪本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雪梅伏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嫁人的那天是红白喜事一起办的,老人说红白喜事一起办不吉利,诸事不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脏东西。 鹰钩鼻男人说的话,让我吓了一跳,我转过身,只见鹰钩鼻男人转身走向寺庙的后方,又开口道:“跟我来吧。” 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才跟在鹰钩鼻男人的后面向寺庙的后方走去。 鹰钩鼻男人从寺庙一侧的石板路上走到了后面院子的一个小屋子里,我站在屋子门口,一时间没敢进去。不过鹰钩鼻男人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香炉,里面都是白色的香灰,眼睛直视着我道:“外面的香灰,偷工减料,作用没那么大。这香炉里的香灰都是我平日里烧的,比那个管用。” 香灰还有差别? 鹰钩鼻男人将香炉捧到我面前,我慌忙又取出一个朔料袋对鹰钩鼻男人问道:“大哥,这个要多少钱?我给你。” “一点香灰,要什么钱?”鹰钩鼻男人声音平和,又抬头看着我的眼睛,突然伸手点在了我的眉头上。我被鹰钩鼻男人点了一下眉头,本能得退后了一步擦了一下额头的香灰,随后心里有些警惕得看着眼前的鹰钩鼻男人。 这是寺庙后面,说实话鹰钩鼻男人面容上看上去还是有点凶的,特别是对方从见到我的时候,就一直冷着脸看着我的眼睛,要不是他说他有可以用的香灰,我都不太敢跟着他进来。 鹰钩鼻男人还在看着我,过了半响才开口道:“你走吧。” 我微微点头,松了一口气,转身要走的时候,又想起了陈三爷要的其它东西,便又停下脚步对着鹰钩鼻男人问道:“大哥。我想买十年以上的看家大公鸡,还有咬过多人的黑狗血,还有晒过三伏天的老黄豆,这些东西哪里有的卖吗?” “三洞桥桥南边那里有个卖香烛的,你去他家看看。”鹰钩鼻男人随口答了一句,又问我道:“能告诉我,是谁让你买这些东西的吗?” 我迟疑了几分,随后回道:“桥南街的陈三爷。” “陈三?”鹰钩鼻男人诧异得看着我,过了好一会才摆了摆手道:“你走吧。” 我点了点头,又开口道:“谢谢大哥。” 出了寺庙,我心里已经想着刚才那个鹰钩鼻男人,对方居然知道假陈三爷要买的东西,应该不是普通人。只不过对方让我走,似乎也没有多管我事情的样子,再加上假陈三爷不让我说他的事,我也不敢在外面胡说,生怕林晨的事到时候出意外。 我跟着鹰钩鼻男人说的话,打了车便到了三洞桥桥南,那边有一家老香烛店已经很多年了,我在那里也路过不少次,所以地方也知道。我到了店里,店主是个老头,对方果然有我要的东西。 老头也没问我有什么用,只是多看了我两眼,随后便将一样样东西打包,七八个袋子包好交到了我手里。特别那一只大公鸡,爪子和头是用布抱着的,被我拎在手里还扭动了几下,让我差点松了手。 “这宝贝你可抓好了。这次你运气好,刚好昨天被我淘过来一只。要是被你放跑了,我可不赔你。”老头笑眯眯得说着,又给我一张名片道:“这是我店里的名片,交给那个让你买东西的人,有什么需要的,提前打个电话预约一下。” 我点了点头,对老头问道:“大爷,这些一共多少钱啊?” “讨个吉利,八千八,可以网银转账。”老头说着取出一个新手机,对我笑了笑。 几样东西,八千八,看来这些东西还真没那么便宜。 不过这些东西是用来救人的,我也没多犹豫,取出手机,用网银转账给了老头。随后将名片塞进了外套内侧的口袋里,只是我就要走的时候,老头突然又对我道:“姑娘,你脖子上戴着的铜钱卖吗?” 铜钱? 我低头看了一眼我脖子上从小就带着的三枚铜钱,好奇道:“大爷,你要这个铜钱干什么?这是我从小就带的东西,不卖的。” “你不知道这个铜钱是干什么用的?我可以出你二十万。”老头笑眯眯得看着我,说完价格,又迟疑了几分开口道:“算了。你还是走吧。” 二十万。 我没想到自己从小到大带着的三枚铜钱居然值二十万。不过老头子说到一半,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想卖了,对我摆了摆手。我诧异得看着老头进了内屋,本来还想问问这铜钱怎么回事的,可是又想到林晨的事,我手里又抓着一只不断扭来扭去的大公鸡,便转身出了香烛店。 打车回到林家,前后我出去连两个小时都没到。 公公婆婆见到我回来,手里拎着一堆东西,顿时急声问道:“梅子,东西都买回来了?花了多少钱啊?” “嗯。买回来了。花了八千八。”我回应着,又对公公婆婆道:“我去庙里,正好遇见个师傅,他介绍了一个地方有这些卖,我就顺道买回来了。林浩东还在外面也在找这些,我想着两边都买了,万一他没找全,我这里也保险点。” 婆婆连忙道:“对,对。还是梅子想的周道。” 我说了价格,其实也在提醒公公婆婆不要上当受骗。只是一边是他们侄子,我这个不过是刚过门没两天不受待见的小媳妇,有些事我也不好明着说。特别是在救林晨的节骨眼上。 我说完就拎着东西上了楼,只是走到林晨房间门口的时候,手里的大公鸡突然又一个劲的扭动起来。而房间里面也传来了陈三爷的声音开口道:“东西放下面去。” “哦!”我感觉手里大公鸡差点挣脱出去,便连忙下了楼,找了一个塑料桶,把大公鸡罩在了里面,随后又将黑狗血、黄豆、香灰、蜡烛什么的放了起来。 再次回到二楼,我推门走了进去,只见陈三爷站在林晨的床边,而一旁鬼童的影子若隐若现,对我又张嘴嘶叫了两声。本来我走进来心里就有点发虚,这时候鬼童又对着我张牙舞爪,我心里更虚了。 “小童不喜欢你买回来的东西。”陈三爷冷声回应了一句,又开口道:“东西买全了?没错?” 我慌忙点头道:“我在庙里遇见了一个师父,他给我介绍了一家店,那家店好像专门卖这些的,什么都有。我没说你的事。” “你倒是找到门道了。”陈三爷轻哼了一声,指了指一旁桌上的茶杯,对我道:“把茶杯拿过来。” 我走到桌边,将茶杯拿起来,小心翼翼得走到了陈三爷身边,也不敢靠陈三爷太近,特别是另一边还有个鬼童。就在我走近的时候,陈三爷伸手接过了杯子,抓起林晨的手,将大拇指按在了茶杯上。 林晨的手流出了鲜红的血,不一会就留了一小杯子。 我看着林晨手上的血,莫名的有些心慌,而就在这时候陈三爷又突然拿起了我的手,将我拇指也按在了杯子上,我只感觉手指刺痛,一滴滴血随即流入了杯子里。 “这叫阴阳血。你将买的红绳泡在里面,把黑狗血和朱砂,加上黄豆也磨成粉放进去,今晚有用。”陈三爷交代了一句,随后放下了我的手,随后又说道:“我让你买的黄纸还有笔,你一会用浸泡过绳子的血,在黄纸上将你男人的生辰八字写下来,然后再用一截红绳穿好了,等到晚上给那只公鸡戴上。” 我也不知道眼前这个鬼晚上到底要做什么,不过这时候我也只能照做。我下了楼,将三米三长的红绳放进了小盆子里,又将各种东西放进去,不断搅拌着。随后又取出了黄纸和笔,问了公公婆婆林晨的生辰八字。 公公婆婆是个老迷信,所以生辰八字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准备好一切,本来公公婆婆打算中午请陈三爷吃饭的,可是陈三爷也没下楼,依旧待在楼上。而出去的林浩东,一直到临近晚上的时候,才回来,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只是手里拎着那一只看上去挺肥大的花公鸡,一进院子突然就好像阉了一样,蹲在地上缩着脖子一动不动。 “这大公鸡怎么不动了呢?我跑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林浩东嘟囔了一句,随后便将东西都丢在了地上。 一旁婆婆看在眼里,低声问道:“浩东啊,这些东西买了多少钱啊?” “哎呀。二婶,这东西可不便宜。”一提钱,林浩东连忙苦着脸道:“二婶,我跟你说,这十年以上的大公鸡,下面那些村里人说这东西是通神的,开口就要一万八。还有那些黑狗血,我是买了一条狗,现杀的。那黄豆更不好找了,我还怕找错了。二婶,我跟你说,这一趟下来,我花了两万六。你这卡里的钱,根本就不够,我还倒贴了三千多进去。” 婆婆听到这话,脸色暗淡了几分。 一旁林浩东见婆婆不说话,又开口道:“二婶,救林晨要紧,我贴进去三千多块钱,等回头你有空了再给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