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更新时间:2020-06-22 09:06:23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已完结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瑾小瑜 分类:短篇 主角:慕容夏 人气:

《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是瑾小瑜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恶狼总裁盯上小小妻》精彩章节节选:欧阳子阳,年轻帅气多金的总裁,爱上了一个平凡的女人,但是,欧阳子阳却如着了魔一般爱上了这个女人,慕容小夏。这个女人的美深深印到了欧阳子阳的心里,欧阳子阳发誓一定要让慕容小夏成为自己的女人。 不错,慕容小夏被欧阳子阳的真心感动了,她也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欧阳子阳,然而,一个如凶狠残暴的恶狼一样的男人也盯上了毫无心机的单纯女子慕容小夏。慕容小夏被李逸折磨,但慕容小夏硬是咬牙挺了过来。 当一切磨难过后,真情是否还在原地等待。美好的梦境,终将回归现实。就在两个真心相爱之人马上要步入婚姻时,爱人出轨,背叛,这是慕容小夏所不能容忍的。家人的阻挠,又对两个人致命的一击。所以,慕容小夏做了决定。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是否能够走到一起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逸森一见她晕倒,马上就手脚麻利地穿好自己的裤子,并在衣柜里翻了一套比较好穿的衣服给她穿上。 一系列动作做完,他便抱着她迅速从房间的一扇暗门穿过隔壁的房间走了出去。 他适才无声无息进来就是通过这扇一早就为慕容小夏准备好,却一直没有用在实处的暗门。 他若只是要她的身体,实在再简单不过,她的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他的眼睛。 只是他还是给了她一丝尊重,希望她能明白他对她确实是真心实意。 他这一生经历的女人也不少,却没有一个能让他着魔至此,今晚如果不是心有不甘,指不定他已经把她掐死一了百了了,让她一直都不对他改观,让她一直都不打消逃离他回到欧阳子扬身边的念头,让她一直……得不到她,他干脆就把她毁了。 虽是这么想,他如今却还是宝贝似的将慕容小夏抱在怀里,贪恋地享受着她安然躺在他怀里的感觉,哪怕这只是他自己营造的一个幻象。 打电话让司机准备两辆车,并奔去二楼接李延,这两件事不过五分钟他便做完了。 只是在车子的分配上他却有点难以抉择。李敏仪这女人可不是能完全信任的,将一个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绝对会出事。 于是犹豫再三,他还是故布疑阵地将慕容小夏单独放在了一俩车上,自己则和李延上了另一辆车。 依欧阳子扬对他的了解,看见一辆似乎只有司机的车一定会不管,他这玩的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游戏。 不过这一次他却推断错了,将慕容小夏拱手送回了欧阳子扬的身边。 他的车子率先驶出别墅不过两分钟,便毫不意外地遭到了从暗处驶出来的两辆车的追击。 好不容易他才甩脱追击的人打电话联系载着慕容小夏的车子的司机,却有些意外地听到了欧阳子扬的声音。 “李逸森,你等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你能带着你儿子亡命天涯一辈子,你带给我的耻辱迟早我会用你的血洗清!” 慕容小夏是被车子的颠簸颠醒的。 模模糊糊感觉她似乎正靠在一个人身上,脖子和喉咙难受得就像火烧一样,她的神智不由慢慢清醒了过来。 她这是在被李逸森运走的路上吗?还是被人救出了牢笼? 不,狐狸怎么会输,她一定是跟来救她的人失之交臂了。 因此觉出那人正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抚她的脖子,她马上就条件反射地抓起他的手,一口咬了住,刚要狠咬下去,那人却发出了声音。 “慕容小夏,是我。” 听见这跟李逸森罂粟一样带着蛊惑的声音不同的声音,她的动作不由僵了住,呆滞地抬眼凝视了面前的人半晌才将口松开,难以置信地问:“我是不是在做梦?” 欧阳子扬只是轻柔地将她揽进怀里,“你没做梦,确实是我。”为了让她相信眼前的事实,还怜惜地吻了吻她的头发。 慕容小夏因此却更难判断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身体靠着他一直都是处于紧绷状态,直到他摸着她的脑袋,语气叵测地轻问了声:“李逸森是不是想杀了你?”才软了身体搭住他的肩,放声哭了起来。 “欧阳子扬,你终于来了,我以为我没命活到你来救我……” “李逸森终于恼羞成怒了,他掐住我的脖子说要杀了我,说我害他儿子,要杀了我……” 欧阳子扬只是一边抚着她的脑袋,一边软言细语地安慰:“没事了,他现在不会再对你造成威胁,你已经安全了,慕容小夏。” 慕容小夏却不敢相信自己已经逃出了牢笼,当下只是半信半疑地仰头望着他,“真的吗?我真的安全了吗?” 欧阳子扬见她不信,于是便将她的脑袋按贴在他的胸口上,有点怅然莫名地应道:“真的,你已经安全了,他没法再伤害你,慕容小夏……” 慕容小夏听见他的话这才信了,不过却又瞬间悲从中来,趴在他怀里哭得更加起劲,“欧阳子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不听你话,每次不听你话我都会……对不起……” 如果她之前防范意识能强一点,找多点人陪她出门,或者等他回到S市再出门,那么她可能就不会被李敏仪绑架,然后又到了李逸森那里,跟他对峙一个月,还差点把命丢了……如果她之前防范意识能强一点的话…… 跟李逸森对峙的一个月里她根本就没睡过什么好觉,如今这一卸下心防哭着哭着,她不由很快便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眼见慕容小夏如找到靠山一样地安然沉入梦乡,欧阳子扬的眉头却依旧蹙得紧紧,怎么都无法舒展开。 如果不是受惊过度,慕容小夏不可能会看也看清楚就对人发动攻击,而且她脖子上除了吻痕外还有两道掐痕,明显是李逸森想谋杀她的罪证。 本来他强占她这事就够让他怒火中烧的了,结果他竟然还想杀了他的女人,所以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他都要出,不把李逸森逮住千刀万剐他气难消! 慕容小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酒店舒适的大床上,不过初时却误以为是在李逸森别墅的房间里,所以猛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并抱着被子瑟瑟发抖和惊叫。 “啊……” 她的记忆此时还停留在李逸森谋杀她和后来改变主意准备霸王硬上弓她那时,欧阳子扬将她救出来在车里抱着她,给予她安慰的那段记忆此时模糊得就跟梦一样。 不过她以为是梦的欧阳子扬却在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抱着被自己瑟瑟发抖,并发出惊叫的时候,第一时间扑了过来将她抱住。 “没事了,慕容小夏,你现在很安全。” 听见他的声音,慕容小夏这才慢慢想起了车上的那段记忆,并慢慢缓和了情绪,柔顺回抱住他,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上。 半晌之后,她才心有余悸地喟叹:“欧阳子扬,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以为自己会没命,李逸森竟然真的想要我命……” 欧阳子扬闻言当下便轻柔地抚摸她的脑袋,并出言安慰道:“都过去了,别再想了,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出这样的意外。” 慕容小夏听见他的话于是便安心地应了声:“嗯。” 幸好,她逢凶化吉了。 幸好,她没有被李逸森那个禽兽重新占有。 只是他给她的阴影,她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了,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 两人又静静依偎了会儿,欧阳子扬才出声问她:“脖子擦了药有没有感觉好点?” 慕容小夏这才发觉脖子似乎并没有开始那么疼了,喉咙也是,应该睡着的时候他帮她擦了药,还喂了点治伤药给她吃,当下不由轻应了声:“嗯。” 好虽然是好了点,但是说话、转动头颅和咽口水都还会疼,这疼也不知是从外到内延伸的,还是从内到外散发的,总之她现在就是难受。 一难受便会遏制不住想起李逸森,想起他那彷佛要将她生吞活剥的表情,还有那个害得她差点一命呜呼的小偏执狂。 她这自作孽也太作孽了吧?几个后妈的故事就让他对后妈超级反感,为了摆脱她,还撒谎跟李逸森说她想杀他……果然他还是遗传了他父母的卑鄙阴毒性格,实在是让她有些恨得牙痒。 入神间,欧阳子扬忽就在她耳边斩钉截铁地说了句:“你放心,这口气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 慕容小夏听了不由鼻头发酸地对他说了声:“谢谢。”而后便在他的安抚下再次沉入了梦乡。 慕容小夏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脖子和喉咙的症状又好了些。 似乎是知道她已经很久没睡过好觉了,所以欧阳子扬并没有在中途叫醒她,而是悄然找来医生帮她做初步检查和吊生理盐水。 此时盐水还没吊完,也不知是第几袋,而欧阳子扬这时则趴在床前小憩着,眼下青黛浓重,显然好多天也没睡好觉了。 慕容小夏见了他的模样不由遏制不住心疼。她失踪这段时间想必他找她一定找疯了,商场上明明也有很多事要处理,却因为她…… 刚伸出手轻触了他的脸一下,他便敏锐地将眼睁了开,一瞬不瞬地凝着她,几秒后,如释重负的笑容才在他的脸上荡开,显然也跟她一样将一开始的眼前景象当成了梦境。 “你醒了?” “嗯。” 慕容小夏见了他的模样心中不由有些感伤,同时歉疚和不适也来添乱,将她弄得五味杂陈,喜怒难辨。 欧阳子扬却表现得十分自然,当下便起身道:“你一定饿了,我马上吩咐服务员送吃的进来。”说罢就疾步走了出去,也不等她答应。 慕容小夏只好在心里应了声,并将眼闭上耐心地等他。 没一会儿,欧阳子扬便重新倒回了房间,手里竟然还端着一个托盘,不过上头都是一些流质食物,显然之前就让服务员准备好了,是针对她的喉咙选的食物。 慕容小夏见了心中不由又生感伤。 他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端了里头的一碗粥准备喂她的时候,她甚至遏制不住流出了泪。 有了李逸森这一对比,她不由更加明白欧阳子扬是爱她和对她不离不弃的男人。 不管她之前怎么对他,不管她这次遭遇了什么……他都一如既往地待她好,一如既往地守护着她。 所以不管以后发生什么,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认其他男人,只一心一意跟着他! 吃完粥和喝完汤,慕容小夏的心思才转到了她弟弟慕容翟那里。她是去医院看他的时候遭绑架的,如今都过去了一个月也不知道他的伤好点了没? 于是,她当下便向欧阳子扬打探问:“欧阳子扬,我弟弟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