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公子风靡全江湖

更新时间:2020-04-10 09:39:48

公子风靡全江湖 连载中

公子风靡全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九宫勋也 分类:耽美 主角:庄主谷中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子风靡全江湖》的小说,是作者九宫勋也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三年前,阴谋初成,他忘却一切,陷入情网。一场偷听,击碎一切浓情蜜意,他终究不忍,负气离开。三年后,一个避世独居,一个中毒而来。尽其所能护他,倾其所有信他,时隔三年的情,从未消退。“时了,我要娶你。”情浓之时,他说。另一人笑,转身,骂道:“真是病的不轻。”“我们成亲吧。”生死垂危之际,他说。笑意苦涩,点头,“好。”婚礼是他一生最美的场景。新婚第二日的消失是他一辈子最不愿记起的事情。丧失爱人,他不再仁慈,放纵阴狠,他意图称霸武林,只为报仇。那一夜,他负手而立,他踏月而来。“言玦修,本人前来讨要聘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时了见他睁开了眼,张口欲说些什么,话还未出口,便被言玦修堵住了双唇。

言玦修拉着他的双手不让他离开,苏时了弯着腰双手被死死的卡在了言玦修的手里和浴桶之间,他不论要起身还是动手都要推开言玦修。

然而言玦修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拉住了他,不让他动弹。

二人相贴的双唇也似乎热辣滚烫,苏时了睁着眼,近距离的看着他。

言玦修微微睁着,舌尖轻探,见他一副淡然的模样,慢慢的松开了手。

手一自由,苏时了慢慢的直起身,不在意自己湿透了的衣袖,擦了擦嘴角,道:“好玩么?”

言玦修低垂着眼睑,似乎有些失望,之前苏时了明明有亲近之意,为何现下却……

他叹息一声,心中有些酸涩,伸出了手,道:“时辰到了,拉我起来。”

苏时了没有为难他,这药浴若是冷了就适得其反了,他再次伸手将言玦修抱了出来,放在了药炉之中唯一的榻上。

他走到一边屏风后,给自己换了衣衫,又拿了一套干净的衣衫递给了言玦修,道:“你先换衣服。”

之前疼痛之下,言玦修还带着些许喜悦,而现在他却是蔫蔫的。

苏时了也不管,就在床边坐了,一眼不眨的看着他换衣服,等他换好,苏时了伸手扣上了他的脉搏。

“嗯?”苏时了疑惑,又换了一只手把脉。

“怎么了?”言玦修收回手,淡然的询问。

苏时了看着他,想了想掀开了衣袍下摆,挽起了他的裤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低声道:“没错啊。”

按照腿上的痕迹来看,此毒名唤蚀骨,毒如其名,从骨子里烂出来,本不该有什么面上的痕迹,但是方家祖宗却是个奇怪的人,他喜欢将毒显而易见的让人瞧见,这样可以方便欣赏那些人濒临死亡却又不知何时死亡的样子。

故此蚀骨此毒会在双腿之上自从脚尖起慢慢的生出红丝一般的痕迹,绕着双脚双腿慢慢的蜿蜒而成,当红线汇聚于肚脐之处合为一体,便是丧命之时。

言玦修如今痕迹在小腿,可见他中毒时日不久。

苏时了给他安排的药浴也算是对症下药,可就算如此,也不该药浴下去之后,只留痕迹,把脉把不出来吧。

言玦修看着他皱眉的样子,伸手抚上了他的眉头,道:“有什么疑惑么,说出来,或许我也能帮你一起想想。”

苏时了打开了他的手,道:“你好生歇着吧。”

“一会豆腐回来,我会让他来推你的。”苏时了说着,起身走了。

等他一走,言玦修悄悄的单手扣上了自己的脉搏,随后他脸色微变,半晌后轻笑一声,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道:“是我小瞧了他呢。”

说着,言玦修躺下,看着屋顶,他想还是要下一剂猛药才行啊。

苏时了若有所思的走在小院子里,走到院子里唯一的台阶上坐了,伸手抱了白猫,慢慢的抚摸着。

把脉下来,言玦修体内的毒已经去了大半,但是他双腿痕迹却丝毫不少,可虽说对症下药,但是他也只是试试,难道他当真如此厉害,可以一下子用对了药物?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时了自己都笑了,他有几斤几两自己是清楚的,方家的毒若是如此好解,当初他们家就不会因制药千谱而被灭门了。

“咔嚓……”

突然,竹子的碎裂声传来,苏时了回神抬眸看去,眼前的竹林倒了一小片。

他不悦的皱眉,这个苏寻谙竟然拿他的竹林撒气,看来是要收拾一下了。

苏时了想着,抬手放在唇边吹出了一声口哨,很快,一名黑衣人从不远处而来跪在地上。

“竹子,我的竹林被毁了,你就在山脚找些老实的人来,给我重新栽种一片,比原先的大一半就好。”苏时了抚摸着猫儿随口吩咐。

竹子是他的另一个暗卫,冷冥在明他在暗,这事儿本轮不到他来,只是冷冥下山还未归来而已。

竹子有些迟疑,他是暗处的,曝光在明处似乎不大妥当,“主子……”

他刚开口,苏时了便想到了,“哦,对了,你没钱,你去通知一声冷冥,此时交给他去办,你还去暗处待着。”

“是!”话音落下,竹子便消失在了原地。

苏时了将猫放在自己胸口,仰面往后一靠,手肘撑着地面,长舒一口气。

今日脑子有些不够用啊,他怎么把竹子唤出来了呢。

苏时了叹息,看着眼前的猫咪温柔的笑了。

豆腐手里拎着两只兔子一只野鸡走过来,正巧看到苏时了微微侧首温柔含笑看着猫咪的样子,豆腐略一失神,停下了步子。

“你主子等着你去服侍呢。”苏时了听到声音,抬眸看他说道。

豆腐低头垂眸,将野味放到了厨房,快步往药炉而去,他步入药炉,在一旁静等言玦修醒来。

言玦修疲累,睡了大概两个时辰才醒来,此时已是下午,豆腐见他醒了,将准备好的水递了过来。

“将那紫色的药瓶给我。”言玦修喝了一口茶说道。

豆腐皱眉有些迟疑的递了过去,“这药多吃对身体不好。”

“我自有分寸,如何,天荡山你查看过了?”言玦修说着,倒出了一枚药丸吞下,随口问道。

豆腐在床边跪下,给言玦修穿上了鞋袜,“回主子,已经一一查看,除了下山那条路,其他地方都以五行八卦阵封路,若非熟悉之人带路,会迷失林中。”

说着,豆腐顿了顿,欲言又止,却还是没有开口。

言玦修放下茶盏,在豆腐的搀扶下坐到了轮椅上,“想说什么就说。”

豆腐手下动作顿了顿,给言玦修穿好了鞋袜,这才抬头道:“没什么,就是,小公子……方才属下回来之时,看到了苏公子。”

豆腐似乎想要提小公子的什么,见言玦修脸色变了,立刻转了话说到了苏时了的身上。

听到小公子三个字,言玦修淡然的面容似乎有些一些裂缝,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沉声道:“然后?”

豆腐对上了言玦修乌黑的眼眸,一字一句道:“方才一眼,属下瞧着,他比主子藏起来的那位更像小公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