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冥君你有点皮

更新时间:2020-04-22 10:36:57

冥君你有点皮 连载中

冥君你有点皮

来源:落初 作者:愚人宝 分类:耽美 主角:沈司轩白皙 人气:

经典小说《冥君你有点皮》由愚人宝所编写的耽美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司轩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星辰:其实第一眼我就喜欢了你谢辰阳:无妨,我也是沈星辰:天注定的缘分,我们又挤到一起了谢辰阳:无妨,我愿意沈星辰:那要不我们一起吧谢辰阳:也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正午,阳光透过窗户,照的刺眼异常。光芒之下,一道修长的身影从窗户边向自己走过来,逆光中神圣的很。沈星辰不得不眯起了眼睛,而且此时的自己只觉得头痛欲裂,像是被人揍了一样,脖颈处也是疼得不行,只好歪着一半的脑袋斜眼看过去。

“醒了?把床边的醒酒汤喝了,有助缓解头痛。”清冷的声音传来。是谢辰阳!

“谢谢啊,确实头挺痛,脖子怎么也痛,还有我怎么在这里啊?”艰难爬起来,乖乖把汤喝完,沈星辰上下左右打量了起来,心里可是十万个为什么?

现在的情况真是太诡异了,昨天不是在寻月馆好好的喝酒吗?怎么来了这里?这里可是清风苑,虽然自己没有找姑娘的嗜好,但是奈何这里的小曲好听,还是隔三差五的过来,所以对于这里的装修还是熟悉的。

看谢辰阳的样子似乎在等自己醒来,可为什么自己的外衣会在他身上,而谢辰阳的外衫则穿在自己身上。

还有谢辰阳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谢辰阳脖颈处那么深的咬痕又是怎么回事?

天!该不会自己和他都喝多了,走在清风苑门口被老鸨发现,那些女人觊觎我俩的美色,然后硬拉强拽被绑进清风苑,然后就、、就一起被女人霸王硬上弓了吧?这可如何是好,自己可是连魔族女人的小手都没有拉过!

“辰阳兄,那个、、就是我想问下我昨晚、、、、”

“不要问,我并不想说!”谢辰阳斩钉截铁的回绝了,神情非常的复杂。

糟了!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自己的贞操还在吧?我这是给自己挖坑了吗?会不会那些女人真的欺负了我们俩?

“赶快洗漱一下,刚刚灵蜂传讯过来,父亲和沈叔哥在找我们。”

“辰阳兄,回去的话千万别提我带你喝酒的事情,不然我会很惨的。就说我们下人界玩,累了,找了家客栈就睡下了。”

“不用你提醒,我也断不会提。”谢辰阳一脸平静,内心却是万马奔腾,要是昨晚的事情再回放一遍,他只有一个念头,绑了沈星辰扔进大海任其飘走!

沈星辰匆忙洗漱一番,走出房门,清风苑的女人一见到他立马指指点点,低声私语,有的还非常不怀好意的冲自己似笑非笑。快速从女人堆中走过,转头看向谢辰阳依旧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

天爷,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什么这些女人要这样看着我!

碧落山上元殿,沈星辰和谢辰阳未进殿就听到了殿内嘈杂的声音,似乎是在争论着什么,期间还掺杂着灵兽的吼叫声。

魔王和冥王神情严肃地坐着,还有几位年长的前辈,同样也是一脸忧愁。殿中央有一只用捆灵练锁住的灵兽,还有四五个同样锁住的人。

绑住的人和兽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动作太大,致使捆灵练被深深的嵌入肉里,鲜血直流,可这些人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一味地张牙舞爪,对着众人发出怒吼,眼睛很是怪异,整个眼眶一抹黑!

“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兽,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直直的往我们冲,被刺伤了也不管,血流干了也不怕。”

“这些人也是,只要是还能动,就攻击我们,直到精疲力尽,直至伤重闭眼为止。”

说话的是几个瘫靠在大殿柱子旁的年轻人,一个个蓬头垢面,衣服被撕的稀巴烂,露出的皮肤惊现一道道血痕,眼中的惊恐之色还没有退去。

、、、、、、

谢辰阳跟沈星辰迈进大殿看到这些时也愣住了,这什么情况?上方坐着的谢昊炎看见两人走进来,立马招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拜见父亲、沈叔哥、各位前辈。在下谢辰阳。”

“拜见大哥、冥王、各位前辈。在下沈星辰。”

“好好好,辰阳,星辰,你们快来看看地上这些人还有那只兽?”冥王还是一贯的亲切和蔼。

“父亲,这些人好像神志不清?看着好像是魂魄不全导致?我想试试招魂术。”

“好,紧急叫你们回来,就是想让你试试招魂术,看看能不能得到真相!招魂时一切小心!”

“是,父亲。”

谢辰阳喊了一声“青冥,出鞘!”手中的剑立马飞鞘而出,滴了三滴自己的血融入剑身,抬手注入灵力,刚刚通体雪白的剑身,慢慢变成浅红。

剑身自己舞动起来,瞬间完成好一个阵,干净利落的飞回剑鞘中。阵法罩住殿中央绑着的这些人兽,刚刚的躁动不安立马变得安静下来。

清透的萧声传来,只见一缕缕魂魄从这些人身上冒出来,魂魄颜色各不相同,乖乖的排好队伍似乎在等着什么。谢辰阳闭上眼睛,萧声温和了许多,魂魄在不停的飘动,一曲音落,睁眼,魂魄才渐渐消散。

“父亲,沈叔哥,各位在座的前辈,这些人和兽都是被吸了魂魄,导致三魂七魄不全,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或行为暴戾,或呆如痴儿,或痛苦不堪,失去五感,不怕痛不怕烫双眼也看不见。”

“吸了魂魄?生人怎么会被吸了魂魄?还有看不见?怎么可能,他们攻击我们很准确啊?”立马就有人站出来质疑。

“他们看不见实体,但是能看得到另外的东西。”谢辰阳收回阵法,原本地上的这些人兽又开始躁动起来。

“另外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诸位,众所周知天地初始就是灵气,天地之间漂浮着非常多的灵气,世界万物皆可秉收灵气修炼,灵气慢慢凝结,形成实体。

我们先辈都是自灵气凝结而成,提高修为终成人身,有血有肉,只不过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吸收灵气的结果也不相同,所以才形成神、仙、魔、冥、人、妖六界。

灵气是一直游走在体内的,修为越高灵气越浓郁。魂魄我们通过法术可以看到,但是灵气不同,我们肉眼是看不到,但是像他们这些被抽离了魂魄的将死之人却可以看得见的。我猜他们就是靠此来辨别的。”谢辰阳边说边又启动了一个阵法,让地上的这些人安静下来。

“原来如此,难怪他们攻击只挑我们身体的某个部位,看来就是看见了灵气存在的位置。”

“硬把生人完整的三魂七魄抽离,如今的三界谁能做得到啊?除非上神在世,可是众上神早在千万年前的大战中陨落了。”

“是啊,谁会那么厉害?那么狠毒?”

“对啊,而且还挑只兽下手干嘛?”

众人议论纷纷。

“对了,你们是在哪里抓得这些人还有这只兽?”沈星辰突然问那几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

“就在祖洲山的外围,我们是听说山里有上古圣兽,所以想进去碰碰运气,没成想在外围就被整成这样了、、、”

“对对对,我们为了抓住这些人,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抓是抓到了,但是我们也伤得不轻、、、”

“还有几个我们没有抓住,跑进了山林深处,我们不敢再多做停留,就到了祖洲山最近的魔界,想要请教魔王。”

沈星辰这才打量起这几个人来,那两个伤的最重的应该是天庭的人,隐约还能看出来标志性的流云绣蓝衣,胸前绣着太阳,这两人的太阳不是七彩绣,看来应该是修为不高的小仙,衣服上还有许多镶金边的浮云绣,好看是好看的,但是打架容易脏,而且一套衣服还金贵!

还有那三个靠在柱子上不说话的,应该是冥界的人,因为一身白,白的发带,白的发簪,白的纱衣,鞋子都是白的,衣服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刺绣装饰,对,就是很素净很素净的纱衣,看着破烂但是还算干净,有时候沈星辰很好奇,为什么冥界的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能保持过分的干净,真的是洁癖!

还有一个就是刚刚说话最多的,不用看就是自己魔界的人,大哥虽然没有要求门下众人统一着装,但是有一样是必须佩带的,就是龙形发簪,发簪白玉打造,栩栩如生,龙眼处镶嵌黑色琉璃,琉璃内含魔气,所以发簪也是魔界众人的身份证明,看这个话痨都不顾披头散发,还温柔的擦拭手中的发簪,就知道发簪有如生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有很多我们不知晓的诡道秘术,奇门八卦。”就这点沈星辰是绝对相信的。

他若有所思地围着地上的一堆人绕了好几圈,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辰阳,辰阳,你过来,你仔细看看这些人,他们虽然都被抽了魂魄,但是每个人呈现出的状态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有喜有怒有哀!”

谢辰阳也凑近仔细观察,“好像是有点不同,看来每个人被抽取的魂魄是不一样的,三魂指天魂、地魂、人魂;七魄所指喜怒哀惧爱恶欲;看他们的样子被抽取的应该不是全部七魄!也许被抽取的是七魄里最弱的几魄!”谢辰阳刚刚还在思考为什么地上的每个人是不一样的疯癫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理的通了。

“洞、、、豆、、、洞、、、”

“安静一下,他在说话!”沈星辰因为离的近隐约听到地上那个绑着的人嘴巴在动。

殿内一片寂静!

“豆、、、洞、、、不要、、、别、、、”看穿着,张口的是天族的人。

“什么?豆豆?”沈星辰很努力去听,可是无奈还是没听清楚他说什么。这个人微张的口里黑漆漆的,嘴里头都是血瘀,还剩下几颗牙齿顽强的趴在牙床上,看来是被揍得不轻。

“哎哎、、、你别闭眼啊!你到底说什么了?”沈星辰眼睁睁看着他闭了眼,那感觉就像蚂蚁挠心一样非常不爽。

“他已经死了!抽离了魂魄就注定会死去,只是时间问题,他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他刚刚应该说得是‘洞’不是‘豆’!”谢辰阳看着地上的一堆人渐渐没有了生气,肉体正在慢慢的消散,人死如灯灭,希望你们转世投胎做个平凡的人!

“父亲,这些人还是带回冥府吧!已经没救了,早点投净魂池早点转世吧!”生在冥界,长在冥府,谢辰阳终归还是见不得生死,而且还是这样过于残忍的死法!

“好,只能如此了!”冥王抬抬手,立马有几个穿白衣的年轻人向那堆人走去。

生剥魂魄有如极刑,就像有人拿着锤子从你的体内一锤一锤的从头敲起,一片片血肉从敲打声中不断掉落,再是一段段骨头、一滴滴骨髓、一点点被剥离开你的身体,噬心的疼痛会慢慢的麻木,待等到最后一锤时,整个人承受的痛会突然达到顶峰,然后就会渐渐变得五感全无,神志全灭,即使满身伤痕也无所畏惧,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为止。

但这种痛也只是将死之人的体验,真正活生生的完人被如此对待,应该比之更加的痛苦万倍!

谢辰阳叹了口气,看着那几个白衣把消散的魂魄全部收到锁魂袋里。

“冥王、魔王,玉帝跟凤后游历六界还未归来,老朽就暂代玉帝来此议事,依老朽看,这个事情非同小可,从未听过有人被生剥魂魄的,他们既然是从祖洲山发现的,而祖洲山又是三界有名的诡山,我建议还是尽快派人去查看为好。”说话的是玉帝的老师南石先生。

“南石先生,我等也是这个意思,刚刚本王跟大哥商议过了,这几天诸位就在碧落山休息,三天之后,我们挑选一些精锐出发祖洲山!”

南石先生是三界数一数二的师者,三弟,三弟妹都曾经是他的学生,对于南石老先生,沈司轩是非常尊敬的。

“好,那老朽就先告退。”

“我们也先退下了。”

看到大殿的人慢慢少下来,沈星辰本想混着人群跑掉的,可是只感到喉咙一阵窒息,谁他妈拉我的后领子!当下恶狠狠的想要回头教训一下。

“敢拉本小爷的领子,找死啊、、、、、阿大、大哥,是你啊,好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啊,你放、放、放手,你想谋杀亲弟啊!”

“说吧,人都走了,大哥和辰阳也不是外人,你老实交代昨晚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身上有女子的胭脂味?”魔族的嗅觉可是六界之最,何况是魔王本尊,刚刚沈星辰一进来他就闻到了。

沈星辰脑子嗡嗡直叫,他也想知道好吗?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胭脂味?自己身上这件外衫可是谢辰阳的!

可是他刚对上谢辰阳的眼睛,从那眼神里分明看出了‘你要是说了,我就杀了你’的意思。不敢不敢!这尊冷面佛不好招惹的!

“哎啊,小孩子,出去玩闹也是正常的,看得出他们俩人是一起出去的,放心,有我家辰阳在,谁都别想做坏事。”谢昊炎看着这诡异的气氛,心里偷笑,看到辰阳跟星辰在一起还挺开心的。儿子开心老子就开心!

“大哥,你不知道,我们双亲走的早,我平时料理族内事务又忙的很,也没有太多时间管他,我这弟弟顽劣的很。”

“无妨,无妨,星辰这样很好,我倒希望我家辰阳也能这样,想笑就笑,想闹就闹,年轻多好啊!”谢昊炎瞥见谢辰阳眼底有一丝光闪现,又随即熄灭。

“大哥,你跟冥王大大哥去后庭喝茶吧,我带辰阳兄再转转。”说完拉着谢辰阳的手就往外走。

“大大哥,哈哈哈,这个称呼有趣,有趣啊!走吧!沈老弟,喝茶去。”

“是,大哥,这边请!”沈司轩真是哭笑不得。

沈星辰拉着谢辰阳一路狂奔,直到自己卧房内,关好门才大口大口的喘气。

“好险好险,幸亏你老爹帮我说话,不然今天这顿揍是逃不过了的。”

谢辰阳一脸平静!

“喂,辰阳,我可是替你背的黑锅,这件外衫可是你的,你怎么无动于衷啊?还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谢辰阳还是一脸平静!

“谢辰阳,你给点反应好不好,明明喝酒那么厉害,还骗我冥府禁酒,骗鬼啊。”

谢辰阳依旧一脸平静!

沈星辰被盯的全身发毛,看着谢辰阳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赶紧用双手捂住胸前,“干嘛,你这样盯着我,想、、想、、想劫色啊。”

“我就是鬼,而且鬼可不好骗。以后人前你还得叫我辰阳兄,礼数不能废,但是无外人时随你。”动手拿掉沈星辰护在胸前的双手,把被弄皱的外衫好好抚平,“这件外衫给你了,长是有点长但是也还算合适,不过得好好洗洗,上面的胭脂味我不喜欢!”

“好、、好、、”沈星辰真是见了鬼了,眼前这个长得那么好看的鬼怎么变了,向来对自己都是冷冷冰冰的,今天怎么那么温柔,该不会这一切都是梦吧?自己其实还醉生梦死着吧?用力拧了一下胳膊,不对,这不是梦,是真的!

“要拧就拧你自己的胳膊,这不是梦!好好休息,我先去找我父亲了。”谢辰阳揉揉被拧淤青的胳膊,大步往门外走去,果然,不能对傻子太好!

沈星辰看着那道黑色修长的背影,有些恍神,今天的谢辰阳不同以往,好像周身环绕了温暖的光,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刚刚抚平外衫的温度隐隐还在,有点清冷的香味传来。

该死,谢辰阳今天绝对中邪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