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盲相

更新时间:2020-07-08 09:36:11

盲相 已完结

盲相

来源:落初 作者:水江北 分类:灵异 主角:陈若柯小女子 人气:

经典小说《盲相》由水江北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若柯小女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身穿素衣归中原 放下西凉没人管 我一心只想······青年蹲在墙角下听着老家伙口中传出的悠悠苍凉的嗓音,他是个瞎子,满脸风霜,饱经世事折磨,从老家伙手中接过那几片竹片之后,他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老婆大人!

H市,云天别墅区。

这一日,门口的门卫换了,由原来的一个老大爷,换成了一个青年。

一身素净的没有牌子的地摊货,面容白皙,一口洁白的牙齿,笑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星辰一般明亮。

一身运动装的青年,坐在门卫室中,脚底下匍匐着一条老狗,看那样子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青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有人需要进出的时候,青年将头转向窗外,双目直视来人,不时地眨巴眨巴眼睛。

但所有通过的人见到之后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青年门卫好像没有看他们一般,每次都是青年看着他们,他身边那条老狗轻唤一声,青年才按下控制按钮,让来人进去。

云天别墅区,是整个H市最为豪华的地方,能够在这里买房居住的人全部都是非富即贵,当然也有特殊情况的一群人会住在这里,总之绝不是寻常人等可以在这买得起的。

这青年正是陈若柯,已经二十五岁的他来到了村子之外的大都市,而且还在H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当起了门卫。

“黑子,这几天还习惯吗?”

陈若柯将头转向自己的脚底下的黑子笑着问道。

“嗷~”

“呵呵,习惯就好,但是我不习惯啊”陈若柯脸色一苦。

陈若柯不仅是云天别墅区的门卫,其实也是这里的业主,而陈若柯不习惯的原因,就是他多了一个老婆!

本来找了个媳妇是好事,但······

他的老婆不是一般人,是整个H市时下最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云凌萱!

云凌萱是H市房地产界的新晋人物,前两年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然后便空降到父亲的房地产公司,做起了总裁,不出一个月便把整个云天公司上上下下整治的服服帖帖的,两年间,云天集团的市值整整上升两倍。这个女人了不得!

而就是这么一个天之骄女,是他一个瞎子门卫的老婆??????

整个别墅区的人也没有知道这个门卫是怎么来的,只知道一觉醒来之后,这里的门卫就换成了一个长相干净的青年男人。

也只是有一部分人才注意到了,大多数人还是不屑于关注这等小事,尤其是像门卫这种小人物的变动根本不值得他们关注。

“黑子,你说老家伙给我安排这门亲事这不是让老子来受罪的嘛,家里那小娘皮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可苦了老子咯”陈若柯抱怨道。

“嗷~”

黑子表示赞同。

家里那女人确实很暴躁,很狂躁啊!

几次三番的将黑子赶出来睡大街,根本就是个没有同情心的女人!

“汪!”

黑子叫唤了一声。

随即,陈若柯的耳朵耸了耸,正是自己家老婆的车回来了,保时捷999。陈若柯感觉到了车子临近了,瞬间站了起来,冲着窗口外面傻笑。

不一会儿功夫,陈若柯就看到黑暗中一个以一种奇怪的坐姿的女人飘飘悠悠的就来到了自己眼前。至于姿势奇怪,完全是开车时的姿势。

而陈若柯根本看不到其他东西,眼里只有他的老婆,云凌萱。

说来也奇怪,但他第一次见到云凌萱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她,当时就吓了一跳,老家伙说人鬼殊途,而自己能看到鬼,这云凌萱既然是鬼,老家伙为什么还让自己来和她结婚?

不过随后也就释然了,只是因为这云凌萱的体质原因,他才可以看见的,她是一种独一无二的阴阳共体,也可以说是拥有两个灵魂,可属人,可属鬼。

而这种体质也是最为容易成为鬼魂载体的体质,很容易被游离的鬼魂附身。

“帅哥哥,开一下门可以吗?”

就在陈若柯脑袋瓜子开小差的时候,坐在车上的云凌萱冲着他嫣然一笑,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用这句话来形容陈若柯看到的这一幕绝不夸大。

陈若柯憨厚的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一个大山里来的刁民,哪里会真的听话?但他现在既然是这里的门卫就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对着云凌萱回以一笑,看着云凌萱的车子渐渐开远,陈若柯的目光渐渐地变得寒冷了起来。

刚才云凌萱的表现绝对不正常,有猫腻!

同居了近半年时间,云凌萱也就是刚刚结婚那一晚和他说的话比较多之外,其余时间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存在,甚至一天到晚不会和他说一句话,两人虽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却是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互不干扰。

这一次竟然还叫他“帅哥哥~”

“黑子,我老婆好像······又被“上了”陈若柯脸色一寒。

虽然只有夫妻之名尚未有夫妻之实,但毕竟同住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了,最起码云凌萱在陈若柯心中就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

“嗷~”

黑子轻轻叫唤一声,表示他也看出来了。

“走吧,咱有有事情干了!”

陈若柯招呼一声,拿上自己的外套就朝门外走,随后换了一身名牌衣服之后又回来了,径直朝着别墅区中最为豪华的一座走去。

轻车熟路的回到自己家门前,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陈若柯进门之后,房间中没有任何动静,虽然以前也是这样,但今天不同,他的老婆应该是有问题了。

黑子跟在陈若柯身后,一人一狗蹑手蹑脚的来到云凌萱的卧室门外,只听得房间内传出阵阵呻吟声。

是那种痛苦的呻吟,但却一直被压抑着。

“啊~”

一声凄惨的叫声从云凌萱房间中传了出来。

听到声音之后,陈若柯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脚将房门踹开,但是进入房间之后看到的一幕差点让他脑袋短路咯。

只见云凌萱此时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笔直的套裙已经被揉搓的不成样子了,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白衬衫胸前的扣子被崩开了一颗,正好露出那激荡人心的山丘沟壑······

虽然陈若柯是个瞎子,但却能够看到云凌萱这个特殊的存在!

“黑子,转过头去!”

陈若柯低声一喝。

“嗷~”

黑子瞥了陈若柯一眼,不情愿的转了过去。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云凌萱突然间摆出一个异常撩人的姿势,显然她体内的小鬼已经暂时控制了云凌萱。看向陈若柯的目光中充满了诱惑,娇俏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陈若柯一咬舌尖,低暗骂一声:“娘的,勾引老子!”

陈若柯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精力旺盛的老处男!

“呔,小鬼休得无礼!”

虽然云凌萱此时的姿势非常的诱人,但是陈若柯却清楚地知道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他的老婆被小鬼附身了,他要出手!

“天地乾坤,湮灭诸邪!去!”陈若柯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在半空中上下纷飞,眼花缭乱,最终虚空结印,形成一道灵符印在了云凌萱天灵盖处。

“啊!”

随后只听一道凄惨的女人的叫声在房间中响起,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子被从云凌萱身体之中撞了出来,脸色苍白,面露狠色,不过见识了陈若柯的手段之后也没敢轻举妄动,只不过再次看了看昏迷的云凌萱,双目之中露出贪婪之色。但无奈于陈若柯就在现场,那女鬼只能化作一股青烟不甘心的逃走了。

就在陈若柯还在为自己又救了一次云凌萱儿沾沾自喜的时候只感觉后背一凉。

陈若柯刷的转过身,他倒是想要看看是不是还有没有处理干净的小鬼在作怪。但最终还是令他失望了,他并没有看到任何小鬼的影子。

随后才反应过来,这股冷意从哪而来?

“嘿嘿,老婆大人”

陈若柯一脸讨好的看着已经从床上起来的云凌萱,一双美目正怒视自己,要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现在陈若柯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嘿嘿,那个···老婆··你··这个····”陈若柯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难道说刚刚自己的老婆被小鬼附身了?自己刚才是帮他驱鬼来着?自己的老婆是无神论者,肯定是不相信的啊。

“老婆我错了!”

“哐当”一声,陈若柯说跪就跪,一脸苦逼的看着俏脸冰冷的云凌萱。

“滚蛋!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进我的房间,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云凌萱说着看了来看梳妆台上的那把锋利的剪刀······

“我马上走!”陈若柯一个哆嗦。

他可不想在经历一次那个惊魂之夜,那一次自己无意间闯进了云凌萱的房间,差点就被他把自己那里咔嚓咯。那次他只看到云凌萱笑眯眯的朝着自己走过来,但却看不到她手中拿着利器啊。

幸好陈若柯的感觉无比灵敏,感觉裆下有一股冷意,一个后跳堪堪躲过那致命一击。从那之后,陈若柯再也没有接近过云凌萱。

其实云凌萱也够委屈的,自己一个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硕士,回来之后竟然和一个瞎子结婚,而且这个瞎子还那么的讨人厌,一天天的在屋子里抽旱烟,弄得整个房间乌烟瘴气的,呛得她都流眼泪,但是自己有不愿意和他说话,真是气煞本大美女也。

但这门亲事是自己的老爸强行安排的,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云凌萱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的看了看门口刚刚消失的那个背影,心底再次叹了口气。

陈若柯走出房间之后,后背还是冰凉,他还是处男呢,要真被这疯女人给咔嚓咯,那这辈子不是亏大了?

看见刚刚出来的陈若柯,黑子眼睛里再次流露出笑意,赤Luo裸的嘲笑!

“NaiNai的,你这条老狗再敢笑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炖咯!”陈若柯恶狠狠地威胁到。但是看样子丝毫没用,黑子的嘲笑之意更加明显。这下轮到陈若柯没有办法了,只能狠狠地吸了口手中的旱烟!

半年前,也就是自己在村子里呆了三个月之后,将老家伙传授的“武功秘籍”研究的个七七八八之后就来了这里,莫名其妙的和一个自己能够看得见的女人结了婚,而且还是逼婚!

临来时老家伙还特意嘱咐自己,绝对不可以让黑子受苦,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黑子······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爷爷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