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国宝盗案

更新时间:2021-06-09 11:26:29

国宝盗案 已完结

国宝盗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张佳亮 分类:都市 主角:秦皇岛东珠 人气:

张佳亮新书《国宝盗案》由张佳亮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皇岛东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颗御用的珠子,一位百岁的老人,却牵引出了82年前那个震惊世界的国宝盗案。裕陵中的乾隆棺椁自行移动,挡住了最后一道石门;孝仪皇后尸身不腐,原因何在?……一一谜团,尽在《国宝盗案》!拙作将为您呈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盗宝夺宝的惊奇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所有人心中的痛,无情的战火使数亿人无家可归。法西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及经济目标,不择手段,疯狂杀戮。在北非战场的德军一度与英军相持日久。在相持不下的情况下,德军统帅隆美尔决定轰炸英军补给线的大动脉——苏伊士运河。然而,当轰炸机群飞临苏伊士运河上空的时候,惊奇地发现举世闻名的苏伊士运河竟然消失了!没有轰炸目标,德军只好返航。其实这并不是苏伊士运河消失了,而是英国的著名魔术师加斯帕•马斯基林做了一个小手脚。他用改装过的探照灯组成了一道硕大的光墙,以此蒙蔽了德国飞行员的双眼,从而保证了英军补给线的畅通。

但我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第一,马斯基林“藏匿”苏伊士运河是有战略目的的,而陌村的村民没这个必要啊。第二,他们没有必要的设备使自己的村子消失。第三,他们不可能比马斯基林做得更出色,马斯基林只是蒙骗了空军,从陆地上看苏伊士运河还是存在的,而陌村的村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我现在也开始怀疑沈晨雨的话了,也许陌村根本就不存在。想到这里,心中疑云顿消,我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天亮以后,用过了早饭,茂叔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叹道:“眼下也只有先回秦皇岛了,以后的事再说吧。”我没有对他说出我的真实想法,要不然以茂叔的脾气一定会跟个怨妇似的喋喋不休了。

茂叔感叹说:“唉,害我白白搭进去了两千块钱,这下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石砚送我们到了车站,很抱歉地跟我们说:“这次真是对不住你们了,什么忙也没帮上。”

我笑着说:“自家兄弟,咱们不说这个。哥哥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招呼一声。”

茂叔还在苦叹,从石砚手里接过行李说:“以后你要有什么亲戚朋友要卖古董,记得找我啊,我给最高价。”

石砚笑了:“没问题。”然后我们彼此就告别了。

我和茂叔转身进了进站口,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了旁边有人争吵:“你怎么会不知道陌村呢?”

“陌村!”我和茂叔都是一惊,循声望去,见是四个男的正在和一个电动三轮车夫争辩。

车夫冷笑着:“你说的这个地方别说我不知道,就算你把青龙县所有人都问遍了也没有这个地方。”

我给茂叔使了一个眼色,我们就近走过去。这四个男的身型都非常高大,身高都有一米八多,而且身形魁梧。只有一个身高也就是一米六五左右,不过那三个体型高大的男子对他都非常恭敬,还叫他“老板”。看来这四个人当中,这个小个子是头儿了,他长着国字型脸,目光炯炯有神,还蓄着一小撮胡须,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

小个子走到车夫前面,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笑着说道:“先生,对不起,我们的人实在是太冲动了,请你见谅。如果你不知道陌村的话,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谁可能知道。”说着,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

车夫看到钱,眼睛都直了,连声说:“好好,我带你们去找一个人,他肯定知道陌村在哪儿呢。”小个子得意地冲三个同伴儿笑了笑,将钞票一张不少地给了车夫,然后四个人上了车。

我看到这四个人要走,忙对茂叔说:“别慎着了,快追!”拉上他坐上了另外一辆电动三轮车,对师傅说道:“师傅,麻烦你跟着前面那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七拐八拐,竟拣着偏僻难行的路走。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车子停在了一扇朱红色的大铁门前。我们距离他们尚有一些距离下了车,只听前面的车夫对他们说道:“就是这里了,这人叫吴定国,你们进去问他吧。”然后车夫走了。

这时我上前问他们:“请问你们是要去陌村吗?”

四个人很警惕,小个子反问我:“请问你是……”

“我们也是去陌村的,对吧?”我撞了一下茂叔的胳膊。

“是是是。”茂叔满脸堆笑地说。

小个子问:“你们知道陌村在哪儿?”

“不知道,我们在车站听说你们要去陌村,所以就跟来了。”

小个子考虑了一下,点头说:“那好吧,多两个人也没什么。我们进去问问吴先生吧。”

交谈中我得知小个子叫小林,那三个人短头发的叫赵平,留着分头的叫胡学明,稍微黑一点儿的的叫刘彪。我和茂叔也做了自我介绍。

吴定国的家并不大,院落里停着一辆马车。看到有客人来了,他出来相迎。看他年纪不过四十岁,我们对他知道陌村的言论深抱怀疑。

得知我们要去陌村,吴定国笑着点头:“哦,陌村啊,知道知道。咱们明天动身吧。”

小林显得很着急:“为什么要等明天,今天走不行吗?”

吴定国说道:“陌村远得很,要想去的话就得等明天我们把吃喝都备齐了才好动身,今晚你们就住在我家吧。我们家还有三间空房,正好住得下,不过你们每人得付二百块钱的住宿费。”

“二百!”我小声对茂叔说:“这吴定国比你还能宰人!”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茂叔咬着牙根说道:“等我将来发达了,非把这姓吴的脑袋给拧下来。”

没办法,只好在这里又将就了一夜。

等到天亮后要出发了,我们全傻眼了,原来我们竟然要坐着马车去。小林说道:“吴先生,你有别的车吗?”

吴定国套好马车,将一个大的帆布袋子扔到车上,说:“别的车不好使,陌村那里七拐八拐,净是山路,只有马车才能过去。”

小林对我说道:“唉,也只好如此了。”我们六个人上了马车。吴定国一声吆喝:“驾!”马车缓缓移动了。小林坐在我对面,寒冷的天气冻得他直哆嗦,但他还是找了点儿话题和我聊天:“张先生,你们去陌村干什么呀?”

还没得我开口,茂叔抢先说道:“陌村有一个朋友,我们去拜会一下,你呢?”

小林笑着说:“我们也是。”

赵平身子随着马车的前进一颠一颠的,时间一长他就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问吴定国:“还有多远到陌村啊?”

吴定国点上了一支烟,得意地抽了一口:“早着呢,最快也得明天早上了!”

“啊?”我们所有人一听到这句话全呆住了。听到这话,赵平看着小林,那意思像是只要小林发话他就冲上去揍吴定国一顿。

但小林像是没事人儿一般问吴定国:“吴先生,你怎么知道去陌村的路呢?”

吴定国抽了一口烟,咧开嘴露出满嘴黄牙:“我以前去那里送过一趟煤,也难怪没人知道。那地方我去了一回就不想去第二回了,而且那村子太小了,也就是有二十多户人家。”他又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

胡学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也从兜里掏出来一包香烟,给我们一人发了一颗。茂叔不抽烟,推掉了。在这么冷的早晨抽颗烟解解乏也好。

茂叔坐在最后面,为了防止过往的车辆淹没他的声音,他特意提高嗓门喊道:“把我们拉到陌村,得要多少钱啊?”

我一听这句话,一口烟没吐出来,直接咽到了肚子里,呛得我直咳嗽。另四个人也看着吴定国,很显然,他们也认为茂叔的话问的很实际。

吴定国头也没回,说:“你们六个人,一人三百就行。”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彪按捺不住了,嚷道:“三百,那你去抢劫得了!”

吴定国“吁”的一声将马车停住,扭过身来说道:“我这一趟也够辛苦的,你们是六个大老爷们儿啊,去那么偏的地儿,也就是我敢拉。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劫道儿的啊!我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挣得这点儿钱,我容易吗?你们要不乐意,那也可以,你们下车,我自己回家,一分钱你们也不用给,怎么样?”马车都已经走了老远,把我们扔在这儿,我们当中又没有本地人,连东南西北我们都不知道。

小林笑了,开解两人:“算了算了,大家挣钱都不容易,就按吴先生说的,三百就三百。”

茂叔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说得倒轻巧,他又不替咱们掏这钱。”

小林像是听到了茂叔的话,对我说道:“张先生你们尽管放心,你们二位的钱我替你们付。”

我假意推脱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小林说道:“咱们能认识,就是缘分,不必客气。”

马车又继续向前行驶,到了中午的时候,停下来休息。茂叔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小林也是一脸的苦相。胡学明走过来问小林:“老板,要不我去买点儿吃的。”小林直点头:“好好。”胡学明刚要走,就看吴定国背着那个大帆布袋走来了,说:“别白费力气了,这里穷乡僻壤,哪里有什么商店啊?”他把大帆布袋放到地上,拉开拉链,让我们看里面的东西。我们围上去一看,里面有面包、干脆面、矿泉水、香肠……小林竖起大拇指:“还是吴先生考虑周详啊,谢谢吴先生了。”

果不出我所料,吴定国说道:“先别忙谢,我明码标价:面包十块钱、矿泉水五块钱、干脆面五块钱、香肠六块钱……”我笑着对吴定国说:“吴哥啊,你知道吗?我上大学的时候当过奥运志愿者,我也在北戴河旅游区打过工,但我不得不说一声,你的价格比奥运场馆和旅游区的东西高太多了,你可真是高!”我也冲他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吴定国有点儿不服气:“你可以不吃啊,我没*着你们非要买啊!我这人绝不强买强卖。”

尽管大家心里有一百个不忿,但没办法,只好从吴定国手里买了一些权且充饥。

我看茂叔眼睛盯着吴定国,那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我怕他一时冲动做傻事,便开导他说:“没关系的,茂叔。咱们明天早上就到陌村了,到时候好好整整这小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