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带着空间去种田

更新时间:2020-05-23 04:26:45

带着空间去种田 已完结

带着空间去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凉渡一夏 分类:都市 主角:玉溪张 人气:

经典小说《带着空间去种田》由凉渡一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溪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奇的海珠空间让她穿到农家。  家境清贫,爹爹为何会有两房妾室?  嫡出势弱,庶出气焰渐长,  连她的婚事都要插一脚。  看她这东风如何压倒西风,  让荒野稻花香,稼香香满园,过上红火好日子。  某男把她当成小红帽,她要让他知道谁才是大灰狼!  【全文完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越来越多的族人回村,听到伊夌七郎的大声宣言,纷纷驻足看起热闹。

玉溪听后惊讶得一个踉跄,左脚打到右脚,好在她也是练家子,急忙稳住下盘。她又惊又急又羞又恼,指着伊夌七郎直说了三个“你,你,你……”字,哽在其中硬是说不出其他话。

就算在现代也少有男子如伊夌七郎这般当着众人的面扬言娶妻,还不管不够对方答不答应,是否恼怒。真是想娶妻想疯了不成!

看热闹的族亲在片刻惊讶后,拍起热烈的掌声,有人还狂热唱起自编的歌谣:“啦啦啦,卞家有女玉十七,伊家有男夌七郎。十七娘美如霞,惹得七郎日日想,日日念,心里只想娶了她,娶了她……”

玉溪见伊夌七郎距离远无法追上,回身气恼地对起哄的那几人扬起粉拳,“让你们瞎说,瞎起哄。”

几人都是练家子,连连闪身,玉溪一个也没打到。

谁知跑远的伊夌七郎又折回来一小段距离,大声道:“我家有妹夌十三,年仅十岁于一岁,配卞玉二十郎正合适。”接着用尽全力叫喊道:“我家明日就给你家下庚帖!”言罢,狂奔消失在卞家村的尽头。

别人娶妻是扬言家有多少寸金银、多少尺绸缎、多少间铺子、多少亩良田,他倒好,什么都不说,只说家有妹妹,敢情这聘礼成了他家妹妹了。同理,她是不是也会成为卞家的聘礼?

若是如此,在楠漳,女子非但没有因为稀少地位有所提高,反而地位下跌沦为聘礼。一种抵制两氏族联姻的念头在玉溪心里萌芽。

在古代婚姻可由不得自己做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楠漳没有做媒的人,他们就自己给自己做媒,就像刚才伊夌七郎这样,也是自为媒人的一种方式。

玉溪因长期在外务农,所见过她的人不少,稍微一打探就能知道她家的情况。伊夌七郎的父亲伊夌伯觉得自己的女儿配二十郎玉宏正好。玉宏是嫡出,他觉得卞二爷应更愿意让嫡出留下血脉。

要知道越年幼的女儿越是金贵。当年流刑至此的时候,死得最多的就是年幼的孩子。正因这些年**儿稀少,且在务农上帮不上忙,各家就把她们养在闺中,不让她们外出务农。

正因如此,伊夌伯不知道其他伊家人有没有这么小的女儿。他又怕他人抢先,所以让伊夌七郎先下手为强,高调把牌打出,看谁还有**比得过他。固才有刚才唱的那一出。

玉溪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暗叫糟糕!

之前她让张姨娘与林姨娘相斗是为了拖,现在有伊夌七郎在村口这样扬言,定会传到二夫人的耳里,二夫人会不会想,与其便宜张姨娘与林姨娘,还不如让亲弟弟能够娶妻。

就算二夫人不逼玉溪,到时候卞二爷考虑到延续血脉的问题,定会让她强嫁,只不过是卞二爷更看重谁,让谁娶妻从而决定玉溪的夫家对象是谁罢了。

二夫人一旦插手,两门妾室定会闹腾起来,到时候为了平息内斗,卞二爷一定出面干涉,一旦干涉,这婚事就不可能拖下去了。

玉溪越想越觉得是这个理。

看热闹的族亲见玉溪低着头,以为她自作娇羞脸红不敢面对他们,慢慢散去。起哄的那几人,见玉溪如此,刚才只是一时兴起,并无恶意,怕她心中恼怒,讪讪地道了一声歉,相继散去。

玉溪没心思理会他们,低着头急步走向卞堇伯家。

卞氏一族坐落卞家村共有十四户,从村口到村里,外边都为旁支,里面则为嫡支,如嫡长支就坐落在卞家村最里边的山脚下。

这种布局体现了卞氏一族曾经作为将门望族行军布局兵护将的理念。可见他们是及讲究旁嫡之分的。

玉溪没走多少来至卞堇伯的家门,还未敲门,有人在身后冷不丁酸言酸语地说:“这不是十七姐么。怎地不回自家门准备待嫁,跑到旁长支大房的门来,是想干啥?”

玉溪扭头一看,原来是同支庶四房的堂妹十九娘卞玉惠。

只见玉惠左手正提着一个装着些许野菌的菜篮子,抿着嘴,眼中暗含敌意地看着她。

虽是同支属于嫡长支,但玉惠她们家却是庶出。以后她们的父辈家长玉四伯,年长至祖父辈时将会分割出去,成为旁支。

这就是嫡庶之间的严格划分。

玉惠年仅十三岁,比玉溪年幼一岁。

今日,她心中有一股闷气憋着难受,为什么她不能被族人当成邻家妹子那般戏闹,说着玩笑,更不见伊家人探她家境,问她庚帖,而玉溪这个扫把星生的女儿却受族人尊重,今日居然有伊家村的男子前来求娶。

难道这就是庶嫡之分。她输在一个“嫡”字。

玉惠所想玉溪并不知道,却察觉到她眼中的敌意,有些不明就里。她对这个并不亲近的堂妹淡淡地说道:“十九娘,摘了野菌不归家做夕食,跑到我面前言话又是何意?”

玉溪把问题踢回去。

玉惠接着若有所指,怪里怪气地说道:“没什么,只是提醒十七姐,既然临近及笄到了待嫁的年纪,得要注意男女大防,免得今后被夫家嫌隙。”

玉溪心中冷笑。

好个十九娘,难道她外出务农,还要被伊家非议。

不想想在楠漳年长一些的女子根本不可能养在闺中,这是明知故言,暗含讽刺。

十九娘不想想,她不也是外出务农,反倒说起玉溪的不是。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玉溪笑笑,故作亲密地拉起玉惠的右手,道:“这就不劳十九妹费心了。说到男女大防,妹妹也不小了。”

“怎么还出门务农去采食野菌,如是不小心采到毒菌可如何是好,毕竟菌类有毒无毒可是难于辨清的。再说了,万一在外务农时,不小心磕了碰了,留下什么疤痕之类的,今后被夫家嫌隙可就糟糕了!”

玉溪说完,拍拍玉惠的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