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双生王子-魔星师

更新时间:2021-09-14 23:22:18

双生王子-魔星师 已完结

双生王子-魔星师

来源:落初 作者:肖云峰 分类:都市 主角:封印艾莫尔 人气:

完结小说《双生王子-魔星师》是肖云峰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封印艾莫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魔女系列之一,《魔星师(双生王子)》讲述了:苍穹之上,有一个被诡异的幽蓝色光芒笼罩的星球——潘多拉星。来自宇宙的暗黑能量涌动着,苍茫大地,浩瀚宇宙,即将掀起一场浩劫……水晶天使座下的麻瓜魔法师们,又将踏上新的历险征程……在这里,你又将收获怎样的感动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将夜站在一块漆黑的礁石上,这里是星岛这个五芒星形状的岛屿刺向北方的尖角的尽头。我们的对面,是巨浪翻涌的大海。浪花击碎在我们的脚下,化作白色的飞沫。不知名的海鸟张开宽大的翅膀,发出讴讴的叫声。海风迎面吹来,鼓动了将夜金色的魔法长袍,吹乱我的头发,也扯散了我的记忆。

这让我再一次想起了刚刚辞世的妈妈和从未见过的爸爸,想起了我在这个世界里所拥有过的生活。而现在的我,将要离开这里,到一个传说中的地方去。

那个地方叫星域,守护着创世女神格蕾娅为人类许下的十二个愿望的天使安琪拉和她座下的魔星师们就生活在那里。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星岛,就是那一重神话般的空间的入口。站在我旁边的将夜,就是从那里来。

他很高很高,如果想要看到他的脸庞,必须要抬起头来仰望才行。他深邃的眉眼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漆黑如同夜色。他的鼻子像是挺拔的山脊,腮边的线条像是坡折分明的山麓,他的下巴是微微的方形,在下巴的左方有一个天生的凹槽,阳刚而又坚毅。

他的身上穿着金星星屑和落日的余晖编织而成魔法圣衣“奇迹黄昏”,他的前胸覆着一颗黑水晶切割而成的四芒星,它由黑曜石的精魄混以北极星星屑打造而成,四芒星的中间镶嵌了一丛熊熊燃烧的取自于太阳的火焰。这是他光源魔星师的象征。

“我们走吧。”他低下头来对我说,声音粗犷像是大河奔涌,语气却温柔得如涓涓溪流。

“恩。”我点了点头。

他的大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小手。

我们对面的海面上,一道光线浮现。它从一条竖直的线缓缓地晕成一片光。将夜拉着我,迈向那里,我们即将前往时空之门的彼端。

闪闪发亮的旧时光,像晴天时波光粼粼的海面,被我远远地抛在了身后。而往昔的回忆却风尘仆仆地追赶而来,它像是从岁月的远方寄来的一个包裹,泛着黄的包装上打着时光的邮戳,里面装满了故事。

我出生在十一年前的三月,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降生,都会变成妈妈口中的绘声绘色的故事。我的那个,是我的妈妈艾沫讲给我听的。

她给我讲我出生的故事的时候,我已经七八岁。七八年的不短不长的时光虽无法把人内心的伤痕抚平,但是也足够在上面粉饰出时过境迁的太平。妈***脸上慢慢有了笑容,不再每天都愁眉苦脸,她甚至在对我讲的时候,一半调侃一半自嘲地说,从她怀孕到我的降生简直就像中国男足出征的一场比赛,整个堪称惨烈。

那个时候我还小,根据简单的生活常识和妈***口吻朦胧地判断“惨烈”不是什么好话,成长到现在,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关于中国男足的传说,我才知道那个比喻才更恶毒。我的出生怎么就像是中国男足的比赛了呢?这么说根本就不吉利嘛!更让人郁闷的是,这么“恶毒”这么“不吉利”的说法,竟然如此贴切,让我无力反驳。

我在妈***肚子里才住下两个月,事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先是爸爸妈妈在蜜月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爸爸为了护住我和妈妈,在车祸中逝去。无情的灾难像个残暴的劫匪,把妈妈刚到手的幸福无情地掠走。在爸爸的后事料理之后,外婆来到妈妈身边,她酝酿了一会儿,语重心长地说:“你肚子里的孩子……”

外婆说得足够隐晦了,那意味深长的留白试探性地想要撬开妈***心扉。那省略的话语大概可以这样补齐——“要不要考虑把它做掉”。

妈妈说现在的她能够理解外婆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因为只有自己当了母亲才能理解母爱中所蕴含的源于母性本能的自私。但是当时的她,外婆对她说出这句话,就好像在她的心中点燃了一团火。“做人怎么可以自私到这种程度,卓熙为了保护我才在车祸中丧生,他还尸骨未寒,你就要夺走他的女儿,简直是太邪恶了!”妈妈泣泪俱下地反驳外婆,反应激烈到近乎咆哮。

外婆似是料到了会遭到妈妈如此的炮火,却未甘示弱,“可是你想没想过你自己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过?”

“我会自己把孩子养大,请你放心,我不会牵累你们任何人!”无情的误解成了妈妈犀利的反击。

泪水溢满了外婆的眼眶,她不再那般强硬,而是温柔了下来,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妈知道你肯定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妈妈是你,也会这么做。但是身为你的母亲,我必须要问上这一句会被你不齿甚至会被你记恨的话,因为妈妈必须要提醒你还有别的路可以走,这是我做母亲的责任。”等她把话说完,泪水已然从脸颊滚到腮边。

“不,我只有这一条路,就算前面是悬崖,我也只能跳下去。”妈妈早已泪流满面,语气却坚定而又卓绝。

外婆一把把妈妈揽入怀里,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在娘胎里两个月便丧父,又是外婆心目中的女儿人生的负累,这已经够悲催的了吧,然而这还没有结束。这场“中国男足出征的比赛”中,踢进那个最终击垮观众心理承受底线的进球的人,是我自己。

我的出生差点要了妈***命,而且给我接生的竟然是一个九岁的男孩儿。

这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却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这让我忍不住怀疑,难道我的人生是一个硕大的桌面吗?有那么多的“杯具”迫不及待地要挤上来……

天际中,逃脱而出的白孔雀艾莫尔钻进了魑魅星云。

魑魅星云的内部,崎岖的洞穴盘绕,那些洞穴都有着高耸的软刺和凹凸不平的穴壁。它们正是潘多拉充满罪恶的灵魂在这个暗黑星云中滋生出的血脉。一条条洞穴像是一根根纵横交错的粗大血管,让潘多拉的黑暗精气得以循环运行,给她那从封印中逃脱的邪恶灵魂供养,而让它不至溃散。

艾莫尔沿着那其中的一个洞穴一路向前,步履蹒跚,大滴大滴的血从他脸上巨大的伤口中滴落下来,他在赶往魑魅星云的中心腹地,那个地方被出入这里的暗黑星座魔法师称之为——心脏。那里是潘多拉的灵魂所在,也是黑暗能量的源头。越接近那里,黑暗能量越浓重。渐渐地,它们躁郁涌动,艾莫尔感到了倾轧般的压迫感,他知道自己就要抵达那里了。

狭仄的洞穴突然间豁然开朗。寻不到缝隙的光滑的黑色晶面构成一个华丽的殿堂,透露着倾倒性的沉郁与诡秘的讯息。仔细看去,不知名的黑晶体中重重密布着纤细的红色网状花纹,那花纹华丽而又繁复,像是密集的毛细血管。那是潘多拉纵横交错的灵魂网络,也正是它们把魑魅星云中央的尘埃致密地凝结在了一起。经过那些神赐的灵魂的牵引和潮涌的魔法能量的浸润,这些尘埃竟然凝成了平滑的晶体,并承袭着这暗星云宿命般的本色——深不见底的黑。那晶体正是潘多拉的魂晶,还没有谁的魂晶能够如此庞大壮丽。

艾莫尔抬脚迈了上去,他的白孔雀战靴踏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殿堂的空荡又把那声响拢出了回音,营造出飘渺的立体声效。他的脚踏上去一下,那黑色的晶面上,就会泛起一抹猩红的光,那红光又会随着他脚的抬起而消失。就这样,明灭更迭的红光勾勒出他前行的足迹。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铩羽而归的猎人,提灯在黑夜中踽踽独行,摇曳的灯火更添萧索。这让艾莫尔看上去和暗域里那个纵横跋扈的他判若两人。

随着他生命的流失,他的灵魂中遮蔽心性的黑暗也在褪去,让他的真性情缓缓地裸露了出来。他惊讶于自己的哥哥匹考克竟然因为效忠黑暗而献出了生命,更惊讶于自己的双手也沾满罪恶的血。

“我都做了些什么?怎么会这样?”他不禁扣问自己。

而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像一个藏满了隐忍的秘密的表情,他和哥哥匹考克遗失在记忆深处的故事,如一朵诡秘的双生花,在他的心间悄然绽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