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神探之勇破案中案

更新时间:2021-01-12 18:21:19

神探之勇破案中案 连载中

神探之勇破案中案

来源:落初 作者:荒诞的路 分类:灵异 主角:祁峰徐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神探之勇破案中案》是荒诞的路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祁峰徐徐,书中主要讲述了:N市韩氏集团掌门人韩风与新婚妻子周末到北郊宾馆度周末,韩风却离奇死于北郊宾馆,与韩风同住二楼的的十个房客都有作案嫌疑,作家,马上,牛角,光头······刚刚进入重案组的祁峰,以其独到的见解,准确的判断,招致犯罪分子的怨恨,一连串的栽赃陷害由此开始······祁峰却意外发现韩风的新婚妻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周末就在抓捕之时逃脱,而牛角,马上有协助作案嫌疑,在搜查周末的闺房时,意外发现,周末本来是韩风弟弟韩雨的女朋友周末不过是一粒棋子,背后还有黑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短把韩风的尸体送去医院,给尸体进行CT扫描了,以确定,韩风的颅内到底有没有暴雨梨花针,祁峰确定有,法医常短不敢肯定,只有通过扫描才能确定有无,

徐徐和祁峰的现场勘查也基本上结束了,徐徐对祁峰说:“我们要开展下一步工作了,走,我们下楼去,”

一抬头,看到腚后跟还站在门口没有走,心里老大不高兴,徐徐看了一眼腚后跟,不满地说:“腚后跟,你拿当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那你就在北郊宾馆待着吧,保护好案发现场特别重要,祁峰,我们走,”

“警妹,不是,”腚后跟又跟着要下楼了,腚后跟就是腚后跟,骂一句不疼不痒的,有什么呀,照样哈是跟,脸皮得学厚一点,就是不要放松,尤其现在,组里来了新人,自己更要努力,让心对徐徐断了念想,自己继续紧追,

徐徐回头瞪了他一眼:“什么不是,博士也好,硕士也罢,这里好像都与你没有关系了,一边呆着去,”

祁峰说:“我的警妹,我们是去大厅看监控吗?”

“嗯······”

肉麻,赤裸裸的肉麻,腚后跟听到祁峰叫徐徐为:我的警妹,腚后跟的心里就更不高兴:叫了句我的警妹,魂就被勾走了,要是多叫两句,是不是就该投怀入抱了?是不是喜欢新鲜的?讨厌旧的呀?我知道你徐徐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我腚后跟,就得提高警惕了,徐徐的什么话都听,就是叫离开徐徐的身旁,就是不干,

以前,重案组破获的大案要案,那一宗离得开我丁厚庚?我还就不信了,离开了我,你能把这案子破了?何况助手还是一个新手,我等着,等你求哥哥拜姐姐的时候,我再出马,到那时,不给亲嘴不出马,不给拥抱不出马,到那时,嘿嘿······腚后跟有点异想天开了,

想到这里,腚后跟竟得意地吹起了口哨,走,老子跟你去看看,看你们是怎么出洋相的,你们要能破了这个案子,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监控打开了,录像从18点开始播放,一边看录像,徐徐也一边打开记录本:“哥们,就看你的预言你能不能成真了,我现在开始一条一条落实,”

祁峰道:“我的警妹,尽管落实吧,真金不怕火炼,尤其是破案的话,不能乱说的,”

记录?记录什么呀?腚后跟凑了上去,徐徐记着:祁峰预言,19.15韩风入住,19.25新婚妻子外出,

腚后跟十分奇怪了,他怎么可能知道具体时间呢,是不是,这个祁峰之前就住在这个宾馆?要么,祁峰与这个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一个出警的警察怎么可能知道被害人的入住时间?我得盯紧你?

录像放到19.15分时,韩风,周末携手走进大厅,他们一起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啪”徐徐又是一拳,击打在祁峰的胸脯:“哥们,你真行,”

祁峰嘿嘿一笑:“小意思,小意思,”心里说,我韩风带着周末来度假的,能不记得具体时间吗?谁都要有时间观点吗?

“哼,别高兴得太早,不就是知道点入住时间吗?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这也值得显摆?又不是什么破案线索。破案还没有开始呢,”不过,腚后跟的心里也奇怪啊,气疯怎么知道这些具体时间?是不是他真的有过人之处?腚后跟有点危机感了,徐徐这个到手的鸭子,会不会真的飞了?

监控继续播放着:韩风,周末拿着了钥匙,踏上了楼梯,随着楼梯的增高,韩风,周末逐渐消失在画面里,

徐徐说:“切换二楼监控,”

祁峰连忙说:“停,第一个嫌疑人出现,”

“什么人?”徐徐一惊,嫌疑人?

腚后跟也一愣,就凭一个画面,就确定嫌疑人?武断!

回放,画面上,一个背着双肩包的青年出现在前台,正在前台向服务员询问什么,

祁峰说:“这是第一个嫌疑人,”

腚后跟讥笑道:“就凭跟在韩风屁股后面入住宾馆,你就断定人家就是嫌疑人,你不觉得太荒唐可笑了吗?”

祁峰没有理会腚后跟的讥笑,而是对徐徐说:“我的警妹,找老板,叫来为韩风登记入住的服务员,我要询问她们的话。”

徐徐虽然对祁峰提出的观点持怀疑态度,安排一次询问还是可以的,这还算正常的调查吧,

不一会,两个服务员来了,宾馆死了人,他们还是害怕的,问话时,还有点啊发抖,

祁峰指着画面上的年轻人问服务员:“他是不是在问:董事长韩风住那号房间?”

两个服务员互相望一眼,想了想说:“差不多是吧?”

“不要差不多,我要肯定的答复,对了,前面还有两个字,请问——”

徐徐一愣,有些诧异地问:“哥们,你会读唇术?”

腚后跟吃了一惊:“啥?啥是读唇术?”

两个服务员诧异地:“警哥哥,厉害啊,这个年轻人叫牛角,到了柜台,真的是这么问的,我们把他,不,他要求住董事长的隔壁,209,”

“抓——”徐徐刚说出一个字,腚后跟就窜了出去,祁峰也赶紧跟上,

徐徐本想说:“抓牛角,”话还没有说完,两个人就上了楼梯,

徐徐没有上楼,她要把录像全部拷下来,带回公安局仔细看,

两个人飞一般上了二楼,跑到209房间腚后跟,一脚就踹开了209号的门,祁峰吆喝一声:“不许动,警察——”

没有动静?两个人再仔细一看:“房间里没人?”

双肩包还在,被褥也没有打开,祁峰急转身:“颠了,”

门外传来了谁的说话声:“到现在才来,还能抓到人?你们的反应也太慢了,早跑了,这会儿恐怕都出N市了。”

腚后跟一个箭步,窜到他的跟前,抓住了此人的衣领:“说,你怎么知道他跑了?”

“拿开你的臭手,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

祁峰仔细一看,是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岁的男子,就对腚后跟说:“还是放手吧?让他自己说,”

腚后跟松了手,中年男子整理一下衣领,喘了口气说:“此人的速度特快,我当时就跟着追,是拼了命追的,还是没有追上他,当然,我要不是被韩风的妻子撞了一下,或许还能抓到那个背包客呢,”

“你说,你下楼的时候,撞到了周末?“”

“是啊,你们现在才来抓人,是不是太迟了?”

“你还追过他?”祁峰有些诧异,他发现了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