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深不知几许

更新时间:2020-05-23 04:12:35

情深不知几许 连载中

情深不知几许

来源:微阅云 作者:孤六步寒尘 分类:都市 主角:秦东歌许言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情深不知几许》的小说,是作者孤六步寒尘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据说,人死之前会回顾自己的一生,看到最美好的事物。但是许言轻她并没有,也或许她并没有死。她的父亲被自己的姐姐设计害死,母亲当自己是垃圾随意丢弃。遭到小混混的践踏,许言轻重生到了父亲在世的时候,她想要改变之后的人生,不再重蹈覆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胖轩辕屁颠屁颠跟在许言轻身后进了门店,他看得是眼花缭乱,而许言轻似乎心思全然不在皮鞋上。

“如蓝姐姐。”她发出令自己作呕的声音,“呀,你不好好养身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言辞间满是恳切和关心的许言轻在申如蓝眼里,不过是一个贱女人。

但显然此刻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所以她温和道:“言言,好巧啊!你来也是为了比赛的事情?”

许言轻皱了皱鼻子才撒娇道:“如蓝姐你是不知道,我爸非让我参加,可是我根本没兴趣。反正,随便画几张图敷衍敷衍就好了。”

她为什么没被撞死?申如蓝在心里抱怨,倘若许言轻被撞死了,她才能解恨。

令她憋屈的是,父亲竟然勒令她继续和许言轻处好关系。

上一次父亲的计划失败后,他们在合计先蛰伏一段时间,等待下一次机会。

可她真的,好想立刻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将面前的许言轻捅杀个痛快。

“哦?是这样?言言,伯父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能随便敷衍。”申如蓝故意做出语重心长的模样。

而许言轻也不接招,只是说:“如蓝姐姐,我陪你一起逛吧!”

胖轩辕理所当然成了保镖,跟在这面和心不和的两姐妹身后。

“哎,言言,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申如蓝侧头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胖轩辕,“这么个画风奇特的保镖。”

许言轻不以为意道:“还不是上次,我在路上差点被别人撞死,那个多事的秦东歌就将他丢给了我。”

说话间,她故意伸出左手在半空中比划,申如蓝瞬间便被她手指上的钻戒所吸引,“这是……”

许言轻又故意噘着嘴说:“还不是那个秦东歌,硬要我戴上,说是和他订婚不能没有戒指。”

她说的可句句都是实话,可每一句都这样让申如蓝扎心。

看着许言轻一派天真,对着秦东歌嫌东嫌西的模样,申如蓝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

为什么?明明她就比许言轻优秀,为什么她就不能做秦东歌的妻子?

她不甘心,此刻事情还未成定局,还有扭转的机会。

再者说,即便是他们结婚了,那也一样可以离婚!

只要可以得到秦东歌,她什么都不介意。

“对了,如蓝姐,你这次参加比赛有什么设计灵感吗?说与我听听呗?”许言轻嘴上说着愚蠢的话,心里却在冷笑。

她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随意问,可不这么问,怎么能够显得她无知呢?

果然,她瞥见申如蓝的眼底迅速闪过一丝嘲讽,想必她一定认为自己想打听她的设计。

“言言,你也知道我被烫伤了,现在身上疼痒得厉害,脑子里更是没货。”申如蓝言下之意,她还没有想法。

许言轻一脸失望,却又忽然换上抱歉的神情来,“如蓝姐,要不我陪你去换药吧?”

“那我去开车?”胖轩辕插进来一嘴,他可知道,这种时候就要主动。

最终申如蓝还是由许言轻陪着去了市中心医院。

油纱因为渗出而沾满了黄脓,医生皱着眉说:“谁让你四处走动?脚面的烫伤有化脓的趋势。”

听到这个消息的申如蓝面色如菜,焦急问道:“医生,那,那会留疤吗?”

“岂止要留疤。”医生忽然哼了一声,“不过没事,现在技术发达,留疤也能�意梁茫�看不出来的。”

申如蓝听完放下心来,暗暗决定立刻就回家好生歇息。

清理伤口以及换药的时候,她疼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出声,许言轻就在门外,她不想被笑话。

待她出了门,许言轻立刻迎上来关切道:“如蓝姐,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回家?”

申如蓝点头,由她搀扶着往外走。

“秦东歌?”许言轻抬眼不确定地说了一句,“如蓝姐,前面那个,是不是秦东歌啊?”

申如蓝焦急看去,在宾利旁边,胖轩辕正和秦东歌在交谈着什么,她忍不住喜上眉梢。

都说娇弱的女人最是惹人怜爱,她即刻便让许言轻继续扶着她往秦东歌所在的方向走去。

秦东歌也注意到了她们二人的存在,不时用眼角余光瞥上一眼。

“轩辕,许言轻怎么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有些不悦,申如蓝那样的女人,他不想看见。

胖轩辕摸着脑袋解释说:“秦总,是这样,夫人在女鞋之都遇上了那个女的。就送那个女的过来换药。”

“嗯,我知道了。”秦东歌声音发闷,眉头紧锁,许言轻这个蠢女人不知道申如蓝是毒蝎子么?

她竟然还敢眼巴巴往上凑!就不怕再被坑害一次?

“秦先生。”申如蓝笑得娇弱,故意让腿走起路来显得不那么自然。

面无表情的秦东歌此刻只想转身走人,可许言轻那个小女人还在这里。

话说回来,申如蓝这个女人,真是毫不自知,她感觉不出他讨厌她么?

思及此,他并没有选择回答申如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许言轻,“许言轻,上车。”

“啊?”许言轻一脸茫然,本想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可却忽然想到,那尹万重大概还没出院。

所以,秦东歌是来看他的么?

“我说,上车。”秦东歌不耐烦重复了一次。

但许言轻仿若未闻,只是小心翼翼将申如蓝扶上了宾利,而她自己也欲坐进去。

“嘭。”宾利车门被关上了,许言轻被一把拽了出来。

“喂,做什么?”她小声抱怨,她还有正事要做呢!

秦东歌皱眉,握着她的手腕轻声说:“你还欠我一顿午餐。”

这人怎么这样?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前日不吃午餐的是他,此刻要吃的,也是他。

好吧,谁让她欠人家的呢?

“师傅,麻烦把如蓝姐姐送到城北花园。”许言轻弯腰对胖轩辕说。

可申如蓝不甘心啊,她也想陪在秦东歌身边,于是想开门下车。

但就在她打算下车的时候,十分有眼力见的胖轩辕已经将车门锁住,并快速驶离了车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